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四章 情况有变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圆方守在门口,牛有道被请走后,他就等在了门口。【愛↑去△小↓說△網w  qu 】

    牛有道回来了,圆方跟进了屋,门一关,凑到了牛有道身边,问:“道爷,没事吧?”

    牛有道摇头,只是看向圆方的眼神有些说不清楚道不明,心中略有感慨,猴子的警惕性很高,善于侦查,若是猴子在身边的话,周边人的一些异常很难逃过猴子的眼睛,这算是圆方和猴子的差别。

    不过他也没说圆方什么,圆方还缺少这方面的历练。也不需要说,等到事情发生了自然能给圆方提提神,下次再遇上类似的事情,圆方不至于还无动于衷,自然会想办法监视,起码也得保持应有的警惕。

    有些事情老是说透效果不大,得让本人自己去悟,这就是历练。

    挥手扫灭了屋内的灯火,牛有道慢慢走到了窗前,推开了窗,负手看着古城的灯火阑珊,神色平静无波。

    身边居然有人在和留仙宗偷偷勾搭,在密谋什么已经不用多猜想。

    说是背叛,恐怕还谈不上,才认识没多久,还没走上一条道,人家谈不上什么背叛你,也许是各为其主!

    只是,他在想一个问题,黑牡丹,难道是自己看走了眼?

    略作排除,他基本上可以肯定,应该是自己到了摘星城后才被留仙宗发现的,若是早有发现的话,怕是容不得自己来到摘星城,早就在路上动手了。

    那么黑牡丹那边和留仙宗偷偷摸摸无非两个可能,要么是留仙宗设下的圈套,故意让黑牡丹等人接近自己,糊弄了自己,要么就是事后找到了黑牡丹那边。

    他抵达摘星城后,直奔邀月客栈,也是第一时间发现了眼巴巴守在客栈外的黑牡丹等人,不太可能是留仙宗提前预设的。这样一来,留仙宗设下圈套故意让黑牡丹等人接近自己的可能可以排除,那么只剩后者一个可能。

    思绪在脑中厘清后,牛有道淡淡一声,“点灯。”

    沉浸在黑暗中的圆方看出了牛有道有心事,没有打扰,闻言哦了声,屋内灯光再次亮起。

    牛有道伸手关了窗户,回头道:“地图拿来看看。”

    圆方立刻从包裹里取了地图出来,在桌上铺开了,端了灯火在旁照明。

    牛有道走到桌旁,在赵国境内找到了摘星城的位置,目光顺着东北方向去往韩国境内的既定路线看了看,停顿了一会儿后,目光又从摘星城东南方向下移,落在了燕国境内的青山郡。

    随后,他伸出手指落在地图上顺着这个路线走了一遍,反复来回移走了一遍,在这条路线就近的必经之路上,一个叫山湖县的位置上停了下来,手指在山湖县上轻轻敲了两下,似乎下定了决心。

    “老熊,叫他们几个过来一趟。”牛有道盯着地图说了声。

    圆方放下了油灯,刚转身,牛有道又补了声,“没用的废话不要说,让他们过来就行。”

    “是!”圆方快步离去,心里在嘀咕,不知道爷想干什么。

    来到外面的圆方直接敲开了黑牡丹的房门,没进去,就在门口对黑牡丹招呼了一声,“喊上你的人,道爷让你们过去。”

    黑牡丹奇怪道:“什么事?”

    圆方:“不知道。”转身回去了。

    黑牡丹只好照办,不一会儿把段虎、吴三两和雷宗康都喊了出来。

    获悉是牛有道找他们,雷宗康也忍不住问了声,“老大,这么晚找我们,什么事?”

    “不知道。”黑牡丹摇了摇头。

    几人来到牛有道门口敲门,圆方开门放了几人进去。

    几人入内一看,见牛有道站在桌旁地图前,围了过去。黑牡丹看了眼牛有道的脸色,笑道:“道爷,有什么吩咐?”

    牛有道环顾几人一眼,叹道:“我刚想起一件事,你们这次跟我在一起后,动静似乎闹大了点,进出客栈惹来一群人盯着,我担心离开时会被心怀不轨的人给盯上。”

    雷宗康闻言心中紧了一下,其他人相视一眼,略点头,这倒是真的,完全有可能。

    黑牡丹试着问道:“道爷,那您的意思是?”

    牛有道:“为了稳妥起见,离开的计划我准备略做变动,咱们分开走!为了避免被人盯上,大家都不要去周围的马场,采取徒步的方式,随意择选方向秘密离开。”

    黑牡丹颔首赞同,事实上这也是许多修士离开摘星城的方式,周围大片的山脉,遁入山脉中借助地势的遮掩悄悄离去,若再加以乔装打扮的话,人如沧海一粟,外人很难蹲守发现,除非调动大量人手围一圈,否则外人很难知道人是从哪边溜走的。

    牛有道:“一起走太惹眼,明天你们借由河道先行秘密离开,我和圆方再住几天,看情况择机秘密离去。”

    所谓河道,是高山上所融化的雪水,在山脉中形成的河流,不少修士离开摘星城都是先遁入河水中,潜到一个地点后再出水遁入茫茫山脉中,外人很难发现。

    几人面面相觑,黑牡丹皱眉道:“道爷,这样的话,回头咱们怎么碰头?”

    牛有道手指在地图上,点了点,“山湖县,咱们在山湖县县城内最大的客栈碰头。”

    几人伸头看了下,记住了,黑牡丹点头:“好!”

    牛有道:“事情就这么定了,你们明天还要赶路,早点休息吧。”

    几人遂告退。

    待几人离去后,牛有道让圆方收拾了地图,自己则拿了那支佩剑在手,拔剑在手,反复端详了一下锋芒,拿了块白绢,坐在灯前慢慢擦拭着,嘴中低吟喃喃:“江湖……”

    几人出了这边房间,又一起聚在了黑牡丹的房间,商议了一下离去的事宜,之后各回了各的房间休息。

    盏茶时间后,回了自己屋内静坐了一会儿的雷宗康又悄悄开门出了房间,看了看四周,快速离去。

    下楼,穿过林园,来到了对面楼上,没有敲门,直接开门进了崔远的房间。

    崔远也才刚回来没多久,还琢磨着晚点去找雷宗康,没想到雷宗康又主动找上了门,所以多少有点意外,见面立问:“莫非情况有变?”

    雷宗康点头,“崔爷英明,情况的确有变,牛有道改变了离去的计划,准备分批离开……”把牛有道刚刚布置的计划全部抖了出来。

    崔远嘀咕道:“这厮还真够小心的。”

    雷宗康:“崔爷,明天我们要先行离开,不能在他身边,有什么情况怕是不能再及时报知,也搞不清他的行进路线。”

    “秘密离去是意料之中的选项,不足为怪!所以我带了此物来。”崔远冷笑一声,摸出了一只香囊递给他,“这东西你带在身上备用。”

    雷宗康接到手中打开一看,只见里面装了袋黄豆般大小的小黄粒,外面裹着一层薄薄的蜡,愕然问道:“这是什么?”

    崔远:“蜡破后,会散发出一种异香,便于我这边追寻你的踪迹,你伺机布置在路上,我这里自有办法追寻。”

    雷宗康奇怪道:“我和那厮分开行事,碰头地点也定在了山湖县,崔爷何故还要追寻我的踪迹?”

    崔远:“万一他又改变了计划不在山湖县碰面怎么办?你还能在途中脱单不成?行进路上你再想和我们随时联系不太方便。此獠屡屡逃脱追杀,可见狡诈,不得不防,你把此物带在身上有备无患!”

    雷宗康明白了,点了点头。

    崔远忽露笑容,拍了拍他肩膀,“我师叔已经传讯上报师门,正极力为你们争取引荐担保之事。”

    雷宗康不知对方是不是拿来忽悠他的,留仙宗哪会为他们几个散修的事上心,不帮他们,他们也不敢放屁。所以对这事,他其实并不抱什么指望,他只是希望帮这边摆脱麻烦罢了,若留仙宗真的善心大发,那只能算是意外之喜。

    对他来说,事情明摆着的,从留仙宗找上他那一刻的开始,他就没的选择,不答应的后果可以想象,留仙宗能放过他吗?能放过他们吗?

    可他还得装出欣喜模样,拱手道:“崔爷放心,雷某定不负所望!”

    “好!你赶紧回去,免得出什么意外。”崔远一脸和气。

    两人分别后,雷宗康悄悄回了自己屋,而崔远随后又离开了邀月客栈……

    客栈顶楼,老狗现身,再次敲开了掌柜的房门。

    白玉楼没休息,而是摆了张算盘,翻着账本,在灯下噼里啪啦算账。

    心里装着事,不太安心,所以没休息,谁叫收了人家的钱,人家交代的事,他多少得惦记着点。

    老狗走近一旁,禀报道:“掌柜的,雷宗康又溜进崔远的房间与其碰面了,分开后,崔远那边又回了留仙宗的商铺。”

    白玉楼嗯了声,“知道了。”

    等到老狗离开了,噼里啪啦的算盘声才停下,白玉楼靠在了椅背,嘀咕一声,“还真被他猜中了,料事挺准嘛,搞什么鬼…”

    伸了个懒腰,起身离开了房间,背着手慢慢来到了客栈的前台。

    见他来了,代为坐台的伙计站了起来,呵呵道:“掌柜的,这么晚了,还没休息。”

    白玉楼淡然道:“算了会儿账,出来溜溜,这边没事吧?”

    伙计道:“好着呢,没事。”

    白玉楼手在柜台上敲了下,“刚碰到乙子号房的客人,让送坛酒过去。”

    “好叻,这就送去。”伙计点头应下。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