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五章 又改主意了?
    ,。

    俯身提了坛酒放在柜台上,伙计挥招了堂内的另一名伙计过来,叮嘱对方把酒送去指定的客房。

    白玉楼转身慢悠悠走出了客栈,站在客栈外的台阶上负仰望浩瀚星空,心思不定。

    轩辕道那边的人和留仙宗的人偷偷摸摸接触的频繁,轩辕道本人也开始在暗中发力,连他这个旁观者也被卷入插了一,今夜的星空、今夜的客栈似乎变得有些诡谲,那个轩辕道说明天就要走,希望今夜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夜空繁星闪烁不断,古城灯火阑珊凄美,山高夜寒。

    这个宁静夜晚,在他心中,宁静之下,云波诡谲……

    “山湖县?”

    留仙宗商铺内,听了崔远的禀报,掌柜的高肃聪皱眉嘀咕一声,回头对一旁的黄恩平道:“地图拿来看看。”

    黄恩平入内,不一会儿取来一份地图,在柜台上摊开,三只竖翅而立的月蝶停在上方的丝线上,将下面一块区域照得亮堂堂,无需另取灯火照明。

    三人围在图前一阵寻找,崔远指了一个地方道:“这里,师叔,山湖县在这里。”

    三人目光集中在了同一个地方,黄恩平摸着下巴琢磨道:“在这里碰头…这家伙从金州跑到了摘星城,如今又要去山湖县,这是要去哪?”

    高肃聪挪了挪地图,顺着东南方向一路瞅去,似乎明白了什么,指点着山湖县道:“是了,不会有错,除非他徒步掠行走直线,或者绕远路,否则返回金州或苍庐县的话,避不开山湖县,骑乘回归必然要经过此地。”

    两人照他说的把路线一瞅,恍然大悟,崔远道:“看来是来摘星城采购东西的,出来溜达了一圈还是要回商朝宗那边。”

    黄恩平冷哼道:“商朝宗所谓的与他断绝关系,明眼人都能看出,无非是表面上摆脱责任,免得落人口实,继续跟商朝宗勾搭在一块不足为怪。”抬头看向高肃聪,“师叔,不能让他躲回商朝宗那边,否则有了天玉门的庇护,想再下就难了。”

    其实留仙宗的人心里都明白,刘子鱼等人说是死在了牛有道的上,实际上真正下杀的是天玉门的白遥等人,然而留仙宗惹不起天玉门,只能先找牛有道这个幕后黑算账,何况宋家也是这么个意思。

    崔远:“现在的关键是,他要让黑牡丹等人先行,我们安插在他身边的探子也无法掌握他的具体行踪,谁也不知道他究竟会什么时候离开,今晚偷偷跑了都有可能…”指了指山湖县,“只能是在这里等他自投罗网。”

    高肃聪盯着地图叹道:“跑一趟就跑一趟吧,总之不能再让他跑了,若是就他和那只熊妖的情况下还让他跑了,师门没办法跟宋家交代,我们也无颜跟师门交代。”

    他抬指了指两人,“你们两个,一个在商铺坐镇,保持内外的沟通联系,另一个继续回客栈盯着,有什么变故及时通知,我带其他四人亲自去一趟山湖县,这次务必将此獠给解决了。”

    黄恩平忙道:“区区一个牛有道哪能让师叔亲自去跑腿,让我们去解决就行。”

    高肃聪摇头道:“没什么跑腿不跑腿的,再让他跑了,留仙宗丢不起那人,若不是师门相隔太远,调派人来不及,我肯定要请师门加派人协助,确保万无一失。所以,这次我不但要亲自出马,还要找灵秀山和浮云宗的坐堂集中人一起出,这次务必要在山湖县布下天罗地网,将其一举成擒,不容有失!”

    两人相视一眼,灵秀山和浮云宗也算是宋家一方的势力,三派之间平常谈不上关系多好,甚至有竞争。不过话又说回来,在这种事情上,想必灵秀山和浮云宗不敢不尽力,宋九明虽然下台了,可有消息说,大司空童陌依然会常常召见,由此可见一斑,宋九明随时可能复出,没人敢轻视。

    这次师叔居然要请这两派的人协助,还真不是一般的重视,让二人有小题大做的感觉。

    既然高肃聪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两人也只能是遵命照办。

    高肃聪写了份密报,让人再抓了一只金翅来,再次发了消息给留仙宗禀报情况。

    随后高肃聪带了四名弟子起身,连夜出发,如同崔远说的那般,不知道牛有道什么时候会走人,今晚偷偷离开都是有可能的,他们要先期抵达山湖县进行布置。

    几人随身携带了两只金翅,悄悄从后门离开的商铺,又直奔灵秀山和浮云宗的商铺,很快集中了一二十号人离开了摘星城……

    灯旁,牛有道依然捧着那把剑。

    圆方不知道牛有道在干什么,一把剑抱着反复擦拭了这么久,感觉牛有道平静的有些不像话,他还是头回见到牛有道这种状况。

    咚咚敲门声起,圆方起身去看情况。

    “客官,您的酒。”

    “酒?我们没要酒啊!”

    捧剑擦拭的牛有道淡淡一声,“是我要的。”

    于是门口动静消停了,关门声,圆方提了只酒坛走来,放在了牛有道边上,奇怪道:“道爷想喝酒了?”

    牛有道平静道:“给你喝的。”

    “呵呵,道爷,别拿我开玩笑了,您知道我不喝酒的,平常顶多为了掩饰身份装装样子。”

    “你这妖精做的忒没劲,酒不喝,肉不吃,不喝就放这吧。”

    牛有道无所谓一声,此时盯着剑身的目光才挪到了酒坛上,眸中闪过一丝森冷。

    中剑光一闪,唰一声归鞘,扔剑一旁,挥袖扫出一道劲风,灭了灯,黑暗中给了句话,“早点休息。”

    刚还说笑,突然就陷入了黑暗,圆方很无语。

    他跟着牛有道的时间还是太短了点……

    次日上午,几人在客栈内碰头一起用了早餐,随后各回了各房间。

    没一会儿,准备好了的黑牡丹等人来到牛有道这边,敲门而入,先行告辞。

    “道爷,我们先行一步,去山湖县等您。”黑牡丹等人一起拱告辞。

    站在窗口背对的牛有道慢慢转身,杵剑在身前,对圆方道:“收拾东西,咱们也退房,一起走吧。”

    “……”黑牡丹等人愕然,刚才一起用早餐的时候还没走的意思,现在怎么就改主意了?

    又改主意了?圆方不解道:“道爷,咱们不是要再住几天吗?”他问出了其他人的疑惑。

    牛有道:“我想了想,似乎没必要那么麻烦,只要秘密离开了此地,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大家一起,路上互相间也好有个照应。”

    几人面面相觑,雷宗康问了声,“道爷,那咱们还有必要去山湖县吗?”

    牛有道:“碰头用不着,不过还是要经过山湖县的。”挥示意圆方快点收拾东西。

    圆方哦了声,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将包裹打好,背在了身上,就算完事了。

    几人出了客房,下楼直奔客栈大堂退房。

    坐在园林中慢悠悠喝茶的崔远注意到了他们,喝茶是表面,监视是真,见到圆方也背着包裹后,愣住。

    目光迅速盯向雷宗康,雷宗康与他目光交织,身边有人,也不好传递什么明显消息,给了他一个也不知能不能看懂的眼色。

    来到大堂,圆方自然把那一千八的收据拿了出来,多退少补嘛,这些钱对他这好财之人来说,不可能扔下不要。

    坐在柜台后面的白玉楼站了起来,自己没经,示意一旁的伙计来。

    结算清楚后,伙计问:“是走明路还是走暗道?”

    黑牡丹道:“暗道!”

    伙计立刻招呼了人来带路送行。

    白玉楼朝一行拱道:“诸位贵客慢走!”目光与牛有道的目光碰了下,两人表面上看不出任何异常。

    一名伙计领了众人从侧堂离去,进了一条封闭的长廊,最终绕进了一处山腹,顺着台阶层层而下。

    走了有那么远一段距离,隐隐听到了哗哗水流声。

    再见天光,众人已经现身在一处山崖底下的崖洞出口,眼前是湍急河流,刚好是两条河流的交汇口,激荡起水雾。四周据说有摘星城的人把守,防止有人经此偷偷潜入。至少这出口地方,众人就看到了一名盘膝打坐的修士,盘坐在一侧的石台上。

    伙计与那修士交涉后,正式放行。

    牛有道往下游指了指,示意走下游,几人点头,施法在身,一起纵身跳入了湍急河流,隐没在其中。

    一入水,几人身体犹如裹在了气泡中一般,迅速随流而下。

    从现在开始,几人算是脱离了邀月客栈的庇护,再出什么事的话,邀月客栈不负责任。

    不过一般情况下,走这条河道出事的可能性很小。

    这峡谷河道的水流很急,长时间躲在这激流中做桩强行抵抗激流冲刷的话没多少人能吃得消,在这水中距离稍远视线就得受影响,而这河道中来来往往的修士也多,随意拦截很容易发生误会,除非摸清了离开客栈的具体时间,那还有可能埋伏成功。再加上上下游的支流,搞不清走哪条路线越发增加伏击的难度。

    河道流域大小支流也长,不容易搞清人在哪上岸,一旦上岸,借助山脉中处处存在的纵横沟壑,潜行离去很方便,的确不容易被人发现。

    不掌握具体情况,又没有大量人布网的话,很难在这逮住什么人,这也是摘星城能成为各方修士聚集交易地的重要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