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六章 寻香
    ,。

    见牛有道等人带了包裹离开,崔远跟随徘徊到了大堂附近。

    目送伙计将牛有道等人一起带去了暗道方向,崔远才确定情况有变,牛有道没和黑牡丹等人分开行事,而是一起退房离开了。

    崔远心中暗暗叫苦,快速离开了客栈。

    坐在柜台后面的白玉楼扫了眼崔远离开的身影,抱着拭目以待的心态,不知轩辕道能不能逃脱留仙门的追杀。

    只是他有点看不明白,若轩辕道真是和留仙门有仇,真的是想要摆脱留仙门追杀的话,大可以自己偷偷离去,岂不是更安全,何故还要带上与留仙宗偷偷摸摸的黑牡丹等人?

    快速赶到留仙宗商铺,崔远一进商铺,立刻朝守在柜台后面的黄恩平喊道:“师兄,情况有变。”

    柜台后的黄恩平站了起来,沉声道:“怎么回事?”

    崔远走到了柜台前,一脸焦虑道:“牛有道和黑牡丹他们一起退了房,没有分开走,一起从邀月客栈暗道离开了。”

    黄恩平:“雷宗康怎么回事?没提前跟你联系吗?”

    崔远摇头:“没有,若不是我盯着,亲眼看到了,恐怕还不知道他们走了。”

    黄恩平脸一黑,“难不成雷宗康在耍我们?”

    崔远:“不太像,雷宗康应该明白耍我们的后果。若真是耍我们,牛有道应该早就知情偷偷离开了才对,为何还要绕来绕去冒险等到现在?而雷宗康离去时给了我一个眼色,似乎也挺无奈,像是牛有道临时改变了主意,令他来不及通知我们。”

    黄恩平皱眉:“难道雷宗康暴露了?”

    崔远迟疑道:“也不像啊,若雷宗康真的暴露了,牛有道为何还要带着他一起走?偷偷撇开遁离便可,何故还要在身边带个麻烦?”

    如此一来,两人一琢磨,似乎只有一个可能,是牛有道本人太过小心谨慎,故意弄出一堆障眼法,防备泄露行踪。

    “此獠果然狡诈!”黄恩平恨恨一声。

    “师叔那边怎么办?”崔远问了声,有点哭笑不得。

    黄恩平头也大了,牛有道这么一搞,山湖县很有可能也是障眼法,根本就不会去,而师叔亲自出马,纠集了三个门派的人星夜赶往山湖县布置,出发到现在几乎快五个时辰,等到这边传消息过去,人再赶回来搜查简直是笑话,牛有道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而牛有道已经经由邀月客栈密道离开,就他们两个人,想在茫茫山脉中找到牛有道无异于大海捞针,是不可能的事情,再多几倍人也够呛。

    然而不管怎么说,这边还是要把情况告知师叔那边,由师叔自己定夺该怎么办。

    这边迅速写了密报,放金翅发了出去。

    紧急忙完这些后,黄恩平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叹道:“想知道雷宗康是什么状况很简单,就看他会不会撒出‘香饵’通风报信。”

    崔远也在一旁坐下了,事到如今,两人束无策,只能是等师叔那边的决断,或是寄希望于雷宗康……

    城主府花园内,大总管向明不像个管家,而是像个花匠,总之白玉楼经常能看到他亲自拿个剪刀修剪花园里的花花草草,眼前又是如此。

    “走了?”

    听到白玉楼的禀报,向明停止了修剪,慢慢转身看着他,似乎有点意外。

    白玉楼略躬身,“是的,刚刚经由暗道离开的,伙计亲眼确认了。”

    向明沉默了,他本认为牛有道是有意接近莎幻丽的,冷眼旁观,敢把注意打到莎幻丽的头上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他倒要看看这不知死活的家伙想玩什么,谁知对方并无讨好接近的意思,直接索要了一笔钱财,现在更是直接走了。

    “看来倒是老夫多心了。”向明略自嘲一声。

    白玉楼陪笑道:“谨慎一些总是没错的。”

    向明:“这人什么来历?”

    白玉楼:“跟他谈过,他不肯露底,不过留仙宗明显对他不利,总管想知道的话,问问留仙宗应该就能明白。”

    向明斜他一眼,“听说他给了你不少的好处?”

    白玉楼心中一紧,就知道事情会传对方耳里,嘿嘿笑道:“属下是见城主喜欢他的画,担心城主还会召见他,略作了些提点,谁知他出大方的很,不要白不要,我也没推辞。总管放心,规矩我懂,咱们摘星城地位超然,不会轻易掺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属下会把好这个度。”

    “知道就好。需要用钱就吭声,不要伸那不该伸的,否则再多的钱也买不来一个平安。”向明淡淡一声,转身又继续修剪那些花花草草……

    哗啦啦!一条条人影从湍急河流中破水而出,落在了岸上,正是牛有道等人。

    牛有道几人还好,唯独圆方身上已经湿透了,浑身水迹滴滴答答,他的修为不足以抵御水流的挤压太久。

    根据远处的几座高山定位出了所在位置,牛有道找准一个方向,带着几人快速在山脉间穿行。

    奔驰中,雷宗康中捻了颗黄豆般大小的颗粒在,捏破蜡,奔行中不动神色地遗落在了地上。

    一行远去,落在地上的小颗粒见风起变化,表面微微变得粗糙起来,风化,泛起若有若无的幽香。

    横向切出了山脉,眼前又是一望无垠的戈壁,远处隐见有一马场。

    此马场并非牛有道来时的那个马场,因为修士从四面八方而来,摘星城在周围几个方向都设有马场。

    别小看这一座座马场,其实每一座马场的获利都不会低于邀月客栈,因骑马来此的修士很多,马匹扔在了马场,许多修士不会原路返回,寄存在马场内的马几乎等于是白送给了马场。

    倘若马匹寄存的时间久了,寄存费用比买马的费用还高,基本上也没人会再回来赎回自己的马。

    譬如现在的牛有道,就没有再回来时的马场取回自己坐骑的意愿,而是领着人朝此地马场而去。

    抵达马场,马场内被遗弃的马很多,不愁没得买,六人买了六匹马,隆隆跑出了马场,一路奔向戈壁深处。

    马背上的黑牡丹等人不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早先说好了不来马场取马,要徒步而行的,现在不用多问,道爷的计划显然又有变动。

    再辨别一下所去的方向,压根不是山湖县的去向,也不知是要绕行,还是山湖县本就是个幌子,出发前倒是重申要去山湖县的,反正一行被牛有道反反复复的给绕的有点迷糊。

    总之这一路上黑牡丹等人也明白了,别问,该告诉你的自然会告诉你,否则问也问不出什么来。

    而牛有道的反复无常,将计划一变再变,却是令雷宗康心中渐渐变得惴惴不安,牛有道如此小心谨慎是什么意思,难道发现了什么?

    留仙宗商铺内,束无策的师兄弟两人坐那发呆,只能是干等着,崔远已经回邀月客栈把房给退了。

    梁下挂着的一只鸟笼内,突然传来一阵叽叽喳喳的鸟鸣声,师兄弟二人霍然回头看去,只见笼子里的三只翠羽小鸟在笼子里上窜下跳个没完。

    此鸟名曰:寻香!

    二人猛然会回头相视,齐齐脱口而出:“雷宗康!”

    一起站了起来,崔远有点着急道:“师兄,怎么办?等到师叔他们回来,香饵的药效早就挥发完了。”

    黄恩平沉声道:“不能让那厮跑了,我们去找他!”

    崔远一把拉住他,“师兄,就算雷宗康站在我们这边,黑牡丹三人的态度不明确,加上牛有道那边,他们可是有五个人,随便出两个纠缠一下就有可能让牛有道给溜了,我们两个跑去能有把握吗?”

    黄恩平果断道:“去找浮云宗和灵秀山的留守人员,他们定会相助,否则三派人联都不能将那厮给截下的话,他们也丢不起那脸。”

    崔远挥环指,“没人看着,商铺里的东西怎么办?这里的东西可是值不少钱!”

    黄恩平:“来不及收拾了,门口挂上歇业的牌子,把门关好,没人敢擅闯。真要坐视不理像个木头般不知应变而让牛贼跑了,师门会质疑你我的能力,将来前途堪忧!”

    崔远想想也是,外人不知里面的情况,也不会擅闯进一个门派的商铺乱来。

    两人迅速准备,抓了笼子里的寻香鸟,又携带上了金翅,关好门挂了歇业的牌子离去。

    二人找到了浮云宗和灵秀山的商铺,不一会儿,两家商铺也陆续挂牌歇业。

    一行纠集了六人,快速离开了摘星城,来到外面群山中,崔远放飞了寻香鸟。

    只见寻香鸟在空中一阵盘旋,迅速朝一个方向飞去,六人立刻掠行追随。

    下面的人受地形限制,遇上追赶不上的情况,崔远就会摸出一只短笛在口中“嘀嘀”吹响,寻香鸟便落地等候。

    待众人赶到,短笛声一响,鸟儿又迅速起飞。

    没多久,一行便找到了第一粒抛弃的香饵,寻香鸟扑到地上,一口叼入嘴中吞下,欢快蹦跳,似乎很喜欢吃这东西。

    黄恩平等人看那香饵所在位置正是离河道不远的地方,心中越发有了信心,继续一路追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