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七章 翻脸
    寻香鸟追出了山脉,行也跟着追出了山脉,来到了马场,寻香鸟在马场的栅栏外又找到了颗香饵。

    追到了这里,看就知道牛有道等人到此用了坐骑。

    六人买了坐骑,再次沿着寻香鸟所去方向追击。

    到了这空旷地带,基本已经可以确定牛有道的去向,行又在马背放飞了只金翅,传讯给高肃聪那边报知去向。

    是浮云宗放飞的随行金翅,家不便携带太多,三派人手都携带了联系用的金翅,只要是在高肃聪那边的人,随便传给哪个都行。

    这边六人在快马急追。

    另头,牛有道行六人已驰骋出了戈壁,前方大地隐隐有绿色迹象呈现,绿意渐浓,行渐入草原之境。

    随之而来的是青山隐隐。

    这路还算顺利,就是不时会遇上些土狼骚扰,见到猎物就成群结队的追赶。

    区区狼群,牛有道等人自然是不怕,不过牛有道不让杀害,倒不是前世带来的动物保护观念,而是不想留下追踪线索,只让恐吓驱赶。

    这片戈壁上的土狼很多,还有与之抢食的秃鹫,上空不时有秃鹫盘旋。

    黑牡丹收了手上地图,两脚跟连砸马腹,加快速度,追到了与牛有道平行位置,指着前方道:“道爷,前面是茫茫大山,没有路径可行,现在往东改道的话,两个时辰后应该可以上官道。”

    牛有道看她眼,“我知道。”

    “……”黑牡丹无语,真心搞不懂他。

    疾驰冲过草原,来到山脚,牛有道指了个地势平缓的山丘地带,领骑在前快速冲了上去。

    波人陆续冲上山丘,又跟着牛有道冲了下去。

    牛有道勒马停在了山背的山间小溪旁,跳下了马,任由喘着粗气的马匹去饮水休息。

    见他如此,其他人也跟着照做。

    看看杵剑站在溪边背对的牛有道,再环顾四周山林,众人不知道牛有道停在这是什么意思。

    “道爷,在这休整吗?我们走了没多远,马匹的体力应该还能走上程。”黑牡丹半问半提醒了声,说话透着小心。

    这路上莫名的,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牛有道身上没了自己初见时的挥洒,似乎深沉了不少。

    初见牛有道时,虽被牛有道虐的很惨,但是感觉彼此的心近了,而这路下来,又让她渐渐感觉到了隔阂。

    牛有道盯着眼前潺潺溪流,平静道:“此地荒无人烟,隐蔽安静,干什么都没人知道,正是杀人弃尸的好地方,你们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话中意思相反,是他担心暴露行踪,想找个隐蔽安全的地方翻脸。

    旁东张西望的圆方悚然惊,猛然盯向黑牡丹等人,手抓上了腰间刀柄,可谓瞬间高度警惕。

    黑牡丹等人愕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雷宗康心弦紧。

    黑牡丹诧异道:“道爷,何出此言?”

    牛有道略静默,路将人带到这里,些事情他心中大概已经有数了。

    原因很简单,真要是这些人都有问题的话,真要是这些人都心中有鬼的话,他计划接连变动,应该早已引起了这些人的警觉,不会不管前面是不是圈套都路跟着他。

    若真的都有问题,察觉到情况不对,群人肯定会试探,试探不成就会翻脸,因为对方人多,犯不着怕他,不会乖乖跟着往可能出现的陷阱里钻。

    退步说,若这些人都有问题,自己脱离邀月客栈的庇护,就有可能动手帮留仙宗留下自己!

    当然,些事情还需最后确认。

    见他不吭声,黑牡丹又询问:“道爷,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牛有道背对道:“误会?黄恩平,崔远,认不认识?”

    此话出,雷宗康心中咯噔。

    黑牡丹有些奇怪,不知为何提此二人:“认识,他们是留仙宗驻摘星城的弟子,我们常在摘星城,些商铺的人自然是认识的。”

    牛有道慢慢转身,面对众人,啪!手中提起的剑再次杵在了身前,戳的脚下的鹅卵石飞溅,面无表情道:“为何与留仙宗密谋害我?”

    圆方知道道爷不会无的放矢,腰间戒刀慢慢拔出,已从器云宗的商铺花了大价钱换了把好刀。

    黑牡丹等人面面相觑,段虎沉声道:“道爷,此话从何说起,我等何时与留仙宗密谋过?”

    牛有道:“地点,邀月客栈!昨天白天,有人与黄恩平、崔远在屋内密会;昨天晚饭时我告知了次日出发,后有人跑去崔远房间通风报信;昨晚我变更了出行计划,随后又有人跑去崔远房间通风报信。”

    连时间地点与什么人见面都点出来了,只怕不是虚言,只怕不是句‘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就能过去的!

    黑牡丹等人惊疑不定,可谓心寒,后脊背直冒寒意,个个左右打量自己人,难道自己人当中真的有叛徒?这么多年的兄弟,过命的交情啊!这要是被人背后捅刀,只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圆方心惊肉跳之余,也有点懵,什么情况?道爷说的这事自己怎么点都不知道?自己基本上和道爷直在起,道爷怎么知道这些事的,还知道的这么清楚详细?

    最终,黑牡丹、段虎和吴三两的目光都盯在了雷宗康的身上,因为雷宗康铁青着张脸太明显了。

    “是我!”雷宗康突然吼了出来,死死盯着牛有道:“那又怎样?”

    “……”尽管已经有了些猜测,可当他吼出来承认后,三人还是有些难以置信,不敢相信雷宗康会出卖他们,然而雷宗康自己都承认了。

    牛有道:“黑牡丹,我昨天随时可以将他单独支开解决掉,但是我给你面子,没动他!黑牡丹,记得我跟你说过,不可靠的人踢出去,你说都是你过命的兄弟,完全可以信任,好!我信你!可现在呢?你是不是该给我个交代?”

    段虎和吴三两盯着雷宗康脸悲愤,段虎喝道:“为什么?”

    黑牡丹也几乎咬碎了银牙,盯着雷宗康吼道:“在起这么多年,我们哪里对不起你,为什么要出卖我们?”

    “我没有出卖你们,我这样做也是为了大家好!”雷宗康咣咣拍着胸口,副此心天地可鉴的样子,情绪相当激动,又指向牛有道:“是他!你们问问他敢不敢公开自己的身份?他自己自身难保,他在骗我们为他卖命,我若是不这样做,大家全部都得死,留仙宗不会放过我们,燕国朝廷也不会放过我们,那不是我们能抵挡的,我们跟着他只有死路条!”

    怎么又牵扯出了燕国朝廷?三人又惊疑不定地盯向了牛有道。

    黑牡丹咬了咬牙,试着问道:“道爷,你究竟是什么人?”

    尽管被雷宗康指着责问,但牛有道没点和他争辩的意思,不需要,也用不着,神色平静道:“我是谁不重要,路是自己选的,我没勉强过谁,也没有对不起过谁,怕事的可以退出,我不强留,有什么事你们自己可以慢慢商量,商量的结果如何我不管,该给我的交代不能少!”言下之意是不会放过雷宗康。

    雷宗康指着他,大声道:“他是牛有道!就是前段时间传言的那个跟了燕国庸平郡王商朝宗的上清宗弟子,就是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杀了燕国使臣的牛有道,他已经被商朝宗扫地出门,自身难保!”

    扫地出门?圆方不屑地撇了撇嘴,觉得无知真可怜!

    是不是扫地出门,对这些人云亦云的低层修士来说,牛有道没必要跟他们解释其中的风风雨雨,不过有点让他忍不住插了嘴,“补充下,我不是什么上清宗弟子,我已被上清宗逐出门户!”

    不管谁提起这身份,他都要刻意撇清。

    此话无疑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也等于证明了雷宗康话里想说的另层意思,自己没什么势力和背景。

    他就是牛有道?黑牡丹等人吃了惊,上下打量,难以置信。

    杀燕国使臣之事,已经让牛有道天下闻名!

    雷宗康:“他自己都承认了,你们还觉得我是在出卖你们吗?我也是为了大家好!”

    黑牡丹喝道:“那为何瞒着我们,为何不事先告知我们声?”

    雷宗康胳膊挥:“到了现在还问这个,到了现在还搞不清要站哪边,到了现在还在质问我,我为什么不说,我担心什么,你们还不明白吗?”

    牛有道:“他说的也没错,事情既然已经挑明了,何去何从,现在搞清楚很有必要。”

    段虎和吴三两皱眉,这样说来,雷宗康也谈不上是背叛他们,站哪边让他们很为难。

    黑牡丹却忽下转身面对三人,果断道:“这次都听我的,咱们跟道爷走!老雷,你也听我的,只要真心答应跟我们起走,道爷这边我们给你求情,我相信道爷的胸怀不会计较这些!”

    她之所以如此快速做出决断,是因为她隐隐从牛有道身上看出了些端倪,视为赌把前途的机会。帮着留仙宗也许能躲过次危险,但留仙宗会给他们什么吗?她才跟了牛有道多久,就已经给了她五万金币,金票就在她身上!

    还有点,帮了留仙宗也未必能躲过危险,牛有道的强大自信让她感到心悸,牛有道明明势单力薄,却敢把他们带到这偏僻之地来翻脸,细思极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