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八章 卖身契
    对于这点,其实段虎、吴三两和雷宗康都隐隐意识到了。

    “老雷!”段虎、吴三两也催促声。

    雷宗康有些犹豫。

    黑牡丹更是掏出了身上的五张金票,“五万金币,这是道爷给我的!”

    几人目光盯在了金币上,讶异!

    牛有道:“意图谋害我的人,让他继续留在我身边,你们问问他自己今后自在不自在,膈应不膈应!”

    什么意思很明显!黑牡丹忙求情:“道爷,您就再给他次机会吧?”

    牛有道:“机会也是分人给的,我不了解他,不清楚他的为人,所以没那个必要。黑牡丹,还是那句话,你当初的话我信了,现在出了事,你必须给我个交代,你若不给,我自己解决!”

    此话出,几人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

    “不用求他!”雷宗康吼了声,盯着黑牡丹等人问道:“大家起这么多年,你们信他还是信我,你们站哪边?”

    他也感觉到了危险,欲拉大家联手。

    牛有道平静道:“他们站你这边,你也跑不了!”

    唰!雷宗康拔剑在手,眉头深皱的段虎和吴三两相视眼,起走到了雷宗康身边。

    黑牡丹回头看了眼,满脸为难,最终还是俯身将手中的金票放在了地上,也慢慢退后到那边去,“道爷,对不住了,我们兄弟多年,互相支撑才活到了现在,不能扔下兄弟不管。道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咱们就此好聚好散如何?”

    对于牛有道的强大自信,几人颇为忌惮,说这话也是不想冒险交手。

    牛有道眼中略闪过丝不易察觉的欣赏,冷冷道:“暗中谋害于我,算什么好聚好散?”

    段虎拔剑,吴三两拔剑,黑牡丹亦慢慢拔剑,四人联手警惕着,慢慢后退,防备偷袭。

    牛有道斜手指了下圆方:“老熊也有群兄弟,老熊也想过要杀我,我不会当回事,我依然能和他在起。”

    朝雷宗康抬了抬下巴,“知不知道老熊和你们这位兄弟的差别在哪?知不知道我为何不肯接受他?身在个团队中,能力有限,哪怕出了事担不起责任,却依然坚持认为自己是对的,觉得没有和其他人商量的必要…如今事情已经出了,自己却不敢担责任,还要拉弟兄们起承担风险,此乃小人!”

    雷宗康被说的神情抽搐。

    牛有道面露鄙夷,“雷宗康,别说我看不起你,我给你个机会,若真像你说的,你是为了大家好,那就站出来,三招!只要你能接我三招不倒,我便放你们离开!你若是不敢出来接招,我也依然放你离开,因为杀你这种小人我怕脏了自己的手,不过总得有人拿命出来换你的命,你自己选吧!”

    旁的圆方歪嘴乐了,他开始还担心这边对几个筑基期修士行不行,现在听道爷这话,太强大了,想没信心都不行呐!

    黑牡丹回头左右道:“不用理他,他在挑拨离间,咱们走!”

    然而雷宗康却没有走的意思,紧绷着脸颊站那盯着牛有道,被牛有道的话给将住了。

    黑牡丹扯了下他的袖子,“快走!”

    牛有道盯着雷宗康的双眼,满脸嘲讽意味道:“我再退步,掌!只要你能接我掌不倒,我便放你们走,否则我杀黑牡丹!”

    圆方立马在旁帮腔道:“雷宗康,我若是你,保命要紧,就让黑牡丹帮你死吧,何必这么纠结!”

    他是陪牛有道和袁罡练过功的,挨过牛有道的‘乾坤掌’,知道是什么滋味,那绝对酸爽,他很期待雷宗康也尝尝。

    雷宗康对这边怒道:“你说话算话?”

    牛有道:“问这个有意义吗?你若连我掌都接不下,你觉得你们还跑得了吗?不值得你赌把吗?”

    “走啊!”黑牡丹急了,用力扯了雷宗康下。

    雷宗康霍然回头,“老大,当初听闻他投奔商朝宗的时候不过是炼气期,现在最多也就是筑基期,和咱们修为差不多,我不信硬碰硬连他掌都接不下!”

    唰拉声,衣袖扯破,他断然闪身而出,和牛有道对上了。

    这边也知道再劝也没用,雷宗康已经被对方的话给顶的下不了台,这样跑了的话以后没脸面对他们。黑牡丹急得跺脚,扔掉了手上扯下的衣袖,只能是与段虎和吴三两紧张看着。

    雷宗康咬牙道:“就掌?”

    牛有道颔首:“掌!”

    雷宗康喝道:“看掌!”二话不说,人已冲出,掌轰出。

    牛有道衣衫无风自动,搭在剑柄上的双手猛地腾出只,悍然掌拍出。

    砰!两掌相撞,声震响。

    雷宗康双眼猛然睁,察觉到了不对,对方胳膊上有两道快速旋转的截然不同力道,将他迸发出的掌力给瓦解扩散开了,自己的掌力无法集中破法坏力道。

    心中惊,什么鬼?

    更让他心惊慌乱的是,对方掌力中股极为霸道的螺旋力道悍然灌入了他的体内。

    雷宗康蹬蹬后退,两眼圆瞪,冲入他体内的螺旋力道已分为二,侵犯他五脏六腑。

    连连后退中,半张脸快速变得通红,半张脸惨白,甚至泛起了白霜。

    “噗!”无法抵御体内怪力的雷宗康口鲜血喷出,身子歪,翻倒在地。

    牛有道抬出的手掌又慢慢搭回了身前另只手掌上,身上猎猎飘荡衣衫垂下。

    两人修为其实相差不大,他能接掌原地不动,双方能高下立判成差距如此明显,不单单是因为他的乾坤掌霸道,他敢打这赌自然有原因,已初窥《乾坤诀》中的‘乾坤化劲’。

    当然,随着他修为的增长,如今的乾坤掌威力也更加精进,下步有时间要研修‘乾坤挪移’的身法。

    看到雷宗康半张脸通红火烫过般,半张脸凝霜,圆方乐了,终于有人和他分享这滋味了。

    黑牡丹等人却是大吃惊,都没想到雷宗康和牛有道的实力相差如此之大,居然连牛有道掌都接不下,更恐怖的是,牛有道站在原地连动都没动下。

    恐惧弥漫身心,终于明白了牛有道为何有这底气。

    三人闪身过去扶了雷宗康,此时的雷宗康口中不断呕血,他拼命施法压制体内的怪力,冷热同时侵袭五脏六腑,令他难以适从,半边身子滚烫,半边身子上的寒霜越来越浓厚。

    三人来不及多想,赶紧联手施法为他化解,不然雷宗康性命堪忧。

    嗒嗒声接近,三人抬头,只见牛有道拄剑当拐,慢慢走来,站在了三人眼前。

    牛有道居高临下道:“我说了,能接我掌,我放过他,接不了…还有救的必要吗?我不想为难你们,你们不愿留就走吧,他留下。”

    三人相视眼,焦虑,之前四人若是逃窜的话,也许还有机会,现在若带上个负重伤的雷宗康,估计谁都跑不了。

    黑牡丹突然转身,直接跪在了牛有道跟前,哀求道:“道爷,您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没必要跟我们这些小人物过不去,您就行行好放过他吧?”

    雷宗康无力的目光斜,见黑牡丹为自己跪下了,情绪激动,又“噗”出口血来。

    牛有道:“老熊,你怎么看?”

    圆方正捡了地上的金票往怀里塞,闻言提刀走来,嘿嘿道:“不知死活的东西,竟敢暗算道爷!道爷,这仇已经结下了,不宜留后患!”

    “你杀心太重,我不喜欢打打杀杀。”牛有道鄙视句,回头看向几人道:“不过他说的也不是没道理,的确不宜在身边留后患。两个选择,他留下,你们走,你们留下,他走!”

    到了这个地步,怎么抉择似乎已经由不得黑牡丹他们,可是难以开口。

    雷宗康含糊声,“我走!”

    黑牡丹三人沉默,脸上神情复杂。

    牛有道:“答应了,我就给他疗伤放他走,今后你们三人的命就是我的,以后就得为我效命。不答应,我就要他的命。三条命换条命是有点划不来,你们自己考虑。”

    结果雷宗康又在那呜呜摇头。

    然而这番话,反倒是促使黑牡丹咬牙点头道:“我答应!”

    段虎亦艰难点头,“我答应!”

    吴三两点头,“请道爷为他疗伤。”

    牛有道:“既然都做出了决定,那就写上血书,把卖身契给签了吧!”

    雷宗康呜呜摇头,半边通红的脸上流下了泪水。

    黑牡丹三人神色黯然,从包裹里翻出了纸,咬破了手指,写了血书画押,逐将卖身契送来。

    牛有道偏头示意了下,圆方戒备着上前,将张张卖身契给收了,检查过后,朝牛有道嘿嘿点了点头。

    牛有道方挥手道:“你们让开!”

    黑牡丹三人后退,让开到了旁。

    牛有道顺手递剑给了旁的圆方,把扯起了雷宗康,掌摁在了他的后背。

    稍候,雷宗康脸上的通红和凝霜起消淡,雷宗康的精神明显也慢慢缓了过来。

    啪!牛有道提掌拍,雷宗康踉跄前扑,嘴中噗出口血来,其中夹杂着颗颗带血的冰块,在地上冒着寒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