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三九章 山岗之战
    这口东西吐出,雷宗康气息瞬间通畅了,佝偻着的背慢慢直了起来,与黑牡丹等人对视着。

    最终在黑牡丹等人的注视下慢慢转身,走向了自己的坐骑,爬了上去,纵马跑了几步又调转回来,撇开了牛有道,来到了黑牡丹三人跟前,摸出了只小香囊扔给了黑牡丹,对三人道:“留仙宗给我的香饵,我路做了引导,他们估计快到了,你们快点离开这里。”

    三人相视眼,起拱手,无声,保重!

    雷宗康拨马转身,冲出了山林。

    牛有道招了圆方过来,要了那三张卖身契在手,偏头道:“盯着点。”

    圆方嗯了声,纵身飞掠而去,藏身在了山岗上,观察着外面的空旷地带。

    翻看了下三张卖身契,牛有道顺手递给了黑牡丹。

    接到手的黑牡丹愕然,“道爷,这是…”

    牛有道:“帮我收着,别丢了。”

    三人愣住,面面相觑,什么意思?

    而就在这时,圆方又闪身飘了回来,神色凝重道:“道爷,来人了,雷宗康好像和他们碰头了,可能是留仙宗的人,我们快走吧!”

    牛有道迅速闪身而出,掠向了山岗。

    黑牡丹等人追来,见牛有道正在观察来人,黑牡丹着急道:“道爷,快走吧!被发现了就走不了了。”

    牛有道却没有仓惶逃离的意思,继续盯着观察。

    他不认为被发现了就走不了,他明知道雷宗康是奸细还敢带着起同行不是没原因的,让雷宗康泄露了他要去山湖县就是他最大的倚仗。他估摸着留仙宗旦知道了他的踪迹绝不会再轻易让他跑了,金州那么多高手的情况下宋隆都死在了他的手上,他就不信留仙宗还敢马虎应对,必然是调集现有的主要力量去收拾他。

    也就是说,当他带着雷宗康等人离开邀月客栈的时候,心中是有定把握的。

    当然,凡事都有意外,在摘星城最稳妥的办法其实是直接去找天玉门或万洞天府的人帮忙协助。没找的原因有二,是不知道天玉门或万洞天府会不会把他当回事,二是此行的目的他不想暴露,连海如月那边他都交代过了,不要让万洞天府知道,因为有些责任万洞天府怕是也不想承担。

    眼前就是另个意外,他也没想到留仙宗会以寻香鸟的方式追踪来。

    “看看来的都是什么人。”牛有道回头叮嘱了下黑牡丹等人。

    黑牡丹等人放眼探寻,距离有点远,看不清。

    身在草原上的六骑茫然四顾,寻香鸟落在了崔远的肩头,不肯再寻找了,香饵的踪迹似乎到了这里就消息了。

    六人环顾,不知牛有道等人去了哪个方向,若是按照路而来的去向,应该是进了前方的山林,可是香饵的引导突然中断,又让几人怀疑是不是出了什么变故。

    殊不知是因为牛有道进了前方山林后,突然下马停下了,雷宗康时不便在众目睽睽之下做手脚。

    六人正商议着,前方山林中突然冲出了骑,吸引了六人的注意。

    纵马而出的雷宗康也看到了他们,干脆朝他们直接跑了过来,跑近了点后,认出了六人中的黄恩平和崔远,其余四人他也认识。

    六人盯着他跑近前,见他衣袖破烂了,身上带着血迹,狼狈不堪的样子,黄恩平沉声道:“怎么回事?”

    雷宗康摇头:“我做手脚的时候被他们发现了,幸好以前的弟兄念旧情,帮我拦了牛有道,我才得以脱身。”

    黄恩平急问:“牛有道人呢?”

    雷宗康回手指,“就在前方山林内,不知走没走!”

    “走!”黄恩平挥手,率先从马背上飞身而起,几人跟随飞掠而出。

    雷宗康犹豫了下,也飞身而起跟了去。

    看着来人飞掠的距离,牛有道心中石头基本落地,他担心会出现意外,跑来致命的高手,现在看来,似乎没必要仓惶而逃。

    “前面两个便是黄恩平、崔远;再后面的是灵秀山弟子列战兵和姚有量;后面两个是浮云宗弟子方德和方少群。”黑牡丹快速提醒,看清了来人后,她似乎也放心了下来。

    段虎和吴三两忍不住看了牛有道眼,号称能留下他们几个的人,应该不怕这些人吧?

    只是几人有点不明白雷宗康跟回来是什么意思,是被逼无奈,还是又和留仙宗那些人站在了起?

    得到了确认,牛有道不再藏了,闪身而出,杵剑站在了山岗上,等着!

    圆方警惕着黑牡丹等人,也跟了出去。

    飞掠到山岗下的黄恩平等人停下了,看着山岗上的牛有道等人,没想到这些人不但没跑,还敢公然露面等着他们。

    黄恩平、崔远回手摘下了背后的双月轮在手。

    列战兵、姚有量抽离了盘在腰上的金属软鞭。

    方德和方少群双双拔剑,最后面的雷宗康也拔出了剑。

    黄恩平手持月轮指去,“牛有道,束手就擒,还能少受点活罪!”

    他这里话音刚落,后面的雷宗康突然面露狰狞,挥剑左右连劈。

    如此近的距离下,方德和方少群被杀了个措手不及。

    “啊!”方德腰间爆血,差点被腰斩,声惨叫。

    后遭毒手的方少群仓促闪身回避,腰间衣服划破,肌肤见血,只是受了皮肉之伤,无形掌力轰出。

    雷宗康隔空对了掌,之前本就受了伤,这掌令他再次呛出口血来,震的连连后退。

    方德已经倒地,方少群又闪身扑向雷宗康,雷宗康挥舞手中剑被杀的只有招架之力。

    黄恩平等人猛然回头,没想到雷宗康狗胆包天!

    眼见雷宗康危急,不用招呼,黑牡丹、段虎和吴三两已经纵身飞出解救。

    黄恩平率先冲出,四人居然不管后面的方少群,瞬间联动,起冲向了山岗上的牛有道。

    他们知道轻重,不想因为黑牡丹等人的纠缠让牛有道趁机跑了,黑牡丹等人脱离,牛有道这边落了单,也正是他们下手的好机会,只要拿下牛有道,便是大功件!

    “边凉快去!”牛有道偏头喝了声。

    圆方正胆怯,闻言脑袋缩,赶紧溜了。

    两只飞旋的月轮嗖嗖爆射而来。

    杵剑身前的牛有道不躲不避,胳膊挥,锵声剑鸣,寒光出鞘,顺手就是阵眼花缭乱光影,丁零当啷的轰鸣声中,瞬间将两只月轮挑飞。

    剑鞘插进了泥地里,留在了山岗上,人随剑光而出。

    腾空而出的牛有道挑剑直奔率先冲来的黄恩平。

    黄恩平挥舞手中另只月轮抵挡。

    当!金铁交鸣声回荡。

    黄恩平大吃惊,月轮撞上对方的剑锋后,自己发出的力道似乎对对方没什么影响,道寒光顺势闪来,差点吓得他魂飞魄散。

    牛有道手腕抖,剑锋已在黄恩平脖子上抹出道飞溅的血花,黄恩平的头颅当空飞了出去,牛有道几乎同时腾空脚正中黄恩平腹部,直接将黄恩平踹飞了出去。

    见势不对的崔远紧急抛射出手上另只月轮急救,却还是晚了。

    而牛有道带着血迹的剑光抖,斜刺出,挑飞射来的月轮,脚踹黄恩平借力,又直接凌空转向扑向了崔远。

    两条鞭影发出“呜啪”狂啸声卷来急救,狂抽向牛有道。

    牛有道凌空翻滚抖剑连挑,荡开袭来的钢鞭,然两条钢鞭灵活如蛇,居然能凌空转弯再次卷来,如毒蛇般,逼的牛有道快剑连连抵挡。

    崔远面露狰狞,趁着牛有道无暇周全,迎着牛有道撞来的脑袋掌狂劈而去。

    纷乱中,牛有道手挥剑丁零当啷抵挡,手紧急拍出掌自救。

    咣!劲风四溢中,崔远双目猛然睁,找到了之前雷宗康的感觉,整个人震飞了出去,砸向地面。

    同样被震退的牛有道挥剑打下方抽来的长鞭,借着巨大的抽打之力,身轻如燕,整个人冲天而起,迅速脱离缭乱鞭影的纠缠。

    呜啪!列战兵和姚有量几乎同时挥鞭抽打向大地。

    地面轰声打出两个坑,列战兵和姚有量亦借着这击之力将自己再次送上了空中,挥鞭直追上方腾空而去的牛有道,抖出凌厉鞭影杀向上方。

    升空到顶,去势已竭的牛有道翻空倒栽而下,剑光宛若盛开的莲花光影,迎向下方连绵交织而来的鞭影。

    丁零当啷震鸣声中,鞭影和剑光同时停顿,牛有道手中剑将两条钢鞭缠在了起。

    列战兵和姚有量猛拽长鞭,似乎被缠死了,无法拽开,牛有道拧死了手中剑,两脚踩在了左右长鞭上。

    三人当空拉扯着起从天而降。

    到地面,列战兵和姚有量配合默契,迅速交错快绕,意图以钢鞭将牛有道给缚住。

    意图拔剑的牛有道发现宝剑被两人用力拉着的钢鞭给死死卡住了,偏头扫了眼列战兵,目露森冷,满脸凶悍杀机,迅速弃剑脱身,弹身扑向了列战兵。

    轰!两人瞬间对了掌。

    激战中没注意到崔远的情况,否则列战兵必不敢接这掌。

    姚有量立刻发现师兄那边不对,双方拉扯的力道失衡了,而牛有道已经返身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