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四零章 洗劫
    长鞭受制,如此近的距离之下,情急之下的姚有量也没多余的选择,除非逃跑,但抛弃同门逃跑的后果严重。

    仓促间,为给师兄争取抽离长鞭的机会,姚有量松开了长鞭,拼尽全部修为掌轰出,与凌空扑来的牛有道硬碰硬轰了掌。

    咣!姚有量瞪大着眼睛蹬蹬后退,似乎明白了什么。

    牛有道已经翻身而回,脚将宝剑踢出了长鞭的缠绕,顺手抄,拖着长剑草上飞,在草尖上急足飞点,划出道草浪,冲向了厮杀中的黑牡丹等人。

    黑牡丹等人联手居然不是方少群的对手,但几人不跟方少群硬拼,而是采取缠斗的方式死缠住他,希望能拖住他等牛有道来。

    几人不与方少群近战,草原上草屑乱飞,剑气纵横。

    接连受伤的雷宗康伤的不轻,已没了和方少群再战的资格,只能是远观不做累赘。

    黑牡丹三人成犄角围住方少群,狂劈出道道剑气攻击,方少群乱剑击溃袭来的剑气,同时道道剑气逼得三人自卫。然而也有点拿三人无可奈何,三人就是不靠近他,他冲向谁,谁就快速逃离后撤,另两人又追杀而来攻击他。

    三人不愧是在起多年的人,配合起来十分默契,进退协同章法不乱。

    僵局很快打破,方少群方寸大乱,甚至是有点惊慌失措。

    黑牡丹等人自然发现了原因,发现牛有道果然没让他们失望,才这么点工夫,就已经把其他人给解决了,已经提剑杀了过来!

    平常牛有道和和气气的,偶尔好像还会说出什么不喜欢打打杀杀的话,几人还是头次见牛有道露出这般脸凶悍的的杀机,如同悍匪般,杀气腾腾地拖剑冲来了!

    这么多人都不是牛有道的对手,方少群彻底慌了,转身就逃。

    黑牡丹尖叫声,“缠住他!”

    合击的三人立刻豁出去了,不再敌进我退、敌退我进,联手狂攻,逼得方少群无暇逃窜。

    溜烟冲来的牛有道直接冲入战阵,乱剑击溃方少群劈来的剑气,瞬间逼到了近前。

    方少群立刻抖剑全力还击。

    当!两剑相撞,方少群大惊,剑上力道如泥牛入海,竟被对方剑上股诡异力道给化解了。

    牛有道剑顺势穿刺而来,撩剑挑,又顺势直刺!

    只带血的手腕连剑飞走!

    剑光停顿,方少群右手断腕处鲜血喷涌,慌乱之下的左手死死抓住了刺向胸口的长剑,低头看向了刺穿自己心房的长剑,背后刺出的剑锋鲜血淋漓。

    方少群慢慢抬头,正欲看向牛有道。

    满脸狠戾的牛有道却飞脚正中他胸口,直接将其给踹飞了出去,拔剑在手冷目四顾,剑尖血滴,滴落草丛。

    黑牡丹等人怔怔看着,还没从刚才那剑中反应过来,剑就将方少群给击杀了?

    忽见牛有道挥剑指向山岗方向,几人回头看去。

    崔远摇摇晃晃站起了,踉跄逃窜。

    圆方不知从哪溜了出来,脸的虎猛精神,打这种站不稳的他不怕,提了戒刀冲去,要将其砍杀。

    结果被牛有道这么指,圆方讪讪停下了,又嘿嘿跑回了山岗上。

    列战兵和姚有量亦踉跄而行,那速度根本逃不了,纯粹是垂死挣扎。

    牛有道拖剑慢慢而行,沉声道:“收拾下,三派的人为何联手,找那几个活口把情况务必问清楚!”

    “是!”黑牡丹应下,挥了挥手,几人立刻照办。

    圆方跑了回来,双手奉上剑鞘,嘿嘿陪笑道:“道爷。”

    牛有道抖掉剑上血迹,挥剑挑,剑鞘从圆方手中翻空而起落下。

    长剑抬起刺入落下的剑鞘,顺手翻剑杵在了身前搭手,笔直屹立在草丛中,脸上的杀气渐渐偃息下来,脸色渐渐恢复了平和……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如碧浪。

    似乎嗅到了血腥味,空中十几只秃鹫盘旋。

    站在草丛中扶剑的牛有道目视远方。

    黑牡丹在旁将问来的情况详细禀报。

    牛有道:“三派坐堂的金丹期高手昨晚亥时就走了?”

    黑牡丹点头:“崔远是这么说的,跟姚有量的招供能对上。”

    牛有道:“列战兵没招吗?”

    黑牡丹:“死活不肯开口,会想办法翘开他的嘴,不过可能要点时间。”

    牛有道:“不跟他浪费时间,招了的留下,不肯招的…杀!”

    “是!”黑牡丹应下,又奉上只包裹:“道爷,这是从几人身上搜出的财物!”

    “你们自己处置。”牛有道淡淡声,对这些东西没兴趣。

    黑牡丹也没多说什么,提了包裹回头,走到了列战兵身边,拔剑而出,剑刺穿了其心房。

    对于这种事,干惯了黑吃黑的黑牡丹倒是点都不手软,只是不知牛有道还留两个活口是什么意思。

    牛有道走来,让人将崔远和姚有量拉扯了起来,手中剑连剑鞘起插入草地,双掌摁在了两人后背。

    “噗!”待两人吐出带血冰块,牛有道又出手封了两人穴道,抄剑在手道:“绑了!”

    段虎和吴有亮用捡来的软钢鞭把二人给绑了个严实。

    圆方遵牛有道的意思,将远处的六匹马给牵了过来。

    牛有道接了匹,翻身上马,指着不远处坐在地上怅然若失的雷宗康,“把两个活口带到山岗后面去看好,等我们回来!”

    此话出,黑牡丹三人愣,旋即面有喜色,察觉到了牛有道话中的另层意思。

    黑牡丹忙对雷宗康喝斥道:“还不按道爷的吩咐去办?”

    雷宗康神情复杂地站起,对着牛有道拱手,“是!”

    “走!”牛有道拍马驰骋而去。

    黑牡丹等人纷纷飞身上马,拨转马匹,快马追赶而去。

    追上牛有道,发现像是在原路返回,黑牡丹惊疑不定道:“道爷,咱们这是去哪?”

    牛有道冷冷道:“摘星城!”

    “啊!”几人大吃惊,段虎忙道:“道爷,再回摘星城岂不是要撞入虎口?”

    “他们昨晚亥时走的,时间上我们应该够用!”牛有道答非所问,目视前方,眼神有点冷,“又跑出个浮云宗和灵秀山,真当老子是泥捏的,来而不往非礼也,陪他们好好玩玩!”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视无言。

    行纵马跑出草原,又入戈壁,再到山下马场,天已暮色。

    马扔进了马场,行五人再次飞掠,遁入了茫茫山脉中。

    天黑黑,漫天繁星时,几人回到了灯火阑珊的摘星城内,黑牡丹三人的上方,月蝶振翅照明。

    “留仙宗商铺在哪?”牛有道问了句。

    几人似乎猜到了点他要干什么,有点心惊肉跳,不过还是领了他直往。

    抵达留仙宗商铺时,见门上挂着歇业的牌子,牛有道无视外面来往行人,走到门口伸手摁上,施法挑开了里面的门栓,直接推门而入。

    几人跟入,黑牡丹三人驱使月蝶在屋内绕了圈。

    牛有道把门关,出声道:“清理下,值钱的东西全部带走!”

    黑牡丹三人小汗把,发现这位还真是来洗劫商铺的啊!回头留仙宗非得抓狂不可,干了这事可真就上了贼船了!

    圆方歪嘴乐,两眼冒光,快步而去,唰!直接扯了块布幔当包裹,从货架上抓了灵草快速装包。

    黑牡丹等人只好照办,快速去捡值钱的东西。

    牛有道手上提着的鸟笼放在了柜台上,里面的三只寻香鸟在里面东看西看,牛有道本人则里外到处查看。

    阵工夫后,四人陆续收拾了只包裹提在手上,在前堂碰头了。

    牛有道手上提了只鸟笼子,里面塞着好几只传讯用的金翅,挥了下手,带着众人撤离。

    几人陆续背了包裹出门,外面人来人往的,他们公然洗劫个门派的商铺,那叫个个心惊肉跳。

    几人再看看牛有道,好像干惯了这种事似的,习以为常般,像个没事人样,关了门不说,还将门口歇业的牌子给扶了扶,才领着几人堂而皇之离开了。

    几人接着又陆续光临了浮云宗和灵秀山的商铺。

    在灵秀山的商铺,把所有搜刮来的东西分门别类整理成了好几个大包裹后。

    牛有道挥手:“走,去各大商铺把东西卖了。”

    吴三两忙道:“道爷,卖给各大商铺,顶多只有半价啊!”

    牛有道:“眼光放长远,别盯着这点小钱不放!”

    段虎哭笑不得道:“道爷,这可不是小钱呐,其中的稀有灵草价值不菲啊!”

    “背着这么大包裹你不累?”牛有道扔下话走了,直接开门而出。

    几人直奔灵宗商铺卖灵草,那真是贱卖,人家只肯半价收购,可牛有道根本不在乎,贱卖就贱卖,股脑全部出手了,拿了金票走人。商铺的掌柜的和伙计目送,回头嘀嘀咕咕,不知这些人哪来这么多灵草。

    牛有道等人马不停蹄,几只鸟笼子扔给了万兽门的商铺,堆金翅给人家半价收购了。

    武器卖给器云宗连半价都没有,人家估价多少就卖多少,牛有道让圆方留了几把好匕首!

    几家商铺逛下来,东西全部出手后,统计了下得手金额,卖了百二十多万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