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四一章 以德报怨
    才百二十万!几乎把三个门派的商铺给搬空了,那么多东西,才百二十万!

    黑牡丹等人心疼的流血,数目越大说明亏的越多,糟蹋呀,太糟蹋了!

    想想几天前,他们为了十万金币是何等的不堪,转眼就这样挥霍,这转变大的有些离谱,自己都有点无法接受。

    圆方本来还挺高兴的,发大财了!

    但是被黑牡丹他们说,知道是半价贱卖后,也郁闷了,在南山寺坑蒙拐骗几年才攒了几百金币,转眼多少座大寺庙没了?

    明明狠捞了笔的,跟在牛有道后面的几个人却有些垂头丧气,之前洗劫时的提心吊胆都抛到了脑后,脑中尽是商铺收购掌柜乐得合不上嘴的幕。

    直到离开摘星城,全部跳进了河里,才个个清醒了过来。

    水中摸黑,找不准方向,顺流直下。

    待到再从水里钻上岸,入水前看了看星象辨明了方位的牛有道再次抬头看了看星象,找准去向后,摸出了粒雷宗康给的香饵,捏碎蜡丸扔在了地上。

    行再次呼呼掠行,没动用月蝶,借着月色而行。

    从百二十万中醒过了神来,看着前面领头飞掠的牛有道,黑牡丹等人心情无比感慨。

    辈子要死要活的,坑蒙拐骗的坏事没少干,多少次提着脑袋,可看看人家,同样是不干好事,只干次就抵他们不知道干多少次。

    尤其是黑牡丹,亲眼目睹了牛有道幅画价值十万金币,再见这不慌不忙洗劫三家商铺连眼都不眨下的情形,她几乎可以肯定,对他们来说两万金币的大活,对这位道爷来说,只怕不屑为之。

    几人突然发现,人家牛有道如今也是散修,人家对做散修为什么就毫无怨言?开宗立派脱离散修的身份重要吗?为个十万金币连脸都不要了去求人值得吗?

    圆方也纳闷了,现在才发现牛有道说他目光短浅、小家子气点都没错,弄点钱建寺庙很难吗?需要担心这个吗?

    这群人,经历了这次,小打小闹的东西是真的看不上了,不说什么眼界高了,心下变大了是真的!

    横切出山脉,再次来到马场,取了存放的坐骑,五人纵马冲向戈壁深处。

    出了戈壁再入草原,阵疾驰,回到了那座山岗。

    山岗前勒马而停,牛有道警惕地看了看四周,道:“去两个人看看。”

    段虎和吴三两从马背飞身而出,落在山岗上,飞入山中。

    不会儿,段虎飞身回来,落在马前道:“道爷,人都在,没什么问题。”

    牛有道这才飞身而起,群人再次飞临山背,只见吴三两和雷宗康并肩而立,被绑的崔远和姚有量坐在地上。

    几只月蝶将下方照的光亮,牛有道抬了抬下巴,吴三两将地上二人扯了起来。

    牛有道面对神色沮丧的二人,平静道:“刚才我们回了趟摘星城,幸得你二人的情报,我们才知三派的商铺没人,所以我们把三家商铺给搬空了。”

    “……”崔远和姚有量目瞪口呆,这帮家伙还敢回摘星城,还把…两人有点不敢想象师门发现后的后果。

    雷宗康也愣住了,看向了黑牡丹,后者微微点头,他方相信了,这厮居然把三派在摘星城的商铺给洗劫了。

    洗劫摘星城的商铺,这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还次三家?想想有点疯狂,看样子自己这群兄弟也参与了。

    崔远咬牙道:“你到底想怎样?”

    牛有道:“你们放心,我这人不喜欢打打杀杀,更何况你们帮我们发了笔横财,所以我不会为难你们。”挥手示意了下,“把他们放了。”

    几人面面相觑,段虎愕然:“道爷,放了他们?”

    “我说话算话,放!”牛有道很肯定。

    段虎与吴三两相视眼,只好解开了两人身上捆绑的软鞭。

    牛有道又指了指,“禁制也给他们解了。”

    段虎与吴三两再次相视眼,照牛有道的话做了。

    两名俘虏重伤未愈,这边倒也不担心两人能翻什么浪。只是大家都有点想不明白,何必留隐忧,直接解决掉多省事,你号称不喜欢打打杀杀,我们来干好了,乐意效劳!

    然牛有道在几人中的威信已经逐步建立,他既然这样说了,大家也就不好再说什么,照了他的意思执行。

    别说他们,就连崔远和姚有量也难以置信,之前二人可是要取牛有道的性命啊,牛有道居然能放了他们?

    二人活动着有些麻痹的筋骨,皆有些惊疑不定。

    姚有量:“牛有道,我们落到这步田地也没什么好说的,要杀要剐给个痛快话,犯不着猫戏耗子!”

    牛有道杵剑道:“江湖走马,风也好,雨也罢,走的是路,交的是朋友!我还是那句话,我不喜欢打打杀杀,喜欢交朋友,喜欢和和气气,若不是被逼无奈,我也不会动手。总之,不管你们信不信,你们放心,洗劫三派商铺的事我们不会往外透露个字,也不会泄露是你们告知的消息,因为我们没必要给自己多惹麻烦,所以二位大可放心回自己的门派。”

    见两人似乎还不信,又笑道:“二位回去后若是怕不好交差,可以这样说,就说我让二位带句话,希望三派高抬贵手,放我马!你们自己斟酌下怎么圆场,怎么说我都无所谓!不过二位出师不利兴许会受些责难,这个我就帮不了你们了,你们自己想办法吧。”

    说罢侧身让路,伸手相请,“好走,不送!”

    二人将信将疑,小心翼翼地从几人间走出。

    走出没多远,牛有道忽又出声,唬了二人跳,以为反悔了,“二位,外面的马就不要碰了,我们要用,你们还是步行回去吧。另外,雷宗康反水的事最好也别提,我在商铺那边做了点手脚,你们别弄巧成拙自己害了自己。二位,路顺风,恕不远送!”

    崔远、姚有量松了口气,加快脚步,最后飞掠上了山岗,落在草原上后,果然没动那些马匹,仓惶快逃,怕牛有道会后悔,需知之前可是动手要人家的命呐!

    山岗后面,黑牡丹仍有些难以置信,“道爷,真就这样把他们放了?”

    “冤家宜解不宜结!”牛有道云淡风轻地给了句。

    黑牡丹苦笑道:“道爷大度,只是他们只怕未必会领这个情!”

    牛有道淡定道:“那就以德报怨好了!总之多交朋友不是坏事!”

    黑牡丹拍了拍额头,有点无法理解这想法,这算什么以德报怨?人家能把你当朋友才怪了!

    牛有道不跟她扯这个,回头示意道:“把之前骑来的马起带上,路上换骑赶路。还有三派的传讯物品,不要落下。”

    几人出了山林,来到了月色下的草原。

    牛有道又让圆方拿了地图过来,查看之后,指了个地方问道:“渡云山的情况你们谁清楚?”

    几人琢磨了下,段虎道:“渡云山离此不算太远,最多天的路程就能赶到。”

    吴三两:“渡云山内窝聚了不少的妖修,众妖以蛇妖云姬为首,渡云山算是云姬的地盘,云姬也是丹榜上挂名的高手。赵国曾聚集过些修士除妖,然渡云山地势复杂,终年被云雾缭绕,加之山中蛛密布般的洞穴,很难根除。反复被剿,闹个不得安宁,云姬也受不了,有传言说,赵国方面和云姬达成了什么秘密协议,大概是双方互不侵犯的意思,这才相安至今。”

    这不是牛有道想听的,这些他在《上清拾遗录》上看到过,问:“听说云姬已经不太过问世事,打理渡云山的是她的儿子云欢,有传言说云欢此人极为贪财,见利忘义,不知是不是真的?”

    黑牡丹道:“差不多这个意思,至于是不是极为贪财和见利忘义有待商榷,渡云山的情况摆在那,财路有限,谁当那个家都难,云欢的些行为不难理解。”

    牛有道微微颔首,环顾众人,“谁认识渡云山的人?”

    众人愣,黑牡丹左右看看,试着问道:“若说真正意义上的认识,我们应该都没有,不过渡云山离此不算太远,山中小妖见过面很正常,打过招呼的倒也有,不知这样算不算认识?”

    牛有道饶有兴趣道:“彼此认得出,说的出名字的有没有?”

    “有那么两个。”黑牡丹点了点头,又略带狐疑道:“道爷,你莫非想去渡云山?”

    牛有道:“莫非去不得?”地图给了圆方收起,摸出了粒蜡丸,捏开了扔在地上,翻身上马吆喝声,“走吧!”

    众人愕然,都瞅了瞅那地上的蜡丸,也都翻身上马跟上了。

    行在夜色中疾驰,黑牡丹追上牛有道,问:“道爷,你莫非想借渡云山的手对付三派的人?道爷,恕我直言,渡云山怕是不会干这事。”

    牛有道:“你想多了,走的是路,交的是朋友,途径人家宝地,去拜防拜访,多交几个朋友不是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