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四二章 货在哪里?
    看着前面的黑牡丹和牛有道嘀嘀咕咕,跟在最后面的雷宗康是沉默的。

    牛有道没说接受他,也没再赶他走,是被弟兄们拉着起跟上的。

    “老雷,不要想多了。”吴三两放慢了些速度,与之并行,安慰了声……

    月色下,崔远和姚有量掠出了草原,喘着粗气停下了,看了看身后,觉得应该不会再追来,开始在戈壁上慢慢步行。

    受了重伤,身上的灵丹都被收缴干净了,也实在是飞掠不动了,慢慢走着,慢慢恢复。

    感觉摆脱了危险,二人终于也有了心思考虑即将面对的事情。

    “他们不会真的把我们三家的商铺给洗劫了吧?”姚有量问了声。

    “从时间上看,不无可能,他好像也没必要跟我们瞎扯这个。”崔远叹了声。

    做梦也想不到牛有道胆子那么肥,还敢跑回去摘星城洗劫三家的商铺,早知如此的话,哪敢透露那些情况,现在真是黄泥巴掉进了裤裆,不是屎也是屎。

    姚有量:“怎么办?牛有道真的会保守秘密吗?这事要是暴露出来,你我就是师门叛徒啊!后果你我承担不起!”

    崔远:“你什么意思?想逃离?牛有道若真要泄露的话,你我就算逃了,师门又岂会放过我们?此后师门必然是对我们追杀到底,躲辈子吗?背叛师门的人,走到哪都遭人嫌呐!”

    姚有量:“那你怎么想?”

    崔远:“我觉得吧,牛有道若真要杀我们,犯不着绕这么大的圈子,有必要吗?”

    姚有量:“就这样放了我们,牛有道如此好心我怎么觉得怪怪的,真的照他说的隐瞒吗?”

    崔远:“你不想活了,可以不隐瞒。”

    姚有量嗓门立刻大了几分,“那这事咱们可得说清楚,要瞒起瞒,个不瞒,另个也兜不住!”

    两人在戈壁上路嘀嘀咕咕磋商着……

    摘星城,留仙宗的高肃聪,浮云宗的廖森,灵秀山的武前浩,三人路风尘仆仆,领着众弟子披星戴月急赶,终于赶回了摘星城。

    身边人少了些,他们也预防着牛有道声东击西,各留了两名弟子继续赶往山湖县,万牛有道真的去了山湖县怎么办?

    十几个时辰,直在路上来回奔波,这种被人牵着牛鼻子走的滋味不好受。

    可是没办法,不尽力的话,不好交差。

    行直奔留仙宗商铺,门口歇业的牌子被高肃聪把给摘了,推门而入,月蝶先飞进去绕了圈。

    柜台上鸟笼里的寻香鸟在叽叽喳喳乱蹦乱跳,廖森和武前浩到了柜台前盯着。

    高肃聪的注意力进门就放在了货架上,目光扫过空荡荡的货架,到处查看了下,发现商铺空了。

    其他人也发现了异常,廖森问:“是不是把东西收藏起来了,毕竟要出门。”

    高肃聪立刻把商铺内翻箱倒柜遍,没找到藏东西的地方,最后走到了兵器架前,摸了摸摆在原位的长枪和长刀,脸色有些凝重。

    廖森和武前浩相视眼,猜到了他的心思,若真是把东西藏起来了,这长刀、长枪的为何没收藏起来?

    殊不知,是牛有道觉得这些长家伙扛出去太那啥,不方便,所以没起卷走。

    武前浩提了提鸟笼子,“这寻香鸟是怎么回事?”

    高肃聪回头看,走了过来,皱着眉头,也有些搞不懂了,黄恩平他们已经路追去了,路上有香饵应该也被携带去的寻香鸟给捡了,眼前的寻香鸟怎么还有反应?

    这笼寻香鸟是为了稳妥起见,临时去万兽门那边购买的。

    按照万兽门的说法,寻香鸟从小驯养时,诱导的香饵就做了区别配制,出售时是匹配出售的,每批次的寻香鸟隔上几年寿限到了才会出现同样的香饵与寻香鸟匹配出售,不会因为其他人购买的香饵而误导。

    在这方面,万兽门应该不会砸自己的招牌才对。

    真心搞不懂了!高肃聪回头喝道:“立刻传讯问问他们是怎么回事。”

    “是!”身边弟子立刻照办。

    转身面对廖森和武前浩,高肃聪沉声道:“不管怎样,我们还是要跑趟。”

    廖森和武前浩点了点头,不继续是不行的,三派联手,若是让牛有道跑了,那这乐子就大了,以后怕是连在摘星城坐镇的资格都没有了,估计得回去看守山门。

    更何况,两派都有弟子追去了,不管也不合适。

    两人心里嘀咕,有点埋怨高肃聪,这事你们留仙宗去弄就好了,干嘛把我们给扯进来?这扯上好了,宋家的面子在那,你还没办法推辞!

    做出了决定,寻香鸟提上了,行离开了留仙宗商铺,廖森和武前浩要回自家商铺看看。

    至于留仙宗商铺这边,本要留人看守的,现在货基本上没了,还留守个屁!

    结果,行去了灵秀山商铺看,情况简直了,模样,也空了!

    再转到浮云宗的商铺去看,大家谁都别说谁,都样的,空了,高肃聪的心里终于舒服了点。

    在自家商铺转了几圈回来碰头的廖森自我安慰道:“应该是把货藏了起来吧?”

    高肃聪和武前浩起点头,“有可能!”

    按理说,谁那么大胆子敢在摘星城的商铺偷盗东西?摘星城内的商铺是受到摘星城保护的。

    可两人心里都没底,你商铺里摆着货物,居然没人看店,没这样做买卖的,摘星城还得派人帮每家店铺看店不成?回头你说丢了东西,摘星城就要帮你查案?无论是摘星城还是师门那边都说不通、都没这道理。

    事不宜迟,现在几家都有点急了,希望最好是自己门中弟子把货藏起来了,否则货丢了,牛有道又跑了,那才真是麻烦。若是抓到了牛有道,因抓牛有道而丢了东西,也情有可原,否则麻烦大了!

    东西都没了,这两家也没必要再派弟子留守了,集体出发,行火急火燎地离开了摘星城……

    而牛有道行早已在官道坦途上隆隆疾驰,只金翅划破夜空追来。

    段虎伸手抓了降落的金翅,从其脚筒里取出了密件,金翅塞进了携带的鸟笼里。

    密件摊开看了看,段虎加速冲到了前面,伸手将密件交给了牛有道,“道爷,留仙宗的传讯。”

    只月蝶飞到牛有道跟前,牛有道借光看了看密信内容,发现用的全部是密语,看不懂,问左右,“谁能看懂?”

    段虎道:“这应该是属于留仙宗的密语,应该只有留仙宗弟子才能流畅阅读,咱们可以明文回复!”

    “回复个屁!”牛有道当场将密信撕了个粉碎,随手扬,纷纷洒洒飘散,他才没兴趣跟追杀他的人书信来往,这里留着金翅的传讯诱导物只是为了确认情况而已,回头左右道:“三派赶往山湖县的人应该已经回到了摘星城,估计已在沿路追来。”

    黑牡丹心惊道:“道爷,那您还沿途留下香饵引路?”

    牛有道:“放心,他们追不上的,香饵我想放就放,看他们遇上岔路口怎么办。时差在这里,他们也没那么容易追上,大家不用担心。”

    摘星城外,寻香鸟放飞,群人紧追不舍。

    追出了山脉,追到了马场,行十余人配上了双骑,轮换骑乘赶路。

    披星戴月,茫茫戈壁隆隆驰骋,月蝶在前方探路,追寻着寻香鸟的去向,这去向也和黄恩平等人上报的去向吻合。

    “师叔!”

    行身后突然传来呐喊,高肃聪猛抬手,众骑紧急勒停,纷纷回头看去。

    只见后方侧的地坑里蹦出了两个人,正是崔远和姚有量。

    两人在路上走着,听到前方隆隆蹄声,隐见群人来,在身体这般状况下,怕遇上麻烦,立刻跑到旁的凹地,跳了进去躲藏。待行从不远处经过时,才发现是同门。

    两人快速掠来,到了众骑前行礼。

    月蝶在两人身前绕了圈,看两人那狼狈样,连武器都没了,身上还有血迹,明显受了伤。

    高肃聪喝道:“怎么回事?黄恩平他们呢?”

    崔远当即面露悲痛神色,“那牛有道身手不凡,我等联手,竟不是他的对手!我二人被打成重伤,有赖众师兄弟们拼命相护,才得以脱身回来报信。师兄他们…怕是…怕是已经罹难!”

    姚有量点了点头,竟在那哽咽起来,抹着泪。

    两人经过商量后,牛有道所谓的让他们回来传话,想想没敢用那办法,还不如让死者伟大点,自己脱身显得光明些,否则师兄弟们死光了,他们做了俘虏还回来传话,太难堪了,影响前途!

    武前浩跳下了马,抓了姚有量的手腕把脉,确认真的是受伤不轻后,沉声道:“商铺里的货是怎么回事?”

    此话出,姚有量和崔远心中咯噔下,牛有道那疯子还真把三家商铺给洗劫了啊!

    姚有量抹了把泪,诧异道:“师叔,货自然在商铺里啊!”

    武前浩瞬间怒了,把揪住他衣襟,“商铺里空空如也,货在哪里?”

    姚有量貌似惊恐道:“为了能及时拦截下牛有道,出发前来不及收拾,货都在原位没动啊!师兄说,没人敢在摘星城……”

    “混账!”武前浩脚将其踹翻在地,上去又狠狠踢了脚,将姚有量踢飞出丈远,差点气疯了,下面弟子死伤,人没抓到,货也丢了,准备回师门守大门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