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四三章 牛有盗
    大家心情都很沉重,猜也能猜到三家商铺的情况差不多,可高肃聪不死心,还抱了丝希望,也跳下了坐骑,恶狠狠盯着崔远:“我们商铺的货呢?”

    崔远噗通跪下了,“师叔,我们离开的时候货还在啊!”

    高肃聪拳头握起,最终又松开,抬手拍在了额头上,这事真的是头疼了!

    廖森坐在马背沉着张脸,动不动,他估计也不用再抱什么侥幸了,商铺里的情况样,那两家没遇好,浮云宗的不太可能有什么好事。

    他现在倒是看高肃聪有些牙痒痒,好好的把他们拉进来干嘛?

    三派虽然都沾了些宋家的光,然因为宋家管家刘禄的儿子在留仙宗修炼的原因,利益分配上是倾向于留仙宗的,和牛有道有仇的也是留仙宗,他们这回跟着倒霉,这理到哪说去?

    啪啪!来回走动的高肃聪用力拍了拍额头,又转身看向跪着的崔远,“谁敢在摘星城干这种事?是不是你们走的时候走漏了消息?好好想想,谁最有可能把货给偷了?”

    三家商铺的货可不止点点钱,随便算算估计也得几百万金币,能追回来自然是要追回来的。

    崔远连连摇头:“师叔,我们这边绝对没有走漏消息,我真的不知道谁偷了货。”

    高肃聪指了指落在名弟子肩头的寻香鸟,“香饵是怎么回事?你们不是追着香饵来的吗?为何路上还有香饵的踪迹引诱寻香鸟?”

    “这…”崔远愣住,心里狂骂,牛有道那疯子搞什么鬼,东西偷了也就偷了,还留下线索是几个意思?愣愣道:“师叔,这怎么可能?弟子等人路追到这边来和牛有道厮杀拼命,真的不知道城里发生的事啊!”

    端坐马背的廖森道:“如此说来,路留下香饵的人很有可能跟盗窃商铺的人有关。”

    高肃聪皱眉,这倒是有可能,又问崔远:“香饵不是给了那个雷宗康吗?他不是跟着牛有道吗?”

    崔远:“香饵是弟子亲手交给了雷宗康,绝不会有误,他也的确是跟着牛有道,可弟子真的不知道师叔说的路上还有香饵是怎么回事啊!弟子真的不知道啊!”

    廖森跳下了马,走到高肃聪跟前:“难道是牛有道又返回了摘星城,那个雷宗康再次留下了线索?可也不对呀,他们怎么知道商铺里没人的?难道城里有同伙在关注我们几家的商铺?这也不合情理,若早知情,又岂会被咱们的人给跟上?总不能开始就想洗劫几家的商铺吧?这不可能呐,我们两家商铺开始根本没掺和这事。”

    这事从开始就透着不合理,处处迷绕,各种可能都有,几人谁也不能确定到底是怎么回事,快被绕晕了。

    武前浩绷着脸在旁来来回回,道:“他们厮杀的时间和商铺被盗的时间,还有究竟是谁留下的香饵线索,搞清这两件事,事情大概就有眉目了。”

    廖森:“搞清?现在究竟是追查货物重要,还是追杀牛有道重要?”

    高肃聪:“两件事情都重要,说不定货就是牛有道偷的,两件事情同时进行。武兄,你带着人去现场核实,我和廖兄带人继续追香饵,金翅传讯保持联系,不知二位觉得如何?”

    两人点了点头,群人再次上马,隆隆疾驰而去。

    这走着走着,行渐渐渐渐发现不对,准备分两路的人马直分不开,寻香鸟所去方向,正是姚有量和崔远所指方向,路线高度吻合。

    跑出戈壁,来到草原,抵达了山岗下,要飞往另个方向的寻香鸟暂时被召唤了回来。

    群人在厮杀现场查看,果然发现了打斗的痕迹,身为同门中人,眼就能看出些痕迹是不是本门弟子的手法。

    姚有量和崔远不能确认其他人的死活,现场又找不到尸体,就算有尸体,在这种地方,怕是早被野兽和秃鹫瓜分了。

    姚有量和崔远心知自己也被列为了怀疑对象,否则不至于还要现场勘查核实他们的话。

    确认本门弟子的确在这里发生过厮杀和打斗后,廖森问二人:“打斗发生在什么时候?”

    两人琢磨了下,陆续给出答案,“离现在差不多有五个时辰左右。”

    高、廖、武三人相视眼,这么长的时间足够牛有道往摘星城走个来回,两个来回都没问题。

    高肃聪沉声道:“五个时辰,你们才走那么点路?按理,应该早到了摘星城吧?”

    崔远慌忙道:“弟子二人之前逃亡,哪敢走原路,从别的方向绕了圈,这才耽误了时间。”手指了个方向,做了个绕了圈的手势。

    高肃聪:“牛有道有足够的时间作案,若是他做的,他怎么知道商铺里没人?在这里打了场,又折返摘星城偷东西,好大的狗胆,不是知道了什么才怪了,是不是你们泄露了消息?”

    崔远带了哭腔,“师叔是怀疑弟子背叛师门泄露了消息吗?如果真是弟子泄露了消息,弟子可是对牛有道下了杀手啊,牛有道怎么可能放我们离去?”

    姚有量也对目带狐疑的武前浩连连点头,“是啊是啊,师叔,我们是侥幸逃脱的,真没走漏什么消息。”

    说出这番话后,两人心中皆有哀鸣,事情真相不被揭穿还罢,旦被揭穿,两人死定了!

    不过此话出,倒是打消了众人的疑云,想想也是,杀自己的人落在了自己手里,哪有轻易放过的道理,连燕国使臣都敢杀的疯子,绝不会忌惮这个!

    众人再看向二人的眼神都缓和了不少,出来为师门拼杀场,还差点丢了性命,结果还被人怀疑,心情可想而知。

    武前浩拍了拍姚有量的肩膀,“有量,别忘心里去,这事你也知道,已经闹大了!我肯定是要问个清楚明白的。”

    姚有量点头,委屈道:“弟子明白,也能理解。”

    高、廖、武三人又走到了旁碰头,这查,厮杀的地方发生在这,香饵的诱导路线也到了这,完全吻合,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加上牛有道有足够的作案时间,想不确认是牛有道做的都难。

    那么问题来了,排除了崔、姚二人泄密,那就是其他弟子泄密了,崔、姚逃离后,其他弟子中完全可能有人落在了牛有道的手上,进而说出了些不该说的事情。

    三家究竟是谁家弟子泄的密?现在三家联手,不是推责任的时候,容易伤和气,暂时也没办法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鬼知道是谁泄的密。

    三人相视眼,这事暂时摁下了。

    “此獠实在是猖狂!”廖森咬牙切齿声,其他两派至少都还有个活人。“我看此獠不要叫牛有道,以后叫牛有盗好了,盗贼的盗!”

    高肃聪沉声道:“很有可能是那个雷宗康还没暴露,依然在路留下线索,不宜再耽搁了,继续追吧!”

    武前浩:“也有可能是故意设下陷阱引诱我们去!”

    高肃聪两手摊,“武兄,那你说怎么办?要不咱们算了,就此打住?”

    武前浩翻了个白眼,这不是说废话吗?他倒是想打住,可是能打住吗?三派联手逮不住这么个人不说,还折损了弟子,连老巢都被人家给抄了,就此打住?难道堂堂金丹修士真要落得个被贬回看山守门的下场不成?

    廖森满脸苦涩道:“现在就算是刀山火海,咱们也得往里跳啊!继续追吧,只要抓住了牛有道,还有可能把咱们丢的东西给找回来,起码也能将功赎罪,若是抓不住,大家自求多福吧!”

    要是知道三家商铺的东西被牛有道给贱卖了,三人估计要气得吐血,想找灵宗那些门派以原来的低价把丢的东西给赎回是不可能的,三个门派加起来也没人家灵宗的实力雄厚!

    “这些坐骑要保持脚力换乘,你们两个慢慢走回去吧!”

    姚有量和崔远重伤未愈,带上也没什么用,被原地扔下了。

    两人目送群人隆隆疾驰远去后,相视眼,“唉!”皆重重松了口气,终于糊弄过去了。

    只是再看看四周,两人相当无语,闹了半天又回来了,前面那程路白走了,又得回头再走遍。

    星光灿烂,两人继续结伴月下行……

    天已亮,旭日初升,驿站,座较大的枢纽性驿站。

    风尘仆仆而来的牛有道等人直接纵马闯入了驿站内,陆续跳下了马,十二匹马只只喘着粗气。

    行在驿站要了点热乎的东西吃喝,通常驿站也会兼带做来往客人这方面的生意。

    其他人吃用,黑牡丹在牛有道的示意下去找了驿长,找驿长换马。

    路上虽然是换骑,可马匹的体力终究有限,折腾了夜,真的吃不消了,可行又不想停,只能是换马。

    途中也有些小驿站,但是小驿站不会养这么多马匹,这种大的驿站还是没问题的,马圈里吃饱喝足养足了精神的马匹摆在那的。

    不过驿站的马哪能跟外人置换,这都是官方物资,你就算买,人家也不肯呐。然而黑牡丹百枚金币推到了驿长面前,什么都搞定了,只是置换下嘛,驿站又不会少匹马,而且看人家的马都是好马,只是疲倦了,养养就能恢复。

    “这是朝廷的密差,有公事要办,你去帮他们把马匹换好!”驿长找了个驿卒过来,随便个理由就让驿卒带了黑牡丹去换马。

    做了短暂停留的行,换了马,再次冲出驿站,隆隆疾驰而去。

    名拿着扫把在栅栏外扫地的驿卒低下了头,待到牛有道等人旁过去后,又回头看了眼,之后提了扫把快步走回了客栈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