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四四章 渡云山
    扫把门口随手放,快步入屋上楼,进了自己的房间。

    门关,走到榻旁,掀开褥子,拿出了张折纸,迅速摊开了,赫然是牛有道的画像,和崔远他们在摘星城商铺看过的画像模样,本就是个模子印出来的。

    而这名驿卒正是燕国谍报司的员,奉上面临时安插在了这里,直在等候目标出现,没想到真发现了。

    这种情况是牛有道没有预料到的,牛有道只知道崔远他们手上有他的画像,不知道宋九明能插手到整个赵国,不知道宋九明能在整个天下撒,若知道的话,他哪敢公然抛头露面。别说崔远,整个留仙宗也不知道宋九明布置了这手,只知发动了些修行门派。

    事实上宋九明也不可能告诉他们,动用了燕国安插在别国的谍报司人员,哪能到处乱说,必须对外严格保密。

    而宋九明之所以敢动这张,是因为他很清楚,宋隆不但是他儿子,还是燕国使臣,杀了燕使,燕国不可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谍报司肯定会配合行动。

    端着画像辨认后,再次将画像折好塞进了褥子下,又迅速到桌旁写了封密报。

    随后踩在桌上顶开了上面的块楼板,从阁楼上拖了只鸟笼出来,抓出了笼子里的金翅。

    密报装填,推开了窗户,观察着外面的动静,待到外面无人注意时,手上金翅扔了出去,目送金翅振翅掠向了远方……

    赤州府城,百花楼,莺歌燕舞。

    城中富商全少康,款待宾朋,美酒佳肴在前,美人在怀,左拥右抱,与朋推杯换盏不亦乐乎。

    正搂着美人劝酒之际,管家全桥走进了雅间内,来到全少康边上笑道:“老爷,京城那边的人来了。”手在心口部位摁了下。

    全少康斜了眼,推开了怀中美人,站起身对在座的宾朋拱手赔罪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家里来了客人,先失陪下。”

    在坐的个胖老儿乐呵呵道:“我没听错的话,是京城来的贵客吧,不妨叫来大家起认识认识如何?”

    “好!在理!”其他人立刻跟着起哄。

    “不妥,不妥!”全少康笑着摇了摇头,旋即豪迈挥手道:“大家尽管吃好、喝好、玩好,全部记我帐上!”说罢在片嘘声中拱手告辞。

    与管家出了百花楼,直接钻入了门口等候的马车内。

    管家声招呼,马车快速离去,而端坐在马车内的全少康脸上的酒色财气已经扫而空,目光深沉。

    匆匆回到全府,主仆二人直奔内院书房。

    管家全桥从书架的本书页中抽出封密信递给了站在书案前的全少康。

    全少康抖开在手,看过后,递还给了全桥,走到了墙上挂的赤州全图前查看。

    全桥点火将密信化为了灰烬。

    全少康手指在地图路线上比划,“按这去向,应该是渡云山带的去向,从驿站发来的时间看,目标今天下午应该就能到渡云山。渡云山那边可行的路不多,过了渡云山就说不清楚了,可去的路向太多了,也不知目标究竟要去哪。老桥,立刻传讯那带的人手在可能去的路线设置观察暗哨,务必掌握目标行踪。”

    他看似是赵国赤州的富商,实际上是燕国安插在赤州的谍报司首脑,富商只是用来掩饰便于行事的身份而已。

    “是!”管家应下。

    全少康手指点在了渡云山,“即刻让那边就近联系渡云山盘踞的妖孽,出重金请他们出手,务必将目标给解决掉!记住,务必小心,不能因为这事暴露咱们这边。”

    “好!我立刻安排!”

    渡云山,远看便知是山势险峻之地,其间云雾缭绕不散。

    牛有道行抵达了山脉附近,没有再沿官道前行,纵马拐入了旁的丘林深处藏身。

    行跳下马来,牛有道对众人道:“路奔波未停,大家就在这休整下吧。”

    回头又对黑牡丹道:“待会儿你陪我去趟就行,不用都跑去,免得万有事被人家给打尽。”

    你也知道万有事?还当你点都不担心呢!黑牡丹很无奈,好好的去招惹渡云山的妖孽干嘛,可她也只能是点了点头答应了。

    “要去见客,这风尘仆仆的样子不像话,洗洗吧。”牛有道扔下话去了附近的溪流旁,蹲下梳洗。

    黑牡丹也跟了过去,跳过了溪流,蹲在了牛有道的对面,边洗边提醒道:“道爷,渡云山里面我也没去过,里面的情况我点都不清楚。”

    牛有道:“没去过正好去见识下,你不是有认识的人嘛。”

    黑牡丹:“点都不熟悉,何况还是小妖,估计在渡云山也说不上什么话,何况渡云山这么大范围,我也不知道认识的小妖是哪个山头的,还不知时半会儿能不能见上。”

    牛有道:“没事,进去了再见机行事。”

    黑牡丹无语,这可是往群妖的老巢里钻,有事跑都跑不掉。

    两人洗漱完毕,回到了林子里,牛有道对圆方道:“拿二十万金票给我。”

    他身上基本没什么带钱的习惯,尤其是身边有自己人的时候,身上更是连点散碎零钱都不带。换句话说,他买东西的时候,通常也没有付钱的习惯,都是拿了就走,身边人会帮他付账。

    二十万?圆方略显警惕,他早就看出来了,这位道爷是个不把钱当钱花的人,下二十万?他肉疼,狐疑道:“干嘛?”

    牛有道慢慢偏头看去,奇了怪了,我干嘛还要跟你通报不成?

    圆方嘴角抽了下,不情不愿地摸出了沓金票。

    牛有道原来给的,黑牡丹放弃的那五万金票,后来在摘星城弄来的百二十来万金票,笼统百三十多万金票,全部在他的身上。路揣着这么多钱,圆方心情那叫个酸爽,发现自己太有钱了,琢磨着全部兑换成金币的话,想想都受不了…

    他点了二十张出来,交给了牛有道。

    牛有道看他手上那厚厚沓金票,想起了什么似的,挥手示意了下,“给大家人发五万,都留点在身上备用。”

    边上几人闻声看来,皆心跳了下,人五万?

    圆方两眼瞪,牛有道挑眉,圆方立刻没了脾气,左右看了看,重点看了看雷宗康,回头问道:“人五万,全都给吗?”

    牛有道知道他什么意思,淡然道:“人人有份。”

    圆方哦了声,又点了二十张出来,直接给了黑牡丹,“你拿去分吧。”

    说完,剩下的沓立刻全部收拾了起来,怕牛有道又要往外支出,转眼没了四十万金币,他肉疼心也疼,心里暗骂,有钱也不能这样花吧?

    黑牡丹算是了解了点牛有道的作风,给了你,你就拿着!

    “那我代大家先谢过道爷!”黑牡丹乐呵呵声,朝牛有道拱了拱手,回头发金票去了。

    发到人手上,便有人道:“谢道爷!”

    连谢两声后,到雷宗康那哑火了,雷宗康不肯伸手,有点不好意思拿这钱。

    “给你就拿着,别矫情。”黑牡丹直接塞进了他衣服领子里。

    雷宗康有点尴尬地朝牛有道拱手道:“谢道爷!”

    牛有道没听见似的,没理他,让雷宗康继续尴尬去,走到旁,从马背的包裹里掏出了纸张,用炭笔写了点东西,折好了,招了圆方过来,交给了圆方,低声交代道:“天黑前,我若是没回来,你立刻返回摘星城,找到万洞天府的商铺,就说我奉海如月的令来渡云山办差遇上了麻烦,让他们来捞人。他们若是不来,你就让他们把这封信传给海如月,海如月会想办法。”

    圆方惊讶道:“道爷,有危险咱就别去了,群妖怪有什么好结交的。”这话说的他自己不是妖怪似的。

    牛有道:“没什么危险,这不是以防万么,你照我的话去办就是,路上自己机灵点。”

    “好!”圆方点了点头,忽又想起什么似的,抬手挠了挠后脑勺问道:“道爷,在邀月客栈,有人勾搭留仙宗那边,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难道是邀月客栈告诉你的?”这是他心中的疑惑,路上想问,身边有人,直没机会问。

    牛有道淡然道:“如果是猴子在的话,他也知道。”

    圆方讶异:“为什么?”

    牛有道:“你的心,你的眼,因为你的心眼都盯在了钱上,看不到事!我若再不机警点,你还有机会在这里数钱吗?老熊,不是我说你,你和猴子比起来,真的是差远了,怪不得当初能落宋衍青那种蠢货的手上!”

    说罢转身而去,虽然情况不是那么个情况,可有些时候就得敲打下。

    “……”圆方张着嘴,欲言又止,最后略显沮丧地低了低头,心里嘀咕,是这样吗?猴子也能发现吗?自己咋点端倪都没看出来?难道自己跟猴子的差距真的有这么大?

    “你们小心点,天黑前我们若是没回来,你们跟金威走,我已经做了安排。”走回几人间的牛有道对众人吩咐了声,又朝黑牡丹打了个手势,“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