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四五章 这人有病吧?
    目送两人离去后,雷宗康抬手从衣领子里掏出了黑牡丹刚塞进来的金票,慢慢理顺在手中,沉默且黯然。

    段虎和吴三两目光落在他身上,理解他的心情,都走了过去,都亮了亮手中的金票,意思大家都样。

    看到这么多钱,三人都有些感慨,早前为个十万金币受尽屈辱,现在再加黑牡丹手上的,两个十万在手,开宗立派的本完全够了,可才几天的工夫,谁还会去想开宗立派的事?

    个个对开宗立派的事都没了兴趣,以前是那么的渴望,现在发现以前的想法挺没劲的!

    开宗立派为了什么?不也就是为了这些么。

    再说了,现在就算他们想开宗立派也不敢了,摘星城的人又不是瞎子,他们在摘星城扛着大包小包的,三派只要花点时间、用点心查查,就能知道他们干了什么好事,能放过他们才怪了,你今天开宗立派,明天就有可能被灭门,真是上了贼船了!

    两条人影从山林中闪出,越过官道,飞掠上了对面的山峰,眼前是迷雾缭绕的险峻之地,没办法骑马,只能是步行,关键是对这渡云山内部的情况点都不了解。

    两人先后飞掠而出,滑翔在这崇山峻岭间。

    还没飞出多远,前方云雾中呼啸而来两个黑点,两支石笋朝两人爆射而来。

    两人先后侧身翻,避开了石笋,双双飘落在了下方的山丘上。

    “什么人竟敢擅闯渡云山!”云雾中传来声厉喝。

    两人睁开法眼看去,只见搅动的云雾中掺杂着灰色的妖气翻滚。

    两条人影从云雾中射出,落在二人对面,持长枪而立,个手背还有厚厚黑毛,个脸上还有鳞甲,看就知是修为不够,还未彻底化形成功的小妖。

    二妖虎视眈眈,持长枪警惕着两人,鳞甲妖喝斥:“想活命就立刻退出渡云山!”

    两人也不会因为眼前是两只小妖就敢在渡云山乱来,黑牡丹拱手道:“在下黑牡丹,与渡云山胡小啸是朋友,前来拜访,还望转告声。”

    二妖相视眼,皆微微摇头,鳞甲妖随后手挥,“没听说过什么胡小啸,立刻退出,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黑牡丹有些尴尬,忙对牛有道低声解释道:“胡小啸的确是渡云山的人,也许是渡云山人太多,他们没有听说过…”

    牛有道抬手打住,示意不用解释,能理解,若真是什么在渡云山有名有号的人物,二妖不至于说出‘没听说过’的话来得罪那个胡小啸,遂对二妖笑道:“区区小妖,二位没听说过很正常,云欢总听说过吧?”

    二妖怔了下,渡云山的妖修岂能没听说过云欢,渡云山的主人是云姬,人称山主,云姬的儿子则是如今渡云山当家的,下面人若不知道当家的是谁那才是怪事。

    黑毛妖狐疑道:“你们是什么人?”

    牛有道:“四方游历的散修,不说也罢,久仰云当家的大名,路过贵宝地特来拜访,这是呈给云当家的小小见面礼,还望代为转交,帮忙通报声!”袖子里直接掏出了十张金票,递给了旁的黑牡丹,示意给人家。

    黑牡丹无语,发现这位还真是大方,走到哪都大方,接了金票上前,在二妖的戒备下转交了。

    二妖接了金票到手,点查,十万金币!不禁面面相觑,还真没次性见过这么多钱!

    黑毛妖张张检查了下,又递给鳞甲妖,“你看看是不是真的?”

    牛有道嘴角勾起抹笑意,也不知在笑什么。

    鳞甲妖又张张检查了,偏头在黑毛妖耳边低声道:“应该不会有假。”

    黑毛妖立刻将金票收拢在手,语气温和了不少,秉枪抱拳道:“敢问二位尊姓大名?”

    “轩辕道!”

    “黑牡丹!”

    “记下了,二位稍等,容我先去通报声!”黑毛妖客气声,说罢迅速飞掠而去。

    鳞甲妖虽然还在监视着二人,但态度明显多了些许恭敬,至少不再横眉竖眼。

    出手就是巨资当见面礼的人,哪会把他这小妖放在眼里,来客估计不是般人,他这点眼色还是有的。

    这态度间的变化,令黑牡丹暗暗唏嘘,发现这位道爷有点简单粗暴啊,跟俩小妖懒的废话,见面就直接拿钱砸人,不过实在是简单有效,直接将态度蛮横的小妖给镇住了!

    牛有道倒是无所谓,杵剑身前,好整以暇地东看看、西看看,貌似在欣赏这云雾缭绕的风景。

    黑牡丹忍不住看了眼他手上杵的剑,也发现了牛有道这毛病,剑在这位道爷的手上,貌似跟拐杖差不多。

    等了有那么阵,个清瘦汉子从云雾中闪来,黑毛妖随后跟来。

    “在下侯擎天。”清瘦汉子来就拱手自报了名号,“不知二位是何方贵客?”

    牛有道:“云游四方的散修罢了。”

    “散修?”侯擎天乐呵呵声,散修出手就是十万金票,这不是扯么?既然对方不肯说实话,他也就不多问了,“二位要见我们当家的?”

    牛有道颔首:“正是。”

    侯擎天:“所为何来?”

    牛有道:“慕名来访!”

    侯擎天不置可否地“哦”了声,也不知信还是不信,不过却拱了拱手道:“有劳二位贵客久候,请跟在下走!”

    二人随后跟了他飞掠而去,路在云雾缭绕的崇山峻岭间起落。

    不过黑牡丹却注意到了,牛有道有在途中不动神色地抛置雷宗康给的香饵。

    座笼罩在迷雾中的黑峻峻山峰,半山腰有开凿的平台,二人跟着落身在这平台上。

    山壁上有间洞窟,洞口气派,雕琢如宫门。

    三人落地,两边立刻有数人出现,呈半月状将三人给围住了。

    黑牡丹心弦紧,牛有道冷目扫视。

    侯擎天转身笑道:“二位勿怪,往常有不知死活的人跑来捣乱,所以山中也有山中的规矩,怕是要先委屈下二位,暂时要限制下二位的法力!”

    黑牡丹看向牛有道,只见牛有道平静点头:“好说!”手中剑主动抛了出去。

    侯擎天把接住,转而又接了跟着做的黑牡丹抛来的剑,挥手示意了下,立刻有人上前在二人身上下了禁制。

    侯擎天将两把剑交给了身旁人,又伸手相请道:“二位里面请!”

    三人进了洞窟,洞窟通道内漆黑,侯擎天放出了月蝶照明。

    抵达里面层层而上的台阶,登上尽头看,已置身在座宫殿内。

    面积不小,却有阵阵腥气扑鼻,来自洞府内的条条盘踞吐信巨蟒,人到,条条巨蟒陆续回头看来。

    洞府石壁上攀附着只只月蝶,将内中情形照亮,却反而让洞府内越显阴森恐怖。

    侯擎天请了二人稍等,快步去了后殿。

    没多久,侯擎天又快步而出,站在了殿内宝座下的台阶侧。

    不会儿,后殿传来阵唰唰摩擦声,条油光发亮眼冒绿光的黑蛇游走了出来,水桶般粗,长达三丈有余,直接朝宝座台阶游走而去。

    黑蛇攀上台阶,头部开始蠕动变化,化作了人头,头扭了扭,头部以下迅速跟随变化,路变化下去,转眼化作了个黑衣壮汉,腰部束有黑皮护腰,手腕有黑皮护腕,虎背熊腰,迈步步步登上了台阶。

    蛇妖化形!牛有道暗暗啧啧声,今天又开了眼界!

    壮汉转身坐在了石头座位上,颇有几分气势,居高临下地盯着下面。

    侯擎天介绍了声,“二位,这便是我们渡云山当家的。”

    牛有道和黑牡丹起拱手:“见过云当家。”

    云欢脸上微微泛起些许笑意,“不知二位见云某有何指教?”

    牛有道:“指教不敢,在下云游四方,四处结交朋友,途径贵宝地,久仰当家的大名,特来拜访结交!”

    云欢似笑非笑,带着几分阴森意味,问道:“就这么简单?”

    手上捏出了十张金票抬了抬,显然是牛有道之前呈交的。

    看对方这露面就高高在上的样子,牛有道就知道对方没有跟自己慢慢客套的意思,当即颔首:“就这么简单!今日见当家的风采,方知名不虚传,在下心生仰慕,喜不自禁,欲高攀,想和当家的结为异姓兄弟,不知当家的肯否?”又抱了抱拳。

    “……”侯擎天愕然无语,心想,这人有病吧,你谁呀,算老几啊,来话都没说几句,连你什么底细都不知道,就想和我们当家的结拜成兄弟?亏你说的出口!

    “……”黑牡丹慢慢回头看向牛有道,目瞪口呆。

    “……”坐在上面的云欢亦有些发怔,这情况还真是头遭遇见,盯着牛有道的目光闪烁不定,貌似在琢磨这是什么意思?

    而牛有道抱着的手放,又从袖子里摸出了十张金票,双手奉上,“途径此地,也没来得及准备什么礼物,但今日见,心中实在是仰慕云当家风采,奈何又实在是身无长物,思来想去,身上仅剩这点身外之物表达心意,还望云当家不要嫌弃。今日不提,待来日,待来日再来时,定当奉上厚礼补今日之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