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四六章 结拜
    殿内气氛有些古怪,别说其他人,连黑牡丹看牛有道的眼神都怪怪的。

    侯擎天则是看看牛有道又看看云欢,不知道云欢会不会收。

    云欢很是犹豫了下,心里嘀咕这人什么来路,究竟什么情况?

    见迟迟没反应,牛有道诧异:“当家的莫非嫌弃?”

    云欢朝侯擎天偏头示意了下,侯擎天当即朝牛有道走去,接了十张金票到手,转身搓开扫了眼,心中啧啧,又是十万金币!

    上来台阶,金票交到了云欢手中,极微弱的声音与之嘀咕了声,“又是十万!”

    金票到手,云欢边眉头忍不住跳了下,这可不是点小钱。

    待到侯擎天下去后,手上拢了二十万金票的云欢突然仰天“哈哈”大笑,大笑之余大步下了台阶,走到牛有道跟前,用力拍了拍牛有道的肩膀,“盛情难却!老弟是个直率人,好,我喜欢!”

    回头又朝侯擎天挥了挥手,喝了声,“我与轩辕老弟见如故,洞府外摆上香炉仪案祭天,让苍天见证我今日与轩辕老弟结拜为异姓兄弟!”

    “是!”侯擎天转身而去。

    牛有道拍了拍胸口,很开心的样子,副如愿以偿的样子。

    “老弟什么修为?”

    “筑基期。”

    云欢嘴角抽了下,他是金丹期,居然要跟筑基期结拜,发现对面这厮还真敢开口。

    “老弟看着年轻,却是仪表堂堂龙凤之姿……”

    “当家的才是英武不凡,有虎踞龙盘之气……”

    两人瞬间在那热聊了起来,恭维话互相往外砸个不停,果真是亲兄弟般,嘘寒问暖。

    旁的黑牡丹真正是看傻了眼,脑子里跟浆糊般,本以为牛有道吃错了药,结果发现云欢也吃错了药,居然,竟然,做梦也没想到见面才聊了两句,连什么人都不知道,堂堂渡云山当家的就能轻易答应与人结拜为异姓兄弟?

    她承认二十万金币是笔巨资,可是有这么大的威力吗?

    接触至今,牛有道是蠢人吗?不是!

    能在渡云山当家的人,是蠢人吗?肯定也不是!

    于是眼前幕开始让黑牡丹怀疑是不是自己脑子有病,或是自己见识得浅薄到什么程度。

    宾主见面甚欢,聊了阵后,云欢借口要准备下结拜事宜,牛有道立刻说初来乍到要去看看外面风光,云欢立马让人带了牛有道去外面逛。

    殿内只剩云欢人后,云欢又摸出了那二十张金票,仔细检查了下,连他都有点怀疑这金票会不会是假的。

    把事情给吩咐了下去的侯擎天来到,凑到了他跟前,疑惑道:“当家的,您真要跟他结拜?”

    云欢:“人家二十万都给了,摆个香案能花几个钱?”

    侯擎天:“这人明显没说实话,咱们点都不清楚他的底细,怕是别有所图,当家的还需三思啊!”

    云欢斜他眼,“我没瞎,这还需要你来提醒?送上门的钱干嘛不要?事情码归码,其他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不关咱们什么事?”

    侯擎天恍然大悟,明白了他的意思,钱照收,事不办,不沾任何是非,拱手赞道:“当家的英明!”

    洞外的牛有道和黑牡丹身上修为受制,想看渡云山风光也跑不到哪去,只能是在洞外简单逛逛。

    洞外的平台上倒是暂时热闹了起来,正在设置结拜用的仪案。

    趁了边上没人的空隙,把事情捋了下的黑牡丹靠近了牛有道身边,低声提醒道:“道爷,到现在都没解开咱们身上的禁制,云欢恐非真心与道爷结拜。”

    牛有道慢慢回头,看她那眼神像是在看白痴似的,貌似在问,难道你觉得我是真心结拜?

    黑牡丹读懂了他的眼神,有点自惭,觉得这种弱智问题就不该问。

    不过有事她不明白,又试着问道:“云欢怎会如此轻易答应结拜?”

    牛有道:“明摆着冲钱嘛。”

    黑牡丹观察了下四周,又疑惑道:“就为这二十万果断答应结拜?”

    二十万?牛有道嘴角略浮嘲讽意味,人家哪是冲什么二十万,人家是见他随便出手的见面礼就有二十万之巨,对他所谓的来日补上的厚礼抱了期待!

    不过这话他也没解释,让黑牡丹自己想去。

    见他不说,黑牡丹也就没再继续问了,不过还是提醒道:“这渡云山绝非良善之地,道爷这般露富,须小心对方见财起异心!”

    牛有道淡然道:“现在就算小心也晚了,人家真要有异心,咱们目前也跑不了。他不答应结拜,我们可能真的有麻烦,他既然答应了,你的担心可放下来,不会有事。”

    他自己手推出的局,自然清楚其中的风险所在。

    他已经说了身上仅有这点东西,对方要动他就得考虑点,万他身上真的就这点东西,动了他的话,将来的厚礼就要泡汤了。见面就砸出二十万金币当见面礼的人,将来的厚礼焉能不值得期待?而有这般手笔、有这种底气找上门的人,在不知底细的情况下,云欢也得掂量下能不能轻易招惹,会不会惹上麻烦。

    他既然敢上山找云欢,自然是有些把握才来的,他不会跑来纯撞运气,江湖老话,没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

    摆了堆东西的香案设好了,侯擎天过来请,拱了拱手,时不知该如何改口,遂从了黑牡丹这边的称呼,“道爷,结拜可以开始了。”

    “哈哈!”另头,云欢也哈哈大笑地走出了洞府。

    牛有道快步迎去,两人碰头,云欢伸手抓了他手,两人执手走向了摆在悬崖边的香案。

    断崖前云雾缭绕,两边有十几个妖修观礼,二人站定在香案前后,侯擎天将两炷点燃的香交到了二人手上。

    二人相视笑,陆续跪在了蒲团上。

    云欢秉香告天:“苍天在上,厚土在下,我云欢愿与轩辕道结为异姓兄弟,今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祷告词有点简单,总之不见同生共死、若违此誓会怎的怎的,估计是怕不太吉利。

    牛有道嘴角勾起抹笑意,亦跟了同样的话,“苍天在上,厚土在下,我轩辕道愿与云欢结为异姓兄弟,今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三叩首后,陆续起身,上前在香炉里插上了香。

    转身相视,牛有道拱手:“见过兄长!”

    云欢哈哈大笑,拍了拍牛有道的胳膊,“老弟!”

    两旁妖修已得了侯擎天的提醒,有了叫法,起拱手道:“恭喜当家的,恭喜道爷!”

    牛有道朝众人拱了拱手,谢过!

    草草走了趟仪式后,云欢挥手让众人散了,回头又牛有道说:“老弟,多住点时间,在渡云山好好玩玩。”

    他琢磨着看能不能留客后好好摸摸牛有道的底细。

    牛有道叹道:“兄长好意心领了,与人有约,不好食言,还要继续赶路,无法久留,不过能见兄长已是心满意足,待下回来再来叨扰。”

    外面还有人在追杀,他也不便久留。

    “这么急?”云欢多少有些讶异,因还不见牛有道暴露真实意图,这就要走,难道真是自己想多了?

    “也是!”牛有道拍了拍额头,“差点忘了,还未拜见伯母,见过伯母后再走也不迟!”

    他倒是也想顺便见识下那个鼎鼎大名的云姬。

    云欢惋惜道:“暂时怕是不行,家母正在闭关修炼中,不见客!”

    实际上是不可能随便什么人都带去见云姬。

    牛有道哦了声,连连点头道:“那的确是不便打扰,那就等下次有机会再说。小弟先行告辞…对了,小弟临别前有不情之请,希望兄长能助臂之力!”

    云欢心中动,来了,琢磨着正题来了,笑眯眯道:“但说无妨!”

    牛有道:“小弟前几日在摘星城得罪了点人,杀了几个留仙宗、浮云宗和灵秀山的弟子,这路上颇为纠缠,小弟回头让人把人引来,能否劳烦兄长帮我把他们解决掉?”

    云欢目光闪烁,这三个门派他倒是听说过,不过没打过什么交道,他乐呵呵道:“好说,好说,包在我身上。”

    “兄长果然是个痛快人,客气话我就不说了,小弟就此别过!”

    番寒暄后,直到牛有道自己提及,云欢似乎才想起这位兄弟还有禁制在身,勃然大怒,当即命人解除了。

    而云欢随后又借口有事走不开,没有亲自送行,吩咐了侯擎天代为相送。

    出了渡云山,往之前藏匿点回时,黑牡丹仍感觉像是看了场草率的闹剧。

    伴随掠行时,黑牡丹问道:“道爷,您觉得云欢真的会帮忙解决三派的人?”

    牛有道自嘲道:“我压根就没指望!当然,他若真有这好心,那自然是好。”

    黑牡丹想不通他怎么想的,苦笑道:“道爷大气,二十万就这样没了。”

    牛有道:“江湖走马,风也好,雨也罢,走的是路,交的是朋友,钱就不要计较了。”

    黑牡丹:“恕我直言,我看不出云欢有交朋友的意思。”

    “着相了,这世上哪来那么多合你心意的人,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交朋友嘛,都得有个开头,有了开头,才有以后,至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