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四七章 便宜占大了
    “道爷说的是。”黑牡丹干笑声。

    却是口服心不服,你这叫交朋友吗?这是拿钱砸好不好!

    她也是头回碰上这种人,走哪都口口声声喊着交朋友,放了崔远和姚有量说是交朋友,砸出堆钱给云欢说是交朋友,这都是些什么朋友,是朋友吗?没个靠谱的!

    实际上还有不靠谱的,只是她不知道而已,譬如在金州放掉的陈归硕,也说是交朋友来着。

    但是不管怎样,敢这样头扎进渡云山去瞎搞,拉着云欢称兄道弟轻松玩了把出来,黑牡丹算是真感受到了,这位道爷的胆气不般,很擅长在风险中游刃!

    二人回到林中藏匿地,等候的几人立刻围了过来,见到两人平安回来,都松了口气。

    圆方诧异道:“道爷,这么快就回来了?没事吧?”

    实在是太快了,离去到回来,前后不过个时辰的样子。

    黑牡丹略有哭笑不得,心说,快吗?还有更快的,见到云欢前后不到炷香的时间,这位道爷就跟那位渡云山当家的拜了把子,在那称兄道弟,跟小孩子玩过家家似的,估计这事说出来别人都不信!

    “没什么事,咱们继续赶路吧。”牛有道挥手朝众人示意了下。

    圆方“哦”了声,没事就好,之前的托付搞的他有些提心吊胆,安然回来了,颗心也算是放下了。

    行上了官道,再次隆隆疾驰而去……

    山崖上,香案之类的早撤了个干净,往上更高的山峰之巅,棵苍松下,云欢坐在石台旁独饮。

    侯擎天的身影飞掠而上,腾空落在了旁,“当家的,有买卖上门了。”

    云欢慢慢提壶斟酒,随口问了声,“什么买卖?”

    侯擎天:“买条命,不便宜,两万金币,先付五千定金,事成后再付万五!”

    云欢:“什么人的命值这个价?我告诉过你,超出咱们能力范围的活不要接。”

    侯擎天:“目标的身份,买家没透露。不过中间人作了保的,目标的修为不超过筑基期,目标身边有五个伴,实力预估也不会超过筑基期,并且保证了没什么势力背景。”

    “没透露目标身份?”云欢端到唇边的酒杯又放下了,“不知道身份怎么下手?”

    侯擎天:“中间人说了,会引导我们找到目标,不劳我们去查找。”

    “今天怪事还真多。”云欢嘀咕了声,迟疑了会儿,道:“再谈,告诉中间人,不告诉目标身份有风险,再加万,定金收万,不同意就不接。当然,你注意点方式方法,如果对方不肯的话,你再让步,两万就两万吧。这事你去办,小心点。”挥了挥手。

    “好的。”侯擎天拱了拱手,闪身而去。

    然而还不等云欢酒过半壶,又名叫朱长贵的手下闪身而来,大步走到跟前禀报:“当家的,有人闯山。”

    云欢霍然回头,“什么人?”

    朱长贵:“自报家门是留仙宗、浮云宗、灵秀山的弟子,说是追凶,让咱们行个方便。”

    “敢情那小子还真把人给引来了?”云欢嘀咕声,脸颊抽了抽,他才不会兑现答应了牛有道的事,毫不客气地挥手道:“就说这里没他们要找的人,这里也不是他们想搜就能搜的地方,让他们滚!”

    “是!”朱长贵拱手领命,跳下山峰,御气滑行而去。

    路穿破迷雾抵达了渡云山外围,落在了僵持中的山谷间。

    突然来访者正是路追寻踪迹而来的高肃聪、武前浩和廖森等人,此时被数十名妖修围在了中间。

    落入僵局阵营中的朱长贵喝道:“已经帮你们问过了,你们找错了地方,这里没你们要找的人,快点滚吧!”

    高肃聪沉声道:“有没有起码也得让我们找过才知道吧?”

    朱长贵冷笑道:“这里是你们想搜就能搜的地方吗?改天我们去你留仙宗搜上搜,你们留仙宗肯吗?”

    高肃聪:“若真有证据证明什么,搜不搜的事自然好商量。”

    朱长贵:“那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你们要找的人在渡云山?”

    “过来!”高肃聪回头喝了声,名弟子走来,他伸手从那弟子背着的鸟笼里抓出了只叽叽喳喳的寻香鸟,亮给了对方看,“认不认识?我们跟着寻香鸟路追来的,不会有误,香饵线索还在,这算不算证据?”

    刚刚是跟着另只寻香鸟来的,结果那只寻香鸟飞到这里被条缠在树上的五彩斑斓毒蛇猛探首偷袭,没能躲过,被吃了!

    朱长贵:“也许香饵是在渡云山的另边呢?寻香鸟抄近路追击很正常嘛。”

    廖森插话道:“我们路追来,什么情况自己心里清楚,我如今只问你句,渡云山是不是非要跟咱们浮云宗、留仙宗、灵秀山三派过不去?如果是,只要你能做这主,我们立刻走人,这笔账改日再来讨教!”

    对方把话升格到这地步,同时跟几个门派作对,朱长贵也做不了主,偏头对身边人示意了下,后者迅速返身掠去。

    没多久,云欢来了,身后带了群人来。

    落在三派对面,云欢扫了眼高肃聪手上的寻香鸟,大概猜到了怎么回事,不太可能有人闯进渡云山布置香饵他这边都发现不了,十有八九是轩辕道那王八蛋进山的时候顺带扔了香饵。

    再加上牛有道之前挑明了说这三派会来,想不认定是牛有道干的都难。

    “云当家的。”高肃聪、廖森和武前浩都拱了拱手。

    摘星城离这里不算远,云欢偶尔也会去摘星城,他们三个常驻摘星城,谈不上认识,倒也见过云欢。

    “听说浮云宗、留仙宗和灵秀山要跟我渡云山过不去?”云欢冷冷问了声。

    高肃聪:“云当家的这样说可就岔了,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何来过不去说,但的确有干系重大的嫌犯跑进了渡云山,只是想请当家的赏个脸,让我们继续追下去。”

    云欢:“脸可以赏,但威胁可没用,我只问句,凭什么?”

    倒不是他想帮牛有道兜这个事,哪有自己家里让外人随便进出的道理,真要答应了这事,他脸往哪放。

    高肃聪微微颔首,“云当家的说的好,云当家的可知我们所追者的身份?”

    云欢心中动,看来这些人知道那位的真实身份,当即冷笑道:“不妨说来听听。”

    高肃聪:“此人在金州杀了燕国使臣宋隆,名叫牛有道,乃燕国朝廷重犯!”

    “……”云欢瞬间有几分傻眼,轩辕道…牛有道…

    倒不是牛有道自身的实力有多出名,而是杀国使臣非小事,牛有道杀了宋隆后,已是天下闻名,在七国传的沸沸扬扬,在世俗和修行界同时出了大名,除非是消息十分闭塞的,否则没听说过的实在是不多。

    刹那间,云欢有骂娘的冲动,做梦也没想到轩辕道就是牛有道,他哪会想到那个燕国重犯居然会跑到他渡云山来,出手就是二十万金币,自己昏了头居然还跟他拜了把子!

    他是真没想到自己随便拜了个把子,居然是个名头那么大的家伙,实力和势力虽然不如他,但是名声绝对比他响亮的多。还想占便宜,这便宜真的是占大了!

    他身后有几位是之前亲眼目睹了他和牛有道结拜的,个个暗暗小汗把,这要是让人知道渡云山当家的和牛有道是拜把子兄弟,也不知燕国朝廷会不会盯上这边,国朝廷能动用的修行界势力可是非同小可的。

    云欢也意识到了高肃聪话里的意思,不仅仅是留仙宗、浮云宗和灵秀山,人家这是在拿燕国朝廷压他,不过他也不怕,这里毕竟是赵国境内,可他也不想惹什么麻烦。

    “原来如此,好吧,不管你们说的是真是假,这个面子我可以给,不过我渡云山的面子也不是那么好扫的。我可以让你们搜查,可若是找不到你们要找的人,你们也得给我个交代!”云欢冷冷道。

    廖森:“云当家的想要什么样的交代?”

    “犯我渡云山者死,把命留下!”云欢冷笑声,要逼对方知难而退。

    高肃聪、廖森、武前浩脸色沉,追进这里来之前,几人就有判断,牛有道若能躲进这里,必然是得了渡云山的庇护,否则这群妖聚集之地岂容擅闯,想在这里找到人不太可能。

    然而他们还是得硬着头皮往里闯,不尽力不好跟师门交代。

    三人也知道,现在闹出这么大动静,牛有道若真勾结上了渡云山,只怕早就知道了风声,不说有没有跑掉,渡云山也不会让他们找到坐实收容燕国重犯的口实。

    不过这正是他们需要的交代,这路追寻,寻香鸟时能察觉到踪迹,时而察觉不到,他们就知道自己被耍了。

    如今好了,交代了有了,不是他们没尽力,而是被渡云山给坏了事,这边势单力薄,不是渡云山的对手。

    高肃聪咬牙道:“好,这笔账我们记下了!”

    云欢不屑道:“少跟老子来这套,你们自己都没把握,自己都不能确定人是不是在渡云山,还敢吓唬我?”

    “我们走!”高肃聪喝了声,转身领了群人飞掠而去。

    这边也没拦他们,只是派了人跟踪监视其离去。

    云欢慢慢转身环顾众人圈,狞声叮嘱道:“都给我记住了,不该说的个字都不能往外露,否则我弄死他!”

    知情的人点了点头,知道他说的是和牛有道结拜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