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四八章 截杀
    天已暮色,牛有道行出现在了段坡路上,路驰骋冲了下来,已脱离险峻山脉地带,前方地势变得较为平缓,条河流如缎带。

    黑牡丹挥手指向河上的座桥,“道爷,咱们是直走还是过桥?”

    “过桥!”牛有道给了声。

    行抵达桥畔,迅速改向,冲过了石桥,路尘烟滚滚而去。

    俯视此岔路口的山林中,黑衣人从树冠中顺树干滑了下来,很快只金翅从山林中掠出,飞向远空……

    渡云山的另侧,侯擎天带了二十多号人切出了渡云山山脉,抄近路走直线,到达了中间人指定的区域。

    山林中,侯擎天背个手来回走动,群人坐在地上百无聊赖地等着。

    等了阵后,人起身走来,“洞主,这什么意思啊,还要我们等到什么时候?”

    侯擎天:“等吧,不来消息怪不得咱们,反正咱们定金在手。”

    这里话刚落,只金翅从天而降,人举手抓了,取出密信,交到了侯擎天手上。

    侯擎天看过其中内容后,指了个方向,“目标会经过三道弯,我们在亥时前赶到就能截住他们,走!”

    群人迅速出了山林,掠过片平原,又进处山川地带,个个快速滑翔,纵横飞跃,直线插往目的地。

    约莫个时辰的样子,行飞落在座山巅,放眼看去,月色下的官道顺山势蜿蜒,正是三道弯。

    侯擎天挥手派了眼线到前面山上去盯着,其他人就地休整等候。

    等了不到半个时辰,派出的眼线紧急飞掠回来,禀报:“洞主,有人来了,有可能是目标。”

    “准备。”侯擎天呼喝了声。

    群人迅速冲下了山,埋伏在山道两侧静候。

    渐渐,隆隆的马蹄声越来越响,越来越接近这边。

    山丘上,棵大树背后,侯擎天侧身而藏,窥视着。

    来人越来越近,月色下虽看不清人,却已渐渐看清人数,十二骑,六人,与传递来的消息吻合,目标说是行中最年轻的那个。

    侯擎天蹿下了山,领了两人直接站在了拐弯处的路上,手持刀剑等着,断了目标的去路。

    来的行人自然就是牛有道等人,丝毫不知前方路上有埋伏。

    刚冲过弯,见到月色下有人持明晃晃的刀剑拦路,行迅速勒停马匹。

    四周人影呼呼冒出,当场将行给围了。

    “求点财,束手就擒可免死!”侯擎天淡淡声,这是糊弄人的话。

    黑牡丹等人大惊,迅速拔剑戒备。

    圆方提了戒刀在手,面露狞色,以前是他劫别人,不曾想到今日会被劫。

    月色下,牛有道本淡定以对,冷目四处观察着,本就觉得前方那人看不太清的面容有点熟悉,待对方出声,骤然眯眼,沉声道:“侯擎天,你想干什么?”

    他手慢慢抚上了剑柄,眼中渐浮杀机。

    此话出,圆方等人茫然,不知他说的是什么东西。

    黑牡丹却是目光直直盯向了前方拦路者。

    四周围着的妖修皆愕然,口叫出了洞主的名字,截杀对象认识洞主?

    侯擎天也愣住了,迅速放出了月蝶,朝牛有道这边飞来查探。

    月蝶近,将端坐马背的牛有道面容照了个清楚明白,侯擎天满脸无语。

    再驱使月蝶绕这群人转了圈,没错,十二骑,六人,而轩辕道正是六人中最年轻的个。

    刺杀对象居然是这位?这…侯擎天渐渐有些哭笑不得,人家出手就是二十万见面礼,为个小几万杀这位搞不好要亏本。再说了,当家的不发话,他也不好动这位,赶紧朝带来的众人挥手喝斥道:“放下,放下,大水冲了龙王庙,是自己人!”

    自己也宝剑归鞘了,快步朝牛有道走了过来,拱手道:“道爷!”

    自己人?什么情况?群妖慢慢放下了武器,个个面面相觑,都没见过牛有道,不知哪冒出的什么道爷。

    妖修刀归鞘内,自作聪明地对身边人低声道:“是吧,我就说这次的买卖有点蹊跷,估计有人想吭咱们。”

    这边除了黑牡丹外,圆方等人也搞不懂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牛有道扶在剑柄上的手没松开,冷冷盯着侯擎天,“莫非是我那兄长派你来杀我?”

    侯擎天连忙摆手,“这怎么可能,您和当家的是拜把子的兄弟,当家的杀谁也不可能杀您呐!”

    什么情况?群妖这次吃惊不小,这位是当家的拜把子兄弟?

    圆方等人有点懵,听不懂了,渡云山当家的应该是云欢吧?道爷和云欢是拜把子兄弟?

    牛有道:“那你半路劫我作甚?”

    侯擎天干笑道:“道爷,误会误会,真的是误会,我这不是带着弟兄们出来找点财路嘛,埋伏在这里劫道,谁知误碰上了道爷您,罪过罪过,实在是罪过。”

    牛有道:“你速度还真快呀,我比你先出发,你我还能在这里见面,怕是从渡云山抄近路直线插过来的吧,刚好就把我给截住了,还真巧。为了劫道,火急火燎地特意赶到这里,还真不容易啊!”

    侯擎天苦笑,这么说也是,说不过去嘛,拱手道:“不瞒道爷,山上刚好接了单买卖,有人出钱让我们赶来这里拦截,真没想目标居然会是道爷您,早知道的话,怎么可能跑来冒犯。”

    这话牛有道信了,否则已经动手了,犯不着这么啰嗦。

    被盯上了!牛有道脑中猛然闪过这个念头,沉声道:“让你的人把附近山林搜下,看看有没有可疑的人。”

    “……”侯擎天愣了下,心想,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当家的结拜兄弟啊?不过还是朝左右喊道:“都是聋子吗?道爷的话没听见吗?搜,快去搜!”

    “是!”群妖修领命,分了两帮,蹿入左右山林中搜查。

    牛有道跳下了马,慢慢走到侯擎天跟前,问:“谁让你们杀我?”

    侯擎天:“道爷,这个真不知道,现在这情况,我也想知道是谁杀您,估计当家的也想知道,可中间人不可能会告诉我们。”

    牛有道:“中间人是什么人?”

    侯擎天叹道:“道爷,这个您就别问了,首先能干这行的中间人肯定都有不小的背景,不好招惹;其次,这都是见不得光的买卖,人家不会轻易暴露身份,我也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什么人;另外,各行都有各行的规矩,就算我知道也不能告诉您,坏了规矩会给渡云山惹麻烦;何况,话又说回来,买家应该也不会向中间人暴露自己的身份,您就算找到中间人,也未必能查到买家是谁。”

    牛有道想想也是,也就不再纠缠这个,问:“不知我这条命值多少钱?”

    “呵呵!”侯擎天有些不好意思道:“三万金币,若早知道是道爷您,就算要下手,这价我们也不可能接。”

    牛有道:“你不杀我,回头你们怎么跟人交代?”

    侯擎天叹了声,“收了人家万订金,按规矩,失手了剩下的钱自然是没了,订金也要双倍返还。当然,当家的也不可能为了这点钱害自己兄弟。”

    牛有道偏头声,“黑牡丹!”

    黑牡丹跳下坐骑走了过来,“道爷!”

    牛有道问:“你身上还有多少钱?”

    黑牡丹:“五万多金币吧。”

    牛有道知道她身上就这些,没叫圆方而叫她,是因为不该露财的时候就不能露,偏头示意道:“拿五万给他。”

    这位花钱真狠呐!黑牡丹心中哀叹,不过这事也没什么好说的,掏出了身上的金票,零头收了,五张整的递给侯擎天。

    侯擎天在那假意推辞着,“这怎么好意思。”

    牛有道:“不能因为我让你们吃亏,让你拿着就拿着。”

    “既然道爷这样说了,那咱就厚颜谢过了。”侯擎天拱了拱手,接了金票在手,心里乐,不亏,还赚了笔,这趟不算白跑,跑的值!

    牛有道:“你这里什么时候接到的买卖?”

    金票收入囊中,侯擎天回道:“就在您离开没多久。”

    牛有道微微眯眼,目光诡谲。

    这边在路上闲聊了阵,等到搜山的群妖回来,也没什么收获,没发现任何可疑人员。

    问过情况后,侯擎天问牛有道:“道爷,您看,接下来怎么办?”

    牛有道:“你们先回吧。”

    “好,那行,不过道爷,您可能已经被盯上了,路上可要小心了,我们失手了,买家搞不好还会找别人下手。”侯擎天倒是认真地提醒了句,这么阔绰的金主还是不要出事的好,以后可能还有好处。

    “嗯,回去代我向兄长问好。”

    “好!那我等就此告辞,道爷路保重!”

    目送群妖消失在群山中,牛有道又指了指段虎和吴三两,示意两人去盯下。

    待到二人回来禀报,确认侯擎天等人已经离开后,牛有道再次翻身上马,端坐马背,盯着前方未明的道路,目光闪烁不定,忽拨转马匹,“走!”

    没有再去前路,而是领着众人原路返回。

    也谈不上原路返回,而是在途中找了个合适的切口,领着行遁入了深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