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四九章 圆圆圈圈
    山间崎岖,难行,尤其是带着马匹,很是顿折腾,找了个山谷躲藏。

    行进状态突然变成紧急躲藏状态,自然是因为察觉到了危险。

    突如其来的截杀令牛有道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险,这份危险超出了他的预料,完全不在意料中,在没有头绪的情况下,他是真的不敢再往前走了!

    不把这事弄清楚,危险来自哪里都不知道,怎么被盯上了都不知道,太被动了!

    人马安顿了下来,大家不时瞅瞅似乎心事重重的牛有道。

    牛有道杵剑站在溪边,举头看着山谷上方的那弯明月。

    圆方凑了过来,“道爷,咱们是要在此躲藏吗?”

    牛有道无动于衷,稍等了会儿才冒出句,“拿五万补给黑牡丹。”

    “……”圆方无语,早知就不过来搭话了。

    倒是黑牡丹闻声走了过来,“道爷,不用!”

    牛有道没吭声,依然思索中。

    圆方摸出五万,塞给了黑牡丹,避远了点。

    看看手里的金票,见牛有道在想事情,黑牡丹也就不打扰了,也大概了解了点牛有道的为人,既然给了,就拿着。

    阵扑棱棱的声音响起,夹杂着鸟鸣声,惊的牛有道回过神来,霍然回头。

    “这里有个山洞。”

    在山谷中查探的段虎闪了回来,发现了个天然的山洞,走进去瞅,结果惊动了洞里栖息过夜的鸟雀。

    几人走去看,果然是个山洞,确切地说,是山体裂开后的个口子。也不大,斜三角入口,有个两三丈深。

    走入山洞看了看,牛有道:“拿地图来。”

    段虎从背着的包裹里抽出了地图,这里也没有桌子,旁的吴三两搭了把手,两人对拉着扯开了,图张开在牛有道的眼前,月蝶攀附在了上面的岩石上照明。

    牛有道杵剑站在地图前,目光顺着来路路回走,最后落在了渡云山。

    谁要杀他?他的仇人目前也就那些人,总体上划分,宋家那些人,再就杀宋隆后牵涉到的燕国朝廷,除了这两波人,他现在还真想不出有谁会跑到赵国来置他于死地。

    而这次的精确截杀已经证明他被人给盯上了,精准锁定了他的行进路线。

    谁盯上了他?怎么盯上的他?若是搞不清究竟是怎么被盯上的,随时有可能落入别人中,他步都不敢擅闯!

    目前他已知的就是留仙宗、浮云宗和灵秀山那三派在追杀他,其他知道他大概路线可能性最大的也就是渡云山。

    从接触云欢的情况和反应来看,渡云山应该可以排除,渡云山之前不太可能知道他会去拜访。若早就接到消息想对他图谋不轨的话,也不会放他离开,轻易就能留下他,更不可能有后面的事。

    因此,侯擎天的话是可信的,渡云山是在他离开之后才接到了截杀的消息。

    三派的人也可以排除,若是三派能精准掌握他具体路线的话,大可以直接抄近路亲自截杀,不需要借渡云山的手。

    如此说来,有第三方精准掌握了他的去向。

    而这第三方之所以找渡云山,只有两个可能,要么是手头上没有能置他于死地的人手,要么就是距离上的问题,能置他于死地的人手无法及时赶到。

    还可以肯定点,第三方是联系不上留仙宗那三派追杀人手的,否则不需要找渡云山。

    那么第三方又是怎么精准掌握他行进路线的?

    首先得发现他,然后才是盯梢布置。

    摘星城区域范围内被盯上的可能被他直接排除了,排除的原因不说其他,如同三派样,难以掌握他精准去向的。

    那么被盯上的可能就是在离开了戈壁草原之后,上了官道后才被盯上的。

    盯上他的先决条件是认识他,他有点奇怪,难道这里也有人认识他?在赵国,无论是他认识的,还是认识他的人都不多,更何况还是在这种较为偏远地带撞见,相遇的概率实在是太低了,总不至于又再次出现在金州遇见陈归硕的情况吧?留仙宗是因为手上有他的画像,难道这路上也有人有他的画像不成?

    “这路上,你们有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情况?仔细想想,任何异常都不要放过。”

    牛有道伸手在此来的路线上大幅度来回比划着说了说,他自己的思路其实已经盯向了沿途的驿站,这种偏僻之地来往的路人不多,最常见人的地方反而是沿途的驿站。

    几人琢磨了好阵都没反应,想不出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黑牡丹问了句:“道爷,您去渡云山拜会云欢,还有之前遭截杀算不算?”

    牛有道:“不算!”

    黑牡丹:“那这路上也没什么异常,离开摘星城上了官道后,除了这两件事,咱们基本上路没停,也就中间在驿站换了下马。”

    “换马的驿站在什么位置,帮我在图上标示出来,还有云欢老巢云霄洞府以及三道弯咱们被截的位置,都尽量标示准确些。”牛有道吩咐了声,回头又对圆方道:“炭笔拿出来。”

    随便画画就能赚钱的炭笔,圆方路上都带着,炭笔掏出给了黑牡丹。

    黑牡丹与段虎等人商议着,确认了驿站在官道旁的位置,倒也不难记起,那个驿站颇大,是个枢纽性质的驿站,在某岔路口附近,很好定位。至于云欢老巢的位置,在渡云山的座主峰上,直接找到那座主峰圈了下就定位了。三道弯被截的位置在某个弯口,就更好找了。

    “道爷好了。”黑牡丹回头说了声。

    牛有道抽走了她手上的炭笔,仔细打量了下地图,若说标准,这地图还真不标准,但是比起他前世所知的古代抽象地图,那真是标准太多了,估计与处处有修士协助有关,有测绘上的便利。

    他拿剑鞘在地图上比划了下,换算了下某地到某地的距离,然后以炭笔在剑鞘上标刻度比例尺,随后又以此比例丈量了下标示出的渡云山和三道弯位置,核实刻度的准确性有多高。

    连串的莫名其妙举动,令几人面面相觑,完全看不懂,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放下剑鞘的牛有道站在地图前,盯着地图问道:“你们觉得为杀我的人联系渡云山的那个中介人会在什么位置?”

    黑牡丹苦笑:“这怎么可能知道。”

    牛有道的目光却是盯在了赤州府城,徐徐道:“你们两个施法绷紧地图”

    段虎和吴三两照做。

    牛有道横剑在赤州府城和云霄洞府,根据刻度显示的距离,除以已知的金翅大概飞行速度,得出了大概的时间,以炭笔在地图旁写了个数字,几人看不懂的数字。

    牛有道指点在赤州府城,夹在指尖的炭笔受法力钳制慢慢飘离,点在了云霄洞府的位置,旋转而出的法力唰声带着炭笔在地图上画了个以赤州府城为中心的圆。

    吸附了炭笔到手,沉默计算了下离开驿站到离开渡云山的时间,减去刚得出的时间,乘以金翅大概的飞行速度,算出了大概的距离,再次将剑鞘横在赤州府城做起始点,随便往个方向标示了刚得出的距离点。

    之后再次指点赤州府城为中心,炭笔飘到刚才的点上,又随着旋转法力唰声画了个圆。

    牛有道抓了炭笔看向驿站位置,发现刚画出的圆边已经框出了驿站,与猜测有误差。

    但是这不重要,如果没误差反倒奇怪了,其中有消息转交和发送间的时间差,还有记时上的误差,加之地图不精准。

    而他要的只是个大概的核实,不要求精准。

    他随后又个圆接个圆地唰唰画出,不断拿着剑鞘来衡量那些圆圆圈圈,又不断在旁记下些几人看不懂的稀奇古怪数字。

    好会儿做完这些后,杵剑身前,盯着地图道:“我们之前换马的驿站有问题,应该是在那被发现了。”

    几人面面相觑。

    随后牛有道又徐徐道:“消息应该是在我们离开驿站后的炷香时间左右发出的,消息抵达赤州府城后,大概停留了半个时辰左右,之后才由中介人发出给渡云山。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买我命的人和中介人都在赤州府城内。”

    这话说的,几人无语,这种事情也搞的跟他亲眼所见似的。

    黑牡丹试着问道:“道爷,我看你好像开始就向准了赤州府城。”

    牛有道:“赤州府城开始只是个假设罢了。买卖人命的行当,能干这行的,镇不住买卖双方是干不下去的。而随时能联系到人手帮买家解决问题,这也不是个人能力能做到的,这必然是个组织。这个组织有多大我不知道,但级中枢应该不会是在渡云山附近的小地方,所在位置应该具备定的区位辐射优势,再结合消息传递时间上大概能产生的距离,大致看了看,赤州很可疑,因此拿来假设核实。最后的推算结果无论是时间上还是距离上都比较合理,因此赤州这个假设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