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五零章 果然有问题
    几人个个眼睁睁看着他,像看怪物样,关键是牛有道看起来好年轻!

    若不是自己年纪大了,黑牡丹觉得自己会对这年轻男人动心的,也因年纪比人家大截,所以不做那非分之想。

    假如在邀月客栈所谓的陪晚,放在如今这比较了解的情况下,她怀疑自己搞不好就会从了!

    黑牡丹大眼睛眨了眨,问:“道爷,接下来怎么办?”

    牛有道:“对方能精准捕捉到我们的路线,已不仅仅是发现了我们那么简单,这路上肯定布置了眼线,暂时不要露面,先在这里躲段时间再说!”

    段虎:“道爷,我觉得放弃骑行、掠行悄悄离开这里更稳妥。”

    牛有道:“从发现我们到盯住我们,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在这偏僻地带立刻调集出人手,无论是那个中介组织,还是背后买我命的人,不管是谁干的,总之势力非比寻常。不搞清楚原因,不知道怎么规避风险,后面可能还会有危险,必须排除掉这个隐患,否则我们寸步难行!该做缩头乌龟的时候,还是缩缩吧!”

    说罢也不管几人同意还是不同意,提了剑,慢慢走了出去。

    洞内几人相视眼,圆方却是转身对段虎和吴三两道:“地图再打开看看。”

    说到这个,地图打开,几人都凑在了地图前,打量着上面那个个大大小小的圆圆圈圈。

    有些东西不难理解,几人不傻,之前牛有道动手画的时候,他们大概就明白了是个什么意思,只是以前没见人这样搞过罢了。此时仔细瞅瞅,皆若有所思,都感觉学了招。

    天黑又天亮,众人轮流当值戒备……

    渡云山,云霄洞府,盘膝打坐在石榻上的云欢看着侯擎天双手奉上的五万金票,嘴角抽了下。

    见迟迟不接,侯擎天抬头看了看。

    云欢皱眉确认道:“你刚才说什么,你说这笔买卖截杀的对象是牛有道?”

    侯擎天乐了,发现当家的还真不把那位结拜兄弟当回事,连名字都说错了,纠正道:“当家的,错了,不是牛有道,是轩辕道,除了他,谁还能这么大方。”

    云欢沉着脸道:“轩辕道就是牛有道,牛有道就是轩辕道,那家伙就是在金州杀了燕国使臣的牛有道!”

    “……”侯擎天瞠目结舌,“这…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云欢把事发经过简略地说了下,抓了金票到手,点着金票嘀咕,“屁股后面有人追杀,前面有人截杀,这厮年纪轻轻的,到底得罪了多少人?还敢跑我渡云山来招摇撞骗!”

    见侯擎天有些懵,挥了挥手道:“你先退下吧,这事也不能怪你,你又不知情,不过结拜的事不要泄露,咱们虽不怕,但也没必要惹那麻烦。”

    “是!”侯擎天唯唯诺诺应下,出了洞府后,赶紧飞掠而去,当时三道弯那,堆人看到了,也不知这些回来的家伙有没有乱说,他得赶紧去勒令他们闭嘴……

    次日傍晚时分,盘膝打坐修炼了天的牛有道从山洞中踱步而出,抬头见晚霞漫天,沿溪流上行寻幽而去。

    到达山谷上游时,前方有水潭,水潭边露了个湿漉漉的脑袋,披头散发的。

    不是别人,正是轮值戒备的黑牡丹。

    路奔波,风尘仆仆,见到这边有碧水潭,忍不住想洗洗,想到自己当值,其他人应该不会过来,于是就痛快了番。谁想突然听到脚步声,赶紧缩进了水里,露个脑袋往外瞅,见到了漫步而来的牛有道。

    “道爷,别过来,不方便!”黑牡丹喊了声。

    牛有道瞅就明白她在干什么,但是没理会,继续走自己的。

    黑牡丹顿时慌了,把吸附了不远处的衣服过来,遮挡自己的身体。

    然而牛有道云淡风轻地从水潭边经过,目不斜视,连看都没看她眼,继续向上游走去。

    “……”黑牡丹无语,没见过这种人,遂衣服往边上扔,管他的,继续痛快洗自己的。

    不过洗的速度加快了,匆匆洗完,穿了衣服,她也朝上游去了。

    直找到上游的山崖上,才见到杵剑面对红彤彤夕阳的牛有道,悄悄打量着他的神色看了看。

    牛有道收了脸上的迷惘神色,依然目视前方,淡然道:“我看了你,你看了我,咱们两清了。”

    黑牡丹好气又好笑,不过却试着挑逗道:“道爷,你刚才经过的时候,难道就不想看看?”

    牛有道:“看什么?”

    黑牡丹:“看我洗澡啊!男人不都样。”

    牛有道:“有什么好看的?”

    黑牡丹:“哟,嫌我丑是不是?”

    牛有道:“嫌你黑。”

    “……”黑牡丹翻了个白眼,“也就是稍微黑了点好不好?”

    牛有道:“不看是因为看到你拿了衣服遮挡,知道左右都看不到,不如不看,免得闹个骂名…这样解释,你满意了吧?”

    黑牡丹噗嗤笑,“少来!道爷,恕我冒昧,你这年纪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就不想女人?”

    牛有道:“你想我说什么?”

    黑牡丹好奇道:“有没有喜欢的女人?”

    牛有道:“没有!”

    黑牡丹:“怎么可能?”

    牛有道:“你打听这个干什么?是想做媒,还是动了春心想老牛吃嫩草?”

    黑牡丹:“做媒也得先有你喜欢的吧?至于是不是动了春心,好像有些,我对你有好感,不过咱俩的年纪不合适,不然我肯定不放过你。当然,你如果愿意让我吃你这嫩草,我也没意见。”

    牛有道哑然失笑,轻轻摇头,想起了某人在邀月客栈委屈到哭的样子。

    黑牡丹胳膊肘碰了他下,“没开玩笑,是真对你有好感,你这年纪血气方刚我能理解,身边没女人的时候,若是想要,又不嫌弃的话,可以找我。你放心,我自愿的,也不会缠你,我说真的。”

    “果然是江湖儿女…”牛有道微笑着转过头来,点了点头,“你说的意思,我知道了!”

    黑牡丹:“那你究竟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

    牛有道笑意中带着几分玩味:“你猜!”

    黑牡丹又是个白眼,“没劲!”转身跳下山崖走了。

    待到天色渐暗,牛有道回到洞中时,只见黑牡丹正在火堆旁烤吃的,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的样子,而雷宗康瞟向他的眼神则有点怪怪的。

    牛有道在主位盘膝坐下,盘膝而坐的圆方起身,鬼鬼祟祟凑到了他身边,咬耳朵道:“道爷,黑牡丹说了你些坏话。”

    “嗯?”牛有道愕然。

    圆方低声道:“刚他们交接的时候,黑牡丹说你偷看她洗澡。”说着还观察他的反应。

    “呵呵!”牛有道笑了笑,看了眼装作若无其事样的黑牡丹,也没辩解。

    黑牡丹自然知道圆方偷偷摸摸说了什么,也真服了牛有道,这样都能不失态,年纪轻轻老成的不像话!

    之后的几天里,段虎和吴三两看牛有道的眼神也直怪怪的……

    数日之后的个清晨,行离开了这片藏身的山林,上了官道,原路折返。

    路奔波不停。

    待到目标中的驿站远远出现在前方,牛有道打出了手势,段虎和吴三两迅速左右分开。

    进了两边山林的二人,迅速扔下坐骑,快速潜行向驿站。

    牛有道等人未停,到了驿站门口减速,直接拐进了驿站内。

    几人陆续跳下马,在棚子里坐下点了吃的,黑牡丹则再次找到了驿长,换马!

    填饱了肚子,换好了马,行翻身上马,冲出驿站,再次疾驰而去。

    这次却没跑远,在几里外的地方停下了,趁着四周无人,迅速进了山林躲藏。

    留了黑牡丹和圆方在此,牛有道在林中飞掠,往驿站方向返回。

    而驿站楼上,间窗户推开了,只金翅扔出,掠空而去。

    放飞金翅的驿卒在窗口四处看了看,刚关了窗户,驿站后方山林中躲藏的段虎迅速闪出,直接落在窗外,施法掀开了窗户,瞬间钻入。

    屋内驿卒猛然转身回头,大惊失色,还来不及发声,便被段虎隔空弹出的指风给打翻。

    闪来的段虎五指抓,股吸力让驿卒缓缓倒地,没发出动静来。

    躺在地上的驿卒紧绷着腮帮子,动不动。

    段虎回到窗口往外瞅了瞅,又迅速闪身而出,飘到了驿站的屋顶上,朝对面山林中的吴三两打了个手势,得到吴三两的手势回应后,段虎再次闪身回到了那间屋内。

    山中穿行而来的牛有道注意到了驿站对面的吴三两现身了,立刻往驿站后面去,见到了后面楼上打开的窗户,也看到了窗户里的段虎,个闪身起落,钻了进去。

    “道爷!”段虎低声拱了拱手,指了指躺在地上的驿卒,“不出您所料,这驿站果然有问题。”

    牛有道:“没打草惊蛇吧?”

    段虎:“道爷放心,没惊动驿站内的人。”

    牛有道走到了那驿卒的身边,目光瞥到驿卒嘴角有红黑血迹渗出,惊,蹲地把捏开了驿卒的嘴巴,见到了他口中咬碎的牙槽。

    段虎亦惊,赶紧出手抢救。

    牛有道慢慢起身,“算了,牙槽里藏毒囊,这是早做了不落敌手的准备,救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