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五一章 暗战
    驿卒身上的禁制已紧急解开了,然身体急剧哆嗦了几下,便鼓着眼睛没了动静,口角黑血淌下。

    段虎脸讪讪,“道爷,是我大意了。”

    来回奔波,跑来跑去,好不容易锁定了目标,要逼问出幕后来,结果被他给弄砸了,实在是惭愧。

    牛有道顺手扯了屋内的件衣服到手,扔地上,快速以脚尖堆到了驿卒的脖子旁,不让其口角淌下的血流到地板上,之后才回头道:“怪不得你,谁能想到个驿站的眼线居然是死士…不过下次注意了。”

    “是!”段虎尴尬点头,事情确实没办好。

    牛有道环顾房间,“仔细搜下,不要漏掉任何可疑线索,翻过的东西记得复位。”

    “是!”段虎应下,立刻翻箱倒柜地搜查。

    牛有道也没闲着,不过他没有急着动手,反倒是背个手慢慢查看着。

    很快,屋顶楼阁上的鸟笼被搜了出来,里面有金翅的几片羽毛,牛有道提溜着看了看,又让他放回了屋顶上。

    床褥下翻出了张折纸,段虎打开看,愣了下,“道爷,你看!”

    蹲在地上检查驿卒身体的牛有道抬头,接到手中,盯着画像的瞳孔骤然缩,人慢慢站起,问道:“像我吗?”

    段虎:“面容至少有七八分相似,加上道爷绑在后面的头发,有九分相似。”

    牛有道神色渐渐凝重,他会水墨丹青,甚至能鉴定古玩字画的真伪,在某些方面是行家里手,眼就看出了这画像不是画的,而是印出来的!

    慢慢回头看向地上驿卒口角的毒血,徐徐道:“不要再搜了,东西复位,尸体带出去处理干净,不要留下痕迹。另外,你乔装打扮下,回头再回这驿站,想办法收买个别驿卒,打听下这人的来历。”

    “好!”段虎点头。

    牛有道收了画,走到窗口往外看了看,趁着无人闪了出去,消失在了后方山林中。

    回到数里外的地方,与圆方和黑牡丹碰面后,黑牡丹问:“道爷,怎么样?”

    牛有道掏出了画像,两指夹着递出。

    黑牡丹打开查看,圆方脑袋也凑了过来,见到画中人后,二人面面相觑。

    “道爷,这是驿站中找到的?”圆方问了声。

    负手而立的牛有道没吭声,已陷入了沉思中。

    在那驿站中居然有自己的画像,尽管之前有些怀疑,但真正看到后,还是有点超乎他的意料,这背后的深意让他心头沉重。

    画像是印制出来的,要印制就要刻版,少量画像是犯不着这么麻烦的,说明有自己大量的画像,幕后黑手弄出这么多自己的画像想干什么?自然是要找到他!

    还有那驿卒,居然是死士!

    死士分两种,种是血拼死战之士,种是身怀机密不能泄露者,驿卒显然是后者!

    赵国境内他并没有什么仇人,还是那句话,能跑到赵国境内杀他的人,要么燕国朝廷,要么宋家!

    结合这点,那么这身怀机密的死士是谁的人?

    宋家为对付他,会派个不是修士而且是身怀机密的般人吗?不太可能!

    加之数日前的场暗中交锋,已经隐隐透露出了来者的势力非同小可,宋家在燕国是有权势,但势力还大不到能快速在他国偏僻之地随时集中力量的地步,这应该超出了宋家的能力范畴!

    综合前前后后的各种线索,答案已经呼之欲出,是燕国朝廷布置在赵国境内的机密人员!

    再结合大量画像,牛有道意识到了,燕国已经动用了国家力量来寻找他的下落,找到了他自然就要解决他,这就是他杀燕国使臣的后果!

    这也解开了他之前心中的疑惑,为何买他命的人没有联系三派的人,燕国布置在赵国境内的秘密人员不可能轻易暴露,跟追杀他的高肃聪等人平常有联系来往的可能性很低。

    至于留仙宗手上的画像,他虽然不知道和这张画像是不是同版本,但两边都用上了画像,他已有怀疑,要么是宋家从朝廷那弄来的,要么是朝廷从宋家手上弄到的。

    等候在外的雷宗康引导了段虎和吴三两回来。

    跳下马的段虎快步走到牛有道身边拱手禀报:“道爷,花了几枚金币,从驿卒口中问清了,死者叫赵大,原是附近城中赶马的马夫,后得员外欣赏,帮忙弄了个驿卒做,十几天前才刚到的驿站。”

    “十几天前…”牛有道嘀咕了声,抬了抬手,“地图!”

    几人似乎习惯了他动辄看地图的习惯,圆方掏出地图,与段虎拉开展示在他面前。

    盯着路线密织如的地图,牛有道不知是这处驿站有眼线,还是所有驿站都有眼线,他倒希望只有那座驿站有眼线又恰好让自己给碰上了,可他知道这种想法是自己安慰自己。

    他也不知道是因为确定自己人在赵国而在整个赵国布了,还是在所有国家都布了。

    他未曾站在国家力量的高度俯视过,不知道这力量究竟有多大,究竟有多广,但想到自己要去的韩国途中也有不少驿站,他就有些不安。

    他可以避开驿站徒步行走,也可以乔装易容,然后为了不引起注意,大家分散开行走。

    然而这其中有许多的不便,来来往往的情况下直躲躲藏藏也不是个办法,还有那不知扩散出去有多少数量的画像,不知都到了些什么人的手中,不知避开了这头能不能避开另头,这让他心头沉甸甸。

    “段虎、吴三两、雷宗康。”牛有道招呼了三人过来,指着地图道:“你三人乔装打扮后,从这岔路分三条路线出发,沿途驿站个不许放过,逐买通驿卒打听,看看有没有类似赵大这种近期新进驿卒的情况,地图上标明驿站的位置。三天后的这个时辰准时返回,在此碰头!”

    他不能肯定驿站中的眼线是直就有的,赵大只是个特例,还是怎么回事。

    三人搞不懂他在干什么,驿站有问题避开就是了,何必跟这些驿站较上劲,不过还是起拱手道:“是!”

    牛有道:“沿途花钱找驿站置换马匹,马歇人不歇,即刻出发!”

    “是!”三人领命,当即化妆易容,将外貌做了些改变,随后纵马出了山林,抵达附近的岔路口分头而去。

    三人走后,牛有道却未原地逗留,继续往深山中而去,远离了这个地方躲藏……

    赤州府城,全府书房内。

    坐在案后的全少康绷着张脸,“还是没消息吗?”

    某个驿站上报上级承驿吏,表示突然少了个驿卒,不知去了哪里,也不见回家。这事表面上看只是丢了个人,但消息传出后立马惊动了这边,因为这边知道那名驿卒的真正身份。

    管家全桥:“驿站那边还在找,不知是不是在山里走丢了。”

    全少康:“他那边刚好发了消息,人就丢了,你觉得会那么巧吗?搞不好已经栽在了牛有道的手上。”

    全桥迟疑道:“他只是负责发送个消息,不会有其他任何多余的动作,沿途那么多驿站,牛有道怎么就能锁定那座驿站、锁定他?这似乎不太可能!”

    全少康慢慢站了起来,“难说,这个牛有道很不般,交手我就察觉出来了,在渡云山的势力范围内,凭他的实力居然能让渡云山的人认栽、罢手、赔钱,由此就可见斑。第二次又是同座驿站、同个线人发现了他,之后调集的人手却根本没发现他的踪迹,他第二次在那驿站露面就有问题,应该是怀疑盯上了!”

    走出了书案,负手徘徊阵,猛然顿步道:“安全起见,立刻通知与失踪人手有直接来往的上线转移,即刻联系赤州境内各驿站执行相同任务的人手进入静默状态,与之有直接来往的上线全部转移!”

    全桥:“上面…”

    全少康:“即刻执行!我会跟上面解释。”

    “是!”全桥领命。

    三天后,约定的时间将近。

    条山谷中,牛有道前脚派了黑牡丹去接引段虎三人,后脚就招了圆方过来,“我去其他地方观察,你去途中躲藏,看看他们身后有没有跟人,没有跟人,你就回来把山谷后面那堆我昨天堆的柴给点了,再跟他们见面。若有跟人,你就不要回来了,直接去这个地方,我会跟你碰头。”地图上指了个位置。

    “好!”圆方明白了他的意思,点了点头,快速离去。

    牛有道环顾四周眼,亦闪身消失在了山林深处。

    于是,黑牡丹带着段虎三人回来后,发现山谷中居然没了人影,到处寻找都不见人。

    找不到人,黑牡丹只好大声呐喊:“道爷…道爷……”

    好会儿后,圆方的声音传来,“嚷什么嚷,道爷有事,马上回来。”

    几人回头看,只见圆方从旁的山林中闪了出来,

    稍候吴三两指向山谷后方,“快看,山后有烟。”

    几人看去,果见山后有烟阵阵升起,当即飞掠而去查看。

    来到山后,只见堆着的柴燃着熊熊烈火,却不见人。

    没多久,牛有道提了几只洗剥好的野鸡、野兔之类的从山中掠了出来,交给了黑牡丹,“烤了吧,大家辛苦,犒劳大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