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五二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
    回头问段虎三人,“途中还顺利吧?”

    “顺利!”三人点头,都摸出了随身携带的地图,沿途排查过的驿站都在上面做了标示。

    牛有道让三人把三幅图上的标示集中在了张图上,仔细询问情况。

    三人这三天摸了七十多个驿站,近期有新驿卒加入的驿站只有十来个。

    尽管如此,也引起了牛有道的高度关注,近期不止那个赵大加入驿站,仅这三条路线上的驿站就多了十几个新人!

    人看似不多,对注意此事的牛有道来说,却足以引起警觉!

    牛有道拿炭笔在那十几个驿站的位置加了醒目的标记,盯着仔细琢磨,不知是因为找他而补充进驿站的人手,还是因他而特别布置的人手?两者有很大的差别,差别在动用人手的多少和密度。

    开始没看出什么名堂来,那些驿站的位置并非都如那个赵大所在的是处在岔路口附近!

    然而渐渐的,看出了些端倪,炭笔将三人排查的区域画了个圈,横了炭笔在地图上涂抹,抹去了圈内的大部分区域,只留了狭小的路线区域。

    排除了视觉上乱七八糟的干扰,只有显著的路线呈现,情况下就显得清晰明朗了起来。

    就连其他人也渐渐看出了些许端倪,黑牡丹在旁伸手指着地图道:“这些设点的位置很有讲究,道爷,你看,这几个分布的点,不管附近几条路线怎么交错,只要来往这区域,就必然会经过其中的个驿站。其他的点也差不多是这个情况,如此来,就不需要每个驿站都设人,可以节省大量的人手。”

    牛有道微微颔首,他也看出来了,如此说来,并非是补充人手进驿站,而是针对他特设的。

    这倒是符合他的怀疑,若是每个驿站都设置人手的话,燕国得投入多少人手搞这事,总不能燕国的谍报人员为了个他而扔下其他更大的事不干吧。

    圆方眨了眨眼,“这样方便多了,咱们只要把行进路线上可能设置人手的驿站给推测出来,就可以绕开,不用走走停停每个驿站都绕。”

    牛有道:“这不现实,首先,咱们不熟悉路上情况,不知道每条路上驿站的位置,到了近前才能看到驿站,你看这条路上有三家驿站…”手指了条较长路线,“若不是排查后知道安插在了左边这家,你能目测出在哪家吗?还有,路走来,不少驿站就设在河畔桥头,人可以踏波过河,马匹怎么办?大幅度绕远路?累不累?真要如此的话,那也用不着骑行,还不如徒步掠行自在。”

    圆方挠了挠脖子,嘿嘿笑,想说时没想那么细来着。

    黑牡丹等人却有些纳闷,不知道他究竟要去哪,始终不肯徒步掠行,非要跟这些驿站过不去干嘛,这分明是做了长途跋涉的准备,这究竟是要走多远的路、要去哪啊?

    “还有个情况,谁敢保证每个地方都完全如我们所判断,谁敢保证某个地方不会有多余的人手设置?”

    黑牡丹:“道爷,那你的意思是?”

    牛有道淡然道:“来而不往非礼也,不知道还罢,既然已经知道了,那就把这些眼线全给清除掉。”

    段虎狐疑道:“道爷,就靠我们几个人想干这事怕是不行吧?”

    牛有道:“靠我们自然是不行,面对这种组织,根本不是我们也不是般门派的实力能斗的,人家的背后能动用的财力和人力不是我们能想象的,留仙宗、灵秀山和浮云宗随便出几个人就能逼我们狼狈逃窜,人家背后的势力能驱使的修行门派可不止这三派,能派出的高手也远不止这几个人,我们真要跳出来硬搞,那是找死!也搞不出什么名堂,顶多是触动这张打草惊蛇,咬不到几个。”

    黑牡丹:“那怎么办?”

    “让有那制衡实力的人去搞吧。”牛有道抬手指了段虎和吴三两,“要再辛苦二位趟。”

    两人回道:“道爷请吩咐。”

    牛有道:“你们即刻赶往赵国京城,路不停,以最快速度赶到赵京,去找五个人,韩国使臣诸葛寻、宋国使臣涂怀玉、晋国使臣楚相玉、卫国使臣隋湃、齐国使臣左安年,找到五人后,多的也别说,就把燕国秘谍在驿站这般安插的故事讲讲,也别说是针对谁的,他们自然会警觉,自然会尽快通知各国朝廷迅速去查!”

    本来只是担心韩国那边,因为他要去的目的地就在韩国,可若是针对韩国路的话,未免有暴露行踪的嫌疑,遂管他其他地方有没有,锅烩了掩人耳目,反正又不需要他出力。

    至于燕国有没有在诸国这般布置,他不知道,起码诸国动作出,不说帮他吓退可能存在的危险,至少也能打草惊蛇吓得沿途可能存在的眼线全部缩起来,让他路畅行不再有这方面的担忧。

    否则看看眼前,仅因为这点麻烦就已经耽搁了他好些天的行程不敢动弹,实在是对方背后的势力太庞大了,他再自信也不能自大到以为自己这般势单力薄着就能碰撞。

    黑牡丹等人略有讶异,他们都搞不清各国使臣是什么人,因为不在他们平常关注的范畴内,却是发现牛有道门清的很,个个报的顺溜,看来在官方混过的人见识就是不样。

    吴三两颇为担忧道:“道爷,我们两个的身份,人家怕是未必会见我们,只怕连人家的门都进不去。”

    段虎跟着点头,这担忧不是没道理的,这个个可都不是普通人,身边高手护卫,明着暗着都很难接近的,那些人也不会什么人都见。

    牛有道:“不用担心,登门时,你们报我的名号便可,就说牛有道让你们带话的,他们自然会见你们。”

    黑牡丹等人相视眼,你有这么大面子?

    其实也不是什么面子不面子的,都是打过照面的,金州那晚事发时大家都在场,牛有道心里清楚,有事找那些人帮忙未必行,但见面递个话什么的,人家肯定好奇愿见。

    黑牡丹问:“道爷,他们回头怎么跟我们碰面?”

    牛有道手指地图,在个位置点了点,“北山县,你们两个京城出来后,直接赶往此地,在县城最大的客栈等我们便可。”

    “好!”二人点头应下。

    牛有道回头又要了纸和笔,当几人面写了封大家都看不懂文字的信,随后递给了圆方,“你乔装打扮下,立刻赶往摘星城,找到万洞天府的商铺,找到坐堂掌柜,报我名号,让他们把信传给金州刺史府。之后你也别再来了,直接回王爷那边等我。”

    黑牡丹等人悄悄互相看了看,这又是万洞天府,又是金州刺史府,又是王爷的,看来还是有不小背景的嘛,怪不得报名号就能见到五国使臣。

    只是几人有点不明白,万洞天府可是赵国数得上的大门派,有这层关系干嘛还被那三派给撵着跑?

    不管怎么说,这话中透露出的信息让黑牡丹等人暗暗振奋精神,对前途充满了希望,只要跟紧了这位道爷,刚刚透露出的这些背景自然也会成为他们的背景。

    这可比什么开宗立派强,那些开宗立派的小门派想融入这些背景很难的,会被其他势力排斥。

    如今看来,误打误撞之下反而找到了条捷径,几人实在是暗暗欣喜不已。

    唯独雷宗康略微低了下头,有些惭愧,自己目光短浅,有眼无珠,悔不该不听黑牡丹的!

    可事实上,他当时被留仙宗给盯上了,站在他当时的情况来看,他也没什么选择。

    而对牛有道来说,当着几人面显露这些背景,也有故意的意思在里面,要把他们差遣开了办事,让他们明白点什么看到希望才能尽心尽力,才不容易出意外!

    圆方愣了下,“道爷,我回头还是直接来找你吧。”

    对于牛有道的能力,他是越来越有信心的,不认为跟在牛有道身边能有什么危险,这趟出来开了眼界,想继续跟着开拓眼界。

    牛有道摇头:“忘了邀月客栈给你看的那本书吗?我不会留在这等你,分开后,途中联系不便,时难以碰头,而这带也不知下手的人使了多大的力,你个人乱跑我不放心。还有,你身上的钱拿出来,我路上办事要用。”

    想到《异兽录》,圆方心里略哆嗦,连连点头,“好!可我怎么反馈消息给你?”

    不过听说对方要用钱,他心中又是声哀鸣,这位的花钱方式他想想都肉疼,十足的败家子啊!

    可也由不得他做主,有点不情不愿地把钱掏了出来。

    “我信中自有安排,不用你操心。”牛有道点了八十张整数的金票,交给了黑牡丹收着,剩下的让圆方留在了身上,切安排好,挥手道:“好了,都照我说的去办吧,填饱了肚子即刻出发!”

    “是!”几人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