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五四章 他是我第一个男人
    ,。

    “好!很好!”

    广义郡守府内,看过奏报的凤凌波拍案而起,一脸兴奋,“尽快准备好行程,我要亲自去青山郡看看。”

    管家寿年微微欠身,欲言又止,道:“老爷,是不是先和夫人商量一下?”

    凤凌波:“这有什么好商量的,她不是想念女儿嘛,一起去吧!”

    寿年轻轻给了句,“老爷,还是和夫人商量下吧。”

    凤凌波略怔,看出了寿年有些不正常,问“夫人有事?”

    寿年束不语,微微躬身低个头在那。

    绕出桌案,盯着他看了会儿,凤凌波转身离去。

    来到内宅,见彭玉兰和两位儿媳正在院子里谈着什么,凤凌波屏退了行礼的儿媳后,“寿年有些奇奇怪怪的。”

    彭玉兰愕然:“怎么奇奇怪怪了?”

    凤凌波:“刚接到青山郡那边的消息,大势已定,准备去巡视一趟做出安排,寿年却在那吱吱呜呜的。”

    彭玉兰略默,问:“老爷准备做什么安排?”

    凤凌波:“我在考虑青山郡那边派谁去镇守,老大若义和老二若节皆可,若是派了若义去青山郡,若节就要镇守广义郡,若义镇守广义郡、若节镇守青山郡也行,他们兄弟两个都适用。”

    彭玉兰明白了他的意思,想让两个儿子各节制一郡,然后自己统揽两郡之地。

    “老爷,青山郡那边还是不要去了吧。”彭玉兰脸上挤出几分牵强笑意。

    凤凌波:“青山郡大乱初定,我得亲自去看看情况,才好拟定治理计划。”

    彭玉兰:“不是有朝宗和若男在那边嘛,他们夫妻既然将青山郡打下来了,就让他们操心去吧。”

    凤凌波摆了摆,“青山郡民生凋敝已久,百姓苦矣,朝宗和若男皆是武将,皆没有治理地方的经验,交给他们我不放心。再说了,女婿就是女婿,顶多算半个儿子,我们虽然不会亏待女儿,可女儿毕竟已有了自己的家,已成了商家人,青山郡还是让若义和若节去更合适。你放心,于情于理,我都不会亏待他们夫妻的,若男终归是我们女儿。”

    这些话在外人面前是不会说的。

    彭玉兰低头不语,有些话她不知道怎么开口。

    凤凌波盯着她,“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彭玉兰缓缓抬头,满脸苦涩道:“老爷,算了吧,青山郡的事咱们不合适插,放交给他们夫妻吧!”

    凤凌波皱眉道:“说什么胡话呢?”

    事到如今,有些事情也瞒不住,彭玉兰艰难道:“根本就没有什么十万鸦将!”

    凤凌波眉头一跳,“你什么意思?”

    彭玉兰:“爹的意思是,若男是他外孙女,朝宗是他外孙女婿,都是一家人,青山郡交给他们夫妻去打理也是一样的!”

    凤凌波愣了一下,旋即沉声道:“开什么玩笑,兵马钱粮都出自我广义郡,我找岳父大人理论!”转身就走。

    彭玉兰忙伸拉住了他胳膊,摇头道:“老爷,算了吧,没用的,这也是整个天玉门的意思,爹也得站在整个天玉门的大局上来看问题,他老人家也不好偏袒谁。”

    凤凌波:“这怎么能说是偏袒,他们夫妻只是我麾下将领,又没有治理地方的经验,搞乱了青山郡对天玉门有什么好处?”

    彭玉兰:“苍庐县不过数月,便被打理的井井有条,宁王旧部中不乏政务人才,那个蓝若亭有济世之才!”

    凤凌波一脸愠怒道:“你究竟站哪边?”

    彭玉兰艰难道:“这不是我说的,是爹的原话!我站哪边不重要,重要的是金州站哪边,海如月握金州兵马大权,她是朝宗的姑姑,她只认朝宗,青山郡若换人,她则放弃对燕京施压,放任周守贤自处,目前这个情况下,广义郡人马分散兼顾两地,根本挡不住周守贤的南州大军,一旦让周守贤腾出来,青山郡的人马若不回撤集中力量,只怕连广义郡也要陷入险境,青山郡转眼便会易主……”

    后面说了些什么,凤凌波一个字都没听进去,想到彭玉兰之前说的什么压根没有十万鸦将,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脸色渐渐苍白,凤凌波哆嗦着嘴唇,喃喃自语:“狼子野心…狼子野心…不愧是宁王的儿子…虎父无犬子…好个连环计,好个阴狠算计,竟搭上我一女,是我有眼无珠引狼入室…”突然捂胸口,两眼一翻,摇摇晃晃,就要晕倒。

    彭玉兰大惊,赶紧扶住了他,一掌贴在他后背,施法帮他理顺气息,潸然泪下……

    金州刺史府,花园,荷塘畔,袁罡笔直而立。

    后方亭阁内,两名丫鬟陪着光彩照人的海如月来到。

    见到荷塘边的袁罡背影,海如月嫣然露笑,“袁兄弟来了,快过来坐!”

    袁罡回头,转身上了台阶,走进亭内点了点头,“长公主。”

    “自家弟兄,不用那么客气,快坐!”海如月上前,伸抓了袁罡腕,就要拉着入席,十分热情。

    袁罡抬撤了一下,脱离了对方的拉扯,他不习惯跟女人这样拉拉扯扯的,更何况是个寡妇。

    海如月笑意不改,笑吟吟看着他,不知为何,只要这男人往她跟前一站,一股雄性气息就扑面而来,感觉往自己每一个毛细孔里渗,每每让她心跳。

    她也算是颇有见识的人,这般阳刚气概的男子,真正是头回见到,与大多数看到她时眼睛就忍不住往她身上瞄的男人不一样。接触的越多,就越能发现不一样,很不一样!

    不愿拉扯,她也不勉强,提袖请坐。

    袁罡闷声坐下,令他略皱眉的是,海如月稍挪圆凳,直接靠着他坐下了。

    见他没什么太大反应,海如月又笑了,一开始的时候,她屡屡接近,这位有点不近人情,没事连话都不愿多跟她说,一靠近立马避之如毒蝎退开,现在似乎识相了不少。

    而她也投桃报李,答应了袁罡些许要求,不局限在院里,允许袁罡在留芳馆内走动。

    海如月偏头道:“这里没外人,你们退下吧!”

    “是!”两名丫鬟欠身离开。

    海如月则亲自为袁罡执壶斟酒,流波明眸不时扫上一眼袁罡的侧颜,很有立体感的一张脸,刀削斧劈般,冷酷着!

    “来,袁兄弟,咱们共饮此杯!”海如月举杯相邀。

    袁罡坐那无动于衷,没有举杯的意思,“某不胜酒力,长公主自饮便可,道爷书信给我!”

    他从不乱吃别人的东西。

    海如月笑笑,樱唇衔杯慢慢昂头饮下,又再斟满,随后从袖子里掏出一封密信,放在了桌上。

    袁罡立刻拿了抖开一看,正是他熟悉的简体字,这东西相信没其他人能假冒。

    看过内容后,他脸色有些凝重。

    海如月留心着他的反应,问:“写的什么东西?”

    “道爷需要长公主上书朝廷,扫清一些障碍,赵国境内的一些驿站有问题……”袁罡把信中情况讲了遍,最后提点道:“事成后,长公主联系人在北山县的最大客栈外的屋檐下挂上一朵红花便可!”

    海如月颔首:“知道了。”又举杯劝酒。

    袁罡一看信就知道,道爷肯定是遇上了麻烦,心中忧虑,哪有心情陪她喝酒,推杯道:“长公主,此事当加紧去办!”

    对这事,海如月的上心程度不比他差,牛有道是帮她解决大事去了,哪能不用心,但见袁罡这个样子,她倒是显得不要紧一般,又慢慢喝下一杯,空杯子放在了袁罡眼前,示意了一下。

    袁罡脸颊绷了绷,最后还是执壶帮她满上了。

    于是海如月一杯又一杯,喝到脸颊泛红,目光中带了迷离神色,袁罡不肯帮她再倒,她又自己执壶再倒。

    袁罡一把抓住了她的腕,沉声道:“长公主,你不能再喝了,办正事要紧!”

    海如月醉眼迷离道:“男女授受不亲,你想干什么?想占本宫便宜吗?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袁罡松开了她,拿了酒杯向后一抛,咚一声,直接扔进了后面的荷塘里。

    海如月趴在了桌上咯咯笑个不停,好一会儿方抬头,看着他,“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商朝宗已经拿下了青山郡!”

    袁罡:“道爷吩咐的事,长公主还需尽快!”

    海如月嬉笑道:“知不知道商朝宗的父亲和我是什么关系?他是我第一个男人!”

    “……”袁罡一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海如月抱着酒壶,嘴对嘴灌了口,目光悠远迷离道:“当年,我才十六岁,父母狠心,我和兄长被当做人质,送往燕京,你不知道我们兄妹有多害怕,我一路上是哭着去的。公主又怎样,到了燕京为质什么都不是,因我貌美,只要有资格伸上一的,都想把我给睡上一睡。”

    “童陌你知道吧,如今的燕国大司空,当时我已经被人送去了他的房间,犹如待宰的羔羊,后有人一脚踹开了房门,一拳将童陌打翻在地,连踢几脚,将童陌踢的吐血,无人敢阻拦!知不知道是谁?正是商建伯!他刚从边疆战场回京复命,我和这位表兄连面都没见过,他一听说我遇险,连身上战甲都未卸,便第一时间赶到了童府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