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五五章 爆炸
    ,。

    “他身穿战甲风尘仆仆赶来救我的样子,我一辈子都忘不了!他杀气腾腾出现在屋内的情形,在我心中如同神一般!当时兄长在京城同样处境艰难、受尽屈辱,获悉此事后,不以我脱险而庆幸,反而鼓励我去勾引商建伯,不为别的,只为借宁王的势自保!”

    说到这她又对嘴灌了口酒,眼神越发迷离,“沙场挑灯夜读,马背身先士卒,商建伯文武双全,十几岁便跟随将领出征,长期在边疆沙场。二十多年前我初见他时,他已初露峥嵘,在军中颇有威望,风华正茂!他哥哥商建洛,也就是如今的燕国皇帝,却长期在燕京熟悉政务,兄弟两个走的是一文一武路线。”

    “对于商建洛这个大表哥,我和兄长处境艰难时,也曾屡屡跑去求助。”

    “然而商建洛和商建伯不一样,商建伯只要拿得出军功,说话就有底气,商建洛则比较在乎与臣子间的关系,因为在乎储位,不愿得罪某些臣子,我们兄妹求助那位大表哥,后果可想而知。”

    “兄长从商建伯痛殴童陌的事情上看到了希望,看出了商建伯与商建洛不一样,为了活下去,把注意打到了商建伯的身上,让我去接近勾引。我尽管很为难,但心里并不排斥,因为从商建伯把我救出童府送回家的那刻开始,我就已经喜欢上了他,于是此后常常找会接近。”

    “商建伯看出我的心意后,婉拒,后来甚至躲着我。那时的商建伯已经有了妻室,还有一个儿子,商朝宗那会儿还没影,但我不在乎这个,我当时疯了般,只要能得到他,宁愿不要名分。最后终究是英雄难过美人关,我如愿以偿,两人在一起了。”

    袁罡无语,表兄妹之间居然…不过想到这个时代,表兄妹之间嫁娶乃是正常事,也只能是释然。

    “后来,天下局势生变,燕国迫于联合赵国的需要,要把我们兄妹送还赵国。我们兄妹终于熬到了这一天,活下来了,但我那时不想回去,只想跟商建伯在一起,然而兄长不许,说我堂堂公主之尊,不能不明不白没有名分地跟着一个男人,更没有做妾的道理,否则赵国丢不起那个人!”

    “还说什么公主嫁于他国是屈膝和亲,又说什么如今是燕国有求于赵国,就算商朝宗要娶我,也得要燕国拿出诚意来,说白了,就是向燕国索取利益!”

    “那时的我很天真,偷偷逃跑躲了起来,大冬天一个人躲在了山里,又饥又冷。后来,商建伯冒着大雪,亲自带人找到了我,我很感动,本以为他是要与我长相厮守,谁知他却亲自将我送上了回国的车队。”

    “那天的雪很大,他骑在马背一动不动,上车前,我朝他喊了声,我狠你!”

    “我最爱的人,伤我也是最深的那一个!”

    说到这,她已经是泪流满面,似乎回想到了那一天的那一幕。

    袁罡面无表情静默。

    “回国后,陆陆续续听说了他的消息,他崛起很快,成了一代名将,身为英扬武烈卫的统帅,所向披靡,威震天下!”

    “而父皇和母后则为安抚当时的金州刺史萧煌,将我嫁给了萧煌的儿子,也就是我亡夫萧别山。”

    “没多久,萧煌过世,萧别山接掌金州。后来父皇过世,兄长又接掌皇位,兄长雄心勃勃,意图平定诸侯,连妹夫也不想放过!”

    “我也没指望他能放过!父皇母后送我去燕国做人质的时候,说是为了赵国百姓;逼我回国时,又说什么不能有辱国格;逼迫我嫁给萧别山时,又说是为了赵国的江山社稷做出牺牲…”

    “其实我那时就渐渐明白了,靠谁都没用,不如靠己,我不会再任由他们摆布,于是联系上了商建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求援!商建伯说服了燕国朝廷,亲领大军逼境,令赵国上下惶恐,终于解了金州之围,也是那一次,引起了万洞天府对我的重视!”

    “父皇母后送我去燕国做人质是为了江山社稷,逼我回国是为了江山社稷,逼我嫁给一个体弱多病的男人也是为了江山社稷,兄长要杀我丈夫还是为了江山社稷,想必商建伯当时也是为了燕国的江山社稷。如今呢,我兄长只怕早恨不得除掉我,理由当然也是因为江山社稷。他们一个个都是为了江山社稷,他们的江山社稷我一个女人担的起吗?”

    “说来,离开了商建伯也未必是坏事,商建伯的下场你应该也听说了,如果当初跟了商建伯,我恐怕也要死个不明不白,呵呵!”她哭着笑着,捧着酒壶抬头猛灌。

    袁罡伸抢走了她上的酒壶,往后一扔,咣咚,又扔进了荷塘里,站了起来,冷漠道:“道爷也是为了你办事,你别误了自己的事。”说罢大步离去。

    背对的海如月暗暗银牙咬唇,好个铁石心肠的男人!

    等到她起身回头,已不见了袁罡踪影。

    随后,命人找了管家朱顺来,将牛有道的事给吩咐了下去。

    待把事情安排了下去,已有些不胜酒力,步履有些凌乱,刚回自己屋,门后便有一只搂了她的腰肢。

    扭头一看,是万洞天府长老黎无花,已经摸向了她身上不该摸的地方。

    “听说你最近和那个叫什么袁罡的走的很近,不会是动了春心看上了他吧?”

    “哪有的事,那个牛有道的确是个人才,我只不过是想通过牛有道身边人和牛有道拉近关系罢了。”

    “最好如此,我说了,你是我的人!”

    “想让我做你的人简单,把我娶了就行,赵国长公主,你敢娶吗?你也就敢占占便宜而已,嗯…”

    言尽于此,已被抱上了榻……

    留芳馆,一路回来的袁罡心情沉重,在整个赵国撒网,这是燕国朝廷对道爷动了,道爷处境危险!

    回到院子,见到了魏多,门一关,低声道:“道爷有危险,咱们不能再等了,解开你身上禁制的事只能等以后再说,我现在就要动!”

    魏多点头,“好!”

    袁罡:“你尽快收拾东西,我去制造动静,动静一出,你立刻趁乱先脱身,我随后去找你,咱们出门的右边街头路口碰面!”

    “好!”魏多用力点头。

    “药囤积的多,动静可能有点大,你别慌神,也别多想,动静出了立刻走,明白吗?”

    “知…知道!”魏多再次点头。

    袁罡立刻去里屋抱了个酒坛子出来,离开了小院。

    魏多则快速收拾行李。

    袁罡抱着酒坛来到了留芳馆花园,溜达到了一片假山当中。

    不动声色地观察了一下四周,蹲下,伸从假山底下的小洞中,掏出了一条油纸包的东西,扯开油纸,拉出了一根麻绳状的东西,导在了地上。

    咚!酒坛子在假山棱角上敲了个洞出来,泄出黑色细沙状物体,倒在了麻绳状的东西上堆积,随后提了酒坛子慢慢起身走着,一路走着,黑色细沙一路倾泻,在他身后路上留下一条黑线,不时回头看看。

    感觉着上酒坛的份量,若无其事状走到了一座亭子旁,直接坐在了台阶上。

    酒坛子边上一放,怀里摸出了火折子,注意到两名丫鬟从假山附近经过,等了下,等到两个丫鬟走远后,中火折子拔开吹燃,往地上的黑沙上一戳。

    呲!一阵烟起,一溜火花顺着黑沙路径快速而去。

    袁罡提了酒坛子立刻起身快步走人,朝一片树林走去。

    轰!

    一声惊天动地巨响,假山撕裂崩飞,狂风呼啸向四面八方。

    袁罡一个箭步,飞扑进了树林中,炸开的气劲紧接着冲来,将花草树木给摧残。袁罡侧身在一棵大树后面避了下,几块大石呼啸而过,遮挡的大树迎爆面被一块石头砸的木屑乱飞。

    整个留芳馆的人皆是一阵震颤,坐在椅子上的懵了,走在路上的感觉地面在抖动。

    那震耳欲聋的动静把所有人吓了一跳。

    这就是说的那个动静?脚下一颤的魏多震惊,随后背上包裹扭头就跑。

    四面八方的修士现身闪出,登高看向同一个方向,一个个惊疑不定,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不少人朝烟尘四起的地方飞掠而去,哪还会有人注意什么有没有人离去。

    冲到围墙边的袁罡一个纵身越过,落到了留芳馆外,低头快步向主街道方向走去。

    街头百姓,一个个呆若木鸡,看向留芳馆烟雾升腾的地方。

    “刚…刚才…”

    街头路口,见到袁罡走来,魏多结巴疑问。

    袁罡一把扯了他胳膊,低声道:“趁现在赶快出城,一旦封城就难走了!”

    两人在满街茫然木讷的人群中快速穿梭离去。

    刺史府内,欢愉后,借着酒劲入了梦乡的海如月被那一声‘天雷’给震的猛然坐起,能感觉到地下的余颤,听到外面随后而来的嘈杂声,迅速光着身子下了榻,扯了衣服赶快穿上。

    最后披头散发地出了房间,见天色晴好,不像打雷的样子,见到叽叽喳喳议论的丫鬟们,喝道:“刚才怎么回事?”

    丫鬟们皆摇头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