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五八章 不传之秘
    ,。

    北山县城外,三骑城内出来,一路快马加鞭驰骋,官道两旁是田野,青秧长势正好。

    穿过田野,官道直入山林,三骑刚跑入丘林地带,忽闻“嘘”声哨响,三人回头一看,只见雷宗康站在一旁的山丘上朝他们招。

    黑牡丹、段虎、吴三两紧急勒停,拨转跑回到山坡下。

    黑牡丹抬头问:“你怎么跑这来了?”

    之前牛有道让她来北山县城找段虎和吴三两,分的地方不在这里,在前面还有一段路程。

    山丘上传来踏踏马蹄声,只见牛有道晃在马背上现身在雷宗康身边,居高临下看着他们,两腿一敲马肚子,马儿载着他冲下了山坡。

    山坡上的雷宗康回身而去,不一会儿也骑了匹马冲下来。

    “道爷!”段虎和吴三两一起抱拳,脸上又再重逢的喜色。

    尽管还是散修,可是不知不觉的,只要见到牛有道,就不会觉得自己还是那苦哈哈的散修。

    “一路辛苦!”牛有道对二人笑眯眯一声,又朝黑牡丹抬了抬下巴。

    黑牡丹立刻回道:“道爷,看过了,客栈屋檐下除了灯笼,最显眼的是,挂了一朵大红花。”

    牛有道颔首。

    段虎又说:“道爷,我们来北山的路上看到了,有驿站正在抓捕,打听了一下,抓的好像就是那些躲在驿站的眼线。”

    “走吧!”牛有道微微一笑,拨转马匹而去,几人追随。

    至于段虎说的事,他在路上也让找驿站打听了,随便一点小钱就从驿卒那问到了,许多驿站都出现了抓人的事。

    一闻这动静,他就知道海如月那边照办了。

    其实他自己当时也能联系当地官府的人,然而下面那些官员太复杂,鬼知道什么情况,鬼知道对赵国朝廷有几分忠心,鬼知道其中会不会掺杂派系之争被瞒报,不能肯定人家会不会及时上报朝廷,或者说谁知是不是和那些安插的驿卒一样,看当地老百姓过的惨兮兮的他就对那些人不抱信心。

    加之地方官也做不了太大的主,许多人不敢担责任,随便接个举报不搞清楚就能上报?牛有道对他们真没信心,层层上报也麻烦,耽误他的时间。

    不清楚,不了解之下,稳妥起见还是找了海如月,海如月肯定清楚联系朝廷的什么人能快速解决问题,事实证明没错。

    一路走天涯,几人盲目跟着牛有道没日没夜的跑。

    尽管估计驿站没问题了,稳妥起见,途中休息时还是没在驿站,夜宿荒原和山林,碰上下雨的时候才会在驿站休整,尽量不跟驿站的人接触过多。

    这天又遇倾盆大雨,一行钻入了一家小驿站,要了房间歇下了。

    外面闪电霹雳,雷声阵阵,牛有道泡在澡盆里,窗户撑开着,躺着看外面的风雨飘摇,边上摆着一壶浊酒,一把剑,不时倒上一杯慢饮。

    一壶酒尽,水也没了温度,才爬了起来。

    换上衣服后,在木板墙上“咚咚”敲了两下,不一会儿,黑牡丹开门看了下,又离开了,喊了驿卒过来把澡盆给抬走了,之后才拿了梳子帮牛有道梳头。

    “外面雨大,为何不关窗?”黑牡丹问了声,其实想说,你洗澡连窗户都不关?

    后来想到自己都能露天就咽回去了。

    坐那闭目的牛有道慢吞吞道:“听风听雨,看风看雨。”

    黑牡丹无语,帮他梳完头,随后又拿了他衣服去洗,这一路上已经习惯了伺候这位,而这位也享受的理所当然。

    其他人也心照不宣的认为理所当然,都认为两人之间有那啥。

    一身清爽后,牛有道和衣侧躺在了床上,单臂支了个脑袋假寐。

    没多久,洗了衣服的黑牡丹又来了,敲门而入,一只碗摆在了牛有道面前。

    牛有道半睁眼睛问了声,“什么东西?”

    黑牡丹:“霜糖。”

    牛有道略掸了掸指,眼睛又闭上了,表示没吃的兴趣。

    送霜糖来只是借口,黑牡丹道:“这雨忽停忽下的,天定不下来,要不今天就在这歇着,明天再走?”

    牛有道睁眼看了看外面天色,目光落在她上的碗上,顿了一下,“问问驿站有没有肥肉。”

    “猪身上的肥肉?”黑牡丹狐疑,以为自己听错了。

    “嗯!”牛有道颔首。

    黑牡丹:“有,刚让他们宰了头猪。”

    牛有道翻身而起,朝门外走去,“我请你们吃饭。”

    “……”黑牡丹满头雾水,请我们吃饭?用得着吗?

    之后,她明白了什么意思,跟着牛有道到了驿站的厨房,看那架势,敢情是要亲自下厨。

    黑牡丹忙劝阻:“道爷,哪能让您干这个,让驿站的人做就好。”

    牛有道看看跟来的几人,玩笑道:“你们有福了,教你们点不传之秘,这个世界目前只有两个人会。”

    一听这话,几人立刻将厨房的驿卒给轰了出去。

    牛有道又让他们去找驿站的人要了姜蒜来,经过袁罡的查证,发现这边厨房里没这些东西,药房里倒是有,当药用,不当食物。

    譬如他们之前淋雨到驿站时,驿站就有熬好的姜汤奉上。

    袖子一挽,一刀在,在那剔了肥肉就切片,剑都耍那么漂亮,切点这个小意思。

    同时指挥几个生火的生火,洗菜的洗菜,清洗厨具的清洗厨具。

    锅一烧红,肥肉干锅下,锅铲捣了几下就不管了。剔了五花肉在那切块,又处理姜蒜之类的调料。

    黑牡丹等人面面相觑,动作干净利落,厨具使用有条不紊,有点怀疑这位以前是不是做厨子的。

    锅里肥肉熬成了油,油渣捞出,油装碗,霜糖捣了些倒进锅里剩下的油里。

    黑牡丹等人无语,这是干什么?糖和油这样混,怪恶心的,这能吃吗?

    锅铲在锅里搅动着,糖在油里熬出花后,牛有道一盆肉倒了进去,翻炒上色,后又加姜蒜之类的焖炖。

    很快,厨房里飘出一阵奇异的香味,一股大家从未闻过的香味,一闻就让人食欲大开。

    几人鼻翼煽动之余,皆神色凝重,有点相信了是不传之秘,黑牡丹对雷宗康道:“看着点,别让人靠近。”

    言下之意是不要让人偷学走了。

    一锅油亮的红烧肉出锅后,又煎了条鱼,又用肉炒了几样厨房里现有的绿菜,用的都是猪油,没办法,这里没其他油可用。

    牛有道边做边对黑牡丹做了指点,教了她怎么做。

    弄完后,牛有道甩掌柜似的走了。

    “这是一条财路,收拾干净,别留下痕迹!”黑牡丹低声叮嘱了段虎,怕被人学走的样子,与其他人端了菜走。

    驿站大堂内,一群人早就闻到了那诱人的香味,好奇地看着几人端出的东西。

    接下来自然是看这群人大快朵颐,大口喝酒,黑牡丹等人吃的停不下来。

    牛有道浅尝辄止,对他来说,味道只能算凑合,一直没搞齐调料,他和袁罡对付自己的嘴肯定不会弄这三不四的东西。

    但是对黑牡丹等人来说,似乎是绝世美味,一个个吃的眼睛发亮,就差把舌头给吞进去,荤菜就不说了,从未想过绿菜能做这么好吃。

    驿站里的人一直在看着这里,狐疑,有那么好吃吗?不过真的好香啊!

    驿长偷偷问了声厨子,“能不能看出怎么做出来的?”

    厨子摇头:“不知道,只知道他们往里面下了几味草药。”

    驿长无语,不尝也罢,药怎能乱吃!

    桌上的餐具里,全部清空了,段虎几人摸着肚子,一副没有虚度人生、意犹未尽的样子。

    黑牡丹腼腆笑着,为自己刚才的吃相不好意思,不过真的吃的很爽啊!

    摸着肚子的吴三两忍不住提醒了一句,“道爷,东边不远就是韩国的北州。”

    提醒这个不是没原因的,这一路北走,好像是要去韩国,可若真要去韩国的话,东边原属于燕国的北州如今正是韩国的地盘。

    牛有道淡淡一笑,“到时候就知道。”说罢起身离去。

    宁绕远点不是没原因的,据说现在的上清宗就在北州邵登云的地盘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尽量避免跟上清宗的人碰面。

    黑牡丹回头朝吴三两训斥道:“有吃的还堵不上你的嘴?”

    吴三两愕然:“我有说错什么吗?”

    黑牡丹:“好好的提北州干嘛?”

    吴三两诧异:“提北州怎么了?”

    黑牡丹压着嗓门道:“道爷的身份你现在不是不知道,难道没听说过那个传言,上清宗那个掌门如今就在北州,万一那个传言是真,你这不是揭人家伤疤么。”

    所谓传言是宋家放出来的,说唐仪嫁给牛有道诈取了牛有道的掌门之位之类的,当事人不吭声,外人也搞不清真假。

    吴三两愣了一下,忙小声道歉道:“失言失言。”

    次日雨过天晴,一行再次出发,翻身上马的牛有道有些傻眼,只见雷宗康背了只黑锅,吴三两提了只麻袋,跟着快步而来的段虎拿了瓢盆之类的东西往吴三两张开的麻袋里塞。

    这是要把人家厨房给搬走吗?牛有道皱眉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后跑出来的黑牡丹往吴三两麻袋里扔了一包东西进去,嘿嘿道:“带上,路上用的着。”

    “……”牛有道翻了个白眼,这几个家伙还真不嫌累,实在无语,打马先冲了出去。

    几人随后纵马追去,只是这一路上,吴三两的麻袋里一直在“当啷当啷”响个不停,牛有道牙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