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五九章 倨傲者
    ,。

    更让牛有道受不了的还在后面。

    “道爷,我去买点菜!”

    途中抱着地图一看,获悉不远处有城镇,某人打了声招呼,快马先跑了。

    没多久,某人提了几斤猪肉,快马加鞭而回,那画面太美,尤其是其他人还对猪肉的肥瘦评头论足说的头头是道。

    牛有道仰天无语,虽说血肉之躯不能免俗,但他印象中的修士不是这样的。

    当牛有道站在山崖上杵剑仰望星辰时,意境正美,山崖下却是油烟飘香,锅铲在锅里丁零当啷翻炒不停。

    一路上,遇上城镇,不是快马去买点肉,就是快马去买点绿菜。

    黑牡丹四人对这个不传之秘都挺感兴趣,都想尝试着练练艺,然而锅就一口,四人只能是轮流掌勺,所以每每轮到下一个要掌勺时,下一个喊着要去买菜的绝对是那位。

    牛有道感觉行进的速度似乎慢了些,动不动就要架锅烧菜,不慢才怪了。

    渐渐的,牛有道也习惯了这四个家伙,没办法,他自己带坏的头,偶尔吧,遇上合适的条件还会指点他们一道新菜。

    一路上“当啷当啷”的声音引得途径的路人注目及回头,牛有道也慢慢习惯了。

    至于去途中的城镇和驿站用餐,黑牡丹四人一点兴趣都没有了,能吃好的,为什么要吃差的,看不上那些伙食,宁愿自己动。

    长途跋涉也的确枯燥无味,牛有道也就放任了。

    就这么一路稀稀拉拉,出了赵国境内,进入了韩国境内……

    绿水青山,一行三十余人,蹄声隆隆驰骋,为首青年白衣黑披,面容俊雅,发束一根碧玉簪,身后三十余名随从中,一半武士,一半修士。

    冲上一段坡路后,青年抬,勒马原地转了几圈。

    一干人员亦紧急勒停,随行法师问道:“大公子,怎么了?”

    青年迎着山中上风口方向鼻翼煽动,嗅了嗅,问左右:“什么香味?”

    众人亦煽动鼻翼嗅了嗅,二话不说,两名修士脱离马背,直接弹身腾空而起,朝上风方向的山林飞掠而去。

    两山间,溪流淙淙,牛有道等人暂歇于此。

    黑牡丹正在掌勺炖红烧肉,香味诱人,坐在一旁的牛有道很无奈,连吃这么多天的红烧肉,这帮家伙不腻么?

    两条人影掠空而来,几人霍然回头看去,只见两名中年汉子闪身落地,冷冷盯着他们。

    牛有道等人慢慢站起,皆目露警惕,从对方二人滑行而来的距离看,修为搞不好达到了金丹期。

    一下来两个可能是金丹期的修士,是敌是友不知,几人有点怀疑是不是燕国派来的。

    两名中年汉子目光随后都盯在了架在火上盖着盖子的锅上,一人拱了拱,“不知锅里的东西能否见识一下?”

    牛有道伸,“请便!”

    那人当即走到锅旁,伸揭开了盖子,一锅炖着的红烧肉正在咕嘟咕嘟冒泡,诱人香味扑鼻而来,不禁深吸了一口气。另一人走来,嗅了嗅,赞道:“好东西,这是何物?不知是如何制作的?”

    牛有道淡定从容,走到二人身边,微笑道:“我们似乎素不相识。”

    两人相视一眼,没说什么,盖上了盖子,又一起纵身掠空而去,说走就走了。

    这次几人看了个清楚明白,的确是金丹境界的修士!

    黑牡丹等人松了口气,走了就好,真要是找茬的,那就麻烦了。

    谁想没过一会儿,凌乱马蹄声传来,山林中鸟雀惊飞,一群影影绰绰的人影现身,白衣黑披的俊雅男子在众人护卫下从林中现身,不疾不徐地沿着溪畔而来。

    牛有道等人心弦略紧,看到了人群中之前离开的那名金丹修士,敢情还不止二人,是一群人。

    而且一看其中某些人的装束,明显是官兵人马。

    黑牡丹他们有点后悔了,貌似是食物香味引来的,早知不该如此。

    一群人近前,俊雅男子挥一掀披风,翻身跳下了马,在左右护卫下,上前拱道:“听闻有好东西,冒昧前来叨扰,欲见识一二,还望不要见怪。”

    直接冲着牛有道打招呼,从黑牡丹等人拱卫的情况看,识别出了牛有道是这群人的头。

    牛有道拱回礼,“谈不上什么好东西,不知尊驾是何方高人?”

    俊雅男子道:“北州邵平波。”

    牛有道略顿,北州又是姓邵的,再看人家这阵势,不禁问道:“不知北州刺史是尊驾什么人?”

    邵平波笑道:“正是家父!看阁下不凡,不知又是何方高人?”

    这话也算不上过誉,外貌气质暂且不提,看黑牡丹等人的年纪明显大于牛有道,却以牛有道为首,仅凭这一点就不寻常。

    牛有道无语,居然遇上了邵登云的儿子,摆道:“我可不是什么高人,不过替人跑腿的罢了,在下张三,刚从出使赵国的诸葛大人那边来,奉命回京城办点事。”

    这是瞎扯,但是黑牡丹等人一点都不引以为怪,对方这些人好赖难分,留一线保障总是好的。

    “哦!原来是诸葛大人的人。”邵平波点了点头,闻了闻香味,目光落在盖着盖子的锅上,“听说张兄炖了一锅好吃的,不知能不能让邵某沾点光?”

    牛有道笑曰:“好说,邵大人开口了,焉敢不从,只是要火候还差点,要劳烦稍等。”

    “那是自然。”邵平波点头,他后面的人立刻全部下马,他又问牛有道:“不知诸葛大人吩咐了什么差事让张兄去办?”

    牛有道听出了试探核实自己身份的意味,回:“也没什么,前些日子诸葛大人获悉了一些消息传回京城,国内对各地驿站整治了一番,如今京城那边要确认一些详情,书信中讲不清楚,让我回去跑一趟交差。”

    邵平波怔了一下,“驿站的事,是诸葛大人从赵国那边探来的消息?”

    牛有道反问:“有什么问题吗?莫非邵大人另有消息?”

    邵平波摆了摆,没再问这事,看牛有道面对他淡定从容,一些官方的事情也是清楚,大概信了其身份,不过又问:“张兄也是修士吧?不知出自何门何派?”

    牛有道本想弄个韩国大门派的身份出来,然而搞不清邵家这边的脉络,没敢乱说,笑道:“无门无派的散修罢了。”

    邵平波不置可否地“哦”了声,也不知信是不信。

    锅里的肉好了,黑牡丹起锅装盆后,放在了一块大石头上,牛有道伸相请。

    然而立马有人上前倒了点白色粉末验毒,确认没问题才朝邵平波点了点头。

    随行武士中,有人拿了一付金筷子给邵平波。

    牛有道瞥了眼,加之邵平波的穿戴,发现这位是个讲究人,金贵体面。

    邵平波也不客气,盆里夹了块肉端详了一下,慢慢纳入嘴中咀嚼,渐渐闭上了眼睛,咽下后,摇头惊叹道:“肥而不腻,鲜香无比。”

    说罢筷子交还给了下面人,只尝了一块,不过却挥示意其他人,“大家都来尝尝,味道的确特殊,好吃!”

    也不问主人同意不同意,搞的跟他家的东西一样。

    他那些下立刻陆续过来,你尝一两块,他尝一两块,三十多号人一折腾,很快就将一盆肉给吃完了。

    一旁的邵平波淡淡斜了眼牛有道等人,见他们不敢有什么意见,一些事情心中有数了。

    一群尝过的人都叫好吃,邵平波看向黑牡丹,“这位大姐真是好艺。”

    黑牡丹忙谦虚道:“邵大人谬赞,好艺的是张爷,我也是刚跟他学的,还没学好。”

    “哦!”邵平波慢慢看向牛有道:“张兄,跟我走一趟北州如何?”

    牛有道不解地看着他。

    邵平波解释道:“我要宴请一位客人,借用一下张兄的厨艺。”

    什么情况?让我特意跑去北州给你做厨子?牛有道面无表情道:“公务在身,怕是要让邵大人失望。”

    邵平波:“放心,耽误不了你多久,不需深入北州,最多一天时间,此去京城,长途漫漫,也不在乎这一天,若是朝廷或是诸葛大人追究,尽管往我身上推,我担着便是。”

    “邵大人如果实在需要,她的艺不错,让她陪你走一趟如何?”牛有道指了指黑牡丹,倒不是反感做厨子,而是不想去北州,更不想跟邵平波一起去。

    若不是对方势大,就凭对方这倨傲态度,他连黑牡丹都不愿给。

    邵平波:“我请的是贵客,要用自然是用最好的,张兄万物推辞,就这么定了!”说罢转身而去,根本不容讨价还价,也不给你商量的会,翻身上马,领了一群人驰向山林外。

    黑牡丹暗暗叫苦,知道自己的谦虚话反而给道爷惹了麻烦。

    几名修士围了牛有道等人,伸道:“请!”

    碰上这种不讲道理的人,牛有道等人没得选择,就这样被带走了。

    锅碗瓢盆之类的东西留在了山野中,黑牡丹等人没了再携带的兴趣,已经因为这些东西惹出了麻烦,岂能不长点教训。

    出了山林,开始走回头路,倒也没返回赵国,途中改道,直奔北州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