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六一章 人生如戏
    ,。

    若那个‘夫’真是道爷的话,让道爷情何以堪?

    黑牡丹自己是女人,哪怕是站在女人的角度,若是哪个男人大庭广众之下这般,哪个女人能受得了?

    四人知道牛有道的身份,听牛有道这话怎么听都像是讥讽,感觉传言像是真的啊!

    唐仪表面平静无波地看着牛有道问:“大公子,这位是?”

    邵平波略介绍了一下,“出使赵国的使臣,诸葛寻大人的下,张三!”

    韩国使臣诸葛寻的下?唐仪不知道他怎么跑诸葛寻下去了,但知道名字肯定是假名字,拱了拱,没说什么。

    牛有道拱回礼,也没再说什么,目光扫了眼苏破和唐素素,都不敢捅破他身份,他就放心了。

    “把酒楼里不相干的人清空。”邵平波挥指向江畔的一座酒楼,下了令。

    牛有道目光迅速投去,打量酒楼所在地形,半在岸上,半临江,面江一面还有可观江景的楼台,档次不低。

    很快,酒楼里的客人全部赶了出来,码头上的众人移步酒楼,能有资格进酒楼的也不多,厨子自然有那资格。

    邵平波与唐仪并排进了酒楼,直往后面的临江观景台,很有情趣。

    之后进入的牛有道快速观察酒楼内的环境,被直接领往了厨房,邵平波还真是把他当厨子使唤。

    酒楼的厨房不小,五六个厨房人员看着他们,肥头大耳的掌厨上前拱道:“不知这位朋友是哪家字号的掌厨?”

    突然通知他们,请了厨师来,让他们帮忙打下,他也是这行当里有名号的人,心里很不舒服,语气里有讨教的味道。

    你大爷,还真把老子当厨子了!牛有道暗喷一句,他心里也不舒服,被唐仪给闹的,你说见面就见面吧,结果他被弄来当厨子,看邵平波和唐仪卿卿我我,回头他还得献上美味给那对狗男女,让他情何以堪。

    锵!牛有道猛然拔出半截剑来,让对方把眼睛放亮点。

    “……”掌厨一愣,旋即脑袋一缩,领着几人灰溜溜走了。

    剑归鞘,牛有道回头对跟进来盯守的修士道:“厨房禁地,麻烦回避一下。”

    那人道:“厨房什么时候成了禁地?”

    牛有道:“我们做菜的艺不外传,不守规矩就别吃了。”

    “……”那修士也没多说什么,慢慢转身离开了。

    “等等!”牛有道又喊住他,“取笔墨纸砚来。”

    那修士停步回头,“做菜用笔墨纸砚作甚?”

    牛有道环指厨房,“这厨房里缺我用的调料,我写下来,便于你们去采购。”

    修士走了,牛有道溜达在厨房内四处观看。

    修士很快又回来了,笔墨纸砚自然也带来了。

    用墨后,牛有道提笔写了几十样东西,揭纸一抖,递去,“去采购吧!”

    修士接来看了看,走了。

    黑牡丹等人互相交换眼色,不知道牛有道要干嘛,需要这么多调料吗?

    “不该看的别看。”牛有道回头左右,让黑牡丹等人避开了点,又提笔迅速写了样东西,搁笔,吹干纸筏,折了收起。

    临江观景台上,厨房出来的修士来到,拿出了那张单子递给邵平波,道:“都是草药。”

    一旁的唐仪静默,留心听着。

    浏览了下单子上的物品,邵平波问:“上次吃的东西里似乎也有草药吧?”

    修士道:“有的,我看到的似乎就有姜蒜之物。”

    单子递回,邵平波:“照单子上拟的去采购。”

    厨房,进来了个不该进来的人,唐素素绷着一张脸进来了。

    “道爷!”黑牡丹提醒了一声。

    站在窗前的牛有道回头一看来者,慢慢转身,杵剑身前,似笑非笑地看着,更像是嘲讽。

    两人面对面站定,唐素素沉声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牛有道:“我想去哪就去哪,你管得着吗?”

    唐素素:“你当我不敢杀你?”

    牛有道:“你要杀我也不止一两次,可是哪次能得?这次你也杀不了我!”见对方有暴怒的冲动,“怎么?想动?你应该知道东郭浩然在我身上留了什么,你一下两下也奈何不了我,闹出动静来,邵平波问情况,我为了自保,只好抖出和唐仪的关系,我倒要看看上清宗还要不要脸!”

    唐素素面目渐显狰狞。

    “你放心,你们不要脸,我还要脸!”牛有道伸摸出了之前写的东西,递出,“从此桥归桥,路归路,我和上清宗再无任何瓜葛,若再有纠缠,我必将上清宗从修行界抹去,我说到做到!”

    唐素素接了纸筏,打开一看,愣了愣,抬目看向牛有道的眼神有些复杂,微微颔首:“好!只要你说话算话,从此上清宗也绝不会再与你有任何牵扯!”

    牛有道:“决不食言!”

    唐素素扭头便走,牛有道转身又看向了窗外。

    黑牡丹等人面面相觑,一个个暗暗惊疑不定,难道那个上清宗掌门真的是道爷的老婆?

    “道爷!”黑牡丹忽又提醒了一声。

    牛有道回头看去,无语,只见苏破又走了进来。

    两人面对面在一起,牛有道:“该说的我已经对唐素素说清楚了。”

    苏破亦是满脸复杂神色,刚才唐素素已经跟他说了,东西也给他看了,他左右看了看黑牡丹等人,问牛有道:“能借一步说话吗?”

    牛有道:“这几个都是我的人。”

    苏破叹道:“其实没必要这样,掌门为了上清宗很难,她一个女人撑着真的很不容易,邵平波对邵登云的影响力很大,有些事情不得不虚与委蛇,有些事情也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掌门和邵平波没有任何见不得人的关系,你不要误会。”

    牛有道眉头皱了一下,其他话没怎的,倒是那句‘邵平波对邵登云的影响力很大’猛然触动了他,结合之前对邵平波的一些猜测,暗暗心惊。

    苏破继续道:“你可能不知道,掌门对外早已公开承认了是你夫人,掌门对我们几个老家伙也说过,待上清宗稳定后,要找你回来。掌门还说了,待她帮上清宗把路给铺好了,会把掌门的位置禅让给你!如今,上清宗已经渡过了危,站稳了脚,没必要再像以前那样对你,以前的事情就算是师门对不起你,眼前的事情咱们想个办法收场,你回来吧!”

    牛有道微笑道:“该说的我已经说的很明白!”

    苏破:“你不看我们的面子,也得看看你师傅的面子吧?”

    牛有道:“正因为看他的面子,我才一而再的忍让,我已不再欠上清宗什么,苏长老,一切都过去了,各走各路吧。”

    苏破还想说,牛有道抬打住。

    苏破叹了声,“魏多怎么样?”

    牛有道:“不认识。苏长老,不要打扰我做事。”挥示意了一下。

    黑牡丹等人上前,硬生生将苏破请了出去。

    酒楼外,数骑来到,跳下几员身穿战甲的将领,大步直奔酒楼观景台面见邵平波。

    唐仪见状,借回避离开了观景台。

    刚回到酒楼内,候着的唐素素请了她到一旁说话,那张纸筏给了她,低声道:“掌门,都过去了。”

    唐仪打开纸筏一看,瞬间银牙死死咬住了嘴唇,冷目盯着她,“你逼他的?”

    两人的相处关系早非从前那般强弱之间,唐素素的权力被剥夺后,也一直没恢复。而经历了一些风风雨雨后,唐仪也已经不是曾经那个唯唯诺诺的唐仪,已将上清宗的权力牢牢捏在了自己的上,很强势!

    而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又是唐素素希望看到的。

    唐素素低眉垂眼道:“掌门这就冤枉死老身了,一见面他就给了我,显然是事先写好的,掌门若是不信,可自己问他。”

    “他在哪?”唐仪问了句。

    唐素素略欠身回道:“厨房!”

    唐仪二话不说,直奔厨房。

    老是有人往厨房跑,牛有道已经让人把厨房的门给关了,几人正在厨房内假模假样的洗菜。

    黑牡丹等人感觉不对劲,大家干的和做那红烧肉有关系吗?

    牛有道那让人摸不清头脑的举动一出来,已经对牛有道略有了些了解的几人隐隐感觉要出事。

    唐仪推门而入,牛有道等人回头一看。

    看着拿了把刀切肉的牛有道,两人目光一对,唐仪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一幕幕画面,拜天地,洞房花烛夜,灿烂如霞的桃花树下!

    上清宗这边也没想到,商朝宗居然能那么快站稳脚,这里已经收到消息,知道商朝宗攻下了青山郡。

    自然也知道了牛有道杀燕国使臣之后被商朝宗断绝关系的事,唐仪做梦也没想到,那个桃花树下的懒散少年居然能干出那样惊动天下的事来,接踵而来的压力可想而知,燕国岂能放过他!

    只怕隐姓埋名就是与此有关,唐仪不知道他这段时间都经历了些什么,但是看到他拿把刀当厨子的样子,心中莫名有些心酸。

    慢慢走到了他跟前,轻轻问了声,“下山后,还好吧?”

    黑牡丹等人的目光悄悄偷看两人,感觉一出接一出跟演戏一样,太精彩了!

    “托唐掌门的福,安好!”牛有道笑了,放下刀,油乎乎的指了指她的穿戴,“这是咱们这种下贱人呆的地方,可不适合唐掌门来。还请回去稍等,菜弄好了马上给你和邵大人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