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六五章 查无此人
    琴安县,小小县城,破旧城郭,沐浴着夕阳余晖,炊烟袅袅。

    客栈屋内,牛有道浴桶里泡着,对着敞开的窗,看着夕阳西下,边上照例摆着壶酒,把剑。

    红彤彤光辉透入屋内,亦将浴桶内的人照的红彤彤。

    咚咚敲门声起,黑牡丹的声音跟着响起,“道爷!”

    牛有道:“水里泡着,没要紧事就回头说。”

    嘎吱!黑牡丹直接开门进来了,门关,脚步声走了过来。

    牛有道顺手摘了旁搭的毛巾铺进了水里,“什么事就站那说吧。”

    黑牡丹溜达到了浴桶旁,往里瞅了瞅,发现挡住了看不到什么,鄙夷道:“比女人还害羞。”

    牛有道也不畏缩,依旧泡在那,平静道:“有事说事,你这样我不喜欢。”

    黑牡丹搬了张凳子坐他边上,挽起了双袖,另摘了块毛巾,打湿了,帮他擦拭着肩膀、胳膊,“伺候你也不喜欢?”

    牛有道偏头看了她眼,漠然道:“你最好还是讲点规矩。”

    黑牡丹反问:“你知不知我这样做意味着什么?这样做好像是有点不要脸,不过女人最终还是要跟个男人才是最好的归宿,我看好你,愿意死心塌地的跟着你,我把自己当成了你的人,这样你也不喜欢吗?当然,我也希望你能把我当成你的人,当成自己人,我喜欢看他们误会我和你的关系,我说的真心话。”

    牛有道默了下,问:“这么快就回来了,事情办好了?”

    黑牡丹推了推他身子,帮他擦拭着后背:“你也太小看我了,这点小事还能麻烦么?乔装打扮后,找了几个懒汉,给了点钱,让他们奔赴各地办去了。这些懒汉就喜欢赚轻飘钱,喜欢干这种不费力的事,我说了办的好有赏,当然,赏是不可能有的,回头咱们就走了。我跟后面看了下,按我说的买了糖哄小孩玩,效果不错,那些小孩已经在街头蹦蹦跳跳传唱去了!”

    牛有道嗯了声。

    黑牡丹眨了眨大眼睛,“唐仪长的真漂亮,要胸有胸,要腰有腰,要脸有脸,要气质有气质…”

    牛有道:“就是没脑子。”

    黑牡丹:“没脑子那也得看跟谁比不是,跟您比可能还差点,真要是没脑子,能管得住个门派的人?不是谁都能跟您样的,我见过的人里,您是最妖的个!”

    牛有道:“你想说什么?”

    黑牡丹:“这么漂亮的女人,男人怎么可能不喜欢,你真要觉得她在邵平波身边危险,不如带走好了。”

    牛有道:“你偷听的还不少。”

    黑牡丹:“你也没避讳我们不是。道爷,您心里还是有她的是不是?”

    牛有道:“你想多了,她是死是活跟我没关系。”

    黑牡丹:“口不对心,看的出,邵平波追求她,好像惹您不高兴了。”

    牛有道:“难道还能高兴不成?和高不高兴无关,就好比条狗,路过某地撒了泡尿,不管这块地盘属不属于自己,有别的狗闯入了,多少会吼两声。情绪多少受了点干扰,我也头疼这事,本以为不会有什么关系,碰上这事后,才发现和她有个夫妻名分是个麻烦,有点被架住的感觉,我是真不愿和她有什么牵扯,可还是牵扯上了。你说吧,她若有事,我管还是不管?”

    听他这么说,黑牡丹懂了,这位是真的对那位没感觉,啧啧道:“这就是人跟人的不同,我以前的那个男人,就算我被人用刀架脖子上估计也不会回头看上眼。道爷,您让我说的话,其实也没什么头疼不头疼的,知道了需要帮的话,能管就顺手管下,不知道的话,那就不勉强,也不刻意,坦然面对,这才是真放下了,不用为难自己的!”

    牛有道:“坦然面对…有点道理,倒是我着相了。”

    黑牡丹:“可您真要觉得邵平波危险的话,我觉得您还是想办法将她从邵平波身边支离开的好,男人我太清楚了,她长那么漂亮,迟早要成邵平波嘴里的肉,有些歪门邪道的手段是防不胜防的,我以前吃过这亏!”

    “这个我倒不担心,只要邵平波奈何不了我,就不敢动她。倒不是我能震慑住邵平波,而是在她没跟我脱离关系的情况下,邵平波不敢轻易用歪门邪道的手段对她,真要惹怒了唐仪背后的人,邵平波身边的那些法师随扈怕是保不住他的小命!从某个角度来说,只要我保住了自己,也就是保住了唐仪吧。”

    黑牡丹嘴凑到他耳边,“是赵雄歌吧?”

    “你怎么知道?”牛有道回头看了眼,厨房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很小声的。

    黑牡丹:“赵雄歌本就是上清宗弃徒啊!我听说留仙宗袭击上清宗的时候,赵雄歌连人都没露面,只是坐骑露了下面,就吓得留仙宗仓惶而退,留仙宗长老甚至自断臂谢罪。上清宗除了赵雄歌,还有谁能让身边高手如云的方诸侯忌惮害怕?实力到了赵雄歌这种地步的人,很可怕的,千军万马也挡不住!”

    牛有道:“赵雄歌出自上清宗,实力却远超出上清宗能调教出的范围,只怕上清宗开山祖师也不是他的对手,这有点不正常,你有没有听说过是怎么回事?”

    黑牡丹:“不清楚,这的确不正常,估计是有什么外人不知的际遇吧。”

    牛有道忽又回头问:“你刚才说你吃过歪门邪道的亏?”

    “道爷,您在揭我的伤疤啊!”黑牡丹唉声叹气着,伸了三根手指到他面前,“三次,被人**了三次!”

    牛有道:“是个人,还是三个人?”

    黑牡丹用力搓着他的背,“三个不同的人,有两次是不小心被人下了药。还有个是我惹不起,怕死,不敢反抗,被人活生生玩了好几天才放过,当时挺惨的,至今不堪回首。”

    牛有道:“你没报仇?”

    黑牡丹:“后来我纠集段虎他们,找到了个,宰了个,另个没轮到我们动手,听说被别人给杀了。至于那个我惹不起的,照样还是惹不起,哪敢找人家报仇,现在想想,能保住命就不错了,事情已经过去了,吃堑长智吧,以后自己小心点就是了。”

    牛有道略挑眉,“惹不起的是什么人,说来听听。”

    黑牡丹:“算了,不想说他,说了也没用,咱们惹不起。”

    牛有道:“嗯,等你觉得机会合适了再说吧,我看看能不能帮你报这仇!”

    “心意我领了,真不用,都过去了。”黑牡丹略带苦涩意味地摇了摇头。

    牛有道感觉到了她语气中的沉重,呵呵道:“那人什么眼光,你这么黑的也有兴趣?”

    黑牡丹两眼瞪,手突然水里捞,把扯掉了牛有道那盖在水中的布。

    牛有道无语,低头看了看水下无遮无挡的部位,反正坐那也没动。

    黑牡丹光明正大地瞅了两眼,面无表情,脸颊微红,手上布又扔了回去。

    牛有道慢腾腾在水里把布抖开又盖上,“你无聊不无聊?”

    黑牡丹:“觉得吃亏了?要不我脱光了下水陪你起洗洗?我长的有那么不堪吗?也就皮肉稍微黑了点,脸盘子也不差,你是没看到过,我身上其实挺有料的。”

    牛有道:“你这是勾引我吗?”

    黑牡丹:“我说了,你想要,随时。”

    牛有道微微摇头:“说这些没意义,你听好了,从你跟在我身边开始,就注定不可能有那回事。”

    黑牡丹泼水到他身上,继续擦拭,“为什么?我就真让你这般看不上眼?我说了,我自愿的,又不缠你,只是想要点安全感。”

    牛有道:“没什么看不看上眼的,我不碰身边办事的女人,兔子不吃窝边草,窝边的草啃了,露出洞口就麻烦了。”

    黑牡丹撇了撇嘴,“送到嘴边的肉不吃是傻子!年纪轻轻,活的这般老气有什么意思?唐仪那种你也不喜欢,怎么感觉你对女人没兴趣,说真的,你是不是那方面不行?”

    牛有道闭目不语,说这个说不赢她,那个在邀月客栈哭的女人哪去了?败给她了……

    北州府城,邵平波行隆隆驰骋入城,门口守卫肃立两旁放行,无人敢拦。

    路直达‘凌波府’,邵平波自己的府邸,行跳下马入内。

    管家邵三省已在门口迎接,笑容有些牵强,“大公子长途奔波,路辛苦了。”

    邵平波看了眼他的脸色,身后披风荡着,继续大步入内,直奔正厅。

    途中名修士抬手接了只金翅,取出脚筒密件看过后,快步追上邵平波,“大公子,赵京那边来了消息,查问过了,诸葛寻身边根本没有叫张三的人,也核实了,诸葛寻身边也的确没那么年轻的修士,结果是查无此人!”

    跟着进入厅堂内的唐仪三人目光悄悄碰了下。

    邵平波走到正位前,摘下披风递给了管家,转身端坐下了,斜瞅了管家眼,“有事说事。”

    管家邵三省欲言又止,看了看其他人,最终还是从袖子里摸出张纸,双手递上,让他自己看。

    邵平波拿到手,先看了看他的脸色,目光再缓缓落到纸上,徐徐沉吟道:“北州王,北州王,颗糖来颗糖。上无奈,下无方,两颗糖来两颗糖。云假王,波…”

    话音戛然而止,瞳孔骤然缩,扶在膝上手掌瞬间捏成了拳头,脸颊紧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