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六六章 很难消化
    念的什么东西?什么一颗糖两颗糖的?诸人茫然,不过都发现了邵平波的脸色有些不对。

    邵平波自己一开始也被什么一颗糖两颗糖吸引了,后发现了不对,看完后,慢慢抬头问管家:“这是什么东西?”

    管家邵三省道:“童谣,”

    童谣?邵平波懂了,怪不得其中夹杂着什么一颗糖两颗糖的,搞他不知是什么书写体,还以为另有深意,敢情是童谣,又问:“哪来的?”

    邵三省:“这是大江北面一些地区的街头巷尾孩童们传唱的童谣,我们的人发现后传回来的。”

    “大江北面在传唱…”邵平波心口狠狠揪了下,难以接受这东西街头巷尾传唱时的情形,慢慢低头看向纸上内容。

    这童谣分明在说邵家是北州王,韩国拿他们没办法,燕国也拿他们无可奈何。这都不重要,也算是事实,问题的关键是童谣的后面,说父亲邵登云在北州只是个表面,真正当家作主的是他邵平波!

    更要命的是,有人居然拿了他的名字做文章,邵平波三个字仅仅只是颠倒了一下,结合童谣里的整体意思,立马变成了他要灭父!

    名字反了一下,立马暗合‘反’意,反!他这个‘波’恰好平父亲那个‘邵’,多贴合,这名字是多么的充满谶言意境,诛心呐!父亲看到会怎么想?

    还有更可怕的一点,童谣这个东西有着天然的传唱性质,会一直扩散传开的,他邵平波将成为北州的焦点,站在父亲身后的他将引起所有人的关注,针对北州的势力搞不好要把焦点针对他,想除掉父亲的人搞不好也要把矛头对准他,家族内部搞不好也要有人拿这事做文章。

    这是一场彻头彻尾针对他来的阴谋!

    弄出这个的人,心思之歹毒,让他有些不寒而栗!

    其他人还没搞明白那张纸上究竟是什么,究竟出了什么事,但是唐仪注意到了,女人总是细腻的,注意到了邵平波眼中闪过的阴郁和愤怒交织在一起的眼神。

    唐仪略一惊,这种可怕眼神让人心惊,下意识让她联想到了牛有道的话,邵平波很危险!

    邵平波终于明白了管家之前的脸色是怎么回事,显然也意识到了其中的严重后果,他迅速摁奈下了复杂情绪,冷冷问道:“这东西什么时候出现的?”

    邵三省:“布置在江北的暗点以前都没有听说,两天前的样子,这童谣突然爆发了出来。暗点特意找到小孩问了,有的小孩说是有人给糖吃让唱的,有的小孩则是见其他小孩唱,自己也跟着唱。暗点根据已有的线索追查,只查出个别收人钱财办事的表面,找不到幕后的元凶。”

    其他人还是弄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童谣怎么了?在散播对这边不利的消息吗?

    已经传唱开了,邵平波也知道这事瞒不住其他人,这些人一出门搞不好就要获悉,与其藏藏掖掖没用,不如以示大方,中纸递出,让他们自己看。

    “地图!”邵平波召唤一声,管家立刻让人取了地图过来,展开在他的面前。

    邵平波起身盯着地图问道:“谣言在什么地方捕获的?”

    管家指了些区域,“最先是在琴安县,几乎随后周边县也跟着在快速扩散。”

    邵平波缓缓闭目。

    众人一个个传递着看过了那张纸,一个个弄明白童谣意思后,皆是心惊肉跳,这分明是要离间邵家父子关系,要把邵平波往死了整啊!

    “两天前…”邵平波嘀咕着梳理近期的一系列事情,良久后,缓缓睁眼,出声冒出个名字来,“张三!”

    众人一愣,邵三省不知什么意思,问:“大公子说谁?”

    邵平波冷笑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事应该是那个火烧酒楼的张三干的。”

    唐仪惊疑不定道:“大公子,何以断定是那个张三?”

    邵平波:“最近也没什么不在情理之中的事,也就是火烧酒楼发生的突兀,时间上童谣接踵而至,另外时间距离上也对的上,十有八九就是他。”

    另一个重要判断基准点他没说,酒楼一烧,被人识破自己心思,他就意识到了动之人带给他的压力,意识到了对方的危险性,能让他有这种感觉的人,又出此阴狠段,反倒是能吻合。

    唐仪又问:“张三一伙好几个人,大公子为何偏偏认定就是那个张三,就不能是当中的其他人吗?”

    邵平波平静看着她,“在那种情况下还敢火烧酒楼逃跑的人,没他那个为首的拍板,不太可能干这种事。看看几人的年纪就知道了,几个年长的以张三那个年轻的为首,一个年轻的能约束住几个年长的,又岂是简单人?”

    他转身走回座位坐下了,嘴角露出自嘲意味,“说来,是我有眼无珠,居然强请了一尊真神来做厨子,怕是惹怒了人家,反就让我好看,先烧酒楼让我吃灰,又来一记童谣让我慢慢享受,还真是让我有的受,威力持久,很难消化…这次真正是碰上了不一般的高,这个张三很不简单!”

    苏破和唐素素面面相觑,皆目有惊疑不定神色。

    唐仪愣怔,难以置信,这真是牛有道干的?牛有道能弄出童谣这种事来?

    火烧酒楼她能相信,童谣这么高级的法她连想都没想到过,实在是不敢相信这是牛有道能出的招!

    更令她觉得匪夷所思的是,邵平波是什么人?上结各派,中理军务,下顺民政,年富力强,是个有着非一般能力的人,在她的认知中,这般年纪的人当中,无人能出其左右,加之玉树临风,气度雍容,乃风度翩翩的人中俊杰!

    更何况还有这般家世背景,这种人堪称完美,据她所知,不知多少女子将邵平波视为梦中情人。

    面对这种人的追求,若不是自己已嫁人,心有归属,唐仪觉得连自己只怕也很难拒绝这种完美的男人,似乎找不到比这位更优秀的男人!

    然而这种男人居然如此高看牛有道,还夸牛有道是很不一般的高,自然不是指牛有道的修为,而是指牛有道的才智!

    唐仪有种听错了的感觉,这真的是在说牛有道?那个厨房里持刀切肉的厨子、那个桃花树下的懒散少年真是邵平波所谓的高?

    恍然间,桃花源里,少年与年纪不相符的成熟,少年的诗,宋衍青的诗,一幕幕又上心头。

    正因此惊疑,若牛有道真有邵平波说的这么厉害,那牛有道在厨房所断言的,邵平波这人很危险…

    “大家一路奔波辛苦,我洗尘沐浴之后还要去向刺史大人复命!”

    邵平波又站了起来开口送客。

    诸人当即纷纷拱告退。

    一群人出了厅堂,大多是常驻凌波府的护卫,不需要离府。

    唐仪等人则不一样,一派掌门不太可能一直住在人家家里,平常有自己门派的事物要处理,加之又是女人,更何况邵平波明目张胆的追求,住人家里的确不合适,她也必须要避嫌。

    离开途中,苏破轻轻问了声,“难道真是他干的?”

    唐仪和唐素素不语,难以断言。

    唐仪想起了赵雄歌的话,东郭浩然不会乱收徒弟,他那样做必然有原因!

    苏破却是心中唏嘘,若牛有道真有那般才智,先不管段是否歹毒,对如今的上清宗来说,想振兴却是需要这样的有能力的领路人,若牛有道的能力真有邵平波那么高的评价,那这算怎么回事?本该是上清宗理所当然的领路人却被他们联给赶跑了……

    “黄先生、林先生,请留步,大公子有请!”

    黄斗、林狐,大禅山弟子,大禅山也是支持邵登云的背后势力,两人负责邵平波的安全。

    两人刚进侧院月门,便被赶来的邵三省喊住,再次请了回去。

    回到正厅,只见邵平波端坐在原位,双扶膝,闭目沉寂。

    两人近前拱:“大公子有何吩咐?”

    闭着眼睛的邵平波徐徐问道:“谁还记得江边码头上,张三对唐仪说的话?”

    两人相视一眼,略琢磨了一下,黄斗回忆着说道:“那厮话有些无礼,我倒是有印象,他一见唐仪便说好一个美人,被大公子警告后,他又问大公子,唐仪是不是大公子宴请的贵客,后面还夸大公子和唐仪很般配来着。”

    “夸?现在看来是嘲讽!”邵平波淡淡一声。

    黄斗狐疑,“嘲讽?”

    邵平波缓缓睁眼,“细细梳理一遍来龙去脉,我想我知道他是谁了,他应该就是那个牛有道!”

    两人惊讶,林狐:“唐仪的那个夫君牛有道?大公子,这从何说起?”

    邵平波:“码头对唐仪的唐突无礼,上清宗三人竟无一人有表示,我当时就觉得三人见到他的反应有些异常。后面,三人又陆续进了厨房,应该是见他去了,这说明不是一个人认识他,而是三个人都认识他。”

    “外面有关唐仪和牛有道的谣言你们应该都听说过,被上清宗软禁了五年,强占了掌门之位,还想杀他,小小年纪能从上清宗上逃出一命已是不简单。杀了宋家的人还能活到现在能简单吗?金州杀了燕国使臣还能全身而退,就更不简单了。之后商朝宗和金州联合,这和他出现在金州能说一点关联都没有吗?种种不简单加在一起,眼前针对我的段也不算意外。如此一来,我有理由怀疑,商朝宗的快速崛很有可能和他有关。重要的一点,是年纪,牛有道的年纪和张三的年纪应该相符,种种因素与他挂钩都能符合上,除了牛有道还能有别人吗?如此一来,码头上的一幕也能解释的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