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六七章 可能
    ,。

    黄斗、林狐愣住,渐渐若有所思,渐渐颔首。

    黄斗忽然笑了:“大公子,他又是火烧酒楼的,又是弄这出来针对你,看来是大公子对唐仪的示爱让他恼羞成怒了。”

    邵平波:“你小看他了,这种人若真有心把唐仪带走自然有办法带走,果断扔下唐仪跑了,可见对唐仪是没什么感情的,上清宗那般对他,也可能是原因。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更何况他们还有夫妻名分,唐仪的姿色如何,大家都不是瞎子,哪怕知道我在纠缠唐仪,他却果断抛弃唐仪跑了,对唐仪不做任何纠缠,这种人很理智,也很冷血…这人很危险!”

    他慢慢站起,“这般年纪便有这般本事,假以时日必成大患,留不得!”

    林狐:“去京城的人已经在路上。”

    邵平波:“正要说这事,去京城的人撤回吧,身份是假的,还指望他说到做到不成?”

    两人想想也是,点了点头。

    黄斗问:“大公子若是非要除掉他,首先得要找到他,咱们的势力出了北州很弱,天大地大,不知道他的行走路线,也不知道他去了哪,想找到他怕是很难。”

    “他跑到韩国来干什么?”邵平波忽问了句,又似乎在问自己,陷入了沉思中,负手在厅内来回走动。

    黄斗和林狐面面相觑,这个问题有难度,跟那家伙也是初次见面,不甚了解,鬼知道他跑韩国来干什么。

    静默一阵后,邵平波徐徐道:“有一个地方,他有可能会去,但我不能肯定。”

    黄斗、林狐几乎异口同声,“哪里?”

    邵平波顿步回头,问:“我问他为诸葛寻去京城办什么差,还记得他是怎么回的吗?”

    两人相视一眼,刚才的意思不是说牛有道不会去京城吗?现在怎么又和诸葛寻的差事牵扯上了?

    但是这位公子才智非凡,不可以常人来比拟,一直让二人深为佩服,所以黄斗还是自觉顺着他思路回道:“记得说是因为驿站的事,要代诸葛寻向京城那边面禀详情。”

    邵平波转身走回,又问道:“驿站发生了什么事,你们应该知道吧?”

    林狐点头:“大公子在京城就说过,北州这边也接到了京城那边的消息,驿站藏有燕国的奸细。北州也不能容忍燕国奸细存在,自然是要配合朝廷清理。据说六国都在清理燕国隐藏在驿站中的奸细,这事表面看似平静,实则动静不小,应该给燕国的谍报司造成了不小的损失。”

    邵平波站定在二人跟前:“他说消息是诸葛寻从赵国获悉后传给韩国的,你们觉得他会不会是说谎骗我吗?”

    问题顺着他的思路去解,不难找到答案,林狐:“应该不会,他当时已经知道了大公子的身份,既然冒充了诸葛寻的人,说出的东西应该不敢瞎扯,万一大公子知情,岂不是要戳穿,他哪还能假冒的下去,自然是要说些靠谱的情况出来。”

    邵平波略摊双手,“问题的关键是,连我都不知道消息是诸葛寻从赵国传回韩京的…也能理解,涉及国与国之间的谍报,保密是正常的,可牛有道是怎么知道的?知道驿站抓人我能理解,他怎么知道是诸葛寻传回的消息?这种涉密消息诸葛寻难道不知道保密,能乱传?”

    黄斗和林狐琢磨着。

    邵平波抬手点了点,“再回头看看京城给我们的抓捕消息,有一定的精准度,都是近期一段时间内陆续安插进驿站的,顺着这个时间度来关联牛有道,那这事就意思了。牛有道、燕国秘谍、安插时间,三者之间是有联系的!”

    林狐恍然大悟,脱口而出道:“牛有道杀了燕使,惹怒了燕国朝廷,燕国朝廷调动了人手在各路驿站做眼线寻找他,要收拾他!”

    邵平波微点头,“回头再看他知道诸葛寻密报的事。”

    黄斗立道:“有可能就是他联系的诸葛寻!”

    邵平波:“只怕还不止是联系了诸葛寻,应该还联系了其他各国使臣,这就是各国几乎同时动手的原因。他杀燕使的时候,各国使臣基本都在,与诸使是认识的,找上门传个消息不难。还有,诸国争雄,各怀鬼胎,不管哪国知道了这消息非必要都不会通报他国,情况自己掌握就行,巴不得看人家出乱子,各国一起动手本身就有问题。”

    林狐呵呵一声,“那就越有可能是牛有道干的,燕国针对他动手了,他反击报复很正常!”

    邵平波转身负手而行,轻叹了一声,“反手一击,撕碎了燕国布下的网,连燕国都在他手上吃了亏,你们还敢小看他吗?”

    林狐顿时笑不出来了,二人皆神情一肃,终于意识到了大公子为何说这人很危险!

    二人也理解了大公子为何如此忌惮此人,此人对这边的态度不善,的确不是什么好事,再回头看那童谣的事,怕是够大公子喝一壶!

    黄斗迟疑道:“大公子,这和他的去向有关吗?”

    邵平波慢慢走到主位坐下了,“难道无关吗?知道了燕国朝廷要对付他,你觉得他去哪最安全?”

    黄斗:“要么找个隐蔽地方躲起来,要么躲回商朝宗那边。”

    邵平波:“可他并没这么做,明知燕国朝廷要对付他,不但不躲,还在外面乱跑,甚至跑这么远,跑韩国来了,他到韩国来想干什么?”

    黄斗和林狐相视无语,这个真不好猜。

    “冒着风险前行,只能说明他有事要办!明白了前因,再拉他的整体局势俯瞰,一切都有迹可循。他的能力我们已经知晓,出现在金州绝非偶然,后面的事情天下皆知,商朝宗联合上了金州,借金州的势一举打下了青山郡,那么他去金州是干嘛去的?十有八九是他帮商朝宗促成了与金州的联合。”

    “父亲是宁王商建伯的旧部,对宁王的儿子商朝宗一直比较关注,听父亲说过,金州的海如月曾经和宁王有过一段男女之情,但宁王已故,再提旧情未免牵强,凭这个不足以让海如月出兵支持!事情牵涉两国,海如月这样做是冒险的,她也必须为金州考虑,否则她也掌控不了金州。”

    “按理说,商朝宗那般势弱,海如月也不可能出兵支持,所以说服海如月应该是件很困难的事情,凭牛有道的能力能出现在金州也就不足为怪了。事实证明,之前谁都想不到的事情居然发生了,偌大个金州居然会和小小一县之地的商朝宗联合。”

    “是什么原因让海如月答应了出兵?再把事情给捋一遍,牛有道促成了联合,商朝宗那边即将开战,他不回商朝宗那,反而顶着杀了燕使的危险在外面乱跑,明知燕国朝廷出手了,还往韩国跑,这很不正常!”

    “事情疑点顺序是这样的,牛有道以什么方式促联?海如月为什么答应出兵?牛有道为什么冒险来韩国?时间距离上来看,一路下来其实很紧凑,而三个疑点都是在有条件的情况下才能成形。那么我们植入未知的条件再来看看顺序,牛有道开出条件促联,海如月接受条件出兵,牛有道来韩国是不是有了答案?”

    林狐接话道:“牛有道为兑现条件来韩国!”

    黄斗微微点头。

    邵平波问:“能让海如月接受的什么条件需要来韩国?什么条件的完成,普通人办不了,需要修士来,商朝宗那边不是没有修士,为什么非要牛有道冒险跑来韩国?海如月身边也不是没有修士,什么事情连海如月身边修士都办不到,需要牛有道出马?”

    “想到这,我想起一件事,海如月的儿子好像患了种怪病,听说遗传自其父!”

    林狐:“天阴损脉!”

    黄斗:“赤阳朱果!”

    两人几乎同时脱口而出,说的不一样,指向的内容却是一样的。

    关注海如月的人还是不少的,不是因为她的美貌,而是因为她儿子的病决定着金州会不会易主。

    邵平波:“把这件事代入后,大部分谜团似乎都迎刃而解了,牛有道很有可能是去大雪山,要去冰雪阁求取赤阳朱果!”

    “这…”黄斗狐疑道:“凭海如月的身份地位都得不到的东西,他去有用?”

    邵平波:“这正是我不敢肯定的原因,东西没到手,海如月怎会轻易出兵?会不会是判断有误,牛有道会不会只是暂时经由韩国转道?”

    林狐:“不管他是不是,既然有这个可能,大公子又想除掉他,我们尽管派人去便可。”

    邵平波摇了摇头,“这事我另有安排,现在我这里有件事要劳烦二位,童谣的事因何而起,二位是亲眼见证的,还望二位向大禅山那边禀明。”

    “好说!”黄、林二人应下后,相视一眼,知道童谣的事够这位头疼一阵了。

    待二人走后,邵平波的脸色沉了下来,偏头看向束手一旁不吭声的管家邵三省,“小孩子不听话,有个失足落水之类的免不了,大人也该出来管管了。安排一些人奔赴童谣传唱的地区,造些能让人恐慌的例子出来,以谣止谣!”

    尽管知道童谣这东西不在这边势力范围内难管扩散,可他还是得想办法控制一下,总不能扩散到天下小孩都唱吧!手机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