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六八章 儿女
    邵三省神色顿了下,不过还是应道:“是!”

    邵平波:“不管牛有道会不会去冰雪阁,派人通风给燕京宋家,宋家应该会处理的。”

    说到这事,他憋着闷火,童谣会在父亲那边造成多大的影响他不能确定,这事成了他现在头等要面对的事,行事各方面都要收敛。旦这边有什么意外情况,大禅山那边的态度很重要,没确认牛有道会不会去冰雪阁不好动用人家,万让人家白跑趟,或出现什么意外,担心会让人对他有意见。

    童谣的事出,他行事不得不开始趋于谨慎。

    邵三省:“说到燕京宋家,有事正要报之大公子,燕京京畿大统领之的王横,把嫁给宋家的女儿给要了回去,宋家也出具了允许其女再嫁的文书,王横公开了此事,宋家在燕京那边的风向好像有些不对。”

    “哦!”邵平波意外声,琢磨着,迟疑道:“宋九明乃童陌心腹,王横却要跟宋家断绝关系,看来燕国朝堂上出了什么变故,不知跟宋隆的死有没有关系,这事让人保持关注。”

    “是!”邵三省应下,又问:“那这事还知会宋家吗?燕国朝廷也是要收拾他的,何况燕国朝廷的势力更大。”

    邵平波略摇头:“驿站的事,抓捕的招供细节我关注了,燕国使用这些谍报人员是谨慎的,根本没让他们做任何引人怀疑的事,只是传递个消息,牛有道怎么会把驿站的情况摸那么清楚?我怀疑是不是有人走漏了消息给他。燕国朝廷人多嘴也杂,咱们搞不清情况,还是让宋家去处理吧,宋家再不济,至少比我们更清楚燕国那边的情况。”

    “好的。”邵三省点了点头。

    “还有,最近护卫方面,安排缜密点。”邵平波绷着脸颊提醒了声。

    没办法,被童谣的事搞,他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无论是燕国还是韩国,那些想除掉拥兵自重邵登云者,怕是要盯上他。

    这事让他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牛有道随便手,便给了他各方面的压力,他对牛有道却只能干些惦记怎么追杀的事,让他有种高下立判的感觉,这感觉他很不喜欢。

    “是!”邵三省应下,见他没事再吩咐,提醒道:“大公子,洗洗快点过去吧,不宜让刺史大人久等。”

    邵平波回过神来,大步出了厅堂,直奔浴室。

    到了浴室直接脱光了,掀开纱幔,去了后面淋浴,之后又泡进了浴池里注入的温水中。

    纱幔外,丫鬟进出,放置衣物。

    丫鬟离去,窈窕身影,光彩照人的翠衣长裙女子进来。

    女子怀里抱着古琴,横琴在室内桌案上,坐在琴旁,纤纤十指起落,叮咚优雅琴音蹦出。

    螓首云鬓,闭月羞花之貌,脸妩媚笑吟吟之意,偏头看着纱幔后泡在浴池内的影影绰绰人影。

    女子名叫苏照,也是邵平波的表姐,算是邵家这边唯个修士。

    闭目泡在水中的邵平波闻听琴音睁眼,回头看向纱幔外的朦胧人影,笑道:“照姐什么时候回来的?”

    琴声停下,人影起身,声音娇美道:“刚回韩国便听到个对你不利的童谣,立马赶回了北州,怎么回事?”

    邵平波泼水扑了扑面,“牛有道听说过吧?就是杀燕使的那个……”把大概情况讲了下。

    苏照人影徘徊在纱幔外,“这牛有道好生歹毒!”

    邵平波:“这事不用你操心,你把主要精力放在打通齐国和卫国那边,北州若想有所作为,大量的战马和粮草不可或缺,等到北州渡过灾荒困境,财力上宽裕了,我就要着手此事。照姐,事关北州未来,你的责任重大!”

    苏照:“知道啦,我耳朵都听出茧了,直在操办,没放松过,你放心。”

    沐浴完毕,邵平波去了外间梳妆台前坐下,苏照挥手屏退了丫鬟,亲自动手帮他梳理头发。

    “好久不见,没什么公事以外的私事跟我说说?”苏照笑吟吟问了声。

    邵平波:“回头再说吧,我刚回来,还要去向父亲复命。”

    苏照沉默了会儿,忽又问道:“你会娶我吗?”

    邵平波:“需要怀疑吗?”

    苏照:“好,给我个确切时间。”

    邵平波皱眉,“你在开玩笑吗?现在娶了你,你的身份旦公开,还怎么去齐国那边办事?你难道忘了姨夫和姨妈的大仇?”

    苏照:“我看你是喜欢上了那个唐仪!”

    邵平波叹道:“唐仪是有夫之妇,我追求她什么目的你知道,赵雄歌的价值还需要我再跟你重申吗?”

    苏照略带忧愁地笑了笑,手上没停,“道理我懂,可我心里真的没底,我干的是肮脏事,旦你有那天,还能娶我这种人吗?”

    邵平波抬手,抓了她的柔荑,看着镜子里的她,“不要想多了,我直未娶,为的是什么?照姐,我此生非你不娶!”

    苏照幽幽叹,“但愿吧!”

    北州刺史府,洗去风尘的邵平波大步而入,刺史府管家羊双闻讯而来,亲自领了邵平波而去。

    两人路交谈时,个漂漂亮亮的欢快少女从花园那边蹦蹦跳跳而出,长相和邵平波有几分相似,正是其母同胞的妹妹邵柳儿。

    见大哥出现,邵柳儿的欢快劲立刻收了,规规矩矩淑女般走来,明显有些怕这个大哥。

    “大哥!”邵柳儿半蹲行了个礼,起身就要从旁溜走。

    “站住!”邵平波冷冷声。

    邵柳儿身形僵,畏畏缩缩道:“大哥有什么吩咐吗?”

    管家羊双微微笑,兄妹几个都怕这个大哥。

    邵平波冷眼道:“听说你们最近搞了个什么诗词社,你好像整天跟群油头粉面的东西混在起,还有没有个女儿家的样?”

    邵柳儿:“大哥说话难听,交流诗词歌赋罢了,怎么就成了混。”

    邵平波:“诗词歌赋是能当饭吃还是能上阵杀敌?也不看看如今是什么时候,北州多少百姓食不果腹,你们整天花天酒地,招摇往来,让百姓看了怎么想?”

    邵柳儿:“大哥说的是,我让他们以后收敛着点。”

    邵平波身子微微前倾到她面前,“听你这意思,还要继续跟他们鬼混在起是不是?”

    邵柳儿低声嘟囔道:“大哥,哪有什么鬼混,诗词歌赋乃是雅事,能陶冶情操,都是些志同道合之人。”

    邵平波:“志同道合?无知无畏的黄毛丫头个,你若不是刺史的女儿,试试看还有几人与你志同道合,天天被人吹捧着很开心是不是?以后老老实实在家读书、写字,学点女人该学的东西,再敢乱跑试试看!”

    邵柳儿:“二娘同意了我才去的。”

    邵平波眯眼:“听说你跟那个诗词社的谭耀显走的很近?什么时候有空带他过来见我!”

    邵柳儿顿时脸惊恐道:“大哥,都是我的朋友,你别乱来!”

    邵平波:“我告诉你,女儿家的姻缘大事由父母做主,由不得你胡来,你若不想害他,就自己管住自己!”说罢扭头大步而去。

    羊双摇了摇头,跟上。

    邵柳儿眼眶红了,委屈的泪珠儿在眼眶里打转。

    政事堂,刺史府处理公务之地。

    邵家老二邵无波正在内与几名官吏协商政务。

    邵家老三邵伏波身上还穿着甲胄,靠在窗口,嘴里叼了片树叶,颇有些无聊地打量着窗外,目光忽然顿,离开了窗口,来到邵无波这边,扯了下邵无波的衣服,“二哥,来了,来了。”

    屋内众人起往门外看去,只见邵平波大步而来,却未进来,而是与羊双拐另边去了。

    见人走了,邵伏波哼哼着:“云假王,波真王…”

    邵无波胳膊肘撞了他下,让闭嘴了。

    政事堂的边上有座阁楼,身材魁梧的邵登云就站在阁楼上,看到了楼下走来的儿子,眼神有些复杂。

    想到了当年,当年宁王还在,这个儿子却想尽办法劝了他放弃京城繁华,主动请缨来了北州边境驻守,后来宁王罹难,朝廷清洗宁王旧部,他却在这儿子的推动下起兵叛国,躲过了劫,成了方诸侯。

    当时叛不叛他很犹豫,是宁王手将他从小百夫长路提拔成手握兵马大权的大将,深受宁王厚恩。其次,叛国后,敌国也未必能善待你。

    然而事发时他才发现,许多事情这个儿子都帮他准备好了。

    事后他才意识到,从劝他离开京城开始,这个儿子就不看好宁王,就在为这天的到来做筹划。

    这个儿子不像他,像他那个聪慧的娘,奈何过慧易夭,其母早逝。

    童谣的事,他已经得到了消息,看过童谣内容后,什么波平邵的他倒不担心,他反而后悔当年不该娶妾,不该又生下两个儿子。论聪明才智和能力,这个儿子是最佳的继承人,可他担心的是,这个儿子旦掌握大权,会不会放过他另两个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