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七零章 复出有望
    阮氏呆坐着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这个邵家嫡长子的狠辣段他是领教过的,她扶持的娘家人,全部死光了,把他们母子的外围助力给拔了个精光。

    所谓的抵两条人命是指谁,令她不寒而栗。

    邵平波一走,邵无波和邵伏波两兄弟立刻来了,等了邵平波离开才来的。

    见到母亲神色不对,邵无波问:“娘,怎么了?”

    阮氏泫然欲泣,“那个诗社想办法解散了吧,瞒不过他的眼睛,他看出来了。”

    邵伏波问:“他说什么了?”

    阮氏哽咽泪流,摇头道:“还不是你们不争气,文不成武不就,否则他焉敢直接威胁我!散了吧,一想到你们姥姥全家的惨况,我就害怕!”说罢伏案痛哭流涕,颤抖着双肩哭的伤心。

    见母亲哭的如此伤心,做儿子的是最受不了的。

    听闻直接威胁上了自己娘,又见哭成这样,身穿甲胄的邵伏波顿时炸了毛,暴怒道:“王八蛋,我拉他到父亲面前理论去!”

    “回来!”邵无波一把拉住了他,“他既然能说出诗社的事,肯定心中有数了,到了父亲面前抖出来,你自己先吃不了兜着走!”

    邵伏波指了指痛哭的母亲,难道就这样算了的样子?可想想也的确奈何不了人家,用力跺了跺脚,一脸气呼呼,坐一旁扭头生闷气去了……

    燕京宋家,阖府上下沉静在一种莫名的压抑气氛中。

    构建在权力上的势力,一旦失去权力,势力立刻瓦解。

    从王横带回女儿开始,一股风向让宋家不寒而栗,往日踏破门槛的门庭,再无人前来问津。

    就连平常护卫宋府的法师,一个个也被门派招了回去,幸好这是在京师,幸好大司空童陌不愿让其他人心寒,暂时倒也没人敢上门找茬。

    同样因为童陌的原因,在衙门坐班的宋全也还在原位,但冷暖自知,周边同僚的态度已让他寒意阵阵,各种冷嘲热讽,知道被一脚踹下去是迟早的事情。

    下班,宋全失落落回到了家,去给父亲请安的途中,碰到下人领了个人一起同往。

    平常宋全未必会把这个人记在心里,但现在是真的记住了,宋家唯一一个没有离开的修士,陈归硕!

    他还主动笑着和陈归硕聊了两句。

    内宅正堂,宋九明端坐,宋舒和刘禄站立两旁。

    进来的二人见礼是当然,不苟言笑的宋九明对陈归硕露出了难得的笑意,叹道:“走的走,散的散,宋家的法师就你一人还在,患难见真情呐!没想到衍青在世时还交到了一个真心朋友,最近缺少人,让你辛苦了。”

    陈归硕心中无语,他也想走啊,谁愿留在这等麻烦降临,可是没办法啊,他是被牛有道胁迫来的,牛有道一天不给话,他也不便走。

    不过庆幸的是,牛有道给他安排了退路,这边事了后,倒也不怕没地方去,否则就这样跑了的话,他还真不知道该去哪,上清宗还要清理门户来着。

    “老大人言重了,师兄在世的时候待我不薄,做人不能忘恩负义,师叔在哪,我就跟到哪。”陈归硕看着宋舒说了声。

    宋舒笑了,一脸欣慰,一副没看错人的样子。

    宋九明颔首,一脸欣赏,心中也是感慨万分,的的确确觉得是患难见真情,如今这世道,这样的人真的是不多了!

    朝刘禄挥了挥。

    刘禄拿了十万金票,走来塞入了他中。

    一看这么多钱,从来没有过,陈归硕内心哭笑不得,没想到这样倒是发了笔大财,这宋家的家底子还真不是一般的雄厚啊!忙假意推辞道:“无功不受禄。”要塞还给刘禄。

    宋舒喝道:“矫情什么,给你就拿着,这是你应得的。”

    见状,陈归硕只好讪讪拱谢过。

    宋九明道:“从今天开始,你不是外人,和我宋家是一家人,只要老夫能再起,绝不会亏待你!”

    这里话刚落,外面有下人出现在门口,里拿了封信。

    刘禄过去,接信后问了两句,撕开信看了看,随后快速而回,禀报道:“老爷,北州驻京城的联系人送了封信来。”

    屋内几人奇怪,宋九明皱眉道:“邵登云给我的信?”

    刘禄:“没说谁的,您看。”信递上。

    宋九明接到看过后,精神一振,人站了起来,环顾众人道:“老夫有复出的希望了!”

    此话一出,众人也跟着精神一振,宋全忙问:“怎讲?”

    宋九明沉声道:“信上说牛有道人在韩国,北州那边已探明他要去大雪山冰雪阁求取赤阳朱果给海如月的儿子治病,只要拿下牛有道,便是将功赎罪,相爷那边也就有理由帮我说话了!”

    宋舒:“爹,会不会有诈?”

    宋九明扬着信道:“既然是北州驻京城的人给的信,想必不会有假,何况我这个情况,北州也没必要再对我出。老夫当初还奇怪,那厮乱晃个什么劲,现在许多谜团都解开了,原来是赤阳朱果!”

    宋全既高兴又担忧,“北州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宋九明:“北州这个时候伸,是在雪中送炭,估计指望老夫以后发挥什么作用,这个人情老夫领了!”

    宋全:“拿下了牛有道,相爷就能帮爹复出吗?”

    宋九明:“我跟了他这么多年,大家都看在眼里,我已将功赎罪,他要是一点旧情都不念,未免让其他人心寒。再说了,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

    宋舒咬牙道:“那小贼把我宋家害惨了,我亲自去解决他,方泄我心头之恨!”

    “你一两个人去有什么用?你有绝对把握吗?小贼的狡猾你还没领教吗?难道还要老夫再搭一个儿子进去吗?一把年纪,多动脑子,什么样的身份干什么样的事,打打杀杀的事交给那些自以为是的匹夫去干,死多少都是活该!”宋九明喝斥一声,回头看向刘禄,“联系留仙宗的人,告诉他们,拿下牛有道老夫就能复出!”

    宋舒挥指向外面,“他们的人都跑光了,一群见风使舵的小人,还找他们作甚?”

    宋九明喝斥:“计较这个、生这个气有意义吗?人家跟你就是为了利益,你给不了人家,还指望人家为你白白卖命不成?何况局势如此,他们也不想惹麻烦,可以理解,而除了这几家咱们如今还能找谁?咱们找别人,别人未必肯帮不说,搞不好要直接找朝廷邀功,他们受了老夫的影响,这个风头上一时间也没那么容易找到依附的权势,会出这力!”

    回头又对刘禄道:“正好他们也要找牛有道算账,告诉他们,事成后老夫必不亏待,这次让他们务必尽全力,不能再失了!”

    “是!”刘禄领命。

    站那的陈归硕眼珠偶尔转动两下……

    一个时辰后,陈归硕出了宋府,来到了离宋家不远的酒楼,要了壶酒,占了张桌子,坐下小酌了几杯,趁人不注意时,塞了张小纸卷给擦桌子的伙计……

    鼻青脸肿的商朝宗被人扶了起来,抹了抹鼻血,看着带了群人怒气冲冲而去的凤若男。

    没办法,纸包不住火,凤若男终于知道了真相,知道压根没十万鸦将那回事,纯粹是一场骗婚。

    凤若男怒了,感觉自己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利用工具,找商朝宗理论时,忍不住怒火,打了起来。

    商朝宗依然不是凤若男的对,白遥那边似乎有心看商朝宗吃点苦头,没插不说,反而制止了别人插劝架。

    “还不快去看看王妃。”蓝若亭对下面人喝了声。

    立刻有亲卫跑去追凤若男。

    被打斗动静惊来看热闹的圆方,在旁摇头唏嘘不已,对商朝宗那是满脸同情意味,娶个这样的老婆实在有的受,想当初若不是咱帮忙,你只怕连房都圆不了。

    他上前施法帮商朝宗检查了一下,回头对一脸关切的商淑清道:“郡主不用担心,一点皮肉伤,没什么事。”

    这边刚扶了商朝宗回屋上药,亲卫跑了回来禀报:“王爷,王妃走了,带了一批人马出了城,说是回广义郡娘家去了。”

    “走了好,永远别回来,泼妇!”商朝宗怒吼了声,转瞬又呲牙咧嘴,扯痛了嘴角被打裂开的口子。

    帮他上药的商淑清劝道:“哥,这事换了哪个女人都会生气,嫂子在气头上,你就让让吧,赶紧派人追回来吧!”

    商朝宗也在气头上,一拍茶几,“谁都不许追!”

    蓝若亭朝商淑清摆了摆,“郡主,王妃那脾气,估计追也追不回来,干脆让王妃回娘家消消气,等大家都冷静了,都愿意面对了,再派人去请也不迟!”

    “唉!”商淑清苦笑着叹了声,摇了摇头,想想也是。

    屋外又有亲卫进来,递上了一份情报,蓝若亭看过后,对商朝宗道:“王爷,有消息说,燕国派往各国驿站的秘谍遭到了六国的大肆清洗,损失惨重!”

    正帮商朝宗施法活血的圆方忍不住咧嘴“嘿嘿”一声。

    几人一起扭头看来,蓝若亭道:“看大师的意思,似乎已经知道这事?”

    圆方呵呵道:“那些秘谍本就是燕国朝廷派出来冲道爷去的,一路上又是盯梢,又是追杀,又是截杀的,给道爷造成了不小的麻烦,害我们躲躲藏藏反复跑来跑去,最终逼得道爷出和他们较量,最后被道爷揪住了他们的尾巴,就知道他们不是道爷的对,你们看,现在倒霉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