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七二章 风雪路人
    入屋内,便置身在了暖融融中,与外界的寒冷截然不同,屋内摆着火炉子。

    驿长本来是懒得搭理的,见到都是拿着武器的人,立刻换了热情态度亲自过来招待,问是歇脚还是住宿。

    离开九岭县后路未停,日夜兼程,遇上了大风雪,几人也有意休整下,要了几间房入住。

    倒是段虎等人有些不明白牛有道和黑牡丹为什么要两间房,都那样了,干脆住起得了。

    安顿下来后,几人又在大堂碰头,要了酒菜和汤水,吃点热乎的,毕竟冻了路。

    尽管都是修士,可血肉之躯仍在,口腹之欲不能免俗。

    酒菜陆续上齐,几人围了桌慢慢用着,谈笑着。

    到现在,黑牡丹等人可谓都从散修的阴影中走了出来,虽然还是散修,但已经无所谓了,心态有了彻底的改变。

    有句话说的好,心安即是归处,跟在牛有道身边,几人真正是心安了下来。

    雷宗康偶尔也会与众人插上两句话,参与谈笑,不过偶尔还是会看下牛有道的脸色。

    尽管牛有道至今没说接受他,可也没说赶他走,相处久了,他对牛有道也渐渐不再生分。

    他也知道了件事,黑牡丹等人的卖身契并不在牛有道的身上,而是给了黑牡丹等人自己保管。

    而黑牡丹等人也不明白,不明白道爷为什么始终不肯松口接纳雷宗康,都已经这样了,和表明态度接纳有什么两样?

    事实上段虎和吴三两已经怂恿了黑牡丹找牛有道说情,然而牛有道不置可否,就是不松口!

    这感觉总让人为雷宗康感到不踏实,可三人也没办法,目前也只能是让雷宗康这样着。

    外面隐隐传来马蹄嘶鸣声,不会儿,门帘揭开,进来了三男女,四人个个精气神十足,看就不是普通人,都携带着武器,令牛有道等人侧目。

    两名中年男子在后,名妇人在前陪着个俊逸年轻人,帮年轻人解下了皮裘,看情形就知道几人中那年轻人是为首的。

    年轻人神态睥睨间的傲态无法掩饰,抬头挺胸,胸挺的有些过大,牛有道等人的目光立刻落在他脸上,明眸大眼,湛然星眸,肉呼呼翘嘟嘟的樱唇很有特点,皮肤瓷白细腻,耳垂上还有耳洞。

    牛有道等人面面相觑,对方虽然是男装打扮,但瞎子也能看出是个女人,而且看样子还是个美人,不带这样女扮男装的,扮成这样还好意思脸傲态?

    “有点意思…”牛有道嘀咕了声。

    来者很快在驿站安顿了下来,回头也出现在了大堂内,如牛有道等人般,要了热乎的东西吃喝。

    牛有道手上筷子轻轻在碟子上敲了下,“吃着没味,我想吃红烧肉!”

    黑牡丹等人相视眼,惹出那般麻烦,还敢弄红烧肉呢?

    个个回头看了眼那边桌上的几人,隐隐察觉到牛有道是有意为之。

    如今凡事都抢着干的雷宗康起身,吴三两随后起身,两人起找了驿长,有钱什么都好说,借用下厨房算什么。

    不过这里都是平房,厨房离这边有点远,当然也远不到哪去。

    等了阵后,二人回来了,雷宗康手上端了盆红烧肉来,放在了桌上坐下。

    这边动了筷子,几人也是好些天没尝这口了,吃上这口,眼前水煮蘸酱的白切肉简直是垃圾。

    不会儿,股异香飘荡在大堂内。

    那边桌上的几人陆续看来,那女扮男装的年轻人眨着大眼睛盯向这边,貌似在看牛有道他们筷子接筷子的在吃什么东西。

    那名妇人看了眼年轻人的反应,起身了,走到这边桌旁看了眼盆里的东西,回头朝同样闻香看着这边的驿长等人喊道:“驿长,他们吃的,给我们也来份。”

    黑牡丹等人看向牛有道,只见牛有道嘴角挂着神秘而矜持的笑意。

    驿长快步走来,看到那妇人指的东西后,有些无语,苦着脸道:“贵人,实在抱歉,小站做不了。”

    妇人脸沉,“什么意思?怕我们给不起钱吗?”翻手摸出枚金币,“立刻做来。”

    驿长哭笑不得道:“贵人,真做不了,小站没这手艺,这是他们自己动手做的。”

    牛有道抬头笑道:“这位大姐,你就别为难他了,我们吃的东西乃是独门秘方,全天下尝过的人也是屈指可数,他们的确做不了。”

    “……”妇人无语,回头看向自己那桌。

    听闻是全天下也没几人尝过的东西,那年轻人绷不住了,起身走了过来,貌似想看清究竟是什么。

    那两名中年男子随后也走了过来,同样想看看是什么。

    年轻人站在桌旁露出探寻目光,发现盆里的东西看起来是肉,但样式的确是自己没见过的,再闻闻那诱人的香味,发出清脆如黄鹂般的声音问道:“这东西好吃吗?”

    不但是女扮男装扮的不像话,声音也是不加掩饰,明显是女人的声音。

    牛有道:“不好说,个人口味不同,不过你可以尝尝。”

    年轻人极为嫌弃的样子,“咦”发出长长拖音,道:“有你们的口水,脏死了,我才不尝!”不过却朝那妇人偏头示意了下。

    妇人只好有些不好意思地朝牛有道尴尬道:“也好,我尝尝如何?”

    牛有道两边挥了挥手,黑牡丹等人起身两旁,让开了位置。

    妇人没用这边筷子,回去拿了自己那边的筷子,回来后试着夹了块热乎的,边上有人拿了只小瓷瓶,指尖沾了些白色粉末弹到肉上,确认没有问题后,妇人这才将肉慢慢纳入了嘴中。

    慢慢咀嚼着,妇人眼睛渐亮。

    年轻人忙问了句,“好吃吗?”

    妇人咽下后,点头道:“公子,的确是世间罕见的美味。”

    声‘公子’,叫的牛有道等人无语,差点起鸡皮疙瘩,就这娘娘腔这个样子,也好意思叫公子,真当别人瞎啊?

    娘娘腔年轻人顿时很有兴趣的样子,回头问牛有道:“帮我们也做份如何?”

    牛有道伸手相请道:“走的是路,交的是朋友,相见既是有缘,诸位若是不嫌弃的话,坐下起用便可。”

    娘娘腔再次嫌弃,“咦”又发出长长拖音,摇头道:“不要,有你们的口水,帮我们再做份吧。”

    两个中年男子个脸无奈,个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样,有求于人这口气的确有点不太合适,搞不好得罪人闹出矛盾都是有可能的,然而两人似乎又拿那年轻人无可奈何。

    那妇人对这边略露抱歉神色,似乎在让这边别往心里去。

    牛有道将几人反应尽收眼底,本就是有心试探,略摇头道:“这位公子,还请见谅,我们几个不是打杂的。”

    娘娘腔道:“不让你们白忙,给你们钱。”

    牛有道哦了声,“给钱呐,那倒是好说了,不过就是价钱有点贵,就怕你出不起。”

    黑牡丹等人瞅了牛有道眼,皆在心里嘀咕,来事了!

    跟了牛有道段时间,大概都知道了些他的为人。

    娘娘腔下巴高傲抬,“说吧,多少钱?”

    牛有道淡然道:“不多,也就百万金币!”

    娘娘腔高傲的下巴低,瞪大了眼睛,惊问道:“多少?”

    牛有道个字个字地说了个清楚,“百万金币!”

    黑牡丹等人小汗把,这价…这几人看就不是般人,道爷,你这样摆明了黑人家,会惹出麻烦的。

    果然,注意到那两名中年男子略眯了下眼睛,那妇人的眼神也渐露冷凝。

    娘娘腔惊叫道:“百万金币,你抢钱呐?”

    牛有道偏头朝黑牡丹道:“金票!”

    黑牡丹不知他要干什么,看向他露出询问眼神,在问要多少。

    牛有道直接勾了下手指,黑牡丹将身上沓金票拿了出来给他,足足八十万呢,心里有些忐忑,这样露富好吗?

    牛有道接了沓金票,直接扔到了站在桌旁的妇人面前,“我这人不喜欢惹麻烦,多事不如少事,买个清净行不行?拿去,好走,别打扰我们吃东西。”

    对面几人目光唰下盯在了桌上那沓倒开的金票上,下也没办法估清有多少张,但都看出了全部是最大面额的万面值,粗看下起码也得六七十张以上。

    现场气氛凝,娘娘腔忽上前,拿了张金票检查,似乎不敢相信有这么大方的人,怀疑是假的。

    然而检查后,她脸有些涨红了,又抓了些在手检查,最后拍回了桌上,有些恼羞成怒,似乎受了奇耻大辱般,回头朝自己这边几人喊道:“百万就百万,把钱给他,今天我还就非要他做不可了!”

    牛有道眉头略动,随后漫不经心地提了筷子,夹了肉慢慢纳入嘴中咀嚼。

    两名中年汉子和那妇人都从娘娘腔的反应中看出来了,这些金票不假!

    三人刚刚绽露的不善神色收了起来,略带警惕地瞅了牛有道眼,能随手砸出这笔巨资买清净的人,又搞不清来历,让他们有些忌惮,也怕招惹上惹不起的人。

    妇人拉了下娘娘腔的胳膊,低声劝道:“公子,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