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七四章 一言为定
    半夜,能感觉到风雪停了,万籁俱寂。

    次日,阳光明媚,万丈金光令茫茫雪原熠熠生辉。

    门帘掀开,一行走出了驿馆,寒气迎面袭人。

    一袭黑绒披风笼身的牛有道杵剑站在台阶上,笔直而立,放眼四周。

    雷宗康和吴三两左右而出,牵马去了。

    驿站中的驿卒正在唰唰铲雪,清路。

    屋顶上也有人在清理积雪,否则容易把房子给压塌了,大坨大坨的积雪砸落在屋檐下。

    “好狗不挡道!”

    昨天那几人从驿馆内走了出来,那娘娘腔开口没好话。

    “公子!”裴娘子拉了她一把。

    回头一看的牛有道让开了路,伸请走,“昊姑娘慢走。”

    娘娘腔立马呲牙瞪眼,“你眼睛瞎的,谁是姑娘?”

    牛有道点头:“我把你当男人行不行?”

    “噗…”一旁的黑牡丹忍俊不禁,昨天坦诚相见的时候,道爷似乎也跟她说了同样的话。

    “你…”娘娘腔还没爆发出来,裴娘子一把将她推了出去,直接推的她踉跄着跑下了台阶。

    “李公子高风亮节。”裴娘子拱了拱。

    刘封海、柴非经过牛有道身边,也拱了拱。

    牛有道一个一个点头示意。

    马牵来了,牛有道方下了台阶走去,披风一掀,翻身上马,一行冲出驿站,上了官道,沿着有人压过的路线而行。

    “公子!”后面传来裴娘子的呼喊声。

    牛有道等人回头看去。

    娘娘腔纵马狂奔而来,很快超过了这边,擦过时,还对这边挑衅式的抬了抬下巴。

    她不愿跟在牛有道等人的后面。

    裴娘子等人陆续经过,追那娘娘腔。

    接下来的一路上,前后两帮人似乎走的同一条路线,一直能前后看到。

    前面的人似乎也察觉到了,裴娘子脱离队伍停了下来,等到牛有道等人到了后,方打马同行,笑着问了声,“李公子,这是要去哪啊?”

    牛有道知道人家可能怀疑他们是不是有意跟着,笑着回道:“去冰雪阁看看。”

    裴娘子哦了声,“原来同路。”

    牛有道:“你们也去冰雪阁?”

    裴娘子看了看前方,朝前努了努嘴,“小姐初次出来游历,听说过冰雪阁,没见过,异常向往,非要来看看。”

    牛有道点了点头,问:“既然同路,一起同行如何?你们是高,我们也好沾点光,得个照应。”

    裴娘子咯咯笑道:“李公子昨日宴请,我倒是想还这个人情,不过我可没办法一直堵住小姐的嘴,只要李公子受得了,我没意见。”

    知她指那娘娘腔的刁言恶语,牛有道爽朗大笑:“区区小事,不足为虑,当没听见好了。”

    一路冰雪,途中追上一支车队,拉着一车车草料,问了声方知是输送往前方沿途驿站的。

    当天深夜,再入一家驿站歇脚。

    此乃这条线路上通往冰雪阁途中的最后一座驿站,再往前没了路,都是雪岭,马匹无法前行,要扔在这。

    入住后,裴娘子回头找到牛有道房间,敲开了房门。

    牛有道让入请坐,裴娘子入内后没坐的意思,解释了一句,“我家小姐那人,本性不坏,嘴硬心软,有什么事李公子不要往心里去。”

    牛有道奇怪,“大姐就为解释这个而来?”

    裴娘子犹豫了一下,苦笑道:“怎么说呢,我能看出来,小姐心里在闹别扭,但是话说出口了,她抹不下这面子,不过她那人也好哄…那红烧肉既然是独门秘方,我也不好索取,能不能劳烦李公子这边再做上一份,我给她送去,回头我就说是我做的,不然她那心里还不知道要闹腾多久。”

    牛有道懂了她的意思,呵呵道:“既然都难为大姐开这口了,好说,待会儿做好了通知大姐。”

    裴娘子拱道:“客套话我就不说了,改日李公子若是有会来齐国京城,有心打听自然能找到我,届时再尽地主之谊答谢!”

    对方这话已经算是透露了点来路,牛有道目光微闪,试探了一句,“大姐认识左安年吗?”

    “李公子说的可是如今在赵国出使的左安年左大人?”裴娘子话一出口,自己都愣了一下。

    牛有道微微点头。

    裴娘子眨了眨眼,“听说过,不熟悉。”

    牛有道笑了,“大姐稍等,我这就让人去做。”

    漫天寒星,趴在窗口的娘娘腔看着夜空愣愣出神,屋内月蝶翩翩,柔和光芒忽闪忽闪。

    敲门声起,裴娘子随后推门而入,上端了一只大陶碗,还有一壶酒。

    东西放下后,招呼道:“公子,有好吃的,过来尝尝。”

    “能有什么好吃的…”娘娘腔嘀咕一声,不过鼻翼很快动了动,回了头,看到了桌上陶碗里的东西,扭身走来近看了看,立马扭头不屑:“我才不吃他们做的东西,除非他们来求我吃还差不多!”

    裴娘子哭笑不得,心想,人家能给你做就不错了,你还想人家求你吃?能随砸出那么多钱的人有那么贱吗?叹道:“公子,这是我向他们讨要了烹制秘法,亲自下厨做的,想让你尝尝评价一下我的艺如何。”

    娘娘腔两一背,肉嘟嘟的嘴唇撅了撅,趾高气昂道:“学什么不好,学这个作甚?也罢,也不能让你白忙,我就品品看吧。”

    裴娘子搬了张椅子放她身后。

    娘娘腔坐下后,提了筷子,夹了块,左看右看一阵,方慢慢纳入嘴中,稍微嚼了那么两口,便停不下了,一筷子接一筷子,吃的过瘾时,抓了一旁酒壶举过头顶便倒,酒水如注而下,抬头张嘴就接,豪饮!

    没多久,一大碗红烧肉空空如也。

    “呃!”放下酒壶的娘娘腔摸着肚子打了个饱嗝。

    “味道一般般吧!”娘娘腔不屑一句。

    裴娘子却唉声叹气道:“我还想让他们两个也尝尝我的艺,怎么一转眼就吃光了?”

    于是乎,娘娘腔似乎才发现碗里肉被自己吃空了,顿时尴尬了,脸颊红了,嘟了嘟油乎乎的嘴,“昨天被那帮人给气得没吃东西,肚子有点饿了,你再重做一份不就完了。”这话说的自己都心虚。

    “算了,连公子都说不好吃,以后不做了。”裴娘子扔下话,收拾了东西走了。

    “呃!”又是一个饱嗝的娘娘腔伸出鲜红小舌头左右舔了舔嘴唇,随后小舌头又灵活地把肉嘟嘟嘴唇舔了一圈,舔了又舔,回味无穷的样子……

    次日大早,两帮人约好了一起出门,一出驿馆,裴娘子等人齐刷刷看向了牛有道等人。

    只见牛有道等人把驿卒的皮帽子给弄来了,专在这冰天雪地用的帽子。

    帽子耳朵横拉,捂住了脸,只露一双眼,口鼻有气孔。

    娘娘腔撇嘴鄙夷,不过今天似乎气顺了不少,没了一路上的怪话。

    双方再次结伴而行,一起离去,除了驿站,掠过雪原,飞掠在崇山雪岭之间。

    娘娘腔的修为较低,牛有道估计才炼气期,偏偏还犟的很,不肯接受裴娘子的帮助,导致大家都依着她的掠行速度。

    近一个时辰后,众人飞掠上了一座山顶,只见山下是一条咆哮的河流。

    在这天寒地冻之地,河流不结冰已属稀奇,更稀奇的是,顺河流而上的一座巨大峡谷内,冰雪不染,四周雪茫茫,只有那峡谷内不见丝毫积雪,隐见人来人往,峡谷四周的雪岭上不时见人影飞掠。

    而在峡谷尽头,隐见郁郁葱葱,冰雪世界中的绿洲,一道彩虹横贯峡谷上空。

    裴娘子指着解释:“公子,此地便是冰雪阁,尽头的绿洲便是冰雪阁阁主雪落儿的居住地,听说那里琼楼玉宇极为华美,不过我也没见过。”

    娘娘腔兴奋道:“很华美吗?既然来了,当要去见识一下,看看究竟有多华美。”

    裴娘子脸一沉,“公子,可不能乱说,那地方可不是谁都能去的,你也不能乱来,出了事谁也救不了你。”

    娘娘腔撅了下嘴,她也只是一时兴奋口不择言,心里却是明白的,那地方是天下九大至尊之一的地盘,她招惹不起,哪怕是自己背后的势力也招惹不起。

    一旁蒙着脸的牛有道出声道:“公子若真想进去看看,我可以想想办法。”

    娘娘腔甩头看来,鄙夷道:“就凭你?”

    牛有道笑道:“不如这样,咱们打个赌如何,赌一百万金币!当然,你身上钱若是不够的话,可以写欠据。”

    裴娘子无语,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咱们这位好不容易气消了,你又来?

    娘娘腔怒道:“当我怕你这遮头挡脸不敢见人的家伙不成,好,我跟你赌了!”

    这次裴娘子倒是没有阻止,与刘封海、柴非相视一眼,眼中皆有狐疑之色,若真是因为这个赌输了,一百万金币能让公子去一趟那琼楼玉宇之地倒也值得,回去也不是什么交不得差的事。

    牛有道点头:“好,一言为定!”

    段虎等人面面相觑,大家身上的钱凑一凑好像有个一百万。

    黑牡丹心里暗暗嘀咕,道爷不会是又想画画吧?

    赌约定下,一行飞掠下山,直奔那座巨大峡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