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七八章 让他滚
    谈钱庸俗?裴娘子倒是想问问她,你拿的出来吗?

    娘娘腔哪管这些,已经蹦蹦跳跳跑了,不过一出门立刻娴静了下来,举投足淑女模样,只是那四处瞄的明眸大眼出卖了她的内心。

    客栈的球顶内部构造是一圈房间,中间是个大大的圆厅,有桌有椅,简约雅致,清爽。而圆厅正中有一圈扶栏,正是楼下上来的梯道。

    跟出了门的裴娘子问道:“小姐,你要去哪?”

    娘娘腔左右看了看,问:“那个轩辕道住哪间?回来了没有?”

    裴娘子:“我哪知道,跟你一直在屋里,不知有没有回来。”

    兴许是听到了动静,隔壁屋的刘封海和柴非也开门出来了。

    而就在这时,楼梯传来一阵上楼的脚步声音,一名伙计先冒了头,后面是楚安楼,接着是牛有道等人陆续上来了。

    一入此地,牛有道等人自然是环顾打量四周环境,站在房间门口的裴娘子四人令这边几人愣住,目光齐刷刷注意到了那个一袭粉红长裙的年轻女子身上。

    云鬓高绾,体态颀长婀娜,腰细胸隆,大眼明眸,面容青春靓丽而娇美,乍一看颇为惊艳,尤其是那股洋溢的青春气息,和一般大家闺秀身上的矜持劲截然不同。

    若不是边上站了裴娘子三人,牛有道非得看走眼不可。

    那娘娘腔居然变回了女人装扮,居然还是个少见的美人…牛有道几人面面相觑。

    楚安楼也只是惊讶了一下那女子的美丽,却并未放在心上,看了伙计指引的房间后,对牛有道伸:“先生,请!”

    牛有道回过神来,转身抱拳道:“掌柜的,不用再麻烦了,您去忙吧。”

    楚安楼点头,“好,那就不打扰了先生了,先生长途奔波来此劳累,先安心休息,有什么事等先生养精蓄锐好了再说。吃用方面也不用担心,只要客栈有的,先生尽管开口,一律免费。有什么事随时可以招呼伙计去办,直接找我也行。”

    “有劳有劳!”牛有道谢过,拱送了楚安楼下楼。

    几人随后跟了伙计去各自房间安顿,客房环境好的有点出乎牛有道等人的预料。

    黑牡丹等人跟了伙计看自己房间,牛有道正踱步在屋内查看,娘娘腔等人敲门而入。

    “好哇,一直用假名字糊弄我们,你真名叫轩辕道?”娘娘腔凑上前来立马问了声,大眼睛忽闪忽闪的。

    牛有道上下看她一眼,忍不住挠了挠背,一时间还真有点不习惯这娘娘腔的换装,微笑道:“你不是也没告诉我名字么?”

    娘娘腔立马拍了拍胸口,爽快道:“昊青青,我叫昊青青。”

    此话一出,裴娘子等人有些欲言又止,怎么把真名给说出来了,不是说好了在外不要用真名吗?

    然已经说出来了,再阻止也没用。

    “昊青青…”牛有道念叨了一声,再次上下看她一眼,还是感觉这女人怪怪的,怎么感觉这女人热情了许多,态度和之前判若两人,难道换装后连性格也转换了,还是因为自己跟楚安楼的来往让这位想巴结?

    可一路下来,这女人绽露的都是真秉性,也不像那种攀附之人。

    牛有道狐疑道:“不会是打赌输了想赖账吧?”

    “咦~”昊青青鄙夷一声,“把我当什么人了,我能是那种赖账的人么?愿赌服输,我认了,欠据好说,我这就给你。”提了裙子小跑进了书房。

    “……”牛有道愕然,扭头,目光跟着小跑的她。

    几人也转身跟进了书房,只见昊青青已经在快速研墨,随后扯了张纸,飞快写下了一张欠据,抖纸一吹,走到牛有道跟前,欠据扬来,笑眯眯道:“给!”

    字倒是不错,看过欠据的牛有道却越发满脸疑色,“两百万?你只输了一场,怎么就成了欠两百万?”

    昊青青很爽快地挥了挥道:“看你和彩虹客栈的关系不错,估计下一场我也得输,干脆一起写上,免得写两次。”

    “……”牛有道哑住,再次看上欠据有没有问题,别阴沟里翻了船被一小丫头给蒙了。

    裴娘子却是快步到牛有道身边,看了眼他上的欠据,发现是实名实姓正儿八经的欠据,没一点假,脸色瞬间黑了下来,两眼带着怒火盯着昊青青。

    虽说天下财富大多集中在修士的中,可那也是因为修士之间所需买卖的东西价高,一株灵草不可能和一颗白菜一样的价,大笔的钱财周转很正常,而真正的日常所需对修士来说其实花不了什么钱。

    譬如,一枚金币,足以让一个普通百姓轻松过半年。

    两百万金币足抵一个州府全年的税赋,而且还得是富裕的州府。

    而对修士来说,如果不算时间和其他因素的话,两百万金币能采购到的修炼资源也足以堆出十个金丹期的修士来。

    所以这压根不是能轻易拿出的庞大数目,可这位小姐居然当做儿戏般,让人如何能不怒!

    这也就是为何牛有道在驿站随砸出一堆金票能震慑住他们的原因。

    牛有道偏头看了眼裴娘子的脸色,随将欠据递给了她,“我哪知道这欠据能不能收到钱,打赌还没完,欠据的事以后再说吧。”

    昊青青立马喊道:“我还能骗你不成,你到齐国京城…”

    “闭嘴!再敢胡闹,立刻押你回去!”裴娘子喝斥打断,将上欠据折起而收。

    昊青青嘴巴嘟起,听说押她回去,不敢再说了。

    这时,看过自己房间的黑牡丹进来了,见一群人在书房,不知干什么。

    牛有道出了书房,对她道:“大堂遇见的那个人,你去找他过来。”指袁罡。

    黑牡丹:“不知他会不会在前台留下真名实姓。”

    牛有道知道她的意思,想去前台问袁罡住哪间房,略摇头道:“不用那么麻烦,他会让你找到的,你在客栈转一圈就能找到他。”

    “好!”黑牡丹应下,立刻转身而去。

    牛有道回头对裴娘子等人摊了摊,貌似在问,还有事吗?

    一行告辞离去。

    从这里一出去,昊青青立马赖在了外面大厅,摊坐在了一张椅子上,貌似发脾气道:“烦死了,让我一个人静静。”

    “留个人看着她,别让她乱跑!”裴娘子也未消气的样子,吩咐一声后,回了自己房间,她和昊青青同一个房间。

    刘封海也回了房间,留下的柴非在不远处找了张椅子坐下,盯守着昊青青。

    一炷香的时间后,又有上楼动静,黑牡丹回来了,袁罡和魏多也陆续冒头上来了。

    昊青青连忙起身,快步而来,对黑牡丹点头笑了笑,又对袁罡露出青春灿烂笑容,“咱们之前在客栈大堂见过的。”

    袁罡冷冷扫了一眼,一声未吭,压根没搭理她的意思,继续大步前行。

    遭了冷遇的昊青青目送袁罡进了牛有道的房间,撅了噘嘴,冷哼一声,不过并未离开,而是背个来回在牛有道房间门口徘徊。

    不远处的柴非盯着这边,不知道这位大小姐在干什么。

    屋内,牛有道站在窗前看着窗外,黑牡丹正要禀报人带来了,走到的袁罡已经开口了,“没事吧?”

    牛有道摇了摇头,盯着远处雪山,轻叹道:“你不该来。”

    袁罡没说话。

    牛有道回头转身,目光掠过袁罡,落在了魏多身上,眉头一皱,“让他滚!”

    袁罡偏头对魏多道:“你先出去一下!”

    魏多低个头走了。

    黑牡丹正暗暗琢磨这位跟道爷究竟是什么关系,谁知袁罡目光又投向了她,毫不客气道:“你也出去!”

    “……”黑牡丹一愣,很想问问他,你谁呀?凭什么对我呼来喝去?

    然而还不等她回过神,牛有道已经朝她点头,“出去吧。”

    黑牡丹无语,只好转身走了,临出门再次看了眼屋里两人,带上了门,一回头看到了魏多,也看到了在眼前晃的昊青青。

    魏多低头不语,昊青青一脸卖笑示好样。

    屋内,牛有道:“你跟那结巴混在一起是什么情况?”

    袁罡:“这人可以,对你忠心耿耿,可遇不可求!”

    牛有道:“我不管他可以不可以,他是上清宗的人,让他滚!”

    袁罡:“上清宗他只认你,整个上清宗他也是唯一遵从门规从头到尾帮你说话的人。”

    牛有道:“他说你就信了?”

    袁罡:“他已经死过一次。”

    牛有道怔了一下,“什么意思?路上遇见了意外,他救过你?”

    袁罡:“宁王山庄门口,他跪了很久,跪死在了门口,差点被兵卒捡去活埋了,最后关头,白遥发现他还有一丝脉动,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昏迷了很久才清醒过来,已经死过一次。”

    牛有道默了一下,“上清宗已经在北州站住了脚,让他回去吧,跟着我们未必是好事,我也不想跟上清宗纠缠不清。”

    袁罡:“吃苦受罪是他自找的,我身边缺人,这人我要了。”

    牛有道瞪眼:“废话!”

    袁罡:“就这么说定了。”

    牛有道狠狠指了指他,背个气呼呼在屋里来回走动。

    袁罡看了看边上煮沸的茶水,倒了杯茶,走到他面前递上。

    牛有道大袖一挥,“你少来这套,看到你就烦,不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