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七九章 我从不交朋友
    不喝就不喝吧,袁罡也不勉强,茶放一旁,看了看屋里的环境:“比我住的地方条件好,这里还有空房间吗?”

    “没有!”牛有道没好气地砸出一句。

    袁罡转身就走,出门关门,无视一旁凑上来的昊青青,朝黑牡丹勾了下指,示意过来。

    黑牡丹慢慢走来问道:“什么事?”

    “安排一间房给我!”袁罡直接吩咐了下去,转身招呼了魏多离去。

    “……”黑牡丹好气又好笑,也不知这人究竟是谁,素不相识的,直接就把她给使唤上了。

    她只伺候牛有道,伺候别人可不乐意,立刻进屋问情况去了。

    站在窗前的牛有道听闻后有些无奈,抬了抬,“跟客栈沟通一下吧,看还能不能给安排一间,不行就让他跟我一间吧。”

    跟你一间?从这句话中,黑牡丹意识到了那个不知叫什么名字的家伙和道爷关系不简单,连她这个已经与他坦诚相见过的女人想跟他睡一间,他都不同意。

    总之她对他,打情骂俏都可以,玩真格的不行!

    外面的袁罡领了魏多正要下楼,昊青青又冒了出来,直接拦在了下楼的楼梯口,终于把袁罡给逼停了。

    昊青青一脸灿烂笑容道:“我叫昊青青,跟道爷是朋友,敢问尊姓大名?”

    “让开!”袁罡冷酷道。

    昊青青:“以后大家都是朋友,互相认识一下嘛…”

    ‘嘛’字音到一边去了,袁罡伸将她拨开到了一旁,径直下楼而去,魏多跟了下去。

    柴非闪身而来,“小姐,你没事吧?”

    昊青青探首看着下楼离去的身影,摆道:“没事。”

    柴非:“小姐,咱们不知道那个牛有道的深浅,最好不要轻易招惹。”

    “我招惹他干嘛?”昊青青回头问了句,指楼梯下,“要招惹也是招惹刚才这位。”

    柴非:“我就是这意思,他们应该是一起的。”

    昊青青:“那有什么关系?”

    柴非皱眉:“小姐,你究竟想干什么?”

    昊青青趴扶栏上,看着楼下:“这个大个子,蛮顺眼的,很有味道的男人,我喜欢!”

    柴非服了她,未嫁之身,说这话也不害臊,脸一沉,“小姐,别闹了。”

    昊青青撅了撅嘴,道:“喜欢就是喜欢,难道不行吗?喜欢的就得及时下,否则被别人给抢跑了后悔都来不及,先接触一下,看看人怎么样。”

    “……”柴非无语,当她说这么直白是在开玩笑,叮嘱一句,“小姐,你是出来游历的,别惹事,也别乱跑,惹得裴姐不高兴了,她真会把你给押回去的。”警告过后,扭头就走,回了原来的位置坐下,继续盯着她。

    没多久,黑牡丹与一名伙计从楼下上来了,伙计又打开了一间房。

    这层一圈共有九间房,暂时也没其他人入住,裴娘子那边占了两间,牛有道这边占了四间,还有几间空着,袁罡再占一间也不成问题。

    而袁罡和魏多也在这时回来了,抱了棉袍和一些木板之类的东西,进了黑牡丹指示的那间房。

    放下东西的袁罡从腰间摸出楼下的房间号牌,扔给了伙计,让代为处理一下楼下的房间。

    伙计离去,昊青青进来,袁罡出去,昊青青跟出去。

    咣!跟在袁罡后面的昊青青止步于牛有道的房间门口,突然关上的门差点没撞她脸上,气她跺了下脚。

    屋内,见牛有道依然负站在窗前看着外面,袁罡在桌案旁坐下了,问:“怎么不见老熊?”

    “我让他回去了,应该回了商朝宗那边吧。”牛有道转身,坐在了他对面,拿了他之前倒的那杯茶,慢慢喝着。

    袁罡:“外面有个穿粉衣服的女人有点不对劲。”

    牛有道慢慢靠在了椅背,“怎么,你看出什么问题了?”

    袁罡:“很啰嗦。”

    “啰嗦?”牛有道愣了一下,说话不太好听有,很啰嗦吗?

    袁罡:“什么人?”

    “估计来头不小……”跟他没什么不能说的,牛有道把在驿站遇见的情形一直到现在的经过大概讲了下。

    袁罡:“如此说来,搞不好是齐国的皇室?”

    牛有道:“估计还不是一般的皇室,很有可能是公主那个级别的。”

    袁罡:“你身边的那个女人可靠吗?”

    “摘星城认识的散修……”牛有道又把认识黑牡丹等人的经过讲了下,途中经过也顺便讲了讲,既然袁罡来都已经来了,有些情况袁罡有所掌握的话,也方便袁罡应对防范风险,一些计划也和盘托出了。

    两人之间没什么秘密。

    听完后的袁罡沉思中,牛有道慢慢喝了口茶,问:“海如月放你走的?”

    袁罡:“做了点炸药,炸了留芳馆,趁乱脱身的。”

    炸了留芳馆?牛有道脸颊抽了一下,无语,能说出炸留芳馆自然不会只是放个炮仗,也不知放了多少药量,他难以想象金州城的动静。

    “看来,这客栈背后的人明天就要见你。”

    明白了一些事情,知道了自己担心的事情道爷已经有了摆平的办法,袁罡眼中的一丝凝重放下了。

    “也就这一两天的事。”牛有道微微点头。

    两人一番密谈后,袁罡出来了,结果又被昊青青给堵住了。

    徘徊在外面的黑牡丹愕然看着这一幕。

    柴非也立刻起身闪了过来,之前袁罡对昊青青的举动很不客气,直接将昊青青拨开到了一边,柴非担心袁罡对昊青青乱来。

    一男一女面对面站着,男的身材高大,女的抬头看着他。

    袁罡垂视着她,面无表情,神态冷漠。

    昊青青仰视着他,不甘示弱,高傲地抬着下巴,与之对视,毫不避让。

    袁罡问:“你想干什么?”

    见他终于正儿八经跟自己说话了,昊青青笑了,拱抱拳道:“没什么,就是想交个朋友。”

    袁罡漠然道:“我从不交朋友!”

    这倒不是虚言,‘朋友’这个词对他来说,既是装饰品,也充满着虚伪,他不需要这种装饰,也不需要这份虚伪。

    他是个没有朋友的人,只有兄弟!

    而在前世,他也实在是见过道爷交过太多的朋友,三教九流、乱七八糟、尔虞我诈,道爷是个喜欢交朋友的人,而他不喜欢,没有道爷那份人情往来的心,也不习惯那种虚伪客套。

    所以交朋友的事还是让道爷去做好了。

    “咦~”昊青青表示不信,“人哪能不交朋友?”

    袁罡回指了指身后的门,“里面那位喜欢交朋友,要交朋友找他去。”

    黑牡丹忍俊不禁,这话她赞同,道爷貌似走到哪都好交朋友这口。

    昊青青:“我跟他已经是朋友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袁罡!”袁罡报上了大名,问:“还有事吗?没事就让开。”

    碰上这种人,昊青青也有点没脾气,人家连点客套都没有,直接来句从不交朋友,你还能说什么?

    略有纠结后,她忽然鼓足勇气道:“袁罡,我喜欢你!”

    尽管抬着下巴略显骄傲的样子,可话一出口,两颊还是有点发烫发红。

    “……”柴非无语,差点喊她祖宗。

    “……”黑牡丹目瞪口呆。

    袁罡:“是吗?”

    昊青青两一背,抬头挺胸,高傲道:“怎么,不行吗?”

    袁罡:“可以,你怎么证明你喜欢我?”

    昊青青:“你想我怎么证明?”

    袁罡:“来我房间,陪我睡过了再说。”

    昊青青瞬间霞飞双颊,没想到袁罡这么火爆,可比她猛多了,刚才强作出的底气也瞬间没了影,忸怩道:“是不是太快了点?咱们还不熟悉…”

    话还没说完,便被柴非一把给扯开了,扯到了身后,柴非盯着袁罡怒斥,“放肆!”

    这一声喝,惊的这一层屋内的人全部都出来了。

    “怎么回事?”开门而出的牛有道问了声。

    “没事!”袁罡回头淡淡给了句,随后无视其他人,大步离去,走到自己房间门口,推了魏多一起回了屋内。

    被雷的不轻的黑牡丹那真正是目瞪口呆愣愣目送。

    她发现还真是物以类聚,道爷在她眼里已经是个怪人,这回又见到一个更猛的。

    “怎么了?”裴娘子等人闪来问了句。

    柴非撒放开了昊青青的胳膊,指着一脸通红的昊青青,“你问她自己!裴姐,我看还是尽快回去吧,再这样下去,你我担不起责任!”说罢扭头便走。

    看柴非的样子,明显被这位大小姐给气到了,裴娘子抓了昊青青的胳臂直接拖走了,找柴非问情况去了。

    而这边,雷宗康三人也围了过来,问黑牡丹怎么回事。

    黑牡丹哭笑不得,将刚才的情况讲了下。

    雷宗康三人面面相觑。

    还当是出了什么事,原来就这个?牛有道歪嘴一乐,转身回了屋里。

    他不知昊青青的表白是真是假,但一路接触下来,那女人似乎挺真性情的一个人,喜欢和讨厌直白明了,搞不好还真是个敢爱敢恨敢表白的女人!

    不过袁罡是什么人,他却是一清二楚的。

    前世的袁罡,身材瘦小,又不张扬,不显摆自己的本事,又不露富,又不会甜言蜜语,更不会花言巧语,还没有情调,冷冰冰,硬邦邦,试问这种人,哪会有女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