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八零章 大逆不道
    当然,也有漂亮女人‘喜欢’猴子,只是这个‘喜欢’有点牵强,大多是因为知道了猴子的底细,抱有其他目的而‘喜欢’,反正不纯粹。

    也不是说猴子不喜欢美女,好看的东西谁都喜欢,看着也养眼不是。

    放在前世,凭猴子的能力和财富会缺美女吗?来往接触的美女多了去,只是猴子这种人的性格,眼睛里容不得沙子,不会因为女人长的漂亮就看上。

    经历的多了,自然而然,猴子自然对所谓的美女主动投怀送抱很反感。

    某种程度来说,猴子是个纯粹的人,不会像他道爷随时都能逢场作戏。

    花花世界猴子不是没见识过,也不是没尝过其中滋味,但猴子的性格最终还是返璞归真,喜欢的女人不是没有,只是喜欢的对象往往让他道爷挠头。

    猴子喜欢简单纯朴的女人,人品是首要的。

    这都好说。

    关键猴子倾向于农村的,能干的,拿起锄头能种地,回到家里能做饭,能知艰识苦,长的漂亮不漂亮不重要,只要不像商淑清那种难看到吓人就行。

    用猴子的话说,干咱们这一行的,保不准哪天就会出事,甚至是失去所有,找个面临那种情况下还能实实在在过日子的比什么都强。

    好吧!牛有道承认他说的也有点道理,只是感觉这家伙的要求忒高了点,有点不太现实。

    在牛有道看来,那种女人比绝世美女还稀缺。

    也不能说稀缺,可许多事情都是相对的,自古以来的苦行僧中有几个是女人?女人的哺育天性需要安全感,哪个女人不追求更好的生活?那种女人找个同样简单的汉子还有可能继续那样,遇上你猴子这种,不缺什么自然而然就会变,自然就会去追求更高的精神享受,除非你与世隔绝还差不多。

    美女若人人都说她丑,她也得归于平凡脚踏实地。丑女若人人奉承追求,也得飘飘然而自以为是。

    然而他这样讲道理没用,猴子有自己的坚持,一直想找个像他娘一样吃苦耐劳持家的本分女人。

    获悉昊青青这种‘白富美’居然向猴子表白了,牛有道能不乐吗?

    黑牡丹等人跟了进来,发现牛有道坐椅子上傻乐,黑牡丹不禁问了句,“道爷,这个袁罡是你朋友?”

    “兄弟!”牛有道给了句。

    回到屋内的魏多,有点紧张地看着袁罡。

    将屋内翻箱倒柜检查的袁罡一回头,暂停,看着他,明白他在担心什么,担心道爷不肯接受他,担心赶他走。

    不得不说,道爷对这个魏多的确有些心狠!

    可是袁罡明白,道爷是个清醒理智的人,以至于某些时候显得冷血无情,道爷不想跟上清宗再有什么牵扯,自己做主留下魏多,某种程度来说是给道爷留下了麻烦。

    这也就是自己开了口,换了别人的话,道爷不可能答应。

    袁罡安慰道:“放心,道爷不会再赶你走了。”

    魏多兴奋点头:“谢…谢谢!”

    袁罡:“忘了跟你说,上清宗已经在北州站住了脚,你要不要回上清宗?”

    魏多摇头:“掌门在…在哪…上清…宗就…就在哪…我跟着…掌…掌门…不走!”

    袁罡眼中闪过欣慰,其实他挺欣赏魏多的,能让他看得起的人不多,魏多算一个。“好!不过有件事我得提醒你,你把他当掌门是一回事,他愿不愿接受是另一回事,是不是‘掌门’可以放在心里,不用挂在嘴上,他反感这个称呼,以后你就称呼他‘道爷’吧。”

    “好…”魏多用力点头,“好!”

    “没事了。”袁罡拍了拍他肩膀,示意他放心。

    魏多长呼出一口气,如释重负……

    另一间屋内,听完了柴非所讲后,裴娘子一张脸黑了下来,盯着昊青青咬牙切齿道:“小姐,你太不像话了,你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哪能对男人没羞没臊讲出这种不要脸的话来?”

    昊青青撅嘴道:“我讨厌谁、喜欢谁怎么了?讨厌和喜欢干嘛要捂着?碰到讨厌的我就骂出来,碰到喜欢的我就说出来,怎么就成没羞没臊了?我就是看他顺眼,就是喜欢他怎么了?”

    裴娘子怒声道:“才刚见人家一面,连人家是什么人都不知道,你就敢说喜欢,哪来那么草率鲁莽的喜欢?”

    昊青青:“这和见多少次面有关系吗?家里那边推荐的那些我经常见也照样是看不顺眼,这个袁罡我只看一眼就顺眼了,我也觉得奇怪,我能有什么办法?再说了,一肚子龌蹉的人我在宫里见得多了,这个袁罡应该不坏,一身的男子气魄,一身正气的,装不出来的,不会是坏人!”

    裴娘子:“你一点都不了解他,就敢说这样的话,万一人家有妻室呢?”

    昊青青头一撇:“那又怎样,喜欢就抢,干嘛委屈自己,终身大事绝不将就!”

    柴非和刘封海一张脸黑成了锅底,男人这样说他们还能接受,女人公然说出这样的话来,简直是大逆不道,见不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样不要脸的。

    “你…”裴娘子指着她,怒极反笑道:“看你这样子,莫不是真想钻他房间去?”

    昊青青背个哼哼道:“这个我要考虑一下,不过干嘛非要觉得是我吃亏,还不知道谁睡谁…”

    此话对三人来说,宛若天雷滚滚,完全悖逆三人的道德观念,把三人给雷的外焦里嫩,发现这位还真敢讲啊!

    裴娘子一张脸气得发青,双捂面,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几欲抓狂。

    放下时,她突然出,直接将昊青青给点在了原地不能动弹,回头对柴非和刘封海道:“再这样下去非出事不可,咱们也担不起那责任,回去!立刻联系家里那边派人来接!”

    “是!”柴非和刘封海点头应下,后者快步离去。

    昊青青明眸滴溜溜转着,貌似急了……

    雪山之上,两百余人飘落在了山巅,一色的服饰,全部是留仙宗弟子,为首老者少了条胳膊,正是留仙宗长老乌少欢,左右还有两名长老陪同。

    为了对付牛有道,留仙宗一下派出了三名长老,还有两百余名弟子,阵仗不可谓不大。

    摘星城那边的高肃聪和崔远也在这行人当中。

    摘星城那边的商铺和他们也没了什么关系,他们已被召回了留仙宗,回了师门有什么后果可想而知,不单单是跑了牛有道的事,留仙宗遭受的巨大损失摆在那,近百万金币的损失啊!得多久才能赚回来?

    损失惨重!

    也查到了是谁洗劫的商铺,摘星城有人看到了黑牡丹等人在那晚从留仙宗商铺带了一堆东西出来,也有人看到他们去了灵宗等商铺,很显然是把东西卖给了灵宗等商铺。

    摘星城的情况摆在那,想也能想到是贱卖,留仙宗差点没心疼的滴血!

    但是问到灵宗等商铺时,人家压根不承认有这事,有人贱卖狠赚了一笔,哪能轻易吐出来,凭留仙宗的实力根本拿灵宗没脾气,想追回来没门!

    拿了渡云山做挡箭牌也没用,高肃聪和崔远调回留仙宗后,立马遭受了严惩。

    不出高肃聪所料,他这个堂堂金丹修士,直接被贬成了留仙宗看大门的,十年之内只能拿平常下发修炼资源的一成。

    崔远不是主要负责人,还要稍微好点,和高肃聪一样的惩处。相对来说,他在师门的身份地位远不如高肃聪,同样的惩处对他来说略算轻的。

    这次又把两人派了出来,是因为二人和牛有道交锋过,多少有点经验可提供,而崔远更是见过牛有道本人,便于辨认,也算是给二人一个将功赎罪的会。

    高肃聪是真当做了将功赎罪的会。

    崔远却不想要这会,因为有些事情见不得光啊,牛有道放了他,他还跑来杀牛有道,万一牛有道把那事抖出来怎么办?可是没办法,不来不行,由不得他!

    这一路上,崔远心中是焦虑的,想杀人灭口也得有会不是?关键自己压根不是牛有道的对,也没那能力灭口。

    于是他又琢磨该如何向牛有道通风报信,然而又联系不上。

    一接到宋家消息,长途漫漫,一行一路上基本未做什么停留,火速赶到,皆是一脸风尘。

    没有全部去冰雪阁,留了一名长老坐镇,乌少欢带了十余人飞下山去。

    一到峡谷内,一行匆匆赶到了留仙宗的商铺。

    “师傅?”

    留仙宗商铺掌柜肖铁见到进来的一群人后,赶紧到了乌少欢跟前行礼,乌少欢是他师傅。

    肖铁也没想到这里才刚发了消息回师门没多久,师门派来的人就到了。

    乌少欢一只虚扶了一下,问道:“发现了目标没有?”

    肖铁拱道:“发现了,牛有道已经住进了彩虹客栈,不过情况有变……”把牛有道和楚安楼混在了一起的情况讲了下。

    匆匆赶来的一群人有点懵。

    崔远目光闪了闪,暗暗欣喜,有时候一条路走歪了,就很难再回头。

    乌少欢愣了会儿,沉声道:“他怎么跟楚安楼搭上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弟子也着实搞不懂是怎么回事,这事也没办法打探。”肖铁恭恭敬敬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