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八一章 当真?
    乌少欢慢慢回头看向自己师弟厉光,“师弟,你怎么看?”

    厉光沉默不语。

    楚安楼个人其实并没有什么,问题是人家在这冰雪阁所代表的势力实在是没几个人敢惹,牛有道乃刺杀燕国使臣的重犯,楚安楼却公然为之张目,这是几个意思?

    “还是传消息回去请掌门定夺吧!”厉光沉吟着给了句。

    肖铁忙道:“师叔,弟子已于一个时辰前传了消息回师门。”

    乌少欢和厉光面面相觑。

    “那就等消息吧!”乌少欢叹了声,又道:“先布置人在客栈周围盯着,等掌门有了回复再做决断。”

    一群人火急火燎赶到,却被一盆冷水当头浇下……

    客栈,将人做了布置的袁罡回了牛有道房间。

    见闭门的浴室内隐隐有热气冒出,还隐隐有流水声传出,他知道牛有道的生活习惯,估摸着牛有道在泡温泉,顺在门上敲了个节奏出来,表示自己来了。

    回头走到窗前探首,仔细看了看外面四周的情形,这才转身走到桌旁倒了杯茶在,又回到了窗前,看着窗外景致,慢慢喝茶。

    没多久,浴室那边出现开门关门的声音,袁罡回头看了眼,愣住!

    只见黑牡丹出来了,边走边扣着衣服,一头湿漉漉的长发披着,看那样子明显是刚沐浴过。

    这女人自己房间有浴室,怎么跑到道爷房间来了?袁罡问道:“道爷呢?”

    “还在里面泡着呢。”黑牡丹笑吟吟一声,就喜欢看袁罡诧异的样子。

    对袁罡这人,她心里有点不舒服,这段时间以来,她是牛有道身边管事的角色,结果袁罡一来,二话不说直接上接管了她的位置,直接吆喝指挥她不说,还直接使唤上了段虎他们。

    本来她是要伺候牛有道泡完了再出来的,知道袁罡来了后,她故意现在出来,就是要让袁罡亲眼看看她和道爷是什么关系,好让袁罡识趣点。

    袁罡一脸意外的样子,令她心里有几分小得意。

    走到窗边,抖开一块布巾擦拭着湿漉漉的长发,黑牡丹小声埋怨了一句,“怎么这个时候跑来,坏了道爷的兴致。”

    话中意思不言而喻,无非是指男女之事。

    已经回头看向窗外举杯唇边的袁罡顿了一下,中茶盏慢慢放下,慢慢回头,上下打量着她,淡漠道:“就凭你?”

    感觉到了对方话里的浓浓鄙视意味,黑牡丹擦拭的动作一僵,反问道:“我怎么了?”

    袁罡:“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不是我看不起你,你就算脱光了,他也不会对你有兴趣。”

    “……”黑牡丹哑口无言,对方话虽难听,可说的却是事实,哪怕她脱光了和道爷坦诚相见,道爷也没碰过她一根指头,令她有点怀疑自己的魅力,甚至是有点受刺激,以至于她屡屡欲挑战,就不信这世上有不偷腥的猫。

    现在这位一句话就给她捅穿了,让她有点难堪,同时也疑惑这位为何如此笃定,看来是知道点什么,她也有些好奇,问道:“你是指他身体不正常有问题?”

    她早就怀疑这个。

    袁罡慢慢回头看向了远处茫茫雪山,眼神渐露迷惘神色,徐徐而略带呢喃,“高山流水觅知音,故人已逝,音难起…传说中有轮回,便寻遍千山万水求索,只为一丝重逢的希望…你是不会明白的!”

    黑牡丹懵懵懂懂,不知他说的什么鬼。

    没多久,披头散发的牛有道出来了,见到袁罡,笑道:“感觉还不错,不妨泡泡看。”说着直接走到了梳妆台前坐下。

    黑牡丹取了梳子,没管自家,先顾了帮他梳理。

    袁罡在一旁抱臂看着。

    就在这时,段虎敲门而入,走到梳妆台前禀报:“道爷,有两人求见您,一个自称是天玉门商铺的掌柜吴空,一个自称是万洞天府的掌柜高木兰。”

    他们几个都被袁罡做了布置,而他被布置在了客栈大堂观察,看有无异常动静,结果在大堂露面不久,就有人找上了他。

    闭目任由梳理的牛有道缓缓睁眼,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会儿,“带过来吧。”

    “是!”段虎领命而去。

    不一会儿,吴空和高木兰跟在段虎身后到了顶楼,见居然是住在这一层,立马互相看了眼,都知道这里是不对外开放的,是冰雪阁用来招待客人的地方。

    待到进了牛有道的房间,再见屋内精致典雅的环境,果然远非客栈内的其他客房能比。

    两人在此多年,还是头回来到这一层,也是头次见到这一层的客房是什么样的。

    两人都看向了梳妆台,一个女人正在为一个男人梳头盘发,男人正是他们要找的目标,之前在峡谷中都见过。

    之前见过楚安楼亲自陪同游逛,此时又见牛有道住在这里,本就是带了打探心思前来的二人心中皆掂量了起来。

    段虎过去禀报了一声,“道爷,人到了。”

    牛有道瞅着镜子里的来客人影笑道:“衣冠不整,不能行礼,二位恕罪。”

    “无妨无妨。”二人一起客套了一声。

    牛有道:“天玉门吴空吴掌柜是吧?”

    吴空抱了抱拳,“正是。”

    牛有道:“不知和白遥怎么论辈分?”

    吴空:“白遥是我师兄。”

    牛有道哦了声,此时头发也盘好了,披头散发的黑牡丹退开到一旁,牛有道站了起来,整了整衣裳,这才转身离开梳妆台,对两人拱行礼,“在下失礼了!”

    “无妨无妨。”二人笑了笑。

    牛有道挥示意黑牡丹上茶,请了两位访客入座。

    宾主落座后,牛有道笑言:“吴掌柜来找我,我还能理解,在下与万洞天府素无往来,不知高掌柜前来有何指教?”

    高木兰陪笑道:“和吴掌柜的来意一样。”

    其实不一样,本是想让人把牛有道召到自己那里去训斥警告一顿,甚至直接下杀以绝后患,可现在的情况看来,她心里没底,态度也跟着变了。

    牛有道哦了声,又看向吴空,“吴掌柜有何吩咐?”

    吴空:“吩咐谈不上,是奉师门之命前来传话。庸平郡王接到燕京那边的消息,北州那边给宋家递了话,说阁下要来冰雪阁求取赤阳朱果为金州刺史治病,宋家已经急请了留仙宗赶来冰雪阁,要对阁下痛下杀,还望多加小心。”

    此话一出,袁罡目光看向牛有道,怎么这事和道爷说的有些出入,竟有这么多人知道了,计划如何还执行的下去?

    一旁的黑牡丹惊讶,闹了半天,道爷居然是冲赤阳朱果来的?

    她猜到了彩虹客栈的热情招待和摘星城画画有关,却没想到牛有道是为赤阳朱果而来,前前后后稍作联想,联想到之前在客栈大堂和那个昊青青打赌时的情况,牛有道特意交代她登记他在邀月客栈的名字。

    越想越是心惊,敢情在摘星城就已经预设下了顺理成章进冰雪阁的办法。

    她此时方明白过来为什么要给她画那幅画,绝非一时兴起,是一条暗线走下来的,悄无声息。

    这位道爷的城府之深,着实让她心惊了一把!

    牛有道瞳孔骤然一缩,亦暗暗心惊。

    燕京宋家那边的消息,不用说,肯定是陈归硕递的消息。

    可他没想到的是,北州那边怎会知道他要来冰雪阁求取赤阳朱果?这事他再三叮嘱过海如月,不要告知万洞天府,因为压根就不指望万洞天府会帮忙,反而担心对方会阻挠坏事。

    高木兰:“万洞天府是接到了金州的求助才知晓此事。”

    牛有道目光在两人脸上转了转,不用说,金州那边肯定也是商朝宗那边传递的消息,商朝宗那边还真是好心办坏事,万洞天府那边知道了这事,若是采用非常段弄回了赤阳朱果,万洞天府怕冰雪阁发现后追责,只怕宁愿看着萧天振病死,也不会让萧天振服用。

    不过这也怪不得商朝宗,反而要领这份情,商朝宗那边显然也是担心自己的安全。

    “既如此,不知两派派出了多少人来助在下渡此危?”牛有道伸示意二人用茶,同时笑眯眯问了声。

    两人谢过,吴空道:“天玉门要顾及的地方不仅仅是广义郡和青山郡,人紧张,加之长途漫漫,人一时间怕是也难以赶到。”

    高木兰颔首:“正是正是。”

    说白了就是不会帮他,牛有道心中冷笑,乐呵呵道:“高掌柜怕是言不由衷吧,万洞天府没让高掌柜阻止在下?”

    不想已被对方看穿,高木兰暗暗一凛,此子看似年轻,绝非易与之辈,表面却正色道:“能求到赤阳朱果治好金州刺史的病,乃是天大的好事,怎会阻止!”

    牛有道身子微微前倾,眼睛放光道:“当真?”

    高木兰:“自然当真,焉能有假!”

    “好!”牛有道击掌赞道:“萧家祖孙三代为万洞天府效命,万洞天府果不负萧家,此为佳话!”

    高木兰笑道:“应该的,不值一提,不值一提!”牛有道挥招呼一声,“笔墨纸砚伺候!”

    高木兰愕然,什么意思?扯笔墨纸砚干什么?

    袁罡斜睨于她,嘴角微微勾了一下。

    黑牡丹已遵命将笔墨纸砚端来摆上,牛有道起身,亲自滴水研墨。

    浓墨一滩研好,牛有道双取笔奉上给高木兰。

    高木兰不敢接笔,坐那的身子后避,警惕道:“牛贤弟,这是何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