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八二章 道爷有请
    “何意?”捧着笔的牛有道略显诧异,“高掌柜刚才话里的意思不是期待求到赤阳朱果治好刺史吗?这难道不是万洞天府的意思?”

    高木兰颔首:“万洞天府自然是期望刺史早日病愈,可牛贤弟这是?”

    牛有道:“既然期待求到赤阳朱果,不妨将诚意落笔成实,以求明鉴!”

    高木兰脸皮略搐,盯着他上笔,没有伸去接的意思,慢慢站起,“诚意放在心中便可,何故要写出来?”

    牛有道摇头,“高掌柜有所不知,在下听说的与高掌柜所言略有不同,在下听说万洞天府怕求取赤阳朱果会给万洞天府惹来麻烦,遂派高掌柜来杀我!”

    高木兰心中咯噔,谁泄的密?

    若放在早前,她随便牛有道怎么说都行,可如今对方和冰雪阁的关系不明,着实让人忌惮。

    她连连摆,肃然道:“绝无此事,是何人造谣生事?”

    牛有道:“既然是造谣生事,高掌柜又何惜留下墨宝明鉴?”

    高木兰搞不清对方要干什么,哪能轻易写这东西授人以柄,慢慢站了起来,“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无需多此一举。”

    牛有道颔首,中笔搁下了,“说的也是,不如实际行动,既然万洞天府也希望求到赤阳朱果,求取赤阳朱果的事就有劳高掌柜向冰雪阁开口。”

    高木兰凝噎,旋即道:“非我不愿意,万洞天府不是没向冰雪阁求取过,然而对方根本不答应,我开口也没用。”

    牛有道:“这次也许不一样,我为高掌柜引荐,为高掌柜说话。”

    高木兰:“此事我不能做主,还需禀明师门定夺,告辞!”拱了拱,转身就走。

    牛有道指落在桌面“咚咚”敲了两声,“放你走了好回头杀我吗?”

    高木兰心弦一绷,脚步一顿,回头转身,“我已说过,绝无此事,一定是有人造谣生事!”

    牛有道看向吴空,“吴掌柜,有人要杀我,你答不答应?”

    一直旁观的吴空一愣,天玉门如今和万洞天府是联盟关系,哪好乱说,干笑道:“牛兄弟,这事可能有什么误会,高掌柜要杀你也不可能跑到彩虹客栈来找你,是不是?”

    牛有道:“你的意思是说,我离开了客栈,她再动是不是?”

    “不不不。”吴空赶紧摆否认,发现这位有点胡搅蛮缠,“我的意思是,高掌柜若真有这企图,就没必要跑来找你。”

    牛有道:“那你解释一下,她为何左也不肯证明,右也不肯证明?”

    吴空欲言,可转念一想,自己也没必要使劲往里卷,叹道:“牛兄弟,这个你问我,我也不知情呐,让我如何回答?”

    高木兰:“牛兄弟,我说了,待我禀明师门,之后定会给你个答复。”

    牛有道冷眼斜睨:“你若是不怕死,大可以离开试试看,看看这客栈会不会放任要杀我的人离开!”

    高木兰怒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牛有道,我好心来提醒你小心,你却如此无礼,不要欺人太甚!”

    牛有道淡然道:“是不是欲加之罪你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留下墨宝还是我带你去冰雪阁求取赤阳朱果,你自己选。当然,你也可以试试能不能杀出彩虹客栈!”伸抓了桌上毛笔,递向她,等着。

    一旁的黑牡丹暗暗咋舌,就不怕得罪万洞天府?

    吴空在旁老神在在,情况不明,暂时当做什么也没看见,身为天玉门在此的代表,以天玉门利益为重,没必要给天玉门惹麻烦。

    高木兰胸脯急促起伏,她真恨不得冲上来直接将对方给拿下,然而她不敢,真要这样做了,别说她能不能活着离开冰雪阁,还得给万洞天府带来灭顶之灾,别看万洞天府在赵国威震一方,若冰雪阁要灭万洞天府也就是一句话的事!

    然而牛有道不给她多余的选择,就三条选项,必须选一个!

    直接离开她不敢,留下笔墨的蠢事她也不会干,斟酌再三,觉得自己就算跟他走一趟去求取也没什么,大不了就开口求一下,冰雪阁若不答应她也不能勉强。“好!为萧刺史求药理所当然,我陪你走一趟,可随时来商铺找我,告辞!”

    “事后再走也不迟!”牛有道轻飘飘一声,走到架着宝剑的架子前,抓剑在。

    拱了拱正欲转身的高木兰身形一僵,怒道:“我起码得回去交代一声吧?”

    宝剑唰一声抽出半截,窗外阳光折射在他脸上,“留在这里也一样,我会安排你商铺的人过来,有什么事你吩咐其他人去办就好。”

    “你…”高木兰咬牙切齿。

    吴空拱了拱,“牛兄弟,话已带到,我商铺里还有点事,先告辞一步。”

    牛有道:“不急,一起留下,有个人陪着也省得高掌柜独自寂寞。”

    吴空脸一沉,“牛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是要软禁我吗?”

    唰!宝剑归鞘,牛有道顺一抛,抱臂胸前的袁罡探一接,牛有道背道:“吴掌柜想多了,我和天玉门也算是老熟人,留下为我和高掌柜当个证人也不肯吗?莫非心中有鬼,也想害我?”

    吴空沉声道:“牛兄弟,话可不能乱说,逮谁咬谁不好!你要我作证,我答应便是,我在商铺又不会跑,有事可随时找我。”

    牛有道:“会通知天玉门商铺的人来见你,有什么事让下面人去办。黑牡丹,你房间空着,请二位去休息吧!”

    强势!果断而不留丝毫情面。

    黑牡丹有些心惊肉跳,她看出了是在狐假虎威,只是会不会玩过头了,得罪了万洞天府,又得罪天玉门,这是想干什么?

    “二位,请跟我来。”她走到吴空和高木兰跟前伸相请。

    两位掌柜敢怒敢言却不敢乱来,形势所迫,不得不屈从了,吴空甩袖冷哼一声转身,高木兰绷着脸跟上。

    斜眼瞅着的牛有道又补了一句,“吴掌柜,若是放跑了高掌柜,别怪我翻脸!”

    二人略顿停,没理会,走了。

    袁罡走到架子前,把宝剑架了回去,转身走到窗前负远眺的牛有道身边,看着他。

    牛有道貌似自言自语道:“事情被捅破了,赤阳朱果的来路不正的话,有和没有没什么区别,带回去了海如月也不敢用。”

    袁罡:“怎么会弄成这样?”

    在他的印象中,后期的道爷不出则已,一出几乎已经不会失。

    牛有道:“碰到了高,那个邵平波出了,居然这么快就锁定了我,此人比我想象中的更难缠,我竟想不通他是怎么知道我要来冰雪阁求赤阳朱果的,此人很危险!”

    袁罡:“我去趟北州,找会做掉他。”

    牛有道摇头:“太冒险了,他身边高很多,硬来难有下的会。”

    袁罡:“你想怎么弄?”

    “你去打听一下邵家背后撑腰的是哪家,报我名号把对方商铺管事的掌柜请过来,还有留仙宗、灵秀山、浮云宗的,一并给我请来……”牛有道一番交代。

    两人一阵商议之后,袁罡迅速离去。

    刚出门的袁罡撞上了黑牡丹,黑牡丹拦了他一下,低声问道:“道爷这样搞不会出事吧?”

    对她来说,万洞天府和天玉门的势力太大了。

    “道爷自会把握分寸!”袁罡没有跟她废话,扔下话就走了,敲门找了魏多一起离去。

    目送其下楼消失的黑牡丹嘴巴一阵乱碎,无声咒骂一顿……

    客栈大堂,袁罡直接找到伙计打听了一顿,随后迅速招了段虎、吴三两和雷宗康,出了客栈直奔大禅山的商铺。

    “客官,买点什么还是要卖点什么?”

    几人一进大禅山商铺,伙计迎了上来问候,只是问候的语气渐变,目光不时瞟向袁罡身后的段虎等人,之前见过。

    袁罡伸一把拨开了伙计,目光盯向了柜台后面的人,边走边问道:“掌柜的在不在?”

    跟在后面的段虎等人见到袁罡的举动,皆小汗一把,能支撑一州之地的门派岂是儿戏,这位对待起来还真不客气。

    偏偏那伙计欲言又止,竟没什么反应。

    柜台后面的人站了起来,正是掌柜的梅石开。

    梅石开目光一扫,也注意到了段虎等人,徐徐道:“我就是掌柜,诸位有事?”

    袁罡:“道爷有请。”

    梅石开大概猜到了所谓的‘道爷’是谁,邵平波虽然没让大禅山的人出,但大禅山这边知情后不可能不关注。

    “不知是哪位道爷?”梅石开明知故问道。

    “牛有道!”

    离开大禅山商铺时,袁罡身边少了一人,留了雷宗康为梅石开带路。

    一行又直奔留仙宗商铺。

    一进商铺,留仙宗弟子迎来,笑道:“客官…”

    砰!袁罡忽然一记重拳,狠狠砸在了对方的腹部。

    力道之凶猛,猝不及防之下的留仙宗弟子竟被一拳砸飞了出去,“噗!”一口鲜血狂喷而出,隐有肋骨嘎嘣脆断的声响,人轰隆一声砸翻了一排货柜。

    魏多和段虎等人吓一跳,有点怀疑这位是不是疯了。

    这动静惊的留仙宗商铺内一群人闪出,围住了他们,肖铁现身喝道:“什么人?”

    袁罡屹立原地,漠然道:“当家主事的掌柜是哪位,跟我们走一趟,道爷有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