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八三章 全部软禁
    ,。

    留仙宗的人并不认识他,突兀冒出个‘道爷’,鬼知道是谁,但看到他后面的段虎等人,立马明白了,牛有道!

    随众而出的崔远就更不用说了,他在摘星城和段虎等人都认识,若说以前面对段虎等人还有高高在上的感觉,现在却是没了底气,心虚不已,要灭口杀一个牛有道还不够,还有好几个!

    “怎么回事?”

    听闻动静从后面出来的乌少欢喝斥一声,目光投向了砸翻的柜台,还有那满口鲜血半入昏迷被扶起的弟子,脸上浮现怒色。

    肖铁赶紧过去,在乌少欢和厉光这两位长老的身边嘀咕了几句。

    乌少欢脸上怒色渐沉,商铺内骤然而起的紧张气氛又骤然压抑了下去。

    “我们这里不认识什么道爷。”乌少欢从众人中走出说话。

    袁罡硬邦邦道:“牛有道!”

    乌少欢:“你是什么人?”他有点怀疑对方是不是冰雪阁的人,不然怎能如此嚣张。

    袁罡:“能当家主事的出来答话,不相干的人靠边站。”

    乌少欢左右看了看,“这里,我能做主。”

    袁罡:“道爷有请,跟我们去一趟彩虹客栈。”

    乌少欢心里也纠结,搞不清牛有道和冰雪阁的关系,不敢轻举妄动,可若是太软的话,这么多弟子看着呢,绷着脸道:“你打伤敝派弟子的账怎么算?”

    袁罡:“先跟我们走一趟,回头你想怎么算都行,横竖我都接着。”

    这话算是给了乌少欢一个交代,至少让他在众弟子面前有个台阶下。

    该怎么硬,该怎么软,袁罡自有分寸,不会把牛有道交代的事给办砸了,这也是牛有道让袁罡亲自出面的原因,不然请人的事也不用袁罡跑腿,下面不是没人,让黑牡丹等人跑一趟就行。

    然而黑牡丹等人没上过台面,缺少火候,曾经长期处在这些大门派的淫威下,见了容易发憷,会没底气,容易被人看轻了。有些事情一线之差却是天壤之别!

    而袁罡则不一样,震的住场面!

    不一会儿,一群人出来,吴三两带着乌少欢去了彩虹客栈,袁罡则带了其他人赶赴下一家。

    “客官…”

    浮云宗商铺,伙计上前迎客,袁罡又是狂暴一脚飙出。

    咣!满脸堆笑的伙计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踹飞了,吐血倒地不说,商铺内的其他人惊的冒出。

    段虎和魏多小汗一把,这位太生猛了,这是要一家家打上门呐!

    殊不知,这和袁罡知道了这三派的人追杀过牛有道多少有点关系。

    “什么人?”

    “道爷有请!”

    出了浮云宗商铺,袁罡继续奔赴下一家,段虎领了商铺掌柜曹横离去……

    彩虹客栈,雷宗康带路,大禅山商铺掌柜梅石开终于有幸来到了客栈的顶楼,平常也来不了,他也知道这里不是谁都能来的地方,是冰雪阁招待贵客的地方,这还是头回来。

    门没关,黑牡丹徘徊在门口,屋内的牛有道坐在案后闭幕眼神,不知在想什么。

    雷宗康与黑牡丹碰头介绍了一下梅石开。

    “稍等!”黑牡丹对梅石开笑着点头示意了一下,入内到了牛有道身边,俯身在牛有道耳边低声道:“道爷,大禅山商铺的梅石开梅掌柜到了。”

    牛有道“嗯”了声,黑牡丹这才朝门口招了下,雷宗康立刻对梅石开伸相请。

    两人入内,雷宗康站在了一旁,梅石开对案后的牛有道拱了拱,“牛兄弟找我何事?”

    牛有道缓缓睁眼,“听说大禅山想杀我?”

    梅石开一愣,已有这方面的心理准备,但对对方不问青红皂白的直白还是有点意外,忙摆道:“这怎么可能,大禅山与牛兄弟无冤无仇,牛兄弟此话从何而起?”

    牛有道:“大禅山的事,梅掌柜能做主吗?”

    梅石开呵呵道:“我只是打理这边的商铺而已,师门的事怎能做主。”这种问题他肯定要推诿。

    牛有道:“看来许多事情梅掌柜并不知道,这样吧,劳烦梅掌柜传个消息回去,请大禅山掌门来一趟冰雪阁。”

    梅石开笑容渐凝,“消息我可以传回去,至于掌门会不会来,我可不敢保证。”

    牛有道:“无妨,梅掌柜暂且在客栈住着,贵派掌门什么时候来了,我再什么时候放你离开。”

    梅石开脸一沉,“什么意思?”

    牛有道:“没什么意思,只是想和贵派把话讲清楚,这事你做不了主,就不要操心了。”

    梅石开沉声道:“我若是不留呢?”

    牛有道:“我倒希望你杀出彩虹客栈!”

    梅石开嘴角抽搐了一下,两人对视着。

    “不关你的事,不要给自己找麻烦,让能做主的人来处理。”牛有道端了茶,偏头看向雷宗康道:“请梅掌柜去你房间歇着,回头请他们商铺来个人帮梅掌柜递话。”

    “是!”雷宗康应下,走到梅石开跟前,请他跟自己走。

    黑牡丹小汗一把,已经扣了天玉门和万洞天府的掌柜,这又把大禅山的给扣下了,这是想干什么?

    没多久,吴三两领着乌少欢到了,情况如出一辙,再横,对上彩虹客栈的背景也横不起来。

    之后,浮云宗的掌柜曹横,灵秀宗的掌柜李火云,陆续来到,来了就没好下场,牛有道一个都没放过,全部软禁了下来。

    在黑牡丹看来,牛有道简直是疯了,狐假虎威也不是这样玩的,当几派都是傻子吗?你让人家掌门来,人家掌门就能来见你?

    “道爷,您把几派的人给扣了,他们回头肯定要找客栈这边交涉。”

    牛有道靠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渐渐暗下的天空,黑牡丹端了杯茶给他,提醒了一声,提醒这样狐假虎威是要被戳穿的,回头是要脱不了身的。

    “嗯,我知道。”牛有道应了声,继续看着窗外,略带走神的样子。

    袁罡身影晃来,挡住了他视线,站在窗前看了看天色,回头道:“这里的气候变化无常,今晚怕是有一场大风雪。”

    牛有道笑了笑,不得不说,有猴子在身边,许多事情省心不少,猴子善于收集情报,那些对他不利的人和事,猴子都会保持关注,他一路在途中许多事情不清楚情况,而猴子一到这里便四处打听,譬如燕京宋家的情况。

    黑牡丹无语,这两人竟好像一点都不担心,倒显得自己愚昧无知似的。

    她有点气馁地出了门,一出门便见段虎等人凑了过来。

    “怎么样?”段虎问了声。

    黑牡丹:“什么怎么样,不就这样,还能怎样?”

    吴三两,“牡丹,那个袁罡有够猛的,你知不知道,他刚才找上各家门时,几乎是一家一家打上门的。”

    “打上门?”黑牡丹愕然。

    段虎唏嘘摇头,“道爷是趁人家商铺没人洗劫人家商铺,这位比道爷还猛,一进门就下重,将人给打的吐血,那是二话不说,光天化之下上门见人就打,直接给人打成重伤……”

    三人叽里呱啦小声议论着刚才的事情,黑牡丹有点懵,人家哪会怕什么扣人得罪人?都直接动了!

    瞅三人的样子,她也看了点端倪,之前还对袁罡有些不满背后悄悄说怪话的三人,现在对袁罡的态度似乎变了……

    “楚掌柜,彩虹客栈扣人总得有个说法吧?”

    客栈大堂一侧,一听乌少欢被扣下了,留仙宗长老厉光立刻找到了客栈,找到了楚安楼交涉。

    楚安楼有些无语,不仅仅是留仙宗,天玉门、万洞天府、大禅山,这一家家找上门什么情况?轩辕道就是那个杀了燕使的牛有道?

    之前听到下面禀报,顶楼那边人来人往的,没想竟搞出这样的事。

    “楚掌柜,我是浮云宗弟子。”

    一名浮云宗弟子进入客栈,目光在大堂内扫了眼,见到大堂一侧的楚安楼,立刻凑了过来自报家门。

    又来?还没完了了,楚安楼立马抬打住,“诸位稍等,容我先去了解一下情况。”

    说罢赶紧走了,直接上楼找到了牛有道。

    见他来到,牛有道放下了茶盏,拱道:“楚掌柜。”

    楚安楼沉声道:“你就是那个杀了燕使的牛有道?”

    “正是。”牛有道很干脆地承认了,叹道:“楚掌柜恕罪,为了行走安全,不得不隐姓埋名。”

    楚安楼:“你打着彩虹客栈的旗号在彩虹客栈扣下了几个门派的人?”

    牛有道貌似尴尬道:“我见楚掌柜如此热情,想趁解决点麻烦,所以主动把他们给找来了,现在看来,楚掌柜的威慑力果然巨大。”

    你还主动把他们给找来?楚安楼抬打住,“好!你现在立刻把人给放了,这事我就当没发生过。”

    牛有道掰着指头告诉他:“不是我跟他们过不去,而是他们跟我过不去,天玉门要杀我,万洞天府要杀我,大禅山要杀我,留仙宗要杀我,浮云宗要杀我,灵秀山要杀我,有些已经把人马给调集来了。楚掌柜,本来他们还没发现我,你热情厚待突然把我给搞的引人注目,把我给暴露了,你让我怎么办?”

    你这厮到底得罪了多少人?楚安楼暗骂一声,沉声道:“那是你个人的私事,彩虹客栈不介入外部恩怨,更没有无缘无故在客栈扣人的道理,你这样搞,以后谁还敢来入住?趁现在还没惹出事来,你立刻放人!客栈的背景你应该知道,敢利用到客栈头上来,是在找死!”

    牛有道:“楚掌柜既然这样说,我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是想办法逃命。楚掌柜热情厚待,这份情谊我记下了,就此告辞!”

    楚安楼皱眉,“你去哪?”

    牛有道:“我哪知道去哪?哪里能逃就去哪,总之得赶紧逃命,不趁现在跑人,还等他们准备好了杀我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