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八四章 羞辱
    ,。

    一旁的袁罡静默,冷眼旁观着楚安楼的反应,道爷装疯卖傻这套他是干不出来的,也不会去干。

    “……”楚安楼凝噎无语,大总管让他好好招待,说是有事让这人去办,把人弄跑了算怎么回事?

    回过神后,反问:“你的意思是我害了你?”

    牛有道忙摆,“没有没有。”

    楚安楼:“你现在不能走。”

    牛有道:“我放了他们,我也走人也不行吗?”

    楚安楼不知跟他怎么解释,再次强调道:“我再说一次,彩虹客栈不会卷入你们的恩怨,你想利用客栈为你挡什么麻烦是自找麻烦,敢利用到冰雪阁头上,后果你承担不起!”

    牛有道:“我哪敢利用冰雪阁,我只是想趁这会和各派谈判,谈的好,他们愿意放过我则罢,谈不好,我也不敢要求冰雪阁为我做什么。”

    楚安楼很想问问他,你这不是利用是什么?

    可问题的关键是,人家不利用想跑也不行,这边不会让他走。

    楚安楼一声不吭,转身走了。

    “楚掌柜…”牛有道连喊几声也没能留住对方。

    袁罡到门口确认楚安楼离开了,又快步走回,低声道:“人走了。”

    牛有道徐徐道:“这事他也做不了主,应该是请示去了。”

    很快,下面上来了几名伙计,守住了这里,不让任何人进出,算是把他们给看住了不让跑。

    楚安楼从客栈后面出了门。

    整座客栈犹如断崖,而客栈后面则是真正的断崖,一挂瀑布哗啦啦从断崖上倾泻而下,断崖两侧有曲折而上的石阶。

    楚安楼没有走石阶,直接飞身而上,来到了这冰天雪地中唯一的一块郁郁葱葱之地,苍翠掩映着琼楼玉宇。

    一栋玉楼内,一群白衣女子或站或坐,或执笔书写,或来回走动传递纸条,玉楼外不时有金翅飞来飞往,不断有消息在此进进出出。

    此地正是打造‘丹榜’的中枢之地。

    纤尘不染的厅堂内,一两鬓斑白的灰衣妇人负在一群女子中来回走动,不时停步看看那些女子写的东西,正是冰雪阁的大总管寒冰。

    有人上前通报一声后,寒冰离开了这座宽敞厅堂。

    堂外等候的楚安楼赶紧躬身行礼,“大总管。”

    寒冰淡淡问道:“怎么了?”

    楚安楼跟在她身后走下玉石台阶,“回大总管,那个轩辕道有点问题。”

    寒冰边走边问:“什么问题?”

    楚安楼:“那个轩辕道的真实身份其实就是那个刺杀了燕国使臣的牛有道。”

    “还用你去查明他身份吗?”寒冰淡然道:“我早知道他是牛有道,那又如何,让他画幅画而已,有什么问题吗?”

    “画画?”楚安楼愕然,早知道对方是牛有道?他也是现在才知道要干什么。

    寒冰:“他给莎幻丽画过一幅画,莎幻丽请了小姐一起观赏,小姐见之喜欢,就这么简单。咱们只想找轩辕道画画,没必要捅穿他身份介入什么是非,懂我的意思吗?”

    楚安楼小汗一把,“大总管,不是我要捅穿,而是他的身份已经被人给捅穿了……”他将大概情况讲了下。

    寒冰听后冷哼连连,“还真是个不知死活的家伙,连冰雪阁也敢利用。”

    楚安楼:“我另想办法给小姐找个最好的画师来。”

    寒冰漫步摇头:“最好没用,小姐说他的画很特别,天下独一无二!”

    “……”楚安楼无语,有那么夸张么?”

    寒冰:“消息已经传给了小姐,小姐过些时日应该会从海外返回,让他等小姐回来吧。”

    楚安楼:“您的意思是?”

    ……

    客栈顶楼,再次与牛有道见面,楚安楼就一句话,“立刻放人!”

    牛有道对黑牡丹偏头示意了一下,“按楚掌柜说的做。”

    “是!”黑牡丹有些提心吊胆地快步而去。

    楚安楼也转身离开了。

    袁罡在牛有道耳边低声道:“会不会有变?”

    牛有道偏头低声回了句,“应该没有,否则他直接放人便可,犯不着过来先跟我们打招呼这么客气。”

    两人随后也出了房间,只见楚安楼负站在圆厅内。

    黑牡丹一间间房敲开门打招呼,不一会儿,天玉门的吴空、万洞天府的高木兰、大禅山的梅石开、留仙宗的乌少欢、浮云宗的曹横、灵秀山的李火云等人陆续出来了。

    外面一连串的动静,令裴娘子等人也开了门一看动静。

    楚安楼回头问牛有道:“就这些吗?”

    牛有道点了点头。

    楚安楼当即朝众人拱道:“诸位,对不住,是我失察,让诸位受了委屈,彩虹客栈不会卷入外面的是是非非,不会插你们的事,楚某在此告罪一声,诸位可以回去了。”

    就这样把人给放了?袁罡偏头看向牛有道,不符合道爷对冰雪阁有求于人的预期。

    牛有道脸颊紧绷了一下,没想到冰雪阁这么狠,既想马儿跑,还不给吃草!

    他果断出声道:“诸位,咱们之间的恩怨不关彩虹客栈的事,一切都是我个人的意思,劳烦诸位通知各派掌门一声,尽快来冰雪阁一聚!”

    楚安楼霍然回头看向他,牛有道面无表情站那。

    楚安楼再次回头,对众人拱道:“诸位,就如同他说的,不关彩虹客栈的事,他离了客栈,是死是活和彩虹客栈没有任何关系,大家有怨报怨,有仇报仇,我们绝不插!”

    牛有道颔首:“不错!”

    一唱一和!一群被软禁的人心中暗骂楚安楼,做了biao子还立牌坊。

    众人对楚安楼拱了拱,没理会牛有道,随后陆续而去。

    门口看动静的裴娘子等人面面相觑,不知这演的是哪一出。

    待到众人都消失了,牛有道问楚安楼:“楚掌柜,我们可以走了吗?”

    “暂住几日吧,回头阁主要见你。”楚安楼说着,背起,脸几乎凑到了牛有道的脸上,低声道:“牛有道,我好心提醒你一声,该占的便宜也让你占了,就当是给你后面办事的酬劳,不过事情到此为止,以后不许打着冰雪阁的名义再干任何事情,你身子骨弱,这么大福分你承受不起,会压死人的。”说罢伸在牛有道脸上“啪啪”拍了两下。

    牛有道站那一动不动,也没有躲避,脸上被拍出了红印记,同时死死抓住了袁罡的腕,不让他妄动。

    对上了牛有道目光的魏多止步,握着双拳低下了头。

    楚安楼目光盯向躁动的袁罡,“我就在彩虹客栈,有意见随时可以来找我!”

    言下之意是,想报仇随时可以来找我,我就在这等着。

    留下一道蔑视的眼神,负转身而去,事实上他也不需要怕他们报复。

    圆厅内鸦雀无声。

    黑牡丹等人看着牛有道,看着牛有道脸上被打出的红印子,愣愣着,不知该如何好。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在他们眼中无所不能的道爷居然会遭受只有他们散修才会遭受的羞辱。

    裴娘子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只要不瞎都能看出这位是被那楚掌柜羞辱了,之前不是还客客气气的吗?

    目送楚安楼的身影消失在了楼梯下,目光冷冷盯着楼梯的袁罡低声道:“我弄几吨炸药来,帮他把客栈装点一下。”

    “这巴掌挨的值,是咱自找的,还有事办,你别乱来。”牛有道此时才放开了他的腕。

    袁罡:“就这样算了?”

    “算不算看情况再说,说些狠话没意义。”牛有道低声给了句,继而转身对黑牡丹招了招。

    黑牡丹过来,“道爷!”

    牛有道:“情况有变,你立刻去趟万洞天府的商铺,跟高木兰说一声,就说让万洞天府掌门来的事是开玩笑的,告诉她,赤阳朱果的事我不会再牵涉进去,让她别往心里去。带上雷宗康,有个照应。”

    被邵平波插了一,平添了太多不可控的变数,事到如今彻底乱了他原定的计划,这回算是吃了邵平波的暗亏,不认都不行。

    “是!”黑牡丹应下,随后招了雷宗康一起离去。

    “好了,没事了,回去歇着吧。”牛有道又对其他人挥了下。

    裴娘子等人慢慢走了过来,裴娘子看了看牛有道脸上的巴掌印,有些欲言又止道:“怎么回事?”

    牛有道微笑道:“做了点让人家不高兴的事,放心,没事,你们可以安心住着。若是实在不放心,你们也可以换地方住,不勉强。”

    两天后,裴娘子等人还是走了,走时过来和牛有道等人打了招呼,她没提赌注的事,牛有道也没提。

    一人驾驭着一只浑身金色羽毛的巨雕从天而降,身后还跟了两只没有负重的巨型金雕,落在了山崖上。

    裴娘子等人硬拖了昊青青,分别跳上金雕,三只巨型金雕载着他们腾空而去。

    这一幕令峡谷内外不少人惊哗,需知这种体大力大到能载人的飞行坐骑一只动辄是以千万金币计的,全天下能用得起的人也不多,更何况还是一下三只。

    “赌注的事不提可惜了!”山崖上送行的牛有道目送三个黑点掠向远空,略带自嘲地嘀咕了两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