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八五章 术有专攻
    ,。

    又是两天后,楚安楼再次登门找来。

    “轩辕先生。”楚安楼乐呵呵拱见礼,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

    袁罡冷眼旁观,脸颊上的肌肉绷了绷。

    牛有道亦笑着拱回礼:“楚掌柜有何吩咐?”同样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楚安楼道:“阁主回来了,先生请跟我来。”

    牛有道从这话里听明白了,敢情冰雪阁阁主之前不在,他前面还琢磨把自己留在这里放又不放、见又不见是什么意思。

    “好好好!”牛有道忙应下。

    “请!”楚安楼伸相请,亲自领了牛有道离去。

    牛有道也没带太多人,只带了袁罡一个人,说是当助,对此楚安楼也没什么意见,毕竟不懂,不好阻止。

    目送的黑牡丹嘴撇了撇,有些吃醋了,摘星城带了她的,这个袁罡来了后,没她什么事了……

    从客栈后面离开,徒步行走了一段路程,从断崖瀑布一侧的台阶而上,郁郁葱葱之地浮现。

    深入里面,郁郁葱葱中藏着繁花似锦,各种亭台楼阁陆续呈现,全部是用上等的洁白玉石打造而成,精致华美,真正是琼楼玉宇,恍如仙境。

    环顾四周,牛有道发现这地方还真有意思,所谓冰雪阁,却不见丝毫冰雪,途中夸了一声,“好地方,在这冰雪世界真乃洞天福地。”

    “呵呵!”楚安楼笑以回应。

    一行来到一处水榭旁,只见冰雪阁大总管寒冰正坐在水榭中饮茶,楚安楼提前对牛有道介绍了一下,让他待会儿不要失礼。

    进了水榭,楚安楼恭恭敬敬道:“大总管,人到了。”

    牛有道亦行礼,“拜见大总管。”

    站在后面的袁罡硬邦邦站那,无动于衷,没有行礼的意思。

    寒冰哦了声,放下茶盏,上下打量了一下牛有道,微笑问道:“听说你给摘星城的莎幻丽画过画像?”

    牛有道点头:“是有这么回事。”

    寒冰:“听说你画画的绘制技艺很有特色,待会儿我倒是要见识见识。”

    牛有道:“大总管谬赞,玩物丧志的小把戏,上不了台面。”

    寒冰摇头,不赞同:“好就是好,用不着谦虚。对了,听说你的画可不便宜啊,我问过摘星城的向明,他说你一幅画的价钱是十万金币,乃是天价!”

    一旁的楚安楼略一惊,一幅画十万金币?什么画这么金贵?

    牛有道:“大总管若需要,在下分文不取。”

    寒冰摆,“那倒没必要,存在即是合理,是什么行情就是什么行情,冰雪阁不会干扰。”

    牛有道:“大总管有所不知,在下之所以分文不取,是因为有个条件。”

    楚安楼冷目扫来,那意思很明显,敢在这里提条件?

    “哦!”寒冰慢慢端起了茶盏,捻了盖子撇着茶汤中的浮叶,低眉垂眼,貌似漫不经心道:“什么条件,说来听听。”

    牛有道:“画东西只是自娱自乐,在下并非以画谋生,也不想让人当做卖艺之人,否则各种纷纷扰扰必然纷沓而至,天下有钱有势之人何其多,真要纷纷找来的话,也不用再修炼了,拒绝不完。在摘星城开高价也有这方面的原因,目的也是为了让人知难而退,所以画画之事希望大总管能帮忙保密,宣扬开了的话,在下只怕要不得自在,大总管若能答应,在下分文不取。”

    还当是什么条件,原来是这个!嘬了口茶汤的寒冰笑了,放下茶盏,“你倒是,有钱都不愿赚。不过说来也是,若非莎幻丽泄露了出来,这边也不会找到你,找到了你,你也无法拒绝,类似下去,总会碰上个把难缠的人,迟早要招惹上麻烦。行,一码归一码,这事答应你也是应该的,摘星城那边我也会帮你打招呼,让你出了力还给你惹麻烦也说不过去,至于价钱,是什么价就是什么价,我这里不占你便宜。”

    牛有道拱:“谢大总管成全。”

    寒冰抬招了一下,后面一名丫鬟取出了一摞金票,走到牛有道跟前,双奉上。

    楚安楼瞥了眼,一愣,这么厚一沓,这得是多少,看面值,哪止十万金币,十个十万金币怕是都有了吧?

    “大总管,这是…”牛有道也有点诧异。

    寒冰站了起来,问:“为阁主画十幅各不相同的,有没有问题?”

    牛有道看了看天色,回头问:“不知是光画人像,还是要附带上背景?”

    寒冰:“阁主说莎幻丽的画,画的好看,莎幻丽的有没有背景?”

    牛有道:“有的。”

    寒冰:“那你为何有此一问,有背景和没背景还有什么讲究不成?”

    牛有道:“大总管,是这样的,一张白纸一个人,没背景则显的比较单调,用背景来衬托人的话自然是比较好看。可当时给莎城主画的时候,大总管可问问向总管,那背景是逛遍整个摘星城精挑细选出来为莎城主做衬托的,而附带上背景后,画时较长。若阁主也需要背景的话,总不能随便找棵树、找块石头、找根柱子来当背景吧?总得搭配出点美感来,选景再加上画幅添加背景所增加的时间,今天一天想画完十幅画根本不可能,起码得要两天才行。”

    “有点道理。”寒冰点头沉吟,忽又问道:“你很赶时间吗?”

    牛有道摇头:“多一天少一天对我没什么影响,顶多累点辛苦点,多耗点精力罢了。”

    寒冰指了指丫鬟上捧的金票,“那就这样定了吧。”

    “恭敬不如从命。”牛有道拱谢过,也不矫情,接了金票到。

    倒是一旁的楚安楼忍不住多瞅了眼,神情略显抽搐,一百万金币啊,多少人累死累活一辈子也赚不到这么多,多少高打打杀杀也弄不到这么多,这厮就是画个画而已,花个一两天时间就赚这么多,还说什么累点辛苦点,还有没有天理了?

    他倒要看看是什么画,居然能这么值钱。

    见牛有道答应了,寒冰倒也颇为期待能让小姐几次提到的画是怎么回事,问:“现在开始吗?”

    牛有道:“还是先选景吧,今天把景点看好,再做好筛选,选出十个最佳的背景来,然后我再构思一下,看看怎么画,不宜匆忙下笔。”

    “嗯!”寒冰颔首:“术有专攻,言之有理。”

    牛有道:“还要准备点绘制的物品。”

    “小蓉。”寒冰指了指刚才那丫鬟,“需要准备什么,需要怎么选景,你都可以找她。”

    “好!”牛有道又拱了拱,“大总管,还有些和绘制有关的事,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这厮又想闹什么幺蛾子?楚安楼忍不住瞥向他。

    寒冰怔了一下,挥了挥,“你们都退下吧?”

    “是!”楚安楼和丫鬟告退,出了水榭,站远了点。

    “说吧。”寒冰道。

    牛有道:“大总管,是这样的,阁主性格如何?”

    见寒冰骤然冷眼睨来,忙摆,“大总管不要误会,是这样的,画画看似简单,但要想画好的话,其实是很讲究的。说白了,要让被画的人满意,必须知道她的喜好,知道画出什么样的来才能让她喜欢,譬如喜欢画意暖一点的,还是喜欢画意冷一些的,喜欢简单一些的还是喜欢复杂一些的。另外,我最好看一下阁主本人,观察一下阁主,看看什么样的景才配阁主,背景这东西其实就和女人穿衣服一样,一件衣服再好看也没用,不是随便哪个女人穿上都能好看的。”

    最后一句话让身为女人的寒冰深以为然,不过她还是问了下,“你给莎幻丽画的时候也是这样吗?”

    一旁的袁罡心中略嘀咕,有这么复杂吗?

    牛有道:“大总管可以问问向总管,画之前莎城主亲自陪着到处选景,和莎城主有过较长时间的交谈和接触,选景的时候直接和莎城主本人对比就好。这一下画十幅,我怕拉着阁主慢慢折腾会惹阁主不高兴。当然,若是阁主不讲究这个,那也是没必要的,就当我没说。”

    寒冰沉默了一下,道:“回头我安排你去看看阁主。至于阁主的性格,外冷内热,喜欢简单的,不喜欢复杂的,是个清冷性子。”

    对于对方会说出这些、会答应自己,牛有道一点都不感到意外,碰上这种事或面对镜头的时候,女人智商是不能正常思考问题的。

    借一步说话,避开楚安楼那个男人不是没原因的。

    “您这样说,我大概就心里有数了。”牛有道颔首。

    之后,暂时没楚安楼什么事了。

    一片林荫中,将牛有道和袁罡领到的寒冰就让他两人在这观看,寒冰自己走出小树林,来到了一座亭子里,拜见一位正坐着翻看什么东西的白衣女子,正是冰雪阁阁主雪落儿。

    是个很漂亮的女人,比摘星城的莎幻丽漂亮了不止一点点,两人姿色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

    端庄,高贵,冷艳,不管寒冰说什么,她脸上都不见丝毫表情,万古寒冰般,让人难以亲近。

    见到人,牛有道相信了寒冰的话,这位冰雪阁阁主应该是个外冷内冷的人,否则不能和莎幻丽成为朋友玩到一块去,冷只是因为没遇到合适的人。

    雪落儿起身走动时,身段颀长且婀娜,气质高贵如冰雪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