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八六章 赤阳朱果
    ,。

    雪落儿本人的底子摆在这,配什么都搭,这就好办了,牛有道不用担心画出来不好看。

    陪在雪落儿身边的寒冰不时看看树林这边,直到牛有道点头示意,她才找了个理由从雪落儿身边离开。

    回到树林,和牛有道碰面后,寒冰问:“怎么样?”

    牛有道点头,“见到了阁主本人,该怎么搭配背景我心中有数了,画出来应该不会让阁主失望,现在就是选景了。”

    “好!”听他这么说,寒冰也高兴,一起离开了小树林,又招了那个叫小蓉的丫鬟过来,叮嘱道:“你陪他去选景吧,除了核心地带,其他地方都可以带他去看。”

    “是!”小蓉应下,寒冰点了点头,走了。

    没了其他人,小蓉问道:“先生想去哪看?”

    牛有道:“没有固定地点,到处走走看看,遇到合适的地方就记下来,晚上我再筛选斟酌。”

    “好!”小蓉伸相请。

    一行开始在这琼楼玉宇之地游逛,遇到合适的地方,牛有道就会指着说:“这里这里,记下来。”

    袁罡立刻拿着纸笔记下,颇有几分助理的味道。

    一路逛下来,整个郁郁葱葱地带,除了核心区域外,基本上都让牛有道逛了一遍。

    之后又离开了这片郁郁葱葱之地,牛有道首指冰雪阁后方的一座高耸雪山,“去那座山顶上看看。”

    “这…”小蓉目光投向雪山,显得有些犹豫,道:“怕是不太方便。”

    牛有道问:“为何?”

    小蓉道:“山上生长着赤阳朱果,有守卫,不会轻易让人上山。此山也是雪魃的老巢,有许多雪魃看守,未得允许的话,雪魃不会让我们接近。”

    雪魃,来到冰雪阁的人大概都在途中见识过,生活在这冰天雪地中的怪物,皮坚肉厚,尖牙利爪,在雪地奔跑如履平地,奔袭速度快,力大无穷,见到活物就追杀,普通人根本难以接近冰雪阁。

    不过这些雪魃拿那些能高来高去掠行的修士没什么办法。

    可若真是碰上成群结队雪魃围攻的话,一般修士估计也够呛,你总得落地吧,这群怪物弹跳力惊人,会腾空扑杀。

    说到这个,牛有道倒是想起一件事来,猴子是怎么进入冰雪阁的?

    另外,也正是因为这山上长有赤阳朱果,所以牛有道才要上去看看。

    牛有道一开始的计划,正是冲赤阳朱果来的,凭金州提出的条件冰雪阁都不答应,他估计自己以正常途径取到也困难,只是被邵平波阴了一把后,没办法再采取非正常段,只要赤阳朱果没了,邵平波绝不会软,立马就能把他往死里整。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牛有道放弃了,既然来了,还是得看看有没有会。

    别说画十幅画,就算画一幅,他也得找借口来看看,见识一下赤阳朱果也是好的。

    牛有道沉吟道:“那就可惜了,在这雪山上正好可以眺望整个冰雪阁,说不定正是取景的最佳之地,错过了未免可惜。”

    小蓉闻言犹豫了一下,“不如二位先生稍等,我去请示一下大总管。”

    牛有道笑了,女人应该不会拒绝美丽,肯定会答应的,笑着点头道:“好,我们等你。”

    小蓉立刻飞掠返回。

    看看四周,没了其他人,牛有道回头问袁罡,“雪魃见过吧?”

    袁罡点头,“进这片雪域的路上遇见过不少。”

    牛有道:“你怎么进来的?”

    袁罡:“自己做了滑雪板,滑雪进来的。”

    牛有道:“我不是问这个,那些雪魃见人就攻击,难道没攻击你。”

    袁罡:“有也没有。”

    牛有道奇怪,“什么叫有也没有?”

    袁罡:“来之前魏多也提醒了我,所以我准备了一支长枪,准备遇见了好应付。进入这一带后,见到我的雪魃的确都冲了过来想攻击我,不过一靠近我立刻又跑了,看起来有些畏惧,好像有点怕我,像是怕我身上的气味。”

    “怕你?”牛有道愕然,“怕你身上气味?”

    袁罡:“这只是我的判断,我注意到在我下风向的雪魃纷纷避开,根本不敢靠近。”

    牛有道:“你在身上洒了什么东西应付他们?”他知道袁罡经受过一些特训,是会某些特殊段的,譬如为了便于潜伏隐藏,会在身上制造一些驱虫的效果。

    袁罡:“没有,我对这里的雪魃一点都不了解,也不知什么气味能对它们有驱赶效果。”

    牛有道惊奇,“那是怎么回事?”

    袁罡摇头,“我也不知道,魏多当时也觉得奇怪,回头若见到雪魃,你看看就知道了。”

    牛有道凑近他,鼻子嗅了嗅。

    袁罡皱眉后避,“我没狐臭!”

    仔细闻了闻,没闻出什么气味,牛有道奇怪纳闷,怎么回事?

    等了那么一阵,小蓉回来了,上拿了只玉匣子,一脸笑容道:“让二位久等了,大总管答应了我们上山,我们走吧。”

    几人遂往雪山方向掠去,牛有道抓了袁罡胳膊助力。

    还没到雪山脚下,便有雪魃猛然从雪地中蹿出袭击。

    这怪物一身白毛,和雪一般颜色,体魄健壮如熊,身段又有点像大猩猩,脑袋像披了长长白毛的狼头,尖牙利爪,攻击力惊人,弹跳力也惊人,一跃能有两三丈高,一露攻击凶态时,两只白色眼珠立刻隐隐冒红光,有点诡异。

    这怪物和雪一样的颜色,躲在雪中偷袭有点防不胜防。

    “叮铃铃!”小蓉已打开了玉匣子,从里面取出了一只略带透明色宛如冰玉的铃铛,在中摇响。

    铃声清脆特别,似乎能沁入人心脾。

    铃声一响,雪魃立刻安静了下来,纷纷退让开。

    而一些山洞中,不时有守卫露面,见到小蓉中的铃铛后,没有出来阻拦的意思。

    不过并不意味放任不管,有两名修士闪来,跟在了一行的身后

    几人一路上山,那些趴在山上,或从洞穴中钻出的雪魃纷纷避开让路,颇为神奇。

    牛有道却注意到了另一点,不时看向风吹过这边的下风向,不同于其他方向雪魃的退让,那些雪魃明显伏低着身子后退,嘴中发出低沉的声音,畏惧的意思很明显。

    还真是活见鬼了!牛有道不禁看向袁罡,目光中满是审视意味。

    袁罡略耸了下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一行来到了山顶,寒风呼啸,令山顶luo露出积雪半掩半露的黑岩。

    山顶中间像是个盆地,四面有破口的盆地,风刮过其中凄厉呼啸。

    在盆地中央,一道石缝内长出一株一人高的植株,枝干暗红色,红的发黑,扭曲遒劲如老藤,叶子却如冰玉般洁白。

    植株上长着九颗椭圆形的果子,从大到小都有,小的如鹌鹑蛋般大,大的如鸡蛋般大,越小的颜色越是雪白,越大的颜色越红,白到粉白,到粉红,最大的那颗鲜红,果肉中隐隐闪烁红光,很神奇。

    而盆地四周避风的地方,趴着一群一群的雪魃,估计得有上百只。

    听着铃声本来很安静,然而袁罡一到,盆地刚好处在袁罡的下风口,一只只雪魃迅速惊醒,开始发出低喘的声音,陆续从缺口中退了出去。

    “这便是赤阳朱果吧?”牛有道指着好奇地问了声。

    “是!”小蓉点了点头。

    得到了答案,牛有道便没再过问,开始环顾四周打量风景。

    走到面向冰雪阁的方向,牛有道忽然击掌一笑,指着喊道:“小蓉,你过来看看,有郁郁葱葱,有琼楼玉宇,有雪山峡谷,有河流,这景怎么样?”

    小蓉过来看了看,颔首笑道:“是挺好看的。”

    “记下来,这个点一定要用上。”牛有道朝袁罡挥示意了一下。

    两名随行而来监视的修士面面相觑,不知道什么意思。

    再在山顶转了圈,再看其他方向,牛有道不时摇头,似乎都不太满意,就此下山。

    临下山时,牛有道又指了下那赤阳朱果,“我观这山顶无人看守,难道就不怕人偷盗?”

    小蓉笑答:“山顶地势加上气候,不好驻守。除了有些特殊作用外,对一般人来说,赤阳朱果也没什么用处,谁会冒险跑来偷盗?何况山上这么多雪魃,就算有人驾驭飞禽从天而降也不行,别说到达山顶,只要靠近,雪魃立马会报警,下面的守卫立刻会赶上来,雪魃也会阻拦,冰雪阁又不是没飞禽追杀,能往哪逃?除非元婴期高来,人家也没必要干这种事。”

    “也是!”牛有道点头看了看四周的地势,他还琢磨着能不能借助雪魃畏惧袁罡让袁罡摸上来一趟,现在看来不现实,袁罡又不能踏雪无痕,上山的动静想不惊动山下的修士都难,何况雪魃只是畏惧袁罡,想不惊动也难。

    关键还是被邵平波搅坏了局,赤阳朱果一丢,他立马得倒霉,只得打消了这个念头,看看有没有其他办法。

    下山后并未急着回去,戏演全套,不能演一半,又到四周雪原、雪山上到处看了看,傍晚时分才回去,没回琼楼玉宇之地,和小蓉分道扬镳,牛有道和袁罡直接回了客栈。

    一回到客栈房间,袁罡立刻对跟进来问情况的黑牡丹等人挥了挥,“你们出去一下。”

    刚端上热茶的牛有道看了他一眼,两人太了解彼此了,知道袁罡有事,遂对黑牡丹等人点了点头。

    黑牡丹等人出去后,袁罡靠近他耳边低声道:“道爷,你如果真觉得有必要,我有办法取赤阳朱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