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八七章 有把握?
    ,。

    牛有道一愣,正要问他怎么取,黑牡丹忽又敲开了门,门口禀报道:“道爷,楚掌柜来了。”

    牛有道与袁罡相视一眼,话题只能暂时作罢,“有请!”

    “哈哈!”楚安楼人未见,笑声先到,快步走了进来,笑容满面地拱问道:“听说先生到处奔波取景忙到现在,辛苦辛苦,不知可还顺利否?”

    他之前在客栈后面河畔的亭子里泡了壶茶等着,谁知牛有道没有原路返回,而是从另一个方向回了客栈,接到客栈伙计的通知后,立马赶了过来问情况。

    牛有道:“还顺利,取了些景点,今晚我再好好琢磨筛选一下,明天务必让阁主满意。”

    “好好好!”楚安楼连连点头,听说顺利,他就放心了,“先生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先生费心了,有什么需要随时吩咐客栈,这边即时为你处理!”

    他拱了拱正要告辞,牛有道喊道:“请留步!”

    楚安楼顿住,问:“有何吩咐?”

    牛有道走了过来,从袖子里掏出了之前获得的那一沓金票,也没清点,直接掐了一半,多的那一半往楚安楼里塞去。

    楚安楼愕然,不懂什么意思,忙推辞,“这是何意?”

    牛有道硬塞进了他中,“这次能赚这笔钱,有赖掌柜的居中牵线搭桥,小小心意,万勿嫌少。”

    一听是好处共沾,楚安楼上捏了捏金票的厚度,心头猛一热,发现眼前这厮真不是一般的大方,连看都不看、数都不数,一百万金票就掐了大半给他,还真是大笔啊!

    事情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也没什么不敢收的,若是其他莫名其妙危危险险的不知有什么后果,他还真不敢要。

    金票顺收入囊中,不过自有说法,“我若不收,先生怕是不安心,影响了为阁主作画就不好了。这样,暂且放我这里,待先生离开的时候,我再还给先生。”画画的事情毕竟还没过去,他先给自己预留了以防不测的退路,已经事先说明了不会收这笔钱的。

    牛有道:“楚掌柜言重了。”

    袁罡眉头皱起,他是干不出这种被人打脸后还笑脸送钱的事的,总之心里很不舒服,扭头一旁。

    楚安楼扫了眼,留心到了袁罡了反应,双交搭在腹部,忽叹了声,“本来按理说,作画之后,先生就该从这里迁出去的,但先生若能让阁主满意,客栈也理当好好款待。这样吧,作画之后,先生再小住些时日,把自己的事情给处理好了,再尽快离开,这点主我还是能做的。”

    牛有道心中一喜,这正是他想要的,看似没帮自己什么,但却是帮了自己大忙,对方也是个明白人,当即拱谢过,“楚掌柜的交代,定当牢记,不敢过多逗留打扰。”

    “不打扰先生了。”楚安楼微笑着点了点头,负而去。

    “黑牡丹,帮我送送楚掌柜。”牛有道立马挥示意黑牡丹。

    楚安楼背对着摆了摆,“不用了。”踱步消失在了房间外。

    黑牡丹左右为难,看看门外,又看看牛有道。

    房间内一阵静默后,牛有道又掸了掸,“你先退下吧。”

    “是!”黑牡丹应下,悄悄看了牛有道一眼,心中唏嘘不已,哪又弄来这么多钱,又是画画来的?掐出的那一把金票得有多少啊,这位被人打了脸,居然还能笑脸奉上这么一大笔钱!

    待到黑牡丹离去,门关上了,牛有道掏出了剩下的金票,点了一下,一百张还剩四十三张,转眼没了大半。

    金票收拢,牛有道顺递给袁罡。

    袁罡接到中,知道他身上没有带钱的习惯,收起的同时,闷声道:“道爷,你给雪落儿作了画,他也不敢在客栈把你怎样,用得着这样委屈自己吗?”

    “委屈?”牛有道负站在了窗前,看着天际渐渐沉沦的光明,昏沉光线下的脸色晦明晦暗,“一点都不委屈,你不是不懂,只是不愿接受,这是人吃人的地方,咱们身上携带这么大一笔巨资被人看到了不是什么好事,所谓散财消灾不是没道理的,喂的他痛快了,让他拿了大头,他才不会节外生枝,咱们才安全。”

    “局势你应该明白,咱们曝光了,类似留仙宗已经准备妥当了,万一谈不拢的话,咱们脱身的会很渺茫,届时还得想办法找这个楚掌柜帮忙。性命重要还是钱重要?多少钱能买自己的命?何况他刚才已经许诺了暗中帮我们一把,事情谈成的把握我又多了几分。”

    袁罡:“你就不怕他事后食言反悔?”

    牛有道:“反悔?他吞下了这么大一笔巨资就不敢反悔,事情闹大了,他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袁罡默默低头,轻轻一声,“道爷,对不起!”

    前世到了近乎隐退期的道爷,黑白两道谁不给几分面子,被人出言不逊几句会有,但是被人当众打脸的情况已不太可能出现,这次若不是因为他的执着把道爷给卷了进来,被楚安楼羞辱的一幕也不会出现。

    那一幕像一根刺一样,扎进了他心里。

    “有些路走上了道,就没办法再回头,要么掉下去,要么向前,说什么对不起没意义。”牛有道轻叹了声,伸关了窗户,转身问道:“你刚刚说赤阳朱果,你有办法?”

    袁罡抬头:“那些雪魃应该不会阻挠我摘取。”

    牛有道摇头:“太危险了,那些雪魃是不会阻止你,可那也是靠近你之后,你未接近时,它们还是会发出不小的动静。还有守山的修士,你在雪地上没办法不发出动静,攀爬时咔嚓嚓的动静瞒不过他们,你也不知道哪些位置有守卫。”

    袁罡:“可以从天而降。”

    “从四周的距离看,金丹修士的修为也要落地,无法直接落在山顶,除非借来飞禽,买我们是买不起的,无论是借还是买都容易惹人注意…”牛有道说到这一顿,目光一闪,盯着袁罡,似乎想到了什么,试着问了声,“有把握?”

    袁罡点头:“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牛有道负来回走动,琢磨了一下,最终还是摇头,“不行,赤阳朱果一丢失,有邵平波在暗中虎视眈眈,冰雪阁很快便能锁定目标,得到了也和没得到没什么区别,根本不能给萧天振用。”

    袁罡:“那就将赤阳朱果的果树一起毁了!”

    牛有道霍然回头,“什么意思?”他知道猴子应该不会说什么不靠谱的话。

    袁罡:“譬如天灾!”

    “天灾?”牛有道狐疑,“什么天灾能不让冰雪阁怀疑?那山顶上又能酿什么天灾?”

    袁罡:“我在金州炸了留芳馆,到了这边打听金州那边情况时,金州那边在传,天降陨石砸在了留芳馆。”

    “……”牛有道恍然大悟。

    袁罡:“东西我有把握得,我唯一担心的是,这事就算做的再周密,你我毕竟都在金州待过,金州和冰雪阁发生了同样的事情,又都能和赤阳朱果牵扯上,也不是没有让人怀疑的可能,所以这事多少还是有些冒险。”

    牛有道走到椅子旁慢慢坐下了,闭目靠在了椅背。

    静默许久后,指轻轻敲击着椅子扶,徐徐念叨:“邵平波…邵平波…此人不除,是个麻烦!”

    袁罡:“还是我去趟北州吧,我想办法下。”

    “太危险了。”牛有道缓缓摇头,睁开了双眼,“还是我陪他玩玩吧,我倒要看看他这次怎么熬…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要掌握邵平波那边的大致情况,上清宗在北州,你尽快安排魏多回去一趟,让他到了北州那边尽量少抛头露面,该怎么小心跟他交代清楚。”

    袁罡明白他的意思,问:“那赤阳朱果的事?”

    牛有道:“不能急着下,现在下想不让人怀疑都难,先摸邵平波的情况,其他的我再视情况来安排。”

    袁罡点头,转身快步而去,出了房间,回了自己房间找到了魏多。

    没多久,魏多在夜色中离开了彩虹客栈,段虎、吴三两、雷宗康陪同。

    几人也并未直接离开,而是先去了万兽门,买了金翅在身,随后段虎、吴三两护送魏多离开这片危险雪域,雷宗康则带回了一只软木盒子,交给了袁罡。

    袁罡打开长条状的软木盒子看了看,里面的软垫中放着一颗黑色的椭圆状黑石。

    黑石拿出,中间有一圈缝隙,捏住两头螺旋拧开,取出了里面的一颗蛋,正是金翅的蛋。

    对半打开的黑石螺旋拧上放回,那颗蛋放在了软垫的一个凹槽中。

    这种黑石有隔断金翅感应的作用,蛋取出后,金翅便能再次感应到,蛋的取出和放入便能控制金翅来回放飞……

    次日大早,楚安楼再次登门,亲自来请。

    天尚蒙蒙亮,牛有道推开窗户看了看窗外天色,回头道:“楚掌柜,时间还早啊!”

    楚安楼苦笑道:“还是早点过去把该做的准备都准备好吧,总不能事到临头再磨蹭浪费阁主的时间吧?”

    他的心情能理解,牛有道也只能是配合他,点头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