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八八章 雪落儿
    没带其他人,还是只带了个袁罡。

    抵达琼楼玉宇之地,依然是昨天见寒冰的地方,寒冰暂时未露面,楚安楼找了小蓉来。

    小蓉让人抬来了画架之类的东西,问牛有道:“先生,您看看准备的这些东西能不能用?”

    没弄过这东西,看的出来,小蓉心里也没底,实际上就是她联系楚安楼让早点过来的,怕当着寒冰的面显示她没把事情给办好。

    牛有道略试手,有点别扭,让再调整。

    都是简单东西,调整起来也方便,小蓉却不敢轻视,连忙吩咐人当场快点修正。

    炭笔之类的东西,牛有道又让袁罡再修了修,助理嘛,总得找点事让袁罡做做,让人看着像个助理的样子。

    切东西当着牛有道的面弄好了,牛有道确认没有问题,小蓉才松了口气。

    今天天气也算长眼,碧空万里,太阳出来后,寒冰也来了。

    “准备的怎么样了?”寒冰走来问道,身后跟了几名丫鬟。

    小蓉欠身道:“回大总管,都准备好了。”

    寒冰颔首,又问牛有道:“可以开始了吗?”

    “可以!”牛有道颔首。

    寒冰:“背景斟酌好了吗?如果好了,你们就先去选好的景那边等着。”

    牛有道看了看太阳光照的光线,让袁罡拿了记录过来,和袁罡低声商议了下光照在背景上所产生的阴影会有什么影响。

    几人在旁听着,寒冰听的微微点头,听着就很专业,越听越放心。

    楚安楼看到画画的工具已经觉得很奇怪,再听到这番谈论,感觉颠覆了自己对画画的印象,没想到画个画还有这么多的讲究。

    之前听寒冰说这位的画独无二,现在他倒是颇为期待起来。

    袁罡对时间方面的把握比牛有道还强,结合选好背景光照的朝向后,估计了下每幅画的时间,他在斟酌好的十个背景之间画出了路线图,“先去这里,再去这里,再到这……依次下来效果应该是最好的。”

    寒冰等人似乎明白了牛有道为什么要带袁罡来,带这么个助理是很有必要的。

    “好!就这样吧。”牛有道点了点头,东西还给了袁罡,对寒冰拱手道:“大总管,太阳刚刚升起,先去河边湖畔吧。”

    寒冰立刻对众人道:“按他说的办,去把那边不相干的人清空,不要让人打扰。”

    “是!”立刻有丫鬟应下快步离去,同时搬了画架走。

    寒冰则亲自去请雪落儿去了。

    楚安楼亦步亦趋在牛有道身旁,“有什么是需要我做的吗?”

    牛有道回头看他眼,从他期待的眼神中看出了点什么,这是想在阁主和大总管面前有所表现。

    但是也想不到有什么事适合他做,可人家有所期待,你得想办法找个事给他做才行,后面还指望人家帮忙呢,遂试着问了句,“光线刺眼的时候,会影响画画,打伞会不会太委屈楚掌柜?”

    “不委屈不委屈,这事交给我了。”楚安楼连连摆手,左右看了看,哪来的伞?连忙快走道:“我找伞去!”

    只见他飞掠远去,牛有道冷睨两眼,若不是不便得罪,今天非要趁机让他下不了台不可。

    几人来到河边湖畔等了会儿,没多久,寒冰领着袭白衣长裙的雪落儿来了。

    雪落儿近看更冷艳,高冷那种,不但是脸上没有表情,明眸中的眼神亦是波澜不惊。

    “见过阁主!”牛有道拱手见礼。

    “你就是给莎幻丽画画的人?”雪落儿声音清婉,语气冷冷地问了句。

    “是!”牛有道客客气气回了句。

    雪落儿注意到了牛有道身后无动于衷不知行礼的袁罡,明眸凝,下意识多注意了下。

    也许牛有道和袁罡自己都没注意到,如今的袁罡在形象上,实际上很能给女人视觉冲击力,对大部分女人来说,袁罡就硬生生代表两个字,男人!

    只要他们两个在起,正常情况下,估计牛有道都要被女人无视掉,注意力都得到袁罡身上去。

    其实牛有道长的并不赖,但是论形象、气质和体型,两人站起对比,立马要被如今的袁罡给盖过去,对女人来说,袁罡更能强烈代表‘雄性’这个词。

    雪落儿将自己目光从袁罡身上挪开了。

    寒冰打量了下四周,没见有什么好景,有点诧异道:“就在这画吗?”

    “坐河边。”牛有道伸手指了个位置,“近有河水涛涛,前方有湖中碧荷,远处有山景。”

    寒冰顺他指的看,好像是这么回事,挥手,“椅子。”

    很快有人搬了椅子过去,牛有道愕然道:“你们干什么?”

    寒冰:“不是坐河边吗?”

    牛有道:“要的就是原生态,放个匠气浓郁的椅子算怎么回事?坐的地方已经选好了,喏,就河边那块大石头。”

    寒冰脸沉,“你让阁主坐地上石头上?”

    “……”牛有道无语,最终妥协道:“好吧,坐椅子就坐椅子吧。”

    倒是旁的雪落儿出声了,“椅子搬掉,就按画师说的做吧。”说着向那块石头走了过去。

    椅子搬走了,不过石头上最终还是放了块垫子。

    牛有道站在画板前指挥,“阁主,身子不要正对这里,向右侧坐,对,再侧点,看前方,不要坐的太端正,会吓到人,只手很自然地放腿上,对对对,就这样…”

    边上的寒冰听的哭笑不得,谁知牛有道又说:“大总管,能不能把阁主的裙子再理理。”

    寒冰走了过去,在雪落儿边上蹲下了,边拉边问道:“这样吗?”

    “收点,不要太整齐…”牛有道最终还是走了过去,他又不好亲自动手碰人家的裙子,只能是在旁近距离指点,“这样,往这边拨点,对对对,要展现自然美,对,好了,可以了。”

    两人起退回了画板前,寒冰再这么瞅,微微笑,还真别说,发现这厮还挺有眼光的,现在从这个角度看阁主,整体形象还真挺赏心悦目的,看来那百万金币花的也不冤枉,人家就是有那眼光。

    “阁主,就这样,不要动!”牛有道交代了声,拿炭笔远近做了下比例,随后开始在纸板上唰唰画动,手速飞快。

    旁的袁罡瞅瞅画板上的动静,有点牙疼,跑到这个世界来画素描。

    这玩意他是搞不来的,不过没办法,道爷会的奇淫巧技的东西很多,人家以前兴趣广泛,喜欢接触这些手艺活,琴棋书画之类的就不说了,甚至木匠和石匠活都会,连什么草鞋和凉席之类的东西都能编织。

    他记得道爷曾经个人复原出了件古代的水车。

    按照古籍上的记载,在窑里亲手烧出过高仿瓷,几以假乱真。

    按照古配方在窑里烧过秦砖汉瓦。

    还亲自临摹高仿过古字画。

    反正道爷会的东西挺多,他算是看出来了,道爷这种人的确是走哪都饿不死,用道爷以前的话说,艺多不压身!

    寒冰不时看看坐在河边动不动的雪落儿,再看看画板,只见人和景的轮廓开始逐渐呈现,很是神奇,的确是她从未见过的画法。

    而此时,楚安楼才跑了来,手上拿了个木架子,上面绷着块布,过来举着,帮牛有道遮了斜照来的太阳。

    没办法,这里到处是修士,没人用伞,他愣是找不到只雨伞,临时凑合了件东西来。

    寒冰偏头看向他,阁主都在那晒着,这里打什么伞?沉声问道:“你干什么?”

    楚安楼忙回道:“怕阳光影响先生作画。”

    牛有道帮衬了句,“阳光是挺刺眼的,刺的看不清,这样好多了。”

    寒冰这才作罢,没再说什么。

    楚安楼感激地看了眼牛有道,对自己之前羞辱牛有道的行为多少有些后悔了。

    于是他就直在那举着‘伞’遮阳,同时看着画板上呈现出来的画,居然是这样的画,亦暗暗称奇。

    待到牛有道放下手中炭笔,幅画算是完了。

    寒冰快速过去扶了雪落儿起来,请了过来观看。

    站在画板前,见到近景、中景、远景意境衬托下坐在河边远眺的自己,雪落儿明眸瞬间亮,抬头对比下前方的景致,切都那般栩栩如生,始相信自己原来这般美丽。

    寒冰问了声,“小姐,画的怎么样?”

    雪落儿冷冷清清声,“好!”

    目光盯着画中的自己不愿挪开,陷入在了画中天地间独自人的意境中。

    寒冰笑了,小姐这性格,能让她说出声‘好’来可真不容易,指了那张画,“赶快收拾起来,送到小姐房间里去,小心点,别弄坏咯。”

    “是!”有两名丫鬟上前取了画。

    寒冰回头看向雪落儿,试着问了声,“身子定着不动也挺累,小姐要不要歇歇?”

    “不用,继续吧。”雪落儿给了声。

    寒冰立刻回头问下幅去哪画?

    确认了地方,立刻收拾东西搬动,行又来到了堵花墙前,墙上爬满了青藤,藤上点缀满了花儿。

    这次画的是雪落儿侧身从花墙前走过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