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八九章 不务正业
    这幅画,只有以人为中心的中心地带比较写实,周围都比较简约模糊化虚拟处置了。

    待到画完,寒冰啧啧叹道:“还真是妙手!”

    旁偷看了几眼的丫鬟羡慕不已,平常看着也没什么稀奇的花墙,阁主站那似乎也没什么,怎的画出来就那么有感觉,似乎有道永远止境的花墙陪着阁主永远走下去。

    好好看!好美啊!稍微能靠近多看看的小蓉更是目露憧憬,她也很想有幅这样的画,能挂在房间墙上每日看看该多好,但是价值十万金币的张画,她实在是画不起。

    除了想想外,也只能是心中声哀鸣,人跟人命不样,跟阁主比起来,自己没那么好命。

    请了过来的雪落儿站在画前凝视了阵。

    等了会儿后,寒冰又试着问了声,“小姐,画的怎样?”

    “好!”雪落儿又是冷冷清清点头声。

    “快把画收起来,收好!”寒冰高兴招呼那些丫鬟。

    “是!”两名丫鬟再次上前照办。

    下个绘制地点在道月门,月门后有亭台楼阁,雪落儿站在了圆形月门口,做出了从月门那边走向这边的样子。

    画毕,琼楼玉宇,庭院深深,将月门中走来的位佳人衬托的美的很。

    又是平常看惯了不见有什么稀奇的地方,画中意境却让人心中唏嘘再唏嘘,寒冰颔首道:“先生选背景果然有套。”

    这次是真心觉得那百万金币花得值了,才华是无价的嘛。

    牛有道谦虚道:“大总管谬赞,慢慢磨出来的,昨晚斟酌了好久才定下的。”

    对他来说,这个其实也没什么,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前世的些摄影作品中的风格拿来用罢了。

    寒冰:“让先生费心了。”

    雪落儿觉得画中人想突破深深庭院的封锁,又似走出深深庭院初识个新世界,凝视着画作良久后,说道:“收好!”

    寒冰听便知道小姐很喜欢这幅画,赶紧挥手道:“快收好!”

    下幅的绘制地点选在了处亭台楼阁中,牛有道让摆了张香妃榻,让雪落儿侧躺在了上面,只腿略曲,只手支撑着脑袋,只手拿本书看,香妃榻的背后是扇圆窗,窗外有婆娑树影。

    雪落儿这么躺,将身段平常不显的曲线勾勒了出来,腰胯到修长腿部的曲线玲珑毕现。

    换了平常,哪个男人敢让雪落儿这般做的话,简直是在亵渎冰雪阁阁主,非得被活活打死不可。

    然而今天,群女人都疯了,上到寒冰,下到下面的丫鬟,居然没有个有疑议,反而牛有道说什么就是什么,统统全力配合。

    牛有道站在画板前指手画脚,吩咐这边摆个香炉点上焚香,吩咐那边摆上个柜子。

    群人忙碌着,牛有道看看榻上侧躺的女人,暗暗呵呵,这女人身段看起来倒是不错,若不是怕出事,非忽悠她画luo照不可,不行的话退步让衣衫不整、春光外泄还是没问题的。

    还是那句话,这种情况下的女人大脑是不能正常思考问题的,冰雪阁阁主又怎样?

    但是他不敢呐,回头等这帮人清醒过来,看过冰雪阁阁主衣衫不整幕的男人,还能不能活着离开他相当怀疑。

    当然,还是有人感觉到了阁主这个样子似乎有点那个,不相关的男人赶了出去,这里又没太阳,不需要打伞,楚安楼自然是被赶出去了。

    画作出来,群丫鬟又盯着画面羡慕不已。

    窗外树影婆娑,窗内美人侧卧,手有书香,青烟袅袅。

    那氛围、那味道衬托下的阁主,实在是高雅,高雅中又略带那么丝慵懒,再加上阁主那冷艳气质,那感觉简直了,将群丫鬟实在给羡慕的不行。

    寒冰忍不住回头看看牛有道,发现这位实在是太会摆景了,是不是看过这样的景,否则怎会知道这样好看?

    起身走到画前凝视的雪落儿自己都愣了下,没想到自己还会有如此别具格的面。

    画自然又收了起来。

    画完了这幅,时间已经到了正午,光线条件下,去冰雪阁后面山顶正合适,这是早上推算好了的。

    冰雪阁群人的兴致都很高,想看看又会新出什么如梦般的美好画面。

    群人收拾了东西临出琼楼玉宇之地时,牛有道让袁罡留下了,不让跟去。

    寒冰问了声,“先生助手为何不带上?”

    牛有道笑言:“他不是修士,上下山麻烦,山上暂时也用不上他,让他在这等着吧。”

    听他这样说,大家也没勉强,依了他。

    雪落儿闻言倒是回头多看了袁罡两眼,似乎有点意外,没想到袁罡不是修士。

    然而目送群人离去的袁罡却是心知肚明,道爷还是动了对赤阳朱果下手的心思!

    原因很简单,道爷不想让这些人发现雪魃畏惧他的秘密。

    这行自然是不会受到雪魃的干扰,见到阁主亲自上山了,山上的守卫也没人敢冒犯。

    行顺利抵达山顶,小蓉按早先牛有道说过的,对寒冰指点着说了下怎么取景。

    看这开阔大气而层次分明的景致,寒冰颔首:“不错,果然是好景,再得先生妙手,定然又是副佳画。”

    牛有道观看了下远景和近景,目测着选定了最佳位置,指着块luo露的黑岩,“阁主,请坐那石头上,面朝冰雪阁那边,背对这边。”

    寒冰看了下画架的摆放地,疑惑道:“背对这边,那岂不是只能画到背影?”

    牛有道颔首:“没错,这幅只画背影。”

    寒冰惊讶:“如此美景只画背影?”她觉得眼前这景可比之前的都好,也最是能体现出冰雪阁的意味。

    牛有道:“正是只画背影。”

    反倒是雪落儿声不吭走了过去,按照牛有道说的去做,寒冰赶紧挥手,让人送了块坐垫过去。

    “阁主,脸稍微往左侧偏点,稍微露点侧颜,对,就这样!”牛有道顿指挥,喊定后,提笔唰唰开画,全神贯注。

    边上也没人敢打扰,只能听到山顶的呼呼风声,还有偶尔驱退雪魃的清脆铃声。

    这次取景范围很大,也是目前耗时最长的幅画作,边上的楚安楼那真是不怕辛劳,举着把‘伞’。

    待到收笔,边上观看的人却是久久未能回过神来。

    “阁主,好了。”牛有道喊了声。

    雪落儿起身过来,走到画板前看,明眸瞬间凝住,迟迟难以挪开。

    远处的雪山起伏,茫茫雪原,峡谷中奔腾的河流,还有隐约存在的洞窟商铺和人影,山下郁郁葱葱掩映的亭台楼阁,细微而精巧地玲珑毕现,然而画中的道曼妙背影却成了整幅画的点睛之笔。

    曼妙背影,衣袂随风飘飘,孤零零坐那,将整幅画的中心和神髓收拢到了她的身上。天地奇壮浩瀚而清晰,唯女子柔弱却看不到脸,只有背影,没人知道这个女子脸上是什么表情,又是在想什么。

    浩大无际,柔弱孤零,互相衬托彼此,那份意境,美的让人心碎。

    此时,寒冰不再觉得画背影有什么不妥了,看了这画,画中人再露脸的话怎么琢磨都觉得多余。

    旁观的袁罡心里嘀咕,道爷这是不务正业!

    其实袁罡有些时候也挺受不了牛有道的,经常是嘴里喊着不喜欢打打杀杀,可实际上打打杀杀的事情没少干,干着打打杀杀的事情却又喜欢耍些风雅,写个字、画个画、弹个琴、拉个二胡、唱个京剧之类的,美其名曰修身养性。

    可在袁罡看来,就是附庸风雅,再玩什么琴棋书画人家也认定了你是个黑道头子!

    雪落儿伸手,指尖轻轻在画上触碰了下,低声道:“总管,把这画收好。”

    “诶,好,好的。”回过神的寒冰挥手道:“收好,快收好!”

    这里画完后,也没再去冰雪阁外围的其他地方选景,用牛有道的话说,外面的雪景有此处足以,其他地方再怎么画也胜不过这里,再画显得有些多余。

    众人闻言深以为然。

    回到琼楼玉宇之地,来到了花园,让雪落儿站在了簇盛开的花丛旁,摘了支花让雪落儿拿在手上,放在鼻子前摆出微微低首轻嗅的样子。

    牛有道这次取了近景,画板摆的离雪落儿很近,先在画纸中间部位画了个立着的大椭圆,然后就在椭圆中作画。

    因为取景很近,雪落儿的人物形象在椭圆中占了大部分的位置,整个椭圆几乎就是为她人而准备,旁的花丛倒像是在留白处填白。

    画出来,与之前的画截然不同,画幅小而美,惟人试问花更香还是人更美,真正是带着诗意的画中人。

    之后幅幅画,又是让雪落儿站在飞檐屋顶副我欲乘风而去的样子,又是让雪落儿坐在亭台水榭的长椅上靠着柱子抱膝。

    画了八幅画后,雪落儿不肯画了,让给寒冰画张。

    寒冰推辞不掉,心中也想,只好谢过,“老奴沾了小姐光。”

    寒冰不画了也有原因,是不是姿态摆腻了不知道,但她想亲眼看看牛有道是怎么画的是肯定的,站在了画板旁,亲眼目睹了幅画是怎么成形的。

    雪落儿显然也看出了在场的群丫鬟也有上画的期待,最后张画的名额留给了在场丫鬟起上画。

    群丫鬟兴奋不已,在座亭子外的台阶上,分层次站了,楚安楼也凑了进去,唯男的,众人容貌落在了画纸上。

    兴奋之后群丫鬟又苦恼了,人这么多,画就张,画该给谁呢?

    这不是牛有道该操心,他本以为事完了,谁知旁的雪落儿语调徐徐地吟出首诗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