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九二章 谈判(二)
    费长流:“大家心知肚明,何必装糊涂!”

    “这事先放边。”牛有道不想谈这个,把人请来也不是谈这个的,这事也谈不下去,那些东西都贱卖掉了,他拿不出东西也拿不出那么多钱来赔偿。“宋九明说杀了我就能复出,许诺了留仙宗好处,驱使留仙宗奔波效力,不知我说的对不对?”

    费长流目露惊疑不定,不知对方是怎么知道的。

    郑九霄和夏花惊疑不定看向他,皆暗骂,宋家果然是贯偏心留仙宗,为何没跟我们这边打招呼?

    坐另边的彭又在倒是知道些情况,商朝宗好像在宋家那边安插了探子,商朝宗传递给牛有道的消息也是天玉门这边转达的,故此知道。

    费长流:“我已经说了,只要你赔偿我商铺的损失,其他的事就算过去了。”

    牛有道:“费掌门,留仙宗以前杀不了我,如今我也敢断言,留仙宗今后、将来也杀不了我,敢问宋九明如何复出,又如何兑现许诺给留仙宗的好处?”

    费长流:“你难道听不懂我的意思?赔偿留仙宗的损失,其他的看冰雪阁的面子,我留仙宗不再追究!”

    牛有道就是不接这茬,“宋九明别说复出,我跟你打个赌如何,宋家覆灭在即!”

    费长流:“别跟我扯什么宋家,你也少来这套,以前的事情各为其主,助力宋家有什么死伤我留仙宗认了,可商铺里的那笔巨资是整个留仙宗上下所有弟子共享的家当,你这里不给个交代,就这样白白亏空了,我也没办法跟留仙宗上下弟子交代。当然,你若是能让冰雪阁出来说句这事不许追究了,那我也认了,否则只能是找你!”

    牛有道答非所问:“留仙宗本依附于宋家,如今宋家垮了,留仙宗时该何去何从,怕也在纠结中吧?”

    费长流:“这是我留仙宗的事,不用你操心!”

    牛有道目光扫过众人:“这次把大家请来,乃为商谈瓜分燕国南州利益而来,这利益比之宋家给的如何?费掌门若是没兴趣,大可以现在离去,我不勉强,以后是死是活我随时奉陪便是。”

    “……”在座几位皆愣怔,瓜分燕国南州?

    费长流、郑九霄、夏花,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彭又在怔了下后,冷笑道:“瓜分南州,好大的口气,莫非这是冰雪阁的意思?”

    牛有道却朝费长流伸手示意了下,“我说了不勉强,费掌门要走尽管走。”

    费长流貌似漫不经心道:“听听也无妨。”

    牛有道嗤声,看了看左右,问道:“有这样的道理吗?你要跟我算账,我岂能容你听取机密?”

    站在费长流身后的乌少欢俯首,在费长流耳边嘀咕了几句方站直了。

    费长流刻板的脸绷了绷,低眉垂眼道:“若真是有南州利益足够弥补我留仙宗的损失,我对留仙宗上下也算是有了个交代,以前的恩怨就此放下也不无不可。”

    牛有道又问另两位,“郑掌门和夏掌门呢?是先算账,还是先怎的?”

    郑九霄捋须道:“听后再断!”

    夏花嗯了声,点头附和。

    “既如此,那就先听听吧。”牛有道貌似嘲讽地嗤笑声,又看向彭又在,道:“和冰雪阁无关,难道彭掌门认为庸平郡王的志向仅在小小青山郡不成?”

    如果是冰雪阁的意思还大有可为,听不是冰雪阁的意思,彭又在立马不屑:“谁不想往高处走?志向再高,也得有相应的实力才行,而不是在此夸夸其谈。”

    牛有道针锋相对:“也比无所作为的好!试想若非庸平郡王抵达苍庐县有所作为,天玉门在南州境内无非也就广义郡之地,庸平郡王到,立刻帮守成多年的天玉门拿下了整个青山郡,难道庸平郡王是夸夸其谈之辈?”

    这话有点讥讽天玉门无能,彭又在自然不爱听,冷笑连连道:“若非我天玉门支持,他拿什么去占青山郡?”

    牛有道:“那为何天玉门早不取青山郡,而要等到庸平郡王来取?莫非天玉门有未卜先知之能,早就知道庸平郡王能脱去牢狱之灾来到青山郡,故恭候已久?彭掌门所言不怕为人耻笑吗?呵呵,若非庸平郡王已经摆平了各方,天玉门敢支持吗?若非庸平郡王布置妥当了切为天玉门壮胆,只怕天玉门在南州的势力依然龟缩在广义郡。”

    “放肆!”彭又在身后长老怒声喝斥。

    牛有道端起茶盏,斜那长老眼,慢慢举于唇边,“能坐下来谈,讲的是道理,不是比谁的嗓门大。”

    说罢轻轻吹嘘热茶,慢慢嘬了口,又继续道:“若是庸平郡王初到广义郡时,便说要拿下整个青山郡,只怕要同比今天的情形,怕同样要惹来彭掌门同样的讥笑,讥笑庸平郡王不自量力,然而事实又如何?只怕当初天玉门做梦也没想到庸平郡王会成为青山郡之主吧?今天之讥讽,宛若故病复发!”

    费长流、郑九霄、夏花三人闻听此言,皆若有所思,觉得好像是这么回事,当初谁能想到商朝宗能那么快拿下青山郡?

    彭又在抬了下手,阻止了身后勃然大怒的长老,“还真是牙尖嘴利,商朝宗若真有办法拿下南州,我天玉门自然是全力支持,只会叫好,不会作恶。可青山郡才多大,南州又有多大?就算我天玉门不惜代价拼死命挡住其他门派又能如何,广义和青山两郡的人马就那些,就算全交给他商朝宗调遣,南州那么大地面,人马分散后守的住吗?强占州之地,燕国朝廷又岂能罢休?你在这里大言不惭,莫非已和庸平郡王商量出了什么稳妥办法?”

    话说到这个地步,也诚如他自己所言,真能拿下南州何乐而不为?拦住发怒的长老,也有想听听后续情况的意思。身为派掌门,考虑的是整个门派的利益,因斗两句嘴而生气弄得耽误大事没必要。

    牛有道:“想占住南州,最稳妥的办法还是兵强马壮,靠你天玉门出力是假的。你天玉门人虽多,但真要扔出来牧守偌大个南州连塞牙缝都不够,所以还得看庸平郡王那边的。”

    陈庭秀,也就是彭又在身后之前发怒的那位长老,冷笑道:“牧守方凤凌波也可以,犯不着非商朝宗不可吧?”

    牛有道:“那是自然,然而我只支持商朝宗,就这么简单!”

    陈庭秀讥讽道:“你支持,你拿什么来支持?”

    牛有道:“打仗的事我不懂,我和庸平郡王还有蓝若亭谈笑时,曾问过他们,攻下南州需要多少人马?他们说,若只是攻打,三十万精兵足矣!至于打下之后的治理和守卫,就地征招人丁便可,实际上的征战人马无需太多,太多反而是沉重的负担。算上算,除掉广义郡的十万精兵,还需二十万精锐人马才行!”

    众人看着他,不知他答非所问扯到这上面来是什么意思。

    彭又在冷哼:“广义郡能养十万精锐人马已是极限,那还是因为广义郡乃鱼米之乡,再增二十万精锐,所耗钱粮,根本不是广义郡和青山郡能够负担的。”

    牛有道慢悠悠喝了口茶,继续道:“这正是我能支持的地方,我能提供财力支持!”

    彭又在:“你知不知道名精兵天嚼用得多少钱?最简单的吃喝起码也得十个铜币,人家还有家小要养,每人每月起码要发三百个铜币才够人家家人的基本生活,摊到每天又是十枚铜币。”

    “不算衣服、战甲和兵器的钱,不算战马和那些将领的饷钱,也不算训练伤患医治的钱,也不算意外的抚恤金。”

    “仅每人最低基本的,每天就得二十枚铜钱。二十万精锐,每天所耗就得四百万枚铜币,折算成金币就是四百,实际上远不止四百金币,加上其他杂项,养二十万精锐起码得翻三倍以上,每天没有个千五百枚金币根本支撑不住。”

    “这仅仅是天的,十天就是万五,个月下来就得四五万,年下来差不多五十万金币才够用。而支撑二十万精锐作战人马,背后得养多少工匠你知道吗?得买多少马匹你知道吗?这还不算发生战事,旦发生战事,光大量物资的筹备和输送所需的人力和财力,大量战死人员的抚恤金,各种名堂叠加起来的数目更加庞大。小子,攻打南州说的好听,仗不是那么好打的,必须有强大的财力支撑,你支持?你哪来那么多钱支持?”

    费长流淡淡声,“怕是盗窃了我们三家商铺,有了些本钱才敢这样说吧。”

    牛有道:“不需要罗列这些名目给我听,我不管这些乱七八糟的,我也不懂这些乱七八糟的,我只提供财力支持,具体该怎么花,那是庸平郡王去操心的事。”

    彭又在直接伸手了,“钱在哪?你要是能拿出钱来,能让商朝宗有财力招兵买马,别说攻打南州,攻打整个燕国我天玉门也没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