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九三章 必除此獠
    “若只是拿钱出来给庸平郡王招兵买马,这种支持方式,实乃下策。”牛有道笑了,伸到他跟前拿了他的茶盏,轻轻放在了彭又在伸来的中,“我不但拿出钱来给庸平郡王招兵买马,还能让天玉门吃个肠满肚肥。”

    继而环指费长流等人,“还有你们!”

    几人相视一眼,彭又在放下茶盏,道:“我不听那些没影的,你倒是把钱拿出来呀?”

    牛有道:“钱就在天玉门商铺。”

    “……”彭又在一愣,回头看向身后几人,莫非这边商铺有自己不知道的隐情?

    然,后者皆茫然摇头,表示不知道怎么回事。

    夏花插了句,“彭掌门,估计他说的是你们商铺里的货,我们铺里的他可是卖了不少的钱。”

    彭又在脸一沉,盯着牛有道。

    牛有道笑骂夏花,“夏掌门这玩笑可不好笑,你商铺里丢了东西是不是也巴不得别人家里也丢?”

    回头又对彭又在说,“给我半个月时间,半个月后让几位掌门见钱眼开,喜不自禁!”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真要能如这厮说的这般,别说办个月,半年也行。

    彭又在:“既然已经长途跋涉来了这边,住上小半月了解一下这边的情况也没什么,我就等你办个月,半个月后若是拿不出钱来怎么说?”

    牛有道指了指,“我现在就挪步住你天玉门商铺去,半个月拿不出钱来,任由处置,如何?”

    “住我们商铺?”彭又在狐疑。

    牛有道笑言:“我说了,钱就在天玉门商铺,自然要去找出来。彭掌门无需多问,届时便知,反正受困于你眼皮子底下,也不用担心我食言跑了,您说呢?”

    看钱的面子,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

    彭又在等人先行回去了,牛有道等人随后退房离去。

    “要走?”

    楚安楼的屋内,牛有道前来辞行,楚安楼诧异。

    牛有道笑道:“打扰了楚掌柜这么久,也是该离开了。”

    楚安楼怀疑道:“谈好了?他们没为难你?”

    牛有道:“我跟天玉门本就没仇,留仙宗那三派也只不过是为燕京宋家出气,如今宋家将倾,他们也没必要死缠我不放,事情说清楚就过去了。”

    楚安楼挑眉,“你不会是打着冰雪阁的幌子摆平了他们吧?”

    牛有道:“楚掌柜多虑了,他们也许是受到了冰雪阁的震慑,可我也只能在这小住一下,冰雪阁不会插,只能为我遮掩些许,日子还长,还要经历许多是是非非的,时间一久和冰雪阁有没有关系大家自然能察觉出来,正常人没有傻子,要糊弄也只是糊弄自己,糊弄不了别人,最终还是要见真章的。没点实在的东西,打冰雪阁的幌子也只能是害自己。”

    楚安楼神色稍缓,“知道就好,那我就不送了。”

    “楚掌柜留步,在下告辞。”牛有道拱了拱,就此离去。

    楚安楼嗯了声,背个目送,没提那‘暂放’在他上的几十万金币,牛有道也没提,那事就像没发生过一般。

    遮头挡脸的牛有道离开了彩虹客栈,带着下几人入住在了天玉门的商铺。

    一住下,牛有道便让黑牡丹等人去操办了些材料,随后便见牛有道忙碌了起来,时而像木匠处理一些木料,时而像铁匠叮当叮当。

    用袁罡的话说,会的艺活不少。

    彭又在也过来看过几次,不知道他在干什么,牛有道只说时间一到便知,而之后似乎进入了关键,彭又在想来看也不让看,被拦下了……

    北州,凌波府内,花园亭中,黄斗、林狐站在邵平波的跟前。

    “他怎么会跟冰雪阁扯上关系?”邵平波狐疑。

    黄斗摇头:“不知道!但是掌门的话希望大公子记住,情况不明,希望大公子不要再去招惹他,免得惹那不必要的麻烦。尤其切记的是,冰雪阁背后的雪婆婆凌驾于众生,敢把主意打到冰雪阁头上,那后果不是咱们能承担的,冰雪阁一句话就能让邵家的一切化为灰烬,大公子是聪明人,还望切记!”

    邵平波平静颔首:“掌门的话我自然会铭记在心!”

    见他给了承诺,二人也放心了,拱了拱告辞。

    邵平波负静默了一阵,忽言:“这事你怎么看?”

    管家邵三省上前,叹道:“大公子既然已经答应了,还是按大禅山的话去做吧。”

    邵平波略眯眼:“我赌他和冰雪阁根本没什么关系,只是狐假虎威罢了!”

    邵三省惊讶,毕竟跟随多年,比较了解他,听出了他话中深意,这是并未罢的意思,有些提心吊胆道:“大公子何出此言?”

    邵平波冷哼道:“道理很简单,我断定牛有道不会放过我,他若真和冰雪阁有什么渊源,直接借冰雪阁的势弄死我便行,大禅山不敢不听,犯不着这样拐弯抹角。他没这样做,那只能说明他做不到,不是狐假虎威是什么?”

    邵三省一听,似乎有些道理,复问:“那他为何能在那个什么彩虹客栈那般?”

    邵平波摇头:“知道的情况有限,这个我也想不通,但我知道那厮狡诈,其中肯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原因,绝非大禅山表面看到的那样。总之他在彩虹客栈越显摆,此事就越有问题。只是这么一来,连大禅山都不敢动他了,宋家那边的人也别指望了,竟这样让他躲过了一劫,实在可恨!”

    邵三省:“那公子为何不跟大禅山解释清楚?”

    邵平波反问:“解释的清楚吗?我说牛有道不会放过我,此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没有证据是说不清楚的。更何况,我在皇烈的眼中,只不过是个被利用的蝼蚁罢了,有用便用,没用便会一脚踹开,他不会因为我而冒得罪冰雪阁的丝毫风险。这些人呐,谋于打打杀杀的事情,脑子一个个不够用,跟这群蠢货是解释不清楚的。”

    回头转身,对邵三省低声道:“你暗中联系其他修士,让他们盯紧冰雪阁那边,我料定牛有道还会不择段谋取赤阳朱果,冰雪阁迟早有变!”

    邵三省惊讶:“这…大公子已经把这事给捅破了,他还敢下?”

    邵三省冷笑:“冰雪阁?不也就是地位高一些的人么,你以为真是神不成?只能吓唬住一些无能之辈,有能耐的人是吓唬不住的。而有能耐的人通常都比较自信,他敢冲冰雪阁而去,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借大禅山压制我,说什么我要利用冰雪阁对付他,无非是先做预防,想堵我的嘴,这越发说明他并未善罢甘休。”

    “由此也更加说明了,他和冰雪阁没什么关系,正常段是拿不到赤阳朱果的,必然要采取非正常段,只怕他一开始就没打算正常求取,你让人严加关注,尤其是赤阳朱果的产地,一旦有任何异常,务必即刻告诉我!”

    前有大禅山的警告,邵三省心中不安,“大公子,连你都说那牛有道不简单,他冒这险值得吗?”

    “值得吗?”邵三省摇头,“不是值得,而是太值得了,若换了我有他那条件,我也得那样去做。一开始我还没想到,经由大禅山那边传来的消息,那厮俨然盯上了赤阳朱果不放,被我捅破了也不肯放,宁愿冒险,这是为何?之后我才渐渐想明白,此獠城府极深,目光深远,他怕是已经盯上了金州这块肥肉!”

    邵三省讶异,“金州乃万洞天府的地盘,万洞天府岂能罢?”

    邵平波:“我问你,赤阳朱果送到海如月母子上后,海如月会不会给儿子用?”

    邵三省:“这是自然,有救治的会,做娘的没道理眼睁睁看着儿子去死。”

    邵平波:“我再问你,若是从冰雪阁偷盗来的呢?”

    邵三省:“怕是也还得用,一旦萧天振有事,她在金州的处境也麻烦,无论是为了儿子,还是为了她自己…”说到这猛然抬头,似乎明白了什么。

    邵平波盯着他双眼,知道他领会到了,微微点头,“你没猜错,一旦萧天振用了从冰雪阁偷盗来的赤阳朱果,海如月母子便摆脱不了他的控制,母子两个必然暗中受他操控,否则冰雪阁的怒火不是他们母子能承受的。他只需要暗中控制母子两个便可,不需要正面和万洞天府硬来,一旦时成熟,金州这块肥肉他随时伸可吃。”

    “这种人很危险,只要他盯上了金州,万洞天府那些匹夫未必是他对,迟早要栽他上。更何况暗中操控母子二人便能带来极大的利益,这才是他不择段也要弄到赤阳朱果的真正原因。现在基本可以肯定,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正面求取,必然是瞒了万洞天府等各方势力的,知道他在彩虹客栈连万洞天府的人也扣了,我就越发肯定是如此!”

    “务必让人把冰雪阁那边盯紧了,他绝对要动,如此大好良,不可错过,我必将此獠一举除之!”

    邵三省:“好!大公子放心,老奴知道该怎么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