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九四章 烈酒
    “好香,什么味?”

    峡谷崖壁,天玉门商铺外来往的人,隐隐闻到异香,朝内打量。

    商铺里面,天玉门的人也追寻到了香气来源,只不过连掌门彭又在也被拦下。

    “彭掌门,对不住,现在还不到时候。”袁罡拦在了通内的路口,后面的段虎等人则有些心虚,在人家天玉门的地盘上拦人家掌门…

    陈庭秀喝斥道:“放肆,难道任由你们胡作非为吗?”

    袁罡不理他,只盯着彭又在问道:“难道彭掌门想把到的钱给弄砸了吗?”

    闻听此言,彭又在只能忍住好奇,继续忍耐……

    内部禁地,牛有道伸掰弯了黄铜漏口,直接在揉捻成团扔在了一边,锅灶之类的也毁掉了。

    将一应物品‘毁尸灭迹’后,这才从屋内走了出来,挥招了守在甬道的吴三两过来,“去一趟,把费长流那三派掌门给请来。”

    “是!”吴三两快步而去。

    牛有道从临时禁地出来了,很快惊动了彭又在等人,彭又在找来时,牛有道正在给他准备的卧室内喝茶。

    袁罡这次倒是没有拦客,彭又在直接闯入,见面劈头便问:“奇奇怪怪的味道,你在搞什么东西?”

    商铺里被那香味熏的有点难受,开了通风的气窗才好了些。

    牛有道起身笑道:“自然是搞兑现承诺的东西。”

    彭又在问:“东西呢?”

    牛有道:“彭掌门勿急,等费长流等人来了,自然会拿出来。呃…在你家,不用我请你喝茶吧?”

    彭又在遂坐在了一旁等着,不时打量牛有道两眼,若不是牵扯到冰雪阁,哪有这样的事。

    不知搞什么名堂的事停下后,加之开了气窗,商铺内的味道已经渐渐没了,渐渐散去。

    稍等了一阵,费长流、夏花、郑九霄陆续来到,在客厅等着。

    得了通报后,牛有道再次起身,伸请了彭又在一起去见客,出门时,对袁罡道:“去把那几坛东西取来吧。”

    这边一来到客厅,费长流几人也站了起来,对彭又在见礼。

    双方稍微客套了几句,袁罡端了一只托盘,托盘上有五只不大的酒坛,牛有道挥了下,“几位掌门一人送一坛吧。”

    袁罡端着托盘从几位掌门跟前走过,再回来,剩了一坛放在牛有道跟前。

    彭又在等人捧着酒坛翻来覆去看了看,酒坛上有新上的封泥,一时间皆不明所以。

    “这难道是酒?”见是用酒坛装的,彭又在试着问了句。

    “彭掌门果然慧眼,一眼就看出了,不过彭掌门估计没喝过这酒。”牛有道抓了跟前酒坛在,对一名天玉门弟子道:“劳烦取五只酒杯来。”

    那弟子看向掌门,彭又在挥一下,示意照办,回头又盯着上酒坛翻来覆去查看。

    不一会儿酒杯送到,摆在了牛有道跟前。

    牛有道揭掉了封泥,倒出清冽酒水入杯中,一股芬芳开始飘荡在屋内,和之前熏人的香味不同。

    “好香!”深吸一口气的夏花赞了声,首先走了过来查看。

    几位掌门都忍不住,都围了过来,想看看究竟是什么酒居然这么香。

    倒好酒的牛有道伸示意,“在下新酿的烈酒,诸位不妨尝尝。”

    几位掌门都各取了一杯在中查看,看过后,彭又在忍不住咦了声,“这酒为何此清澈?”

    牛有道呵呵一笑,这都是他勾兑好了的蒸馏酒,自然清澈,笑道:“你们平常喝的杂质太多,都是浊酒,我这酒无杂质,自然清澈。诸位请用!”

    这话说的一旁的黑牡丹等人都有些心痒痒,想尝尝滋味,那些同来的各派长老亦目光一闪一闪。

    唯独袁罡嘴角不屑撇了撇,道爷又在欺负一群人没见识。

    “掌门且慢。”陈庭秀见彭又在要举杯品尝,忙阻止了一声,取了只小瓷瓶出来,要试毒。

    牛有道叹了声,“别坏了醇正味道,我在这下毒,跑得了吗?”说罢自己拿了只酒杯,昂头一口干了,入嘴入喉慢慢下肚,吐出一口酒气,眼中略有怀念味道。

    见状,彭又在对陈庭秀挥了下,也举杯一口闷了。

    然而酒一入口,立马两眼一瞪,腮帮子紧绷。

    “掌门,怎么了?”陈庭秀一惊,忙问。

    彭又在抬打住,不让打扰的样子,感觉着酒水慢慢入喉,只感觉一道热流淌入腹内,一落肚立马犹如一团火燃烧,然而满口余香,烈醇香薰滋味缭绕口齿,真正是让人回味无穷,瞪眼大赞一声,“好酒!果然是烈酒!”

    牛有道笑了,这边人喝的都是发酵后直接去渣的酒水,和他酿的蒸馏酒截然不同,口味差别自然是大。

    费长流等人闻言也立刻闷口一尝,结果酒一入口,一个个不是瞪眼就是皱眉。

    夏花更是捂了捂嘴,艰难咽下的样子。

    “呼!果然是好酒。”张口呼气的费长流赞了声。

    “喝了这酒,再喝以前的酒,怕是没什么滋味了。”郑九霄砸吧嘴叹了声。

    捂嘴慢慢松开的夏花,摇头道:“这酒太烈了,太冲,我是喝不惯的。”

    “这才叫酒!”彭又在哈哈一声,伸要去抓那酒坛,那份喝酒的豪爽劲一出来,果然符合他的块头。

    牛有道却伸摁住了酒坛,“彭掌门,这酒可金贵的很,你知不知道你刚才一口喝掉了多少钱?”

    彭又在问:“多少?”

    牛有道看了看四周,“不相干的人是不是该退下了?酒嘛,可以慢慢喝,正事不能耽误,咱们该谈正事了。”

    彭又在偏头示意了一下,那些不相干的小弟子立刻被屏退了。

    现场除了牛有道的人,剩下的就是些各门派的长老了。

    牛有道再次给几个掌门杯子里倒酒,杯口较大,酒坛不大,每只大概只能装一斤的量,再倒上一圈都倒不满,刚好夏花不习惯这烈劲,就没给她倒。

    其实牛有道也就是小酿了点,随便弄了些,没花精力搞那么多,只是证明一下确实存在便可。

    几位掌门这次倒是慢慢细品了起来,前面喝的太匆忙,这回下肚后一个个大呼过瘾。

    牛有道晃了晃空酒坛,问:“诸位,觉得这酒卖一百金币一坛可卖得出去?”

    彭又在目光一闪,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

    夏花惊讶道:“这么小一坛,还如此难喝,卖这么贵,谁买?”

    郑九霄对她摆,“卖得卖得,我看两百金币一坛都会有人买。”

    费长流颔首:“就算嫌贵不常喝,买点好酒回去待客还是没问题的,有钱人还是不少的,如此品相的酒,卖两百金币不成问题。”

    “好!”牛有道点头一声,他原来还准备估价一百来着,听了两人的话,他改主意了,对彭又在道:“这一坛酒,我卖给天玉门,两百金币一坛,至于你天玉门转卖出去卖多少钱一坛我不管,我和庸平郡王那边,每年提供一万坛给天玉门。”

    费长流三人相视一眼,有点眼热,这明显是一条财路啊,给天玉门一万坛,不知道给他们多少。

    彭又在眼珠转了转,拿了一旁酒坛看了看,“这么小一坛,才给一万坛,是不是太少了点?还有,这么小一坛你就敢卖我两百金币,未免太黑了点吧?”态度立马转换过渡到了为天玉门争取利益上,十足商人模样。

    牛有道:“这酒有多难酿制你也看到了,这么小小五坛却花了我小半月的时间,一年给天玉门一万坛已经不少了,更何况还是独家供应给天玉门。再者,这钱可不是我花的,而是给你外孙女婿当军资的。当然,彭掌门若是觉得两百金币一坛贵了,刚才郑掌门和费掌门似乎不嫌贵,我可以供应给留仙宗和浮云宗。”

    郑九霄和费长流立刻满眼期待,谁知彭又在一抬,立马改口了,“好吧,只要是答应独家供应给天玉门,我可以答应!”独家掌握售卖权,这价钱上就好操作了。

    牛有道:“彭掌门不要答应的太早了,我还有三个条件。”

    彭又在皱眉,顿了一下,又问道:“先说来听听。”

    牛有道:“第一,广义郡和青山郡的兵马大权必须统归于庸平郡王,统一听从调遣避免令出两方的好处不用我多说。更何况,待到集中力量打下了南州,凤凌波能得到的好处又岂是区区一个广义郡能比的,总比他在广义郡守成好吧?”

    “第二,除采集灵草外,天玉门暂时必须放弃从两郡攫取钱财,至少在打下南州之前不许。没别的意思,两郡之地的百姓负担太重,民不聊生,王爷那边也是该为民生减免一些税赋了,也是该让百姓修养生息了,这也是聚集民心的最好办法。只有在两郡创造出了良好的生存环境,才能吸引四方流民来投,才能为王爷提供源源不断的青壮兵源,否则二十万精兵何来?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竭泽而渔了,那不是长久之道。”

    “第三,广义郡那边不管,但青山郡这边的灵草采集地,天玉门要让出一半的地盘给留仙宗、浮云宗和灵秀山。打下南州后,天玉门也要让出南州三分之一的地盘给他们三家分享。宋家倒了,三派没了依附,想必也处境艰难。天玉门上不但有广义郡和青山郡,在其他地方还有地盘,待到南州十三郡到,天玉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根本没有充足的人帮助庸平郡王拱卫。彭掌门也必须考虑一点,一旦对南州动,牵涉到不少门派的利益,天玉门想一家独扛吗?还是让别人也分担一些压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