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九五章 我要宋九明的脑袋
    第个条件就让彭又在有些为难,偏偏这个为难不是让天玉门为难,而是让他这个掌门个人为难,凤凌波是他女婿啊!剥夺掉女婿的权力,怎么跟女儿交代?

    第二条他也要考虑下,放弃从两郡攫取钱财不是不行,关键要衡量下新进财路对损失有多大的补足和盈余,事关整个天玉门上上下下所有人的利益,他不能鲁莽口答应下来,万有什么影响,他这个掌门是要对自己的决定负责的,当家也不是那么好当的,上上下下那多人等着吃用呢。

    至于第三条,商朝宗攻打青山郡时,他门中弟子也是做出了牺牲的,还有广义郡那边对兵马钱粮的输送,不是坐享其成,是付出了代价才让青山郡成为了天玉门嘴中肉的,现在让天玉门下吐出半块来,门中弟子怕是会有人在感情上难以接受,真要答应也得统下意见才行。

    但是也不好拒绝,人家的条件和原因是相辅相成的,人家说的完全有道理。

    第条,广义郡和青山郡若都争夺主导权的话,旦发生战事的确不利,若打下了南州凤凌波能得到的好处的确比在广义郡强,在这点上自己也不会让女儿女婿吃亏,自己自然会操作。

    第二条,放弃对两郡财力的攫取,让百姓休养生息扩充兵源就更不会有错,要打南州必须要要有兵源,到别人地盘上征招兵源,别人也不会答应不是。

    第三条,天玉门的确没实力在发生战事时独自承受所有压力,需要有人分担,也不可能好处都你的,人家白白帮你分担压力,必须要让利。

    种种原因下来,他既不好口答应下来,也不好口拒绝。

    不但是他,身旁的长老也陷入了沉默思索中。

    费长流、夏花和郑九霄则也在考虑中。

    如今的情况,三派的处境的确很尴尬,宋九明倒,新的廷尉上任,正逐步将三派的人踢出廷尉系,三派的主要财路正在被斩断中,急需寻找新的出路。

    而三派直依附权势,还没有真正掌握过处地盘,真能拿到属于自己门派地盘的话,对三派是有重大转变意义的,谁都有个从小到大的过程。地盘虽不大,关键是后续的远景,南州三分之的地盘。

    可话又说回来,远景虽美好,能不能实现还不定,就算天玉门答应这个条件,青山郡半的地盘给他们三家分,也的确是小了点,现在不知道让天玉门放弃对地盘财力的攫取会不会也要求到他们的头上。

    看牛有道的意思,要休养生息,怕是也免不了,可若是不让攫取财力,又难以满足三派弟子的开销。

    各人都在琢磨自家的利益。

    彭又在忽出声问了句,“牛有道,你这酒的配方哪来的?”

    牛有道略笑,这事就算对方不问,他也要提的,既然问了就更好:“不需要管哪里来的,总之只需知道点,给这配方的人是天玉门惹不起的人,否则我也不敢躲在你家里拿出来自寻杀身之祸,彭掌门不会动了什么歪念头吧?我劝你最好不要想多了,没这把握我也不敢做这事。我出了事,立马会冒出堆人酿此酒,人人都会的东西,可就卖不出什么价钱了。”

    彭又在正纳闷这事,这厮有够胆大的,听闻此言,复又试探道:“冰雪阁给你的?”

    牛有道诡笑道:“不知道,梦里有人托梦给的。”

    他故意在那含糊其辞,众人反而越发怀疑是冰雪阁,否则真有这财路为何早不拿出来,偏偏这回来了冰雪阁之后就突然有了?

    都有些情不自禁地想歪了。

    “这样吧,容我考虑天,明天再给你答复。”彭又在叹了声,发现这次来还真碰上正事了。

    牛有道微笑点头,“好!”

    彭又在又对费长流三人,道:“三位,那三坛酒暂时先借给我如何?”

    堂堂天玉门掌门都开这口了,这点面子岂能不给,费长流三人自然答应了下来。

    众人散伙时,郑九霄快步追上牛有道:“牛老弟,能不能借步说话?”

    牛有道回头看看他身后同跟来的费长流和夏花,颔首,伸手道:“诸位请跟我来。”

    三个门派的人遂跟了他去。

    客厅内,彭又在背个手看了看进去的牛有道等人,回头看向那几瓶酒,对陈庭秀挥手示意了下,道:“让吴空把这几坛酒卖掉,价钱尽量抬高,先试试行情。”

    陈庭秀懂他的意思,这才是关系到系列决断的关键,点了点头,迅速照办。

    牛有道等人暂时借用了天玉门内部的小厅,群人凑在了起。

    “老弟,青山郡那边的事你能做主?”郑九霄先探了句底,这事他总感觉有些荒谬,青山郡那边明明是天玉门的地盘,怎么变成了这家伙指手画脚?

    牛有道微笑着反问:“我能不能做主重要吗?若天玉门都答应了,你觉得青山郡那边还有问题吗?”

    也是!郑九霄发现自己问了句蠢话,又问:“地盘分给我们后,我们也不能攫取当地的财力?”

    牛有道断然道:“不行!同在青山郡,边待遇好,边待遇不好,你们真要这样干了,你们地盘上的人立马就要跑光,人都没了,还攫个屁的财力,攫谁去?”

    也是!三位掌门面面相觑,无语。

    费长流皱眉,“那么小块地面上产出的灵草够不够修炼用不知道,但我们对门中弟子基本的保障得有吧?若无基本财力来源,我三派弟子连起码的开销都维持不了,投靠庸平郡王有什么意义?”

    夏花颔首,“就是!”

    郑九霄:“那酒的财路若是能分我们点的话,应该还是可以的。”

    牛有道:“这个我自然在考虑中,然而这酒投放出去究竟能卖什么价谁都不清楚,彭又在自己都在斟酌中。已经提出了堆条件为你们争取利益,若在还没见着落的事情上继续切天玉门的肉,他们能答应吗?退步说,不知行情该怎么切、该切多少都不清楚,大家心里都没底的事,你们告诉我,该怎么谈?”

    三位掌门沉默,这个也是,该要多少份额不好说。

    牛有道:“所以说,切等结果出来了再说,他天玉门若敢个人吃肉不管其他人死活,他自己也得掂量掂量后果。”

    郑九霄捋须道:“依我看,这酒应该很好卖!”

    牛有道苦口婆心道:“郑掌门,现在就别惦记酒的事了,等天玉门把系列条件答应了下来再说吧,等事情落定了,酒的产出控制在我的手上,你们还怕没有谈的余地吗?我之所以拉上你们,就是不想让天玉门家坐大,我话都说这么明白了,你们还不懂我的意思吗?”

    郑九霄颔首,“好,那就等事情有了结果再说吧。”

    牛有道嗯了声,眉头挑,话锋转,“有些事情可以等有了结果再说,有些事情却是得有个交代。”

    三人相视眼,大概都猜到了他想说哪方面的事。

    果然,牛有道淡然道:“我跟宋家那边的事,你们什么态度?千万别告诉我说,到了这个地步还想脚踩两条船。”

    夏花:“若天玉门答应了,咱们都投靠了庸平郡王,都是家人,自然不会再理会宋家。”

    牛有道:“两头总该彻底断头,我拿出了诚意解决问题,你们是不是也得有点诚意?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我要宋九明的脑袋!只要将宋家干主要人员的脑袋送到了青山郡,咱们之间的过结就算过去了,也算是三派的投名状吧!”

    “……”三人无语。

    费长流沉声道:“宋九明虽然下台了,可前身毕竟是朝廷大员,朝廷也不会放任有人乱来,否则朝堂上的那些人都会担心将来而人人自危,何况宋九明又居住在京城,京中高手众多,不小心就是大麻烦,实在是不好下手!”

    “杀我的时候能不择手段,现在倒是嫌麻烦了,让我情何以堪?”牛有道冷眼斜睨道:“这不是我操心的,我只看结果!我不喜欢勉强人的,大家自己看着办,我绝不勉强!”

    三派人员是在沉默中告辞的。

    “以后准备改行酿酒了?”没了外人,袁罡冷冰冰打趣声。

    牛有道呵呵笑,“你以前总觉得我干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没意义,现在怎么样?还是有点用处的吧?老话说的没错,艺多不压身,多学点东西没坏处!”拍了拍袁罡的肩膀。

    出了天玉门商铺的三派掌门沉默中并排而行,余者身后跟随。

    “你们真的看好那酒的买卖?”夏花忍不住问了声,她不喜欢这烈酒,所以不好把握。

    “绝对好卖的,是条大财路!”郑九霄断言。

    费长流沉默着点了点头。

    等到迎面而来的人走过去以后,夏花低声道:“如此说来,咱们真有可能去对付宋家?”

    郑九霄唏嘘摇头,不说话。

    费长流心中正纳闷这事,极度郁闷,留仙宗弟子兴师动众而来,明明是奉宋家的令来杀牛有道的,怎么转眼就要变成奉牛有道的令去诛灭宋家?两头不是人,这叫个什么事……</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