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九六章 终于有了安身之地
    吴空回到了商铺,问了下商铺伙计陈长老在哪,随后直奔内堂,来到了掌门房外。

    得了允许入内,只见掌门正和几位长老议事,也不知在谈论些什么,他一入内都盯向了他。

    吴空对众人行过礼后,长老陈庭秀站了起来,问道:“酒卖掉了?”

    吴空点头:“都卖掉了,三坛一千五百金币。”拿出了几张金票双奉上。

    陈庭秀接了金票迅速清点了一下,复又急问:“五百金币一坛,他们不嫌贵吗?”

    吴空恭敬道:“回长老,按吩咐,一坛开了做品尝的样品,另三坛分别带去了三家商铺推荐试卖。听说五百金币一坛,都嫌太贵,不过品尝了之后,又都说是好酒,纷纷表示要买几坛。我说这酒很难酿制,暂时没货了,他们又纷纷表示要预定,有预定十坛的,也有预定一百坛的,弟子不知情况,没敢接!”

    屋内一群天玉门的高层闻言皆面露诡秘笑意。

    陈庭秀笑了,挥道:“好了,知道了,你先退下吧。”

    “是!”

    待吴空离去后,陈庭秀霍然回头,朝彭又在道:“掌门,我们的担心有点多余,看来五百金币的价还定低了些,价钱还可以往上再抬上一抬。”

    彭又在笑着点了点头。

    另有一长老站起道:“掌门,我看这事可为,就算卖五百,一坛也能赚个三百,一万坛下来,一年就是三百万金币啊!别说一个广义郡和青山郡,就算几个加一起一年也刮不出这么多钱来。”

    彭又在看向其他人,“你们怎么看?”

    另有一人道:“掌门,我看这事可行。”

    陈庭秀也点头道:“掌门,这买卖划得来,可以答应他,我现在就喊他过来。”

    “且慢!”彭又在抬阻止了一下,见意见都统一了,心情大好,呵呵笑道:“不急,说好了明天给他答复的,我们太着急了不好,也不差这一天,熬他一熬。”

    有道理,众人纷纷点头。

    陈庭秀忽叹道:“只是这样一来,凤凌波那边怕是要受点委屈了。”

    众人闻言大多沉默,凤凌波在广义郡这些年,既有功劳也有苦劳,就这样剥夺其权利未免有些说不过去,偏偏凤凌波还是掌门的女婿,就算不是掌门女婿是其他人,天玉门也不能这么不近情理。

    彭又在摆道:“我是天玉门掌门,他是我女婿,为了天玉门的大局,不委屈他还能委屈谁?别人不好说,但他为天玉门做出牺牲是应该的!凤凌波和玉兰那边你们不用担心,我自会说服他们。”

    一听这话,众人心知肚明,已经定了调子,是为天玉门做出了牺牲的,以后也亏待不了。

    次日,留仙宗几派掌门再次齐聚天玉门商铺,牛有道提出的条件,天玉门答应了下来。

    三派较为弱小,面对天玉门这么强势的门派,事关本派命运转折点的大事,一些口头的条件也没办法带回去跟门内弟子交差,直到再三要求与天玉门签下了契约,这才放下心来。

    这是有可能改变整个南州命运的约定,目睹了整个经过的黑牡丹等人暗暗咋舌,再看向牛有道的眼神都变了,有敬畏,方知以前的自己有多渺小。

    同时心也更近了,这样的密,牛有道并未瞒他们,让他们大开眼界。

    也有佩服,道爷翻为云覆为雨,一群跑来杀道爷的人,转眼被道爷化为绕指柔。

    事实上,几个门派的几个修士,在背后这么一商量,做出的决定将不知要改变南州多少人的命运,一旦事发,南州将不知有多少人要家破人亡。

    执掌广义郡多年的凤凌波知情后不知将作何感想,不知会不会悔恨‘引狼入室’。

    与牛有道又是一番商量后,三派人员离去,要尽快回去做准备。

    彭又在也准备动身离开了,身为一派掌门,不可离开门派中枢太久。

    不过离去前,还是找到了牛有道,问:“你准备什么时候回青山郡?”

    牛有道笑道:“反正我暂时也不便公开在青山郡露面,早一点晚一点没关系。”

    彭又在沉声道:“酿酒的事不要耽误了,抓紧时间回去,路上的安全…你惹下的麻烦不小,要不要我留几个人护送你回去?”

    这边已经确定了是条大财路,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恨不得牛有道立马回去帮他们酿酒,然后他们好发财。

    牛有道:“护送就不用了,我回头还要去冰雪阁,途中的安全事宜冰雪阁那边会安排,应该不会有事。”

    怪不得一点不怕敢到处乱跑!彭又在嘴角抽了一下,心里嘀咕,这厮究竟和冰雪阁有什么关系?

    奈何不好问,也问不出来,只能是作罢。

    不过听说冰雪阁这边会有安排,他也就放心了,但还是催促了一下,“尽快回去吧,正事要紧。”

    “好!”牛有道微笑点头。

    彭又在转身大步而去。

    屋内没了其他人,在袁罡的注视下,牛有道慢慢踱步,拿了架在一旁的宝剑在,拔出一截光可鉴人的剑身照着自己,徐徐道:“猴子,这次回去,我们才算是站稳了脚,只要在青山郡,安全上不出意外应该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你我终于有了安身之地。”

    袁罡沉默,知道道爷这回花了不少的心思,才打造出了这个局面,从离开上清宗到现在,应该半年不到吧,终于在凶险缠绕中站稳了脚,很不容易。

    袁罡心里也清楚,换了自己是没这能力做到的,这方面的能力,自己与道爷差了不止那么一点点,更何况还帮了商氏兄妹那边,想必那兄妹两个知道后应该会很高兴吧?

    他脑海中闪过了一群人在树林中厮杀的影子,一群人救了他命,关铁临终前拉着他的央求…

    摒弃脑海中的杂乱画面,袁罡问:“那东西什么时候动?”

    “现在不能动,至少我们在冰雪阁期间不能动,等魏多的消息来了再看,先离开这里再说。”牛有道唰一声插回了宝剑,回头看向他……

    次日,一群人乔装后离开了冰雪阁。

    冰天雪地中,众人飞掠,袁罡身影从一座雪峰中间冲出,一路带出激扬雪花,从高山上急速冲下,飞快追在一群人的身后。

    黑牡丹等人此时才惊讶发现,袁罡竟然不是修士,衣服穿的比他们也多不到哪去,在如此低温的地方冲着寒风疾驰,难以想象凭血肉之躯怎能抵御如此酷寒。

    几人落地,落在一座雪丘上,再次弹射而起滑行。

    后方急速冲下来的袁罡,直接冲上雪丘,顺着坡度,唰一声斜射上空,腾空翻飞而起,竟然超越了一群人的飞掠高度。

    黑牡丹等人齐刷刷抬头看去,只见袁罡踩在两条板子上,身子前倾,双背在了身后,整个人亦腾空滑行。

    前方是一道峡谷,众人飞跃而过后落地,齐回头,一个个为袁罡提心吊胆,这砸落进峡谷内焉有命在?

    然袁罡人影呼一声从他们头顶掠过,已飞过峡谷,从高空砸落而下,也并未出现他们想象中的在雪地中砸个半残或人仰马翻的情形,只见在地上激荡出雪花,顺着地势一溜烟地飞速远去,压根不做任何停留,再遇雪坡又腾空而起,潇洒飘逸。

    黑牡丹等人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惊为天人!

    牛有道微微一笑,发现猴子这家伙简直是在耍酷,纵身而起追去……

    出雪域,再见绿野,一行止步,没有在荒山僻野躲藏,也没有去热闹的城郭,停留在了一个江边小镇附近的村庄里。

    黑牡丹等人不知道牛有道要干什么,为什么不走了?

    问也问不到,牛有道只说到时候自然知道。

    几人也不知道袁罡在干什么,经常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一个院子里,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而牛有道不是修炼,就是在这没多少人的村子里晃悠。

    镇上买点酒,跟村里的老人喝喝酒、聊聊天,与村里的小孩耍耍,或扛根杆子跑到河边钓鱼。

    转眼小半个月的时间过去。

    夕阳下,扛着鱼竿、提着鱼篓的牛有道慢悠悠归来,村里小孩欢呼着跑去相迎,都知道他钓鱼很厉害。

    于是一篓鱼被小孩们分了个干净,提着鱼的小孩雀跃回家,每次都是这样。

    袁罡坐在院墙上看着夕阳西下,一脸的回忆神色。

    拿着钓鱼家伙的牛有道站在墙根下,抬头问道:“忙完了?”

    袁罡颔首:“差不多了。”跳下墙,接了他里东西,掏出一卷纸张给他,“魏多来消息了。”

    “哦!”牛有道拿了纸张,进了院子里,摊开了一看,越看嘴角笑意越浓。

    其实纸上也没什么,就是一些有关邵平波的基本情况而已,譬如邵平波还有一个一母同胞的妹妹,其母早逝,其父所纳之妾生了两个儿子,被邵平波打压的厉害之类的云云。

    “有点意思。”牛有道嘀咕了一声,上东西慢慢收起,道:“让吴三两过来一趟。”

    袁罡立刻出了院子,不一会儿,吴三两来到,拱见礼,“道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