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九八章 夜宵
    ,。

    陈归硕反问一句,“师叔是想报仇还是想去邵平波那过好日子?”

    宋舒怔了一下,旋即怒不可遏:“难道我在你眼中是贪图享乐之辈不成?灭门大仇不报,誓不为人!”

    陈归硕颔首:“既不是去享乐,乃为大仇而去,当忍辱负重!邵平波同样想除掉牛有道,师叔也想报仇,只要师叔不让邵平波难做,不公然露面,在邵家的地盘上,邵平波想盖过上清宗的耳目应该不难,只要师叔愿意忍辱负重,难道邵平波还安排不了一个容身之地给咱们吗?”

    “志同道合,师叔去投,邵平波焉能不收留?若收留,得邵平波庇护,在北州至少能保平安。若不收留,只要咱们秘密前往不惊动上清宗,再不济也是让咱们滚,邵平波没道理会帮牛有道解决掉仇人,左右不亏,前去试试又有何方?”

    宋舒闻言沉默一阵,稍后渐渐颔首,“言之有理,往日里倒是我小看了你,今日才知道你竟有这番远见!”

    “师叔谬赞,事已至此,哪还有什么远见,不过去是咽不下这口气。”陈归硕一脸苦笑。

    不仅仅是脸上苦笑,内心也真正是在苦笑,他也不愿去北州冒险啊!

    可是没办法,自己有见不得光的把柄落在了牛有道的中,人家非要自己这样干,自己也没办法拒绝。

    当然,牛有道许诺的好处也不差。

    他现在真的是很无奈,奈何一脚走错,已是身不由己!

    宋舒看着他,也颇为感慨,如此忠义之人,难得!

    也许也是因为跟着宋家走到今天没了退路吧,桃花源软禁牛有道,南山寺截杀牛有道,金州又再次欲置牛有道于死地,牛有道一日不死,这位师侄怕也是一日不安!

    他抬拍在了陈归硕的肩头,“你放心,宋家若有再起的那天,绝不负你!”

    陈归硕心里嘀咕,再起?还能再起吗?一切都在人家的股掌之间,你以为人家若不想放过你的话,你能安然从这京城之中逃出来?

    茫茫雪原,天寒地冻,一座雪山洞窟之中,牛有道等人躲了七八日之久,白天潜藏不出,夜间出来观察天象。

    黑牡丹等人搞不懂牛有道究竟要干什么,在江边小镇附近的村庄呆了差不多一个月,离开之后不见返回那个什么青山郡,反而又折返回了前往冰雪阁的这片雪域,不但是返回,而且每个人都带上了一捆柴火,所有的一切令人费解。

    也同样让几人隐隐有些惴惴不安,难道真的是冲那赤阳朱果来的?

    看这样子,若真是冲赤阳朱果来的,绝非明求,而是想暗取,否则犯不着这样鬼鬼祟祟,一想到有可能是要从冰雪阁中盗取赤阳朱果,几人心惊肉跳,这胆得有多肥?

    “差不多了。”

    洞外观察了一阵天象的袁罡返回洞内,对牛有道点了点头。

    牛有道“哦”了一声,黑牡丹等人迅速跟着他出洞,看向夜空。

    只见夜空一阵阵乌云飘过,天空时而被乌云笼罩,时而又绽露出空窗,能见云层之上的寒星,从缝隙中渗透下的月光如水银般。

    牛有道神色有几分凝重,回头看向袁罡:“此事非同小可,绝非儿戏,一旦失麻烦不小,你确认真的可以吗?”

    袁罡颔首:“至少有七分把握,顺利的话,九分把握都是有可能的。”

    牛有道沉声道:“千万不要逞强,一旦败露,不要硬来,你就说是我的意思,让他们来找我,我自有办法处理。”

    话说到这个地步,黑牡丹等人个个不安,已经猜到十有八九就是为赤阳朱果。

    袁罡平静道:“明白。”

    牛有道却再次神情凝重地认真叮嘱:“记住,这不是逞强的事,不能逞强,不行立刻撤,败露立刻服软,剩下的交由我处理,记住了没有?”

    袁罡依旧平静:“道爷,我明白。”

    牛有道点头,回首看向黑牡丹等人。

    黑牡丹很紧张,终于忍不住问道:“道爷,是赤阳朱果吗?”

    牛有道默了会儿,问:“你们怕了?”

    雷宗康和段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黑牡丹苦笑:“若说一点都不怕是假的,可道爷既然要这样做,就必然有道爷的道理,我只是觉得这样做是不是太危险了,合适吗?”

    牛有道微微一笑,“你们放心,只要按安排好的去做,有危险也是我们两个承担,不会有你们什么事。你们记住,到位后,若是两个时辰后还不见我们两个回来,你们立刻走,去青山郡找金威,把情况告诉金威,让金威帮你们作证,庸平郡王应该会收留你们,不至于让你们没着落。”

    黑牡丹忧虑道:“道爷,万一有事,那你们怎么办?”

    “你们放心,我还不至于不给自己留后路,我会的东西足以自保,冰雪阁不舍得杀我!”牛有道说这话时,也偏头看向了袁罡,也是在告诉袁罡不要乱来,我有办法应付,犯不着走绝路。

    黑牡丹略咬唇,心里嘀咕,为什么有事是袁罡和你担?

    牛有道的话让她略有些不舒服,感觉自己和袁罡比起来始终像个外人似的,身子不该给你看的都给你看了。

    “好了,天象无常,尤其是这地带,好不容易等到了,时间拖久了,天象恐有变化,之后再想等到合适的会,还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牛有道挥了挥,“按准备好的,立刻出发!”

    几人回到了洞内,各背起了一捆干柴,袁罡背了只包裹,又扛了一捆伞样的东西。

    出了洞后,背着一捆干柴的牛有道伸将袁罡肩头扛的东西拿了过来,自己扛上了,让袁罡空了,对黑牡丹和段虎道:“你们带上他。”

    袁罡看了眼牛有道,没争抢负重,也没说什么,知道这个时候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道爷这样做是为了不影响行进速度。

    牛有道率先掠空而去,黑牡丹和段虎各抓了袁罡一只胳膊,跟在后面追去。

    雷宗康则飞掠上了山顶,开始上下来回,滚出一只只雪球,搬到了山顶上筑雪墙,要筑一圈雪墙。

    途中,又到一座雪山,段虎留下了,和雷宗康做同样的举动,筑雪墙。

    又远远一段距离后,又一座雪山,黑牡丹也留下了,也在做同样的举动。

    最终,牛有道和袁罡也停留在了一座雪山上。

    借着偶尔渗透下的月光,观察到附近的矮小些的雪峰,两人结合所在之地,迅速做出了定位,一起看向了同一个方向。

    牛有道挥指向了那个方向,“按照咱们标出的地图,离此三十里的样子,便是冰雪阁后面的那座雪山,这光线视况,真的没问题吗?”

    袁罡:“应该不会有问题,冰雪阁晚上应该有灯火,那就是最好的定位。”

    牛有道:“你能来回这么远吗?”

    袁罡:“以前在合适的起飞高度,我最远的距离飞过一百多里,这片雪域高原的地势不用说,空气浮力也很好,如此良好的飞行条件,只会更远,不会有问题。”

    听他这么说,牛有道也就不再多说了,扔下了身上的负重,跳下山峰,开始滚了大雪球往山顶搬。

    袁罡抬起地上的‘伞’解开捆绑的绳子,拉开,一根根韧性十足的木棍插入伞布之中,开始组装固定,一张三角翼在他中渐渐成形。

    等到他的三角翼组装好了,牛有道亦在山顶筑起了一圈直径达一丈有一人高的雪墙。

    两人在雪墙外对视着,袁罡紧了紧戴在头上的皮帽子,转身钻到了三角翼下,扛了起来,寻了块较开阔的地方,扛着三角翼一阵助跑,就那样跳离了山巅。

    恰好一阵风来,低落下去的三角翼被托了起来,渐渐浮升,牛有道抬头跟着看去。

    略作调试的袁罡宛若一只大雕,驾驭三角翼半侧着绕山顶一圈,旋即如夜枭般遁入了茫茫夜色中朝一个方向而去。

    牛有道深吸了一口气,纵身跳入了雪墙内,开始堆放柴火点燃。

    很快,一堆火燃起,而周围堆砌的雪墙正是为了避免火光外泄,也有挡风的作用。

    几乎在此同一时间段的前后,雷宗康、段虎、黑牡丹都陆续点燃了火堆,在旁慢慢添加柴火,火不大,等候着。

    高空寒风中,温度很低,袁罡腹部的衣服下明显鼓起涌动着,口鼻冒着腾腾热气,皮帽子边缘的毛毛凝结上了一层厚厚的白霜。

    冰雪阁的灯火渐渐出现在了眼帘中,身在空中挂在三角翼下的袁罡发现自己偏离了方向,迅速修正方向,朝冰雪阁方向掠去。

    同时也借助风力慢慢越浮越高,抵达冰雪阁上空后,继续向前,掠向了冰雪阁后方偶尔渗透的月光照射下的山峰。

    抵达了山峰的上空,袁罡开始绕飞,慢慢降低了高度。

    高度差不多后,他并不急着降落,而是和山巅保持着距离,一圈又一圈地绕着飞行。

    随着他身体气息的释放,山巅盆地中的雪魃渐渐爬起,畏惧着、退缩着慢慢撤下山巅。

    月光绽露,借助光线,目光捕捉到山巅动向的袁罡果断调整飞行角度,三角翼一个俯冲,切入了盆地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