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九九章 雪崩
    落地小跑的同时,三角翼翘抬,风阻遏制住了冲击惯性,令落地的袁罡快停下没有冲出太远。

    盆地裂缝中生长的那株果树,在上空薄薄云层淡洒的月辉下几乎看不清,但其中颗果子在黑暗中散出的红光却很显眼,犹如颗诱人宝石。

    袁罡不敢迟缓,也不管四周有没有情况,直接将三角翼扛到处岩石后面避免被风给吹跑了。

    已经到了这步,四周有没有情况意义都不大,真要被守山修士现了,凭他目前的实力根本没有任何逃走的可能。

    如同早先来此选背景时小蓉说的那般,冰雪阁也有飞行坐骑,三角翼完全是借助空气浮力滑行,度是不行的,旦被冰雪阁现了,在飞行坐骑的追击下,就算能驾驭三角翼逃跑也是跑不掉的。

    在地面逃跑,无论是面对修士的实力还是度,他更没有逃跑的机会。

    所以旦降落,要么不要被现,旦被现就没有任何逃跑的可能。

    人从三角翼下钻出,轻步而快捷地到了果树边,随后快解下身上包裹,放在了地上打开,从中摸出只冰玉匣子,打开暂放脚下。

    起身,不管四周,直接伸手探入树丛中,摸到了那颗红光的果子。

    果子入手冰凉冻手,居然比这山顶的酷寒温度还低,然而手感却带有几分绵软,这个情况倒是没听道爷提及过。

    袁罡用力拽,惊讶,现果蒂部位的茎枝韧性十足,凭他的力气居然难以拽下。

    不过也能理解,若是像普通果子似的,遇上这山顶有呼啸大风时轻易便能被吹落,根本不能顺利长成。

    大腿上的匕顺手摸出鞘,弯了茎枝在指间,匕锋刃夹在两指间用力向外挑,刀断开茎枝,果子落入掌中。

    匕入鞘,人顺势蹲下,果子放入了冰玉匣子里,迅盖上盖子,将包裹里的东西搬除。冰玉匣子放入,迅打了包裹。

    这赤阳朱果采摘下来后不容易保存,必须放入冰玉匣子内,否则个时辰后就要腐烂融化掉。

    包裹甩到身后,胸口打结,背在了身上,伸手摸了地上的块炸药包,也不大,就砖块大小。药量虽然不大,但炸药这东西的爆炸威力和包装方式有不小的关系,他袁罡绝对是这方面的行家。

    摸着果树树根下的缝隙,炸药包塞入了缝隙内,块人造的陨石就放在了树根旁。

    捆导火索从地上捞到手,拉了连接炸药包头的导火索路捋着往后引,开始绕果树转圈布置在地,圈圈放大离果树的距离,不时摸出腰带上石块当插销,插入地面裂缝,绕住导火索避免被风给吹乱了。

    早先画画选景时,他早就将这里的情况纳入眼中,做了筹划,作为爆破高手,不会出现不该有的失误。

    捆导火索拉到三角翼边上后,摸出了火折子吹燃,往索头上点,火花“嗤”声顺导火索而去。

    火折子收,袁罡架起三角翼出了避风的岩石,个助跑,人和三角翼起落空,借助风力升空而去。半绕圈又飞过了山顶,挂在三角翼下的袁罡往下细看,现火星还在燃着,放下心来,修正飞行方向遁入茫茫夜空。

    恰好道从云层渗下的月光刚好照到空中飞行的三角翼。

    然而并无关系,选在这样的天象下手就是考虑到了这方面的原因,就算山下的守山修士看到了,也不容易看清,容易误以为是飘忽的乌云。

    悄无声息接近降落,布置好了切,又悄无声息飘离,颇有几分来无影去无踪的味道,宛若只飘忽的夜枭消失在夜空。

    山顶的导火索还在圈又圈的燃烧,制造这导火索时,袁罡便反复试验过燃烧度,和其中的掺药量有关,既要保证不容易熄灭,又要给他创造脱离容易被目测到的视距范围。

    时而渗透的月光照耀大地,但在高空中看去,整片大地依然朦胧,无法辨认地形为飞行做引导坐标。

    他只能是摸着大概的方向而去,无法做到方向精准,同时借助风力逐渐提升飞行高度,极目远眺四周,寻找人为的飞行指引坐标。

    随着袁罡遗留在山顶的气息吹散,退下山顶的雪魃又开始只只返回。

    而那转圈燃烧的火花也终于烧到了果树下的炸药包前。

    轰!

    声爆响,道火光在山顶爆开,乱石绽放乱飞,赤阳朱果树在火光中被撕开摧飞。

    接近山巅的雪魃皆震,吓的停下,眼中的惊恐意味似乎联想到了那让它们觉得恐怖的气息,稀里哗啦砸落的飞石又惊的它们仓皇调头跑下山去,有的带着咆哮连滚带爬冲下山。

    隐隐炸响声传来,夜空中的袁罡霍然回头看去,然爆炸的火光闪既逝,等他再回头,远方山顶的情况已是什么都看不清,连山都看不到了。

    而远方山顶的实际情况已是团糟,往下逃的雪魃常年生活在雪域,似乎能察觉到什么,忽又纷纷往山上跑,疯狂冲向山顶。

    雪山上的积雪开始崩塌,逐渐大面积崩塌,激起雪雾,排山倒海般而下,气势惊人。

    后面未能及时跑脱的雪魃四爪乱挠,无处借力,跟着崩塌的积雪而下,转瞬淹没于其中。

    山腰的雪魃惊起,躲藏在雪洞中的雪魃惊出,皆仓皇逃向山下,被轰隆而下的积雪无情淹没。

    从山洞中惊出的守山修士纷纷腾空而起,飞足连点排山倒海而来的雪海浪头,不断拔高升空,同时朝山顶冲去,月蝶被气浪席卷不定。

    那声炸响,在这宁静夜晚分外清晰,冰雪阁峡谷内各洞府内的人纷纷而出,什么也看不清,继而不断传来的轰隆滚荡声让长期生活在这里的人意识到了,雪崩!

    更多的人跑了出来,飞掠到了山崖上观望。

    从云层缝隙照下的月光照在那座传来惊变的雪山上,众人依然看不清那座山,整座山似乎笼罩在了朦胧雾气中,持续的轰隆声依旧在气势磅礴。

    琼楼玉宇之地,闺房中,画中人轻嗅花瓣,只月蝶落在裱好的画卷卷轴上。

    闺房外,屋檐下,解开了云鬓,沐浴后的雪落儿身轻纱曼妙,长披肩,冷艳清丽面容翘,看着云层下渗透的月光,喃喃自语,“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声炸响令她怔,慢慢偏头看向后方的雪山方向,后面是房屋什么都看不到。

    紧接而来的轰隆雪崩声让她惊,同时也惊出了群伺候她的丫鬟。

    “更衣!”雪落儿喝了声。

    两名丫鬟迅陪了她入内。

    不会儿,长衫长裙已经遮挡了纱衣下的曼妙,与群人飞掠向后方,几只大鸟从琼楼玉宇之地冲出。

    夜空中,袁罡偏头看向了左前方的下方,目光锁定了团火光,迅修正方向俯冲而去,俯冲的时候度飞快。

    等候在山巅的牛有道杵剑在身前紧盯冰雪阁方向,面色凝重,忽见夜空中有黑影掠来,手势下落,已抓在了剑柄上紧握,整个人高度警惕。

    待隐约辨认出是三角翼,牛有道略松了口气。

    “得手,走!”袁罡喊了声。

    三角翼个俯冲,掠过山顶,划出道弧线,又翘而去,火光短暂照清了三角翼下悬挂的袁罡。

    根据雪墙打造的指引方向,袁罡修正飞行方向,继续掠向茫茫夜色深处。

    牛有道霍然转身,手拿剑,手单掌连推,雪墙崩塌,将燃烧的火堆盖灭。

    将雪墙彻底毁了,牛有道掠空而去,追向了袁罡的去向。

    至于遗留在山顶的人为积雪痕迹,大晚上的谁都不好现,待到天明容易现时,夜的风吹,自然会将人为的痕迹给抹去,没人会无聊到扒开每座山巅的积雪查看。

    牛有道路飞掠不停,赶到了三十里外的座雪峰,飞身落在了黑牡丹的身边。

    “道爷!”黑牡丹惊喜声,直在提心吊胆中,之前道爷说了,两个时辰后不见他回来就意味着出了事,让他们自行走人,如今在约定的时间内见到了人,怎能不喜。

    牛有道抬手打住,抬头看向夜空,几乎在此同时,道黑影从上空俯冲划过山顶而去,正是袁罡。

    黑牡丹目瞪口呆,看到了什么?袁罡居然挂在块布上飞了过去?

    她实在无语,冰雪阁商铺内见人就打,令人吃惊的滑雪方式,如今更震撼的幕出现了,居然凭块布飞天?还有什么事是这位不能做的?

    “快!”牛有道低声喝了句。

    黑牡丹忙随他起毁了雪墙,将挥引导坐标作用的火堆扑灭了。

    两人随后双双飞掠而去,追向袁罡的去向。

    而这由高起山脉路下降的山势,高低落差也十分有利于袁罡对三角翼的驾驭……

    冰雪阁后的雪崩已经偃息,雪雾依然在弥漫,雪崩波及的范围离冰雪阁还有段距离,但飘飘洒洒的亮晶晶雪雾已飘荡到了峡谷范围内。

    峡谷上方的许多人在交头接耳议论。

    雪崩后的山顶,许多月蝶飞舞,站在山巅的雪落儿衣袂飘飘,寒风吹动长飘飘,面容冷艳,如欲乘风而去……